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徐子轩林若兮小说_总裁的麻辣小妻子徐子轩林若兮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030 ℃
徐子轩林若兮小说_总裁的麻辣小妻子徐子轩林若兮

总裁的麻辣小妻子

徐子轩林若兮 著

连载中免费

总裁的麻辣小妻子全文免费,徐子轩林若兮最新章节,《总裁的麻辣小妻子》男女主是徐子轩林若兮,故事不读到最后永远猜不到剧情走向。想看作者贺明珍的书,快来故事递网在线阅读吧!精彩节选:一场意外,让徐子轩出现在林若兮的生活中,紧接着各式男神花样出现,纠缠,正在都市上演。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总裁的麻辣小妻子全文免费,徐子轩林若兮最新章节,《总裁的麻辣小妻子》男女主是徐子轩林若兮,故事不读到最后永远猜不到剧情走向。想看作者贺明珍的书,快来故事递网在线阅读吧!精彩节选:一场意外,让徐子轩出现在林若兮的生活中,紧接着各式男神花样出现,纠缠,正在都市上演。

免费阅读

  唔唔,林若兮疼的倒抽了口凉气,下意识的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你是?”吉文龙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个突然从自己办公室跑出来的女人。

  “我……我是来找张医生的。”林若兮回道。

  “张教授?他的办公室搬到三楼去了。”

  三楼?

  林若兮眼里划过一丝异样,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立马冲他点了点头:“哦,我晓得了,谢谢。”

  说完便干脆绕过他走了出去,到门口的时候,还特地看了一眼门口的牌子。

  副院长,吉文龙?

  天啊,这么说来,还当真是她走错了门?

  所以说刚才那个人也真的是在看病?

  林若兮心底涌来一丝难堪,这个误会还当真是闹大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不能非礼自己,所以,就算他真的是病人,那也可能是个肮脏的病人。

  这么一想,林若兮心里那刚刚升起来的一丝愧疚,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吉文龙挑了挑眉,也没过多介意,只当是走错了门的病人家属。

  不过他想起徐子轩还被他留在里面进行“治疗”,立马快步上前。

  徐子轩已经穿好衣裳了,正在整理领带。

  “刚才……我看到一个女人从这里跑出去,你们?”吉文龙眼神有点探究。

  “我们什么都没得。”徐子轩冷冷回道。

  “是吗?啊,你的嘴上怎么有血,还有你的手,也流血了?怎么回事?”吉文龙上前抓过他的手,“咬痕?该不会是刚才那小妹妹咬的吧?”

  吉文龙的语调变得有点意味深长了:“你是不是对人家做什么坏事了?”

  徐子轩“唰”的一下抽回了自己的手:“你这医院需要强化一下安保措施了。”

  “我医院的安保那可是最高级别的,你晓得有多少权贵住在我这里吗?”而且他可是副院长,没得他的允许,他的办公室是禁止旁人进入的。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放心让徐子轩一个人在里面,刚才那女人应该是走错门。

  哼。

  徐子轩冷哼一声,并不认同他的这个说法。

  “你这‘哼’是什么意思?”吉文龙挑眉。

  他不仅是徐子轩的发小和好哥们,还是他的主治医师。

  因为我们被万千少女挂念的徐大少,可是有个不曾公开的暗病。

  “意思就是你的医师照可以没收了,标准的庸医。”徐子轩丝毫不包藏的自己的毒舌。

  “不会吧?你还没得反应?要晓得我刚才给你观摩的那可是我花了很大劲才找过来的新片啊。”吉文龙惊呼。

  “所以说你是庸医喽,今年的看病费用减半。”徐子轩收拾好衣裳就要走了。

  “喂,你等等。”吉文龙立马喊住他。

  “就算你现在哀求我,费用也不会再涨回头。”

  “谁跟你说钱了,你的手受伤了,得包扎一下,不晓得牙齿是人体带病菌最多的地方吗?别这个病还没好,等会你又生个什么其他的毛病来。”

  徐子轩低头看了一下手背上的牙印,刚才没入神,现在才发现,几乎每一个牙齿印都破皮了。

  虽然不在淌血了,可这么一看,还是有点怕人。

  脑海里不由的跳出林若兮的脸,看来她不仅唇甜,牙也挺利的。

  “话说你到底对人家妹子做什么了?竟然对你下这么重的嘴?”吉文龙一边给徐子轩处理伤口,一边企图打探些八卦。

  奈何某人却只字不提,最后只得作罢。终归徐子轩不想说的话,没人能撬开他的嘴。

  “不过刚才你看完那些片子当真是一点反应都没得吗?”吉文龙总算是把注意力拉回到了正事上。

  “没得。”徐子轩冷冷回道。

  “看着这个办法也不行呢,要不我们下次试试真人好了。”吉文龙提议。

  “你可以试试。”徐子轩扫了他一眼,语气带着浓浓的威胁。

  吉文龙轻叹了口气:“真不晓得你这怪癖是怎么来的,明明你身体什么问题都没得。你晓不晓得,你要是再对女人提不起兴趣,伯父伯母就要怀疑你和我是一对了!”

  “就你?我眼光还没那么差。”徐子轩薄唇轻启。

  吉文龙一口老血堵在喉咙里,想着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交了这么个损友。

  “真想刚才那小妹妹再咬的狠一点!”吉文龙咬牙切齿。

  徐子轩没在看他,眸光沉了沉,实际上他刚才并没得骗林若兮的,他确实是过来看病的。

  虽然他并没觉得这是个病。

  不过在其他人眼里,特别是他爸妈,都绝对他已经无可救药了。

  终归作为一个不到三十,且各项指标正常男人,却对女人提不起任何兴趣,甚至连女人的碰触都会让他觉得厌恶,不舒服。这种症状也确实有点不太正常。

  吉文龙说他这是“女人惧怕症”,不过他父母觉得他这是“不坚不举”,是不正常的,他本人倒是没得任何感觉,终归他自己的事情自己最清楚,只是面对女人的时候没得性致。

  所以之前他的身体因为林若兮的接触而异常的时候,他还以为他的病好了,所以今天才会过来找吉文龙检查一下。

  可结果却表明,他依然没得一点好转。

  所以,他怀疑昨天晚上那只是一次偶然。

  可刚刚林若兮却又突然出来了,亲她的时候,他竟然又与昨天晚上一样了。

  所以,只有她才能刺激他吗?

  “好了,明天再过来换药。”吉文龙的话打断了徐子轩的沉思。

  “嗯。”徐子轩动了动手,并没得太大的影响。

  “对了,三天后是你爸的生日,你到时可一定要来,你爸这回可是给我下了死命令,说就算是绑也要把你给过去。”吉文龙突然那想起这件事。

  因为徐子轩身体的问题,他的父母每次见到他总会以各种办法往他房间里塞女人,所以他基本不回家。

  “晓得了。”然而这一次徐子轩却答应的异常爽快。

  “啊?”这倒是让吉文龙有点不适应了,“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徐子轩没得再理会,起身离开。

  吉文龙也早就习惯他这个任性妄为的性子了,只耸耸肩,也没得再说什么,疾步跟了上去。

  而徐子轩现在想的是,既然林若兮是许小鹏的妻子,那么三天后的宴会,她一定会来。

  这么一想,他似乎多了点性致。

  这边,两人缠得难分难解,忘记了时间,那边,林若兮看着床头的闹钟,已经七点四十五了,怎么还没得听到许小鹏离开的关门声呢?

  再过一刻儿,可就要迟到了,林若兮也顾不得许小鹏还没走了,一骨碌的爬起床,换上白色衬衫和黑色高腰包臀裙的职业套装,然后出了门,打算去洗手间洗漱。

  才到洗手间门外,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阵低吟的音。

  林若兮一怔,迅即大怒。

  他们居然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在洗手间里胡搞,还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要晓得,这都天亮了,她的父母也应该快要起床了。

  “砰砰砰……”

  林若兮实在气恼,轮起拳头就狠砸了数几门。

  “啊……”

  里面立马传来了林若水惊慌的叫声,不一会儿,门开了,林若水与许小鹏已经整理好了各自衣物。

  却见门外并不是林父或林母,而是林若兮。

  林若水顿时作气了,恶狠狠的瞅着林若兮,不但没得半分羞愧,反正还像是林若兮黄了她的好事。

  林若兮无奈的闭上眼,尽量压抑心中的怒火,压低声音道:“你们俩这么喜欢弄,那就请到外面去,爸和妈都还在这里呢,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

  望着感情用事的林若兮,林若水突然觉得心中大快,呵呵一笑,道:“姐姐,我和姐夫想在哪里弄就在哪里弄,你管不到!”

  说完,一甩娇傲的头,吹着小调,回了她的卧房。

  许小鹏有些难堪的站在洗手间门口,他虽一直在外面有不少女人,但却从来不想被林若兮亲自撞破,因为在他的内心还想绑着林若兮成为他的老婆。

  不想,这林若水实在太浪,这一大清早的就来迷惑他,他哪里自控得了,一弄上便忘了时间,忘了林若兮就在隔壁,忘了自己也还要上班的事。

  谁知,他在这边难堪的搜肠刮肚的想着有什么可以圆谎的藉口,林若兮却是连看也不看他一眼,自洗手间拿出毛巾与牙刷便去了厨房洗漱。

  整个洗手间里都弥漫着生豆芽的气味,林若兮怕她在洗手间里多呆一刻会吐。

  看着完全藐视自己的林若兮,许小鹏突然无端的一阵恼火,这个女人居然不吵不闹这样平静,她莫非就不吃醋?

  她莫非已经一点也不在乎自己了?还是说,她前天一夜未归,真的在外面有了男人?

  越想许小鹏越恼怒,抬脚便也跟进了厨房。

  就见林若兮正弓着腰在洗脸,她的身前有一面梳妆镜子,把她因弯身而果露出来的春色照得一清二楚。

  加之林若兮这个时候穿着职业裙,又因弯着身子而翘着屁股,两条雪白而修长的腿,又直又好看,那一幕说不出的竖心生感说不出的诱惑。

  许小鹏本就因为与林若水的好事突然被打断,欲火难耐,这一看,顿时心神一荡,轻手轻脚的来到了林若兮的身后。

  林若兮的身材真的很高挑,四十二寸的长腿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心意迷乱。

  许小鹏站在林若兮的屁股后面,要是自己踮脚一下不就一蹴而就了吗。

  一想到这,许小鹏的呼吸越加的急促了。

  林若水人虽丰腴,但却个头不高,只有一米六零,而他却有一米七五。

  所以每次他想从后面时,林若水都得垫高自己,否则他根本无法成功的满足自己。

  但这个时候面对身材高挑的林若兮,这个问题就不存在。

  林若兮正拿着毛巾洗脸,并不晓得许小鹏已经在她的身后,突然,她的衬衫的第二粒纽扣因为她洗脸的动作挣开,顿时……

  这下,许小鹏实在受不了了,也不安分起来。

  “啊……”

  林若兮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一声惊叫,抬头便在镜子里看到了一脸情谷欠的许小鹏。

  呼呼,看着那消失在街角的车子,许小鹏才长叹口气,总算是把她给打发走了。

  随后回头对着玻璃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确定没什么要整的后,这才又返回了医院。

  要晓得,他现在首先要搞定的可是林若兮。

  林若兮刚才给林宝强擦完身子,出来倒水的时候,却恰好碰上了去而复返的许小鹏。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林若兮现在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若兮,你不要生气了,你晓不晓得你昨天晚上一个人跑出去有多担心,我开着车子找了你整整一夜。”许小鹏故作深情,哄女人向来是他最拿手的。

  “是吗?”林若兮冷哼一句,现在她是连他的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

  “当然,我晓得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和除了你之外的其他女人有瓜葛。可是我发誓,不管我作什么,我脑海里想的都是你的脸,你要相信我。”许小鹏急切的解释。

  想着她的脸?

  林若兮真的是要被气笑了,难不成强干犯说自己在强干的时候说自己想的是他妻子的脸,未必就不用坐牢了?

  看着林若兮沉默不语的样子,许小鹏心中一喜,觉得她被说动了,立马继续开口:“若兮,我只是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但是我保证,仅此一次,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说着,许小鹏还冲她伸出了四根手指头。

  那发誓的神情说不出来的虔诚,只差没给林若兮跪下了。

  要不是林若兮刚才听到了他和林若水的对话,说不定这时还当真要被说动了。

  许小鹏,我以前怎么就不晓得你这么会演戏呢?

  “若兮,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爱你的。”许小鹏说着就准备上前。

  然而林若兮却冷冷一笑,端着手上的水,干脆朝着许小鹏的脸上泼去。

  “哎呀,真是对不起,我的手不知怎么突然抖了一下,你没事吧?”林若兮假装道歉,心里却巴不得能再多几盆水的好。

  许小鹏被当面泼了个正着,几乎是从头潮到脚。

  说不气愤是假的,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对待过啊。

  可以想着对面的人是林若兮,火气莫名的就降下来了。

  “没事,我让人送套衣裳过来就好。”许小鹏柔声,抬起手抹了把自己的脸。

  “哦,都忘了告诉你,这水可是我刚才给我爸洗身体用的,想来你也不会嫌脏吧?”

  林若兮这话一出,许小鹏的身子立马僵住了。

  难怪他总觉得这水有点异味,一时间差点没吐出来。

  林宝强可是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了,虽然一直有人照顾,可是……

  一想到这里,许小鹏只觉得心底那股厌恶再也按捺不住。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我们的事情之后再说。”许小鹏随意交代了句,回头就离开了,那步伐可要比来的时候快多了。

  哼,看着他那背影,林若兮只露出一丝冷笑。

  甩了甩手上的盆子,回头进了病房。

  然而她不晓得的是,这场景全都被站在尴尬处的那个身影尽收眼里。

  徐子轩单手插在口袋,目光一直跟都随着林若兮,深遽的眼里划过一丝异样。

  看来她这脾气不管是对谁,都一样烈。

  “这女人还当真是有趣,明眼人一看就晓得是故意的,她竟然还一本正经的说手抖了一下?”吉文龙有点玩味的说道。

  “走吧。”徐子轩没做评论,只回头离开。

  “不过你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了?还是说,你和那个女人真的有点什么?”吉文龙好奇地看了一眼徐子轩。

  他们本来是要出去吃饭的,徐子轩却在路过这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还完完整整的把这一出戏看完了,这不得不让人多疑啊。

  “你不觉得那个男人有点眼熟吗?”徐子轩淡淡开口。

  男人?

  吉文龙挑眉想了一下,随后惊呼:“那个男人不就是你……”

  在徐子轩的眼神下,吉文龙后面那两个字活生生的收住了,随后又有点不解:“他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啊?被这么羞辱都没生气,不像他的性格啊。”

  只是他的疑惑徐子轩并不打算解答,脚下的步子不由迈的快了些。

  ……

  林若兮并不能一直都住在医院里,她不回许小鹏的公寓,不代表她也不回林家。

  当天晚上,她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林家大门口。

  “小姐,请问你找谁?”林若兮摁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佣,可在林若兮的印象里,她家可没这么一号人。

  “这里是我家,你说我找谁?”林若兮开口。

  “啊?你家?”佣人似乎是懵了了,“小姐,请问你是不是找错地儿了?”

  找错地方?

  林若兮眸光闪了闪,随后出声:“汪叔呢?让他出来。”

  “汪叔?我们这里没得汪叔。”

  佣人的人让林若兮的眉头一蹙,没得?这怎么可能。

  汪叔是在他们家干了三十多年的老管家,怎么可能没得。

  “那个啊?”可能是动静大了点,房间里立马传来一道询问的声音。

  “夫人,是一位小姐,她说……”那佣人的话还没得说完,林若兮便干脆绕过她,进了屋。

  “小姐,你不可以就这么进来。”佣人立马想要阻拦。

  “若兮?你……你怎么回来了?”姜丽文一脸惊恐地看着跟前的人。

  我怎么回来了?林若兮冷笑一声,要是她再不会来的话,这个家估计就要改姓姜了吧。

  “刑满了,自然就回来了。”林若兮说的随性。

  “这样啊,那你怎么都没事先通知我呢,我也好去接你啊。”最初的惊讶过后,姜丽文已经换上了一副笑脸。

  “我怕我受不起。”林若兮幽幽说道。

  “你看你这话说的,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受得起受不起的。”姜丽文可不是一般女人,虚情假意的本事那和林若水是如出一辙。

  林若兮懒得听她这些客套话:“汪叔呢?为什么刚才佣人说她不晓得汪叔?”

  “汪叔啊,他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前段时间就跟我辞职了。”姜丽文眸光闪了闪,笑着说道。

标 签总裁的麻辣小妻子 徐子轩林若兮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