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落雪陆景深小说_以食谋婚总裁甜宠小娇妻苏落雪陆景深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94 ℃
苏落雪陆景深小说_以食谋婚总裁甜宠小娇妻苏落雪陆景深

以食谋婚总裁甜宠小娇妻

苏落雪陆景深 著

连载中免费

以食谋婚总裁甜宠小娇妻最新章节,苏落雪陆景深全文免费,苏落雪陆景深之间的故事精彩逼人、金声玉润,快来看作者糖米果的小说《以食谋婚总裁甜宠小娇妻》,精彩就在这儿等你。章节抢先看:苏落雪被亲生父亲下药送到陆景深床上,一夜醒来,天都变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以食谋婚总裁甜宠小娇妻最新章节,苏落雪陆景深全文免费,苏落雪陆景深之间的故事精彩逼人、金声玉润,快来看作者糖米果的小说《以食谋婚总裁甜宠小娇妻》,精彩就在这儿等你。章节抢先看:苏落雪被亲生父亲下药送到陆景深床上,一夜醒来,天都变了…

免费阅读

  “刚一入口,软玉温香,后来,就变得香酥可口,外焦里嫩,咀嚼时酱汁喷射在齿颊之间,刹那间口鼻充满了奇妙的香味……”

  “哼,真不愧是中文系毕业的,连吃个臭豆腐都能吃出那么多词来。陆少,这豆腐炸的不好,火候没掌握到位,完全就是一失败的菜品。”

  冷峻离一脸嫌弃的说完还不够,还故意往后面挪了挪,同时拿起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他的这动作完全刺激了郭子一,“你这连菜刀都不会拿的人,有什么资格评论我做出的菜式。谁不知道我是整个桐城,最厉害的,大厨。”

  冷峻离切的一声,“什么大厨,不就是个厨子。”

  “厨子也比你这只会吃女人软饭的小白脸好多了。我劳动,我骄傲。”

  眼看就要打起来了,陆景深不耐烦的说:“够了,你们两这都吵了几十年了,怎么还没吵够。快点弄好,我家小东西还在一个人在家呢?”

  一句话把冷峻离跟郭子一吓的够呛,难道他们今天晚上冒着雷雨出来,不是为了密谋怎么样才能吓走这第四位未婚妻?

  怎么听这意思,好像不太对劲啊。

  这陆少对女人厌恶的程度,就跟猫见到老鼠一样。这什么时候猫都会担心老鼠了?

  “陆少,那你大半夜的找我们出来总不会就是让我来吃这么恶心的东西吧。”

  冷峻离最是讨厌臭豆腐,但是耐不住陆少最喜欢这东西。

  每次三人见面,这死厨子必定要带一份臭豆腐来温暖陆少的胃。

  陆景深嘴角上扬的幅度慢慢拉大,“找你们出来,就是告诉你们。我陆景深这辈子的老婆找到了。知道什么意思吗?”

  冷峻离跟郭子一难得默契的一起摇了摇头。

  “我陆景深的女人哪里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欺负的。把苏家给我解决了,不然,你们也不用在桐城混了。”陆景深眯着危险的眼睛一说完,就迈着大长腿走了。顺手还带走了郭子一的臭豆腐。

  看见陆少已经走了,郭子一宝贝似收拾起他的那套超贵的刀具也准备走。

  “这种东西还宝贝似的。要是那些食客知道醉翁厅的超级大厨手里的菜刀是个什么样子的家伙,不知道会不会恶心到死。”

  郭子一白了他一眼,“你还是先想苏家怎么弄吧,不然我这宝贝下一次见的血就是你身上的了。”

  冷峻离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陆少的手段自己是门清的。这个外人面前痴呆愚笨的人,内里可是比地狱那冷血修罗还可怕。

  虽然三人是一起长大的,平常也能偶尔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但是他们两人说白了就是陆少的跟班。他要是一不高兴要你的命,那也就跟随手捏死一只蚂蚁一样那么简单的事情……

  雷声大噪,闪电乱鸣。

  苏落雪惊醒的从被窝里跳起,全身都湿漉漉了。

  刚刚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浑身是血的躺在一张白色的小床上,那个所谓的爸爸就站在床边,手里拿着长长的刀,正在一片一片的切割着自己身上的肉。苏媛媛母子得意的在旁边看着。

  惊魂未定间,窗外轰隆一声,大雷响起。

  翻身下床,没有发现陆景深的身影。

  这狂风大雨的深夜,不在家,会是……

  打开房门,想出去倒点水喝。

  在经过隔壁房间的时候,突然听见那里面有一种很奇特的声音。

  把耳朵紧贴在门上,听到的是一阵阵羞死人的声音。全程都是嗯嗯啊啊的。

  “无耻混蛋”苏落雪涨红着脸,气的一脚踹开了那房门。

  “你就吃一个臭豆腐,搞的嗯嗯啊啊的。”苏落雪无语的到。

  还真是第一次见这样好吃的人。

  陆景深优雅的拿起一块雪白的真丝餐巾擦了擦嘴,“你有意见?要不你来代替这豆腐,跟你滚一个床单的话,我也可以勉强接受。反正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

  看着这一脸认真的人,苏落雪动了动嘴,最终没说话。

  “我要睡觉了,快点去把床暖好。”

  呼……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一切以保命为准。

  陆景深看着苏洛雪一脸落寞的样子,起身,脚下生风,挡在了房门前。

  苏落雪还没有反应过来,那狂风暴雨般的吻就落了下来。

  “嗯,放……”

  苏落雪不停的挣扎着,奈何力量悬殊太大,一点都挣脱不了。

  直到两人都被鲜血的味道环绕了,陆景深才放开怀里的人。

  苏落雪浑身颤抖着,一滴泪从眼角滑了下来。然后就蹲在地上开始哭。从开始的低声哭泣到后来的嚎狼大哭。

  “你就知道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

  从来没有跟女人正经相处的陆景深有点懵,满满的蹲下了身子,伸出双手抱住了那哭泣的人。

  “乖,乖哈。”

  “我就不乖,为什么要乖啊,那么乖还不是被人欺负。”

  苏落雪一把扯过陆景深那超贵的西服,就开始擦眼泪。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都擦在了陆景深的身上。

  陆景深的脸黑的跟黑炭一样,要是郭子一他们看见了指不定惊讶到什么程度。

  陆大少这样一个严重洁癖的人,居然会任由一个女人在他身上蹭鼻涕眼泪。

  陆景深的手在苏洛雪背后扬起又放下,来回几次,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似的一把推开了怀里的人。

  苏落雪一个趔戕倒在了地上。

  “不要忘了我们是签了协议的。社会就是险恶的,你哭给谁看。”

  抬头看到陆景深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生冷的口气。苏落雪倔强的站起来。自己抹干了眼泪。

  是啊,连自己的亲生爸爸都可以为了利益卖了自己,甚至置自己于死地。那这只是刚认识的人,凭什么要对自己好。

  苏落雪倔强的出了房门,不过并没有回房去,而是去了厨房。

  唯有看见厨房的锅碗刀具才能静下心来。唯有美食才可以抚慰这想不断往下掉的眼泪。

  陆家的厨房的食材永远都是新鲜的,新鲜到,没有任何隔夜食材。

  苏落雪找遍了整个厨房,除了一缸大米,连一片菜叶子都没有。最无语的是,连棵鸡蛋都没有。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苏落雪一脸难过的来到客厅,看见客厅的菠萝瞬间就跟新大陆一样。

  手起刀落之间,一个满身是刺的菠萝就已经被苏洛雪去皮切好了。

  陆景深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淡漠的倚在厨房门口。

  很快的,一股诱人的果香和米饭的清香钻进了鼻尖,让人忍不住探头过去。

  鲜艳欲滴的菠萝包裹住每一粒晶莹剔透的米粒。苏落雪拿起一个翡翠勺子,舀起一大勺就往嘴里送。

  酸酸甜甜的菠萝味刺激着舌头上的每一个细胞,瞬间人就神清气爽了。

  陆景深过去坐在苏落雪面前,眼睛发光的盯着那碗娇艳欲滴的菠萝饭,“给我个勺子。”

  “我手没空。”苏落雪没好气的说到。

  直接抢过苏落雪手里的勺子,还想抢那碗菠萝饭。却被苏落雪抢先抢走,藏在了身后。

  “你……”

  一个菠萝饭,让陆景深的胃不知不觉的想要去接近这个做饭的人。

  苏落雪气的一晚上没睡好,一碗菠萝饭,自己就吃了一口,全被那个姓陆的给吃了。

  第二天一早,当苏落雪起来的时候,那个人又不见了。

  不过,今天苏落雪是没空去理那个人。今天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拉开衣橱,挑了一件看上去最昂贵的衣服穿上。

  苏家,我苏落雪回来了,该是我的东西,一定一样不少的都拿回来。

  苏落雪高调的来到香满楼,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理她。

  “我都说了,我是来应聘的。”

  香满楼的经理神气的站在苏落雪面前说:“快走,快走。我们香满园要的是大厨,不是你这样摆地摊的。”

  苏落雪轻轻的喝了一小口那桌上的白开水,眼神犀利的直视那人,“摆地摊的也比你们这的大厨做的好。敢不敢叫你们这的大厨出来比一比。”

  香满楼的员工都知道苏落雪跟苏家的故事,巴不得见她出丑。立刻就有一个员工转身去了后厨。

  随后香满的大厨就拿着一把菜刀大声嚷嚷着就出来,“哪个小丫头不自量力的想要跟我比赛了。”

  看着这大胖子大厨手里那明晃晃的刀,再看看那小小一个的苏洛雪,众人开始起哄。

  “一个摆地摊的小丫头还想个香满楼的大厨比厨艺,还真是不自量力。”

  “就是,就是,听说就是这个人抢走了媛媛小姐的未婚妻。长的跟豆芽菜似的,怎么好意思跟媛媛小姐抢?”

  “你们知道什么啊,听说这是老板在外的私生女,仗着老板的疼爱在苏家各种横行霸道呢?”

  众人的议论纷纷,并没有让苏落雪退缩,嘴长在别人身上,爱说说去。

  “我想跟你比赛。”

  苏落雪清冷的声音在大家的嘈杂的议论声中,异常的突出。

  忽见这个胖子扬起菜刀就到苏洛雪的面前,“你是哪里蹦出来的小娃娃。回家吃奶去,这里不是你们小孩玩的地方。”

  “废话少说,你就说你敢不敢比。要比我们就比最简单的蛋炒饭。”

  大胖子大厨气的那嘴边的小胡子乱颤,“比就比,现在马上。”

  苏落雪得意的笑了,就怕你不敢比。

  蛋炒饭听着不是什么高大上的食物,但确实最考验厨师技能的食物。

  很快的这两人在厨房开始争霸赛了。

  很多看热闹的人,挡在厨房门口。

  这个满身肥肉,肥到都快要流油的满香楼大厨,一进入厨房就抓起两鸡蛋,一把香葱开始颠勺了。

  而苏落雪却是在捣鼓着大白米饭,那大厨的蛋炒饭都快要出锅了,但是苏落雪的大白米饭都还没有下锅。

  大家伙又开始谈论苏落雪了,不过苏落雪的视线一直在大白米饭身上。

  直到把大白米饭一粒粒的弄开了,才开始打鸡蛋。

  大厨师的蛋炒饭弄好了,直接盛到了一个高级瓷器的心形盘子里。

  这心形里面的蛋炒饭,散发着葱花的清香以及浓浓的鸡蛋香味。颜色也特别好看。

  所有都说不用比也肯定是大厨的好吃。

  苏落雪的蛋炒饭整整比大厨的晚了十分钟才好。

  大家的心里都已经认定是大厨的好吃了,但是看到苏洛雪做出来的蛋炒饭,却都忍不住想藏藏。

  虽然只是装在普通的圆盘子里,但是每一粒晶莹剔透的米饭都被软软的鸡蛋均匀的包裹着,鸡蛋的颜色很光亮美丽,一口吃下去,没有过嫩或者过老的情况。最重要的是,一点都不油,留在嘴里的只有满嘴的清香。

  只是,不管苏洛雪做的怎么好,最后的结果都是大厨赢了。

  苏落雪一脸无所谓的看着那个大厨,“你就这样赢了,不觉得害臊?”

  大厨的大嗓门一叫,“我害臊什么?这都是大家评选出来的。群众的舌头一定是雪亮的。”

  苏落雪转身拿起菜刀,走到那个大厨跟前,手起刀落,一眨眼的功夫。这个大厨身上的衣服就像雪花一一片一片的掉落在地。

  而且地上的碎片,每一片都是一样大小的。这个刀工把那个满身肥肉的大厨都震惊了。这要是那刀再往前半公分,那自己身上这层皮就跟地上的衣服碎片一样了。

  众人看着那一片片整齐掉落在地上的衣服碎片,完全蒙掉了。尤其是那个厨师。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经历了什么,这刀工没个几十年,那是不可能练的成的?可是这人看着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刀工呢?

  随后,苏洛雪潇洒的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所谓爸爸的电话。

  “喂,苏,老板,你那十个亿的工程还想要的话。现在立刻到香满楼来。”苏落雪故意把那苏老板三个字说的特别重。

  说完,也不管电话那头的人是何反应,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

  然后就自顾自的来到香满楼的大厅,一副泰然自如的样子坐在那正中间的椅子上。还不忘叫服务员给她倒了一杯水。

  那服务员本是一脸瞧不起苏落雪的,可是刚才看见她那绝美刀工,立刻就换上了一副谄媚的样子。

  在这以美食闻名天下的桐城,每个人都是极其尊重大厨的。

标 签以食谋婚总裁甜宠小娇妻 苏落雪陆景深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