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慕容鸢玺墨城小说_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慕容鸢玺墨城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91 ℃
慕容鸢玺墨城小说_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慕容鸢玺墨城

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慕容鸢玺墨城 著

连载中免费

慕容鸢玺墨城小说全文,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免费阅读,佳作《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的作者是安然,男女主角是慕容鸢玺墨城,整个故事金相玉质、沁人心脾,大家快来故事递网观看吧!小说节选:慕容鸢在亲人病床前许下誓言,绝不说出真相,后与玺墨城订婚,却发现,这个本该跟她亲密无间的人,是她最恨的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慕容鸢玺墨城小说全文,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免费阅读,佳作《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的作者是安然,男女主角是慕容鸢玺墨城,整个故事金相玉质、沁人心脾,大家快来故事递网观看吧!小说节选:慕容鸢在亲人病床前许下誓言,绝不说出真相,后与玺墨城订婚,却发现,这个本该跟她亲密无间的人,是她最恨的人。

免费阅读

  婚宴的酒会正式开始,有些昏暗的灯光还有来来往往的人群,让慕容鸢有些头疼,她已经笑了一天了,现在还要继续陪笑,客套着说着口不对心的话,真让她觉得打心眼的难受。

  曾经她被保护的很好,她只管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些她不喜欢的场合,无论是父母还是姨母都尽量的避免让她出席。

  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做着自己最讨厌的事情,还要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她的人生还真是越来越可悲。

  “怎么了?有哪儿不舒服么?”

  玺墨城一句温柔的话,引得周围一片抽气声,都说这玺氏继承人冷冰冰,想不到对妻子这么温柔体贴,看来他们以后要从这个慕氏新任总裁、玺氏新妇这里入手了。

  就在大家都暗叹慕氏找到了一个好靠山的唏嘘里,只有慕容鸢嗤之以鼻,玺墨城你还真是爱演。

  “我没关系,不用顾忌我。”

  慕容鸢假意的揉了揉额头,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她虽然有些累,但却也没装出来那么疲乏,只不过想找个借口,离开这群人,休息一下罢了。

  “那怎么能行呢?”玺墨城一面把慕容鸢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顺势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一面满是歉意的对着看热闹的人道:“抱歉,先失陪一下。”

  “照顾夫人是第一要务嘛。”

  “理解,理解。”

  玺墨城扶着慕容鸢便往休息处走去,许是累了,慕容鸢便也干脆把身子的重量放在玺墨城身上,任由他扶着。说不上为什么,慕容鸢也觉得玺墨城跟她一样,从心底就排斥这种交际场合,所以她刚才才那么大胆的喊累。

  “你倒是会偷懒。”

  “还行吧,要知道演戏也是很累的。”

  “演技不错。”

  “彼此彼此。”

  慕容鸢跟玺墨城低声针锋相对的往前走,相互之间流露的“温柔”怕也是旁人看不懂的,这也算是他们俩之间唯一的默契了。

  到了休息室之后,便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慕容鸢表面云淡风轻,却不能更快的从玺墨城的怀抱里跳了出去。

  她可不贪恋这个人的怀抱,因为不只不温暖,还让她遍体生寒。

  慕容鸢的表现让玺墨城很是不满,他却也没多说什么。

  可就在慕容鸢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忽然却只觉得周身充斥着一股松木的香味,下一秒便见玺墨城用双手将她抵到了墙上,深不见底的黑眸微眯,露出一个很是冰冷的笑容。

  “你发什么神经?”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慕容鸢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她看着眼前放大的面孔,只觉得耳根都跟着发起热来。

  只见眼前的男人带着一种侵略性的目光看着她,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件唾手可得的猎物,这让她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手足无措。

  慕容鸢用力的往前推了推玺墨城,却发现竟是徒劳,他的力气实在太大,大到她连一点的反抗能力都没有,只能任由他压着。

  “慕容鸢,你记好你应该在的位置,不要想试图控制我,哪怕一点都不行。”玺墨城温热的吐吸就在慕容鸢的耳边,而这话冷的却是让她感觉身处冰窖。

  控制?她现在这个地位,哪里还敢谈控制?她现在的地位,不过就是一个筹码罢了,有用便存在,没用那便会被随手丢弃。

  慕容鸢自嘲的笑了笑,毫不躲闪的回看过去,道:“怕是玺先生太过敏感了,我现在哪里有资格控制您,怕是我才是任人宰割的那一个吧。”

  玺墨城看着眼前表情很是悲凉的慕容鸢,手上的力道松了松,沉声道:“最好是。”

  “那玺先生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慕容鸢咬牙看着被玺墨城捏疼的手腕,忍住心里即将翻涌的酸楚,出言道。

  玺墨城无声的将慕容鸢松开,他看着慕容鸢垂下的眼眸,没有再出声。

  眼前的这个女人竟让他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这是他不愿意承认的,毕竟,他没有任何理由同情她。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玺墨城便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叫了出去。

  还好,终于自由了。

  慕容鸢看见玺墨城出门了,幸福的就差高呼万岁,她想不通,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专制又霸道的人出现。

  想当年她父亲可是一个公认的非常温柔的人,想到父亲,慕容鸢的眼里流露出了许久未曾有过的温柔。

  “父亲……”

  慕容鸢把整个身子都陷入到沙发的柔软中,她很想念他,所以她就算是再辛苦,也一定会把他留下的慕氏重新再现当初的辉煌,这是他的心血,也是最后留给她的东西。

  “作为玺家的主母,懒懒散散的成何体统?”

  慕容鸢听见这一声冷斥,便从回忆里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端庄妇人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脸怎么比玺墨城还黑?

  见慕容鸢不说话,罗美丝不满的皱了眉,作为玺墨城的母亲,她一向不看好这次联姻,更不看好眼前这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可是无奈,儿子从小就是无形我素,他决定的事情任谁也劝不动,所以她也只能作罢。

  可是,她却是不会绕过这个慕容鸢,她倒是要看看,儿子怎么就非她不可了。

  “怎么,见到长辈就这种态度?”

  罗美丝不动声色的看着慕容鸢,这女人没出身也就罢了,就连礼数都没有。

  慕容鸢听见罗美丝的话,这才想起,这妇人的冷脸像谁,当然是那个万年黑脸的玺墨城了,不过要不是这态度两个人像极了,她还真是不敢猜这两个人是母子,这眉眼间真不怎么像。

  大概是像他父亲?

  慕容鸢看着罗美丝有点走神,直到罗美丝忍不住轻咳,她才回过神来。看来她是真累了,应付过今天,她一定要好好休息才行。

  慕容鸢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来,道:“伯母好。”

  听着慕容鸢这声招呼,罗美丝冷哼出声:“看来,还真是没觉得自己进了玺家的门,不过这样也好,以后也省的改口那么麻烦。”

  罗美丝本就对慕容鸢不甚满意,见着慕容鸢不知利害的样子,她更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她就不明白了,怎么玺墨城挑来挑去就挑到这么一个女人。

  看着罗美丝忿忿的样子,慕容鸢也很是无奈,这声母亲,她是真叫不出口,她跟玺墨城之间本身就是合约关系,在她看本就不应累及家人,更何况,现在罗美丝冲进来就要给她下马威,她更是觉得喊不出。

  一阵尴尬的沉默过后,罗美丝见慕容鸢依旧没反应,简直恨不得给她撕碎了。

  各大家族里,比她优秀的姑娘多了去,玺墨城娶了就是如虎添翼,现在她看来,这一无是处的女人,还是早点离了好。

  就在罗美丝即将爆发的时候,门却被吵吵嚷嚷的敲了几声。

  “美丝啊,你在吗?”

  这声音,让罗美丝听来很是开心,要知道这可是她们姐妹团的人,那嘴一个比一个不饶人,今天是她们玺家娶新妇,她说多了总是不好,但是别人说什么,那可就不是她能管的了的了。

  想到这,罗美丝眉开眼笑的应了外面的人。

  “我在这呢,快进来吧。”

  话音刚落,门就被从外面打开了,随着一串接连不断的笑声,五六个跟罗美丝差不多年纪的阔太挤了进来。

  救命。

  慕容鸢往门口看过去,却还没看清来人,就被五花八门的香水味冲的她一阵晕眩,她无奈的看着眼前不住大量她的阔太们,礼貌性的笑了笑,心中却无比的后悔。

  早知道,她就不跟玺墨城早早退场了,在这还不如去酒会上。

  “哎哟,我看看,这就是墨城娶的新人呐?这身段倒是还不错。”

  一个看上去年纪最大的女人先开了口,目光在慕容鸢的脸上逡巡,手还顺带在她的腰上捏了一把。

  慕容鸢不满往后退了一步,虽然心中不甚欢喜,却还是礼貌的笑了笑。

  “嗯,长的倒是标志,就是可惜了出身不太好。”

  “哎哟,真的啊?那美丝你们玺氏还真是让我们刮目相看,什么人都敢往回娶。”

  “真的啊,我说慕容小姐,听说你们慕氏要破产了不是?”

  ……

  周围几个阔太七嘴八舌的说着,慕容鸢则越听眉间皱的越紧,她看着一旁于己无关的罗美丝,不禁冷笑出声。

  “有时候事情不要看表面。”

  慕容鸢的话像是在沸水之中又投了块石灰,让这群阔太们终于又找到了攻击点,她们见罗美丝完全没有帮慕容鸢说话的意思,胆子又大了几分,言辞也比刚才更为难听。

  “不看表面?那看什么?”

  “就是了,不是我说,慕容小姐你除了这小脸长的好看,还有哪里可取?啧啧,你们慕家可是连玺氏的小指头都比不上喽。”

  “就是,也不知道神气什么。”

  “再神气也还不是投靠了玺家,既然嫁过来,就要守规矩。”

  ……

  慕容鸢听着这些话,正要冷冷开口,却不想被人拦了下来。

  “母亲,我想您跟各位太太都累了,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我该带小鸢回去了。”玺墨城拦在了慕容鸢的身前,很是及时的让慕容鸢把没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慕容鸢看着面带尴尬的罗美丝,没有多说什么,心底却还是觉得玺墨城来的过早,她还没来得及反驳不是。

  至少,不能给人留个软柿子的印象。

  “阿城,你阿姨们没有别的意思,不过就是跟小鸢聊聊天。”

  罗美丝顺着玺墨城的话叫着慕容鸢的名字,却让慕容鸢从心里忍不住的瞧不上,这阳奉阴违的两面派作风还真是纯熟。

  看看这满是母爱的眸子,跟刚才那满是厌恶的表情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不过也无所谓,反正跟她也没多大关系,回头她可要跟玺墨城讨论一下合约内容才好。

  毕竟,戏演过了对谁都没好处。

  “母亲,我知道。只不过,我希望您能相信我的眼光才好,毕竟人是我自己选的。”玺墨城淡淡的用眼神扫过刚才说的最欢的几个阔太,那目光冷的,几乎要将这屋里的一切都能冰封了。

  “阿城说的是啊,伯母们就是看着小鸢这孩子可爱,跟她说说话。”

  “就是啊,呵呵,这么护着媳妇,真是好男人。”

  “是啊,是啊,小鸢以后可真是幸福。”

  几个人使了眼色,便往门的方位走去,来去一阵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而在此之间,慕容鸢则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靠在玺墨城的怀里,硬是一句话也没参与。有人替她打发了也好,省得她自己多费唇舌。

  没一会儿,屋里就只剩下了慕容鸢、玺墨城跟罗美丝。

  三个人僵持了一会儿,罗美丝才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开了口:“阿城,你刚才的话说的真的有些过了,阿姨们也是为了你好,而且说小鸢的也没什么不对,还不是怕她娘家没什么倚靠,让我们多照应一些么,至于我,也是担心你婚后太累。”

  话说完,罗美丝便已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慕容鸢,那样子摆明了在说慕容鸢是累赘。

  “伯母,人跟人之间的关系,一直便是互相依存,尤其是成为夫妻之后,这种关系更是会凸显出来,而我们两个之间则更加复杂,所以您别担心,我一定好好照顾阿城。”

  这句话一出,慕容鸢便把累赘的目标直指玺墨城,不仅把罗美丝的话噎住了,就连玺墨城都忍不住挑了挑眉。

  罗美丝见玺墨城没有替她说话的意思,而他怀里的慕容鸢却是一脸无辜,不由觉得有些怒火中烧,可为了在玺墨城面前不要丢了为人母的气度,却也只能忍了忍站起身来,道:“呵,那还真是劳烦你了,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这合约还真是不容易。”慕容鸢看着被重重关上的门,很是疲惫的耸了耸肩,往后一仰,便准备躺倒在沙发上,却不想就在此时,手腕却被人紧紧抓住拉了起来。

  “玺墨城,你是不是疯了?”

  慕容鸢不满的看着玺墨城,好看的杏眼也瞪圆了,今天被欺负的人是她好么?他现在这个态度又算什么?

  “慕容鸢,你好好的给我记住合约,我总觉得你还算聪明,现在看来你真是蠢得可以。”玺墨城捏住慕容鸢的力度又增加了几分,对于她今天的表现,他真是恼火透了。

  “玺墨城!我跟你签的是婚姻合约,却不是卖身契,我没理由任由其他人践踏侮辱我,我们的交易仅限于你跟我之间,至于其它的,要不要留面子,要看我心情。”慕容鸢狠狠的抽回了手,并将手腕在婚纱上用力的蹭了蹭。

  而这个动作,显然让玺墨城更加的不满。

  嫌弃他?真是自寻死路。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玺墨城紧紧的抿了唇,那没有弧线的角度尽是冷冽,“慕容鸢,你没有任何余地反抗。从现在起,人前的样子你给我做好,若是我有一点不满意,那你就好好想想后果吧。”

  好,你握着我的命脉,你说了算,但是这样的日子久不了。

  慕容鸢垂了眼睫,不愿开口再说任何一句话。

  ……

  默默地跟着玺墨城回家之后,慕容鸢还是一语不发,她现在不愿意跟他有任何的对话,因为她算看明白了,从眼前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的,除了命令就是命令,想听点别的?算了吧,别说他不会说,他们之间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初到玺墨城家里的时候,慕容鸢还是有些吃惊的,她倒是没想到,这么大的房子里,玺墨城竟是连个打扫卫生的人都没留下,

  这房子空荡的,让慕容鸢都产生了有回声的错觉。

  他还真是不怕寂寞。

  “三楼的房间是你的,除了进出门跟我喊你,不要到处乱走。”玺墨城把房间钥匙扔给慕容鸢,便没再多说些什么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慕容鸢一语不发的拿着钥匙便上了楼,从契约生效那天起,她似乎真的就没了什么反抗的必要了。

  进了房间之后,竟是意外的整洁,简约的装修风格倒也合她的胃口,可即使这样,她确是一分钟也不想呆下去。

  慕容鸢躺在床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这几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相继撞进了她的脑海,她有些忍无可忍的坐起身来,却又无所适从的重重的叹了口气,她只觉得从未如此无助过,却也从未如此渴望过无坚不摧。

  为了防止自己继续想下去,慕容鸢拿出了最近需要看的资料,却发现身边竟然连枝笔都没见,她有些无奈的换了衣服便准备出门。

  “你要去哪儿?”

  慕容鸢刚把门打开,却发现一只骨节颇为分明的手挡在了门前,让她很是尴尬的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行。

  “出门一趟,很快便回来。”慕容鸢冷冷的开口,强压着心里的不适,怎么,她现在连出门的自由都没了?

  “你没有经过我的允许。”

  门被身后的人关上,慕容鸢皱眉想要反抗,却被人攥住了手腕,猛地拖进了屋子。

  “玺墨城,你放开我!”

  慕容鸢的愤怒在顷刻之间便爆发了出来,她已经忍了他很多天,从协议签署到现在,她每日里都受着他的摆布与要挟,现在是怎么样?

  被拖进屋的慕容鸢被玺墨城恨恨的甩在了沙发里,她刚要挣扎着坐起,却又被面前高大的身影欺身压上。

  “放开。”慕容鸢厌恶的闭上了双眸,她答应同他做戏假装甜蜜,可现在在这个没有其他人的地方,让她继续掩饰对他的反感,她真的是做不到。

  此时慕容鸢的表情被玺墨城看在眼里,却越发激起了他的兴趣。折磨她便是他的目的,有什么比让她感到痛苦更让他开心的呢?

  她为他所用,同样也必须要承受他带给她的折磨,这是她欠自己的,他必须要讨回来。

  “你既是我合约上的妻子,那我话你必须要听,婚前让你学的为妻之道,你都学哪儿去了?”玺墨城压在慕容鸢的身上,声音极尽温柔,却是掩不住的残忍。

  慕容鸢冷静的看着玺墨城,嗤笑着开了口:“签了合约就要被侵犯人权么?”

  “人权?既然签了合约,你还有什么必要同我谈人权么?”玺墨城的眸光都带了火,他想不明白,这个女人竟然还敢跟他讲道理。

  “玺墨城你可是要想明白,现在不同于曾经,不止是我需要你,怕是你也一样的需要我吧,一个新继任的玺氏继承人,自然需要一个身家清白不易被控制的人,而我是你的不二人选不是么?”慕容鸢死死的盯着玺墨城,她不会被他一直牢牢压住,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言听计从的人。

  慕容鸢的反抗让玺墨城觉得很是恼怒,不知谁给她的胆子,她竟然当面驳斥他,他最讨厌被人威胁,尤其是被眼前这个不知悔改且不知死活的女人威胁。

  “你以为,这合约非你不可么?也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的确是这样的,因为不是因为你,这合约也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玺墨城笑得残忍,那藏在薄唇后面白森森的牙齿,怎么看都像是猛兽一般,想要咬断对面人的脖颈。

  “是么?真没想到,我在玺氏总裁的眼里,是这么重要。”慕容鸢冷笑了一声,想要把推开玺墨城,却是徒劳。

  “无比重要,重要的时时刻刻我都想要折磨你。”玺墨城的脸贴近慕容鸢,今天这场作秀让他身心俱疲,可是每每想到她做的一切,他就压抑不住想要让她跪在他面前忏悔的冲动。

  慕容鸢看着玺墨城红的像是要滴血的眼眸,干脆闭上了眼睛,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慕容鸢,不要太嚣张,这你欠我的,我不过是拿回来而已。”玺墨城恼怒看着闭上眼睛的慕容鸢。

  “哦?既然有了你这句话,我倒是要想要让玺大董事长好好想明白,到底是谁欠谁的。”慕容鸢睁开了眼,目光中的冷意更深。

标 签替罪娇妻潜婚冷情总裁 慕容鸢玺墨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