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君祁戚云凉小说_医妃错嫁请君入瓮君祁戚云凉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72 ℃
君祁戚云凉小说_医妃错嫁请君入瓮君祁戚云凉

医妃错嫁请君入瓮

君祁戚云凉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医妃小说

君祁戚云凉小说在哪看,医妃错嫁请君入瓮全文免费阅读,故事递网为您带来《医妃错嫁请君入瓮》在线阅读,小说一字连城、语妙天下。是关于君祁戚云凉的故事,作者青衫叹非常之优秀,小说精彩预览:戚云凉本是相国府嫡女,只因为母亲被害,她也被贬为庶女,还要嫁给那个杀神王爷君祁…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君祁戚云凉小说在哪看,医妃错嫁请君入瓮全文免费阅读,故事递网为您带来《医妃错嫁请君入瓮》在线阅读,小说一字连城、语妙天下。是关于君祁戚云凉的故事,作者青衫叹非常之优秀,小说精彩预览:戚云凉本是相国府嫡女,只因为母亲被害,她也被贬为庶女,还要嫁给那个杀神王爷君祁…

免费阅读

  虽然不能继续逛下去,但在回府的路上戚云凉却也十分开心,既救了人,又让自己觉得好像回到以前一样。

  灵儿自幼便跟在小姐身边,从未见小姐像今日这般淡定从容,更从来不知道小姐还有这样的本事“小姐,你何时学会救人的?”

  “灵儿,你在我身边许久可曾见我救过人?”

  “奴婢没见过。”

  “这就对了嘛,我哪里救人了,我不过是碰巧试了试,听厨房里的婆子们说过,没想到还真的可以。”

  “所以小姐今日只是在碰运气?这若是救活还好,若是救不活……小姐这么危险的事情以后还是不要做了。”

  云凉自然知道灵儿是关心自己,但也不知道如何要对她说我不是从前的小姐,或者说从前的小姐已经死了。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怕是说出去自己会被像妖怪一样对待,胡乱扯了两句话来搪塞过去。

  “好灵儿,你的话我都记得了,当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不过是着急,再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对吧,权当今日为自己积了福气。”

  灵儿思量着小姐的话,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好在也并无人知晓他们的身份,这样的事情过个一两日自然就会消散。

  发生了此事倒不得不让云凉在府里安生两日,就连灵儿都察觉到有些不同,她自然也要收敛一点。

  左不过闲来无事,戚云凉便在府里做些胭脂水粉来打发时间。这古代的胭脂水粉是极好的,所有的用料都是天然的,唯一的缺点就是颜色太过浓郁。粉质有些粗糙且太白,胭脂就更夸张,涂上之后怎么看都像某国的艺伎。

  戚云凉是断断不能容忍自己顶着这样一张脸去见人的,更何况下月初八还要进宫,到时候那么多帅哥美女的,她怎么可以用这副尊容面对。

  在这里每日晨起时都是以益母草灰净面,据说是从前宫里皇后才能用的东西,戚云凉用了这些时日虽未觉不妥,但每次净面之后总觉得脸上有东西似得。

  趁着这几日得空戚云凉把这些个不喜欢的东西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做,命灵儿取了些澡豆和香料又混了些应季的花儿制成了香皂的样子。又将平日里用的唇脂新做了几个颜色,但实在是材料有限也只能做些浅浅的颜色。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戚云凉像是献宝一样将这些东西一一展示给灵儿。

  “小姐,这些都是你亲手做的?”灵儿瞧着眼前这些瓶瓶罐罐的东西只觉得神奇不已。

  “对啊,你来问问看这个香不香?还有这个唇脂的颜色好不好看?”

  戚云凉一副好不神气的样子推销着自己的东西,其实她也不过是在原有的东西里添加了些而已,只是眼前看着灵儿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瞬间觉得自己开辟了新大陆一般。

  从古至今哪里会有女儿家不爱红妆的,灵儿这也摸摸那也瞧瞧的,看见什么都觉得稀奇。这些本就做起来也并不费事,不过是阴干时需要个三五日的时间。

  “灵儿这几样都赏给你了。”

  戚云凉赏给灵儿的那几样恰巧是灵儿中意的,“小姐真的要把这些赏给奴婢么?”

  “你家小姐还会诓你不成?你若真的喜欢用完了我再给你做便是,这有何难。”

  “灵儿谢过小姐。”

  灵儿欣喜的接过戚云凉的赏赐像个孩子似得,捧着那些东西也舍不得放下。云凉见她这副模样忍不住笑骂她没有出息,别人家的奴婢都是见了银子这副模样,她的丫头见了些胭脂水粉便走不动路。

  灵儿被她笑的又急又恼,想和大小姐解释,又放不下这满怀的东西,最后急得直跺脚。

  云凉见灵儿真的急了起来也不再逗她,只拉着她坐在妆台前为她打扮起来。

  “看,灵儿原来是个美人胚子嘛。”

  戚云凉看着铜镜中的灵儿,含苞待放的年纪,一双灵动的眼睛,虽并不十分夺目却像一湖春水般清澈,小巧精致的鼻子,一张樱桃小口,美则美矣,只是少了本该这个年纪应有的朝气。

  灵儿这几日里的装扮自然与平日里有所不同,老爷身边奉茶的丫头素日里同她交情不错便拉住她问询原因。

  灵儿也不藏私将小姐赏赐自己的事情同她讲了一遍,看着她一脸羡慕的样子灵儿便将自己未用的东西分了一些给她。

  这日,三小姐正去给父亲请安便看到父亲身边的婢女和嬷嬷们都换了妆容打扮,三小姐心下嘀咕起来,许是自己被禁足不得出去,如今这城中换了新的妆容自己竟不知?

  从父亲那处出来,戚云月便询问了父亲身边的奴婢问道:“你们这妆容,还有这唇脂的颜色是怎么回事?”

  “回三小姐的话,奴婢这唇脂是从大小姐那求来的,这妆容也是从大小姐身边的婢女灵儿那处学来的。”

  “戚云凉?你且下去吧。”

  将人打发走之后,戚云月开始琢磨起来,好端端的戚云凉做这些事情为何,难不成是为了进宫之事在做准备,若是如此,她可不能任由她一人出尽风头。但一想到,前些日子自己刚在戚云凉那吃了痛,便往戚云初的院子走去。

  戚云初自是早就发现了这些端倪,只是她自视甚高怎么可能屈尊去戚云凉那里打探消息,如今戚云月来了正好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探个究竟。

  两人来到竹苑的时候,戚云凉正在院子里晒太阳,手里卷着半本《宫词》要掉不掉的垂在半空中。

  “小姐,二小姐和三小姐过来了。”灵儿将戚云凉唤醒。

  戚云凉本就未真正的睡着,在两人在院外的时候便已经知晓,算着日子两人也该是来找自己的时候,不慌不忙的抻了抻懒腰从小塌上坐起身来,明知故问道:“二妹和三妹一起踏足竹苑可是有什么事?”

  “我和月儿也是闲来无事,来看看大姐,不知道会打扰大姐小憩。”

  “灵儿奉茶。”

  戚云凉心中料定他们是为何事而来,自然不会给对方好脸色,更何况前几日才撕破了脸,低头服软的事情自然是有需求的人要做的事情,三个人便这样坐在一处却谁也不开口先打破沉默。

  戚云凉依旧悠闲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书,仿佛身边这两人不存在一般,气氛一时间便陷入尴尬的境界。

  以戚云初的性格自然也是不肯先低头的,于是趁着低头饮茶的时候对着一旁的戚云月使了使眼色,戚云月立刻明白她的意思,纵使内心十分不情愿,但也不得不先向戚云凉示弱起来。

  “大姐这茶里可是放了什么东西,喝起来比寻常的茶更清香一些。”

  “三妹果然是个挑嘴的人儿,连这般细微末节的事情都能察觉出来。”戚云凉将手中的书搁在桌上,端起茶杯轻轻的扣了三下浅饮一口继续说道:“原也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不过是去岁收起的菊花洗干净晾晒好留着春日里去去火气罢了。”

  戚云初见戚云凉已经开口说话,气氛也相对好了起来,便随口附和道:“妹妹竟不知姐姐的心思竟如此细腻。”

  “你我自幼便不在一处玩闹自然不知晓彼此的心性。”戚云凉一语双关的说些,明这是说姐妹之间接触的少,实则却是再说从前自己的处境。

  戚云初哪里会听不懂她的意思,不过也只得做听不懂的样子说道:“大姐说的极是,自家姐妹理应常来常往,过去倒是妹妹疏忽了,以为姐姐是个喜静不喜闹的人,故此才不敢随意叨扰。”

  戚云月的心思本就不在与戚云凉寒暄之事上,见两人都在做戏,戚云凉又不肯先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亲自去问。

  “大姐最近气色倒瞧着比从前好,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好东西,也说出来给妹妹们听听。”

  戚云凉表面上虽未动声色,心里却等着戚云月在主动来问,既然想要的已经送上门来,自己当然要积极配合。

  “妹妹不提我倒是给忘了,本想过两日亲自给你们送过去,既然你们亲自登门了那也省着我在跑这一遭了。”

  戚云凉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向屋里走去,“两位妹妹随我一同进来吧。”

  戚云凉故意将两人带到妆台前,看着妆台前许多精致小巧的瓶子两人的好奇心都被调动起来。

  戚云凉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随手拿起一个宝石蓝的小瓷罐说道:“此膏名唤珍珠膏,是用上等的珍珠研磨成分加入蜂蜜调和制成的,有美白滋养皮肤的功效,我这段时日都是再用这个。还有这个,这个是用茉莉花籽磨粉制成的……”

  戚云凉一一介绍着各类面脂唇脂,再加上这段时日里她的气色的确比从前好过许多,戚云初两人自是相信的。

  正当两人被说的心思十分活络的时候,戚云凉叹息了一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只可惜……”

  “大姐,可是有什么难处?”戚云初自然看出戚云凉略带些尴尬又为难的表情,便开口询问着。

  “倒是没什么难处,只是不知道两位妹妹今日过来,这珍珠膏制作十分麻烦,所以总共便制了两罐,一罐我已经再用了,还剩下一罐……”

  戚云凉说完眼神便在两人之间来回就转,戚云初与戚云月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在戚云初看来,他们二人戚云凉是哪一边都不敢得罪的,所以便露出眼下这般为难的样子,这样的为难也不过是故意摆给他们二人瞧得,若是这珍珠膏被其中一方所得,那另一方也怨不得戚云凉。

  想到这里戚云初便在心里将戚云凉嘲笑一番,原以为她最近是转了性,没想到骨子里还是这般懦弱无能。

  相反的在戚云月看来,如今这只剩一罐的珍珠膏即便是她在想要,也是万万不能和戚云初争的。退而求其次的选择,除了珍珠膏其他的东西她也很是中意,眼下不能得罪戚云初,也不能得罪戚云凉,且不说她是未来的九王妃,她好不容易才求了父亲同意她随大姐一同入宫,哪里有风头皆让戚云凉一个人占尽的道理。

  “我倒是瞧着那茉莉香的面脂不错。”戚云月说着便拿起装着茉莉膏的小罐子闻着。

  “既然三妹妹喜欢那便拿去好了。”戚云凉见她十分喜欢便开口将东西送给她。

  “妹妹怎么好白白拿姐姐的东西。”虽然这次两人过来就是为了探个究竟,如今既然知道有这样好的东西,自然是想要的,但总是要虚情假意的客气一番。

  “原本你们不来,我过几日也是要派人送过去的,还有这几样也是一并送给妹妹的。”戚云凉说着又将妆台前各色香味的面脂唇脂都送了一些给两人。

  “如此我们便不与姐姐客气了。”

  两人在戚云凉这里收刮满意后方才离开,原本摆放紧密的妆台瞬间变的宽敞许多,而这些东西半数都被戚云月带走,戚云初自然与戚云月不同,只求精而并非求多,更何况她也做不到像戚云月这般拉下脸面要东要西一副没见过世面的穷酸样,在戚云初看来这便是嫡庶尊卑之分。

  两人前脚刚走,灵儿就不开心的说道“小姐将这些好东西送给他们做什么?一来他们未必真心喜欢,二来,他们从前是如何对待小姐的,小姐如今竟还对他们这般礼让。”

  “傻丫头,你当他们今日来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来探个究竟的么?就算戚云初将东西带了回去,以她的性子未必会没有安心使用,倒是戚云月想必会照单全收的。”

  “既然如此小姐还送他们岂不是浪费。”

  “不管这东西好不好用,两人之中若只有一人得了珍珠膏,以戚云月的性子必定会对戚云初心存芥蒂,两人都不是长女,却有嫡庶之分本就是两个人的死结,如今竟连胭脂水粉这样的事情都要忍让,想让她不怨都难。”

  “这么说小姐是有意为之?”灵儿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看来自家的小姐越来越聪明了。

  “这种事情还不至于我费心思,只不过碰巧而已,我所想要的还在后头,好了,去给我拿些点心吧,说了这么多话现下倒是有些饿了。”

  果然不出戚云凉所料,戚云初并未一开始就用了珍珠膏,而是让近身的婢女用了几日后并没有什么异常才开始使用,而另一边的戚云月本就爱香,况且戚云凉送她的东西都是各色味道的都有,她恨不得每日可以多用一些。

标 签医妃错嫁请君入瓮 君祁戚云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