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和爱豆做同桌电视剧原著小说_项夏靳韩小说我和爱豆做同桌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015 ℃
我和爱豆做同桌电视剧原著小说_项夏靳韩小说我和爱豆做同桌

项夏靳韩小说

我和爱豆做同桌 著

连载中免费

我和爱豆做同桌的演员定了吗,爱豆成了我同桌,爱豆和校草同桌了免费,我和爱豆做同桌还有第二季吗?我和偶像做同桌第二季,超精彩的校园言情电视剧《我和爱豆做同桌》正筹备开拍中,导演是田甜,主角是项夏和靳韩,主要讲的是项夏是个拥有中二气质的追星少女,靳韩是刚转入项夏班上的不羁少年,不打不相识的两人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和爱豆做同桌的演员定了吗,爱豆成了我同桌,爱豆和校草同桌了免费,我和爱豆做同桌还有第二季吗?我和偶像做同桌第二季,超精彩的校园言情电视剧《我和爱豆做同桌》正筹备开拍中,导演是田甜,主角是项夏和靳韩,主要讲的是项夏是个拥有中二气质的追星少女,靳韩是刚转入项夏班上的不羁少年,不打不相识的两人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项夏悲催的水逆期,是从踢出那脚足球开始的。

  那天清晨,她和往常一样穿过小巷,沿着居民区外墙朝学校的方向走,路边的油条店里,小哥正热火朝天地炸着油条,卖煎饼果子的刘大妈把车停在了街角,一群熊孩子起得比鸡还早,正在巷口嘻嘻哈哈地玩着足球。

  项夏每天都沉浸在这种有条不紊的节奏中,只是今天却有点儿不同。

  “抓小偷!”

  一个高分贝的呼喊声从街面传来,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项夏循声望去,看到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少年正沿街飞奔。

  原本抓小偷这种事,和正要去上学的项夏没什么关系,可鬼使神差的,那一刻项夏却偏偏做了一个不理智的决定抓住他!

  棒球帽少年的速度很快,想追上他不容易,关键时刻老天合作,右后方一只足球飞了过来,项夏几乎连想都没想,一个凌空射门……

  预判到位,力量足够,足球在空中虎虎生风,不偏不倚打在了棒球帽少年的头上,他受到重击摔倒在地。

  “欧耶!”

  项夏握拳欢呼。

  棒球帽少年被打倒后,足球反弹出去射中了二楼阳台上的一个花盆,花盆掉下来,砸中了一辆车的挡风玻璃,几乎是一个完美的连锁反应,即便故意设计也难以达成。

  哗啦啦,挡风玻璃碎了一地。

  棒球帽少年从地上爬起来,辨别了一下方向朝项夏奔来。

  形势急转而下,让项夏一时反应不过来,待她回神想跑的时候,熊孩子们跑光了,她的后衣领子也被人擒住了。

  “想跑?”

  “没……跑。”

  项夏差点被拽了一个跟头。

  这时,隐约从街对面传来一阵吵嚷声,好像有人喊“小偷抓住了”,她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棒球帽少年不是小偷。

  抓小偷是见义勇为的好事,但抓错小偷就不好了。

  情急之下,项夏又犯了口吃。

  其实项夏不算真正的口吃,只在情绪紧张的时候才会口齿迟钝,私下里她说话可以没有标点符号,一气呵成。

  “刚才是你?”棒球帽冷声质问。

  呃……

  项夏想解释自己的行为,争取对方的谅解,可当她抬起头看清棒球帽少年的脸时,整个人被魔法石化了一般,语言中枢失去了所有功能。

  棒球帽少年的五官很精致……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太像一个人了。

  项夏和其他零零后女生一样也追星,只是她心中的星只有一个,叫靳韩,一个从小活跃在电视上的少年明星,从他参演的第一部片子到最后一部她都看过,关于他的新闻,她不会错过,他的照片,她贴了满墙,她是他的铁杆儿粉丝。

  这是靳韩吗?

  念头一闪而过,她立刻否定了,先不说靳韩是重庆人,不可能出现在北方,单凭这身着装也不是他。

  老头衫,九分的麻布裤,脚上一双帆布鞋,还戴了一顶洗旧了的棒球帽,不如一路人甲。

  靳韩穿衣不说走在潮流的最前沿,却也很时尚,最重要的是靳韩的微笑阳光灿烂,可眼前的少年阴沉着脸,目光冷冷的,一缕头发遮着前额,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中国大约有十四亿人口,外貌相似的人不胜枚举,就像项夏的小学体育老师和她长得很像,连颗痣都长在同一部位,那时很多人以为她是体育老师的女儿,事实上,她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虽然棒球帽少年不是偶像靳韩,单凭这张脸,项夏给他的印象分是80。

  “真他妈的……你干了什么?”

  棒球帽怒火中烧地爆了粗口,和靳韩的斯文相差了十万八千里,项夏直接否定了他是偶像的所有可能性。

  用力挣脱了他,项夏的脸微微发红。

  “走,走路,管,管得着吗?”

  “走路?”

  棒球帽少年的眼中迸射出骇人的怒火。

  “做了坏事还不承认,小结巴,今天遇到我算你倒霉!”棒球帽一副老子今天心情不好,就拿你出气的表情。

  项夏最恨人叫她小结巴了,就算长了偶像脸也不行,印象分直降60,她生气转身要走,又被他拽了回去。

  “敢走?球是不是你的?”

  “不是!”项夏一口否定了。

  “撒谎!”

  “撒谎是小,小狗。”

  “分明是你踢的!不但打了我,还打碎了我家车挡风玻璃。”

  “是我踢的没错,但……球不是我的……”

  项夏心虚地眨巴一下眼睛,觉得形势不妙,原来棒球帽少年是车的主人,她被人家抓了一个现行。

  棒球帽让项夏赔偿车损,不然就将她扭送派出所,项夏急得满头大汗,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来自家庭,来自学校的,她几乎应接不暇,若再被送去派出所,便真要成K高的大新闻了。

  “我赔钱,还,还不行吗。”

  尴尬地翻遍了全身,项夏只掏出了五块五,棒球帽俊美的五官扭曲了。

  “留个地址,我去你家。”

  “不……这个……”

  项夏怎么可能把家庭住址给他,她听够老妈的埋怨了。

  “二十四初级中学,我初三,初三……二班。”项夏自信自己的身高,撒谎是初中生应该可以鱼目混珠。

  棒球帽半信半疑,让项夏出示身份证,项夏支支吾吾,眼珠子咕噜噜一转,随后龇牙咧嘴地捂住了肚子。

  “肚子痛,要上厕所……哎呦!”

  一猫腰,她冲进了附近的一条小巷,棒球帽不肯放弃地在后面追赶着。

  东拐西转,项夏以为可以甩掉棒球帽,可那家伙两条大长腿比她跑得快多了,轻轻松松地追上来,眼睛也好像安装了跟踪器,藏起来也能被他发现。

  当眼前出现公共厕所的标识时,项夏一头钻进了女厕,棒球帽不得不停住了脚步。

  进了卫生间,项夏匆匆爬上了后窗,几个女孩儿吃惊她的行为,不明白她为什么有门不走偏要爬窗户?

  项夏的小爪子当空抓了两抓,几个女孩儿立刻警觉地护住了胸口,一副小鹿受惊的模样,项夏嘿嘿一笑翻窗而出。

  和棒球帽周旋浪费了太多时间,上学要迟到了。

  项夏一路跑去了学校,到了校门口,她下意识地放慢了步子,小心翼翼地朝左右看着,确定没什么危情后,才放心地走进了校门。

  正准备争分夺秒冲进教学楼时,一股冷冽的煞气从背后吹来,项夏禁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在K高,除了他,没人有这样的气场?

  一阵阵凉意从脚底板儿往上窜。

  项夏缓缓转过身,逆着晨光,一个高大的身影抱着肩膀岔着大长腿斜觑着她,正是K高的老大于圣杰,身后站着娘娘腔张斌和几个死党。

  于圣杰在K高颇有人气,素有“高岭之花”的美称,那种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气质,没人能比,据说他的高中生活只做两件事,花钱和打架,在项夏的记忆里,没有他买不起的东西,也没有他打不过的人。

  “是于圣杰……”

  “别看了,走吧。”

  周围的同学都纷纷避开了。

  K高的学生没有不怕于圣杰的,项夏也怕,特别是最近一个月,于圣杰好像盯上了她,处处找她的麻烦,至于原因……她一直云里雾里,听孙歆说,她私下里向老师打了于圣杰的小报告,项夏觉得好冤枉。

  垂下眼眸,项夏快步疾走,希望能混入人群蒙骗过关。

  “项夏!”

  于圣杰阴沉的一嗓子,差点把项夏的魂儿吓出来。

  “干,干什么?”

  她慢吞吞地挪了一下脚尖。

  “过来!”于圣杰有些不耐烦了。

  “过来就,就过来……”

  项夏硬着头皮走到了于圣杰的面前,于圣杰的手臂一甩,不客气将沉重的大书包压上了她的肩头。

  “背着。”他戏虐地笑着。

  项夏感觉一座大山倾压了下来,差点将她压趴在地上,这家伙书包里装的是铁皮书吗?

  于圣杰的身后,张斌正拿着一面小镜子补擦防晒霜,微翘着的兰花指,怕女生都学不来,张斌平时很注重皮肤保养,防晒,补水,虽然他一直坚称自己是直男,

  “小结巴,力气挺大啊。”

  张斌看着项夏肩头的书包嘿嘿地笑着,这笑有些诡异,项夏怀疑于圣杰真的在书包里放了什么东西?张斌笑过后,猴跳跑过来,故意在大书包上用力按了一下,项夏一个趔趄差点被摔趴在地上。

  “喂,你干什么?”

  项夏气恼地翻着眼睛,张斌笑嘻嘻地竖起了大拇哥。

  “可以啊。”

  “一边去。”

  于圣杰一巴掌将张斌打开了,然后冲项夏挥了挥手。

  “还不去上课?”

  “哦。”

  项夏咬了咬牙,隐忍地向教学楼走去。走出很远后,才敢咒骂一声,混蛋,总有一天,她要找机会报复,还有那个马屁精的娘娘腔,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看着项夏笨拙走路的背影,张斌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丫头晒得黑不溜秋的,也不擦个防晒?”

  遮阳伞“唰”的一声打开了,伞面上赫然印着一行字“帅就一个字!”。

  “去死!”

  于圣杰照着张斌的脑袋打了一下,然后转身向校外走去,张斌丈二和尚地摸了一下头。

  “老大,不去上课吗?”

  “请假,说我肚子痛。”

  “又肚子痛……”

  头痛,肚子痛,屁股痛,能痛的地方,于圣杰都痛过,班主任老师已经对他无可奈何了。

  “以后不准打那把伞!”于圣杰头也不回地冲张斌挥了一下手臂。

  呃!

  张斌满头雾水地看了看头上的伞,低低地嘟囔了两句,虽不情愿还是收了起来,折好放在了书包里。

  已经上课五分钟了,项夏背着大书包气喘吁吁地跑进了教室,探头朝讲台看了一眼,老师竟然不在?她趁机溜了进去,把于圣杰的书包放在他书桌上时,发出了奇怪的一声响,项夏十分确定里面装的不是书。

  吞了口气,回头看看于圣杰没跟进来后,项夏大胆地拉开了他的书包,里面露出了一块青色的大石头。

  “这个混蛋……”

  项夏的肺要气炸了,K高老大欺负他的花招儿越来越多了。

  “啪”一个纸团打中了她的后脑,项夏回过头,看到了罗丽拉冲她撇着嘴巴。

  “敢翻于圣杰的书包?活够了吗?”

  项夏赶紧松开了手。

  六班的同学都知道,罗丽拉和于圣杰私人关系较好,一个是K高老大,一个是K高校花,他们能成为朋友似乎是天经地义的,相比项夏这种K高小虾米,也只配给他们寻开心的。

  罗丽拉不但外表光鲜,家世也不错,父亲是一个跨国公司的总裁,母亲是经理人,良好的家庭环境,优越的生活条件,让她和大多数人格格不入,她经常收到男生的情书,却会不客气地把情书的内容当众读出来,让写情书的人下不来台。

  校花必有绿叶衬,罗丽拉的绿叶是孙歆,孙歆长得有点儿放肆,体重足有一百四十斤,是一朵饿坏了的食人花,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她是罗丽拉忠心不二的死党。

  在巨型食人花的陪衬下,罗丽拉的美看起来更加超凡脱俗。

  项夏讨厌罗丽拉,不仅仅因为她清高自傲,还因为罗丽拉是靳韩的黑粉。

  黑粉最擅长的就是鸡蛋里挑骨头,罗丽拉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就差拿着显微镜对靳韩进行细菌分析了,物以类聚,孙歆也是靳韩的黑粉。

  六班人尽皆知,罗丽拉是靳韩的黑粉,但项夏是靳韩脑残粉的事实,却没几个人知道,她隐藏得很深。

  大家还是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娘娘。


标 签项夏靳韩小说 项夏靳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