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方明栈简青黎小说章节_浅情薄意九尾叶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025 ℃
方明栈简青黎小说章节_浅情薄意九尾叶

浅情薄意

九尾叶 著

连载中免费

方明栈简青黎小说结局,浅情薄意by九尾叶,小编今天为大家带来一本好书,小说《浅情薄意》平凡中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字字珠玉,辞藻华丽营造氛围。作者九尾叶讲述了:方明栈和简青黎十多年来的分分合合,好像都绕不过彼此,十六岁的相遇,十八岁的相知,以及二十六岁的恨意…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方明栈简青黎小说结局,浅情薄意by九尾叶,小编今天为大家带来一本好书,小说《浅情薄意》平凡中显示出不凡的文学功底,可谓字字珠玉,辞藻华丽营造氛围。作者九尾叶讲述了:方明栈和简青黎十多年来的分分合合,好像都绕不过彼此,十六岁的相遇,十八岁的相知,以及二十六岁的恨意…

免费阅读

  “方明栈,巧啊,”现在换简青黎说出这句开场白了,他帅气地一笑,略微歪着头走近方明栈,放肆地在他肩膀上一拍,一副哥俩好的派头,“又遇到了,咱们真有缘。”

  项庭舟三两步赶上来,很讲义气地搂着简青黎的腰,趾高气昂地问:“你就是小青的前男友?”

  方明栈眉毛一动,重复道:“小青?”

  简青黎把项庭舟推开,解释道:“这是我朋友。”

  方明栈若有所思地将项庭舟上下打量一番,伸出手:“你好。”

  项庭舟不高兴,觉得自己的攻击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下巴抬得高高的,摆架子不搭理方明栈。

  “好好好。”简青黎斜上前一步,握住方明栈尴尬停留的手,上下摇了摇,脸上挂着真诚笑容。

  本该一握就松,可他拖延了几秒,导致一些久远而朦胧的感觉在记忆深处搅动起来。

  他们有四年没有牵过手了,尽管前一晚还激情缠绵,可是一些细微的,表达亲密关系的举动却被刻意回避。这会两只干燥温暖的手碰在一起,滋味陌生又熟悉。

  方明栈挣了一下,简青黎立刻握得更紧了,他问方明栈:“吃过饭了没有?”

  对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方明栈沉默了两秒,竟然回答了:“吃了。”

  项庭舟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深深体会到了自己的多余,一边倒退一边告别:“你们聊,我先走了。”

  简青黎敷衍地说了声拜拜,反而是方明栈对他点了个头。

  “喝一杯?”简青黎用食指在方明栈掌心挠了一下,眼尾翘起来,像蝌蚪的小尾巴。

  “不喝了。”

  “你等人啊?”简青黎终于松开他的手。

  方明栈眼里流露出讶异,警惕地审视他。

  “新欢?看着年龄很小啊,方明栈,你可别去祸害未成年人。”

  方明栈嘴唇一动,似乎要说什么,忽然朝远方喊了一声:“乐杨!”

  简青黎回过头,看见一个顶着栗色蓬松卷发的男生,白净皮肤,单眼皮,生着好看的微笑唇,正是下午见过的那一个。

  “哥!”男生三两步跑到他们面前,脸颊透着一点薄红。

  简青黎愣了一会,眼神发直,乐杨也注意到了他,对这个长发帅哥笑了笑,问:“哥,这是谁啊?”

  “你是方明栈的弟弟?”简青黎抢在方明栈开口之前,有点冒失地发问。

  乐杨点点头,称赞道:“你的头发好漂亮。”

  “谢谢,”简青黎半开玩笑地说,“我跟他认识那么多年,还不知道他有个弟弟。”

  乐杨说:“我爸妈年轻的时候就移民了,我出生在英国,表哥和姨妈一直在国内,所以你没听过也是正常。”

  他一本正经的解释和天真的眼神让简青黎有点不舒服,淡淡一笑:“这样啊。”

  乐杨好奇地问:“你是我哥的同学?”

  “我啊,”简青黎眼波一转,“我也是他弟弟。”

  乐杨瞪大眼睛,眉毛夸张地抬起来,一个劲问是真的吗。简青黎笑着觑方明栈,眼睛弯成月牙形,自然无比地问:“是吧,哥?”

  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他其实就很少叫方明栈哥哥了,在意识到彼此真的有血缘关系之后,他们反而觉得尴尬,心照不宣地避开了这个词。

  方明栈和他对视了一会,又看向乐杨,语气不轻不重:“别听他乱说。”

  乐杨显然很疑惑,但当着简青黎的面,他没有追根究底。

  “我送你回去吧。”方明栈示意乐杨上车。

  乐杨点头,礼貌地跟简青黎告别,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只得含糊说了声再见。

  “叫我简哥就行,以后肯定会再见的,”简青黎笑了笑,又叮嘱方明栈,“开车小心啊,可别伤着这么可爱的弟弟。”

  “要小心的是你吧。”

  方明栈说完就走了,留简青黎一个人在原地跳脚,“我驾照也是正经考出来的!”

  轿车驶进中央大街,方明栈降下车窗,让晚风吹进来。喁喁私语和炸鸡的香气一并涌入,弥漫在车厢里。

  他突然想起来,简青黎高中的时候最喜欢吃校门口的炸鸡排,常常站在小摊前面,一边咽口水一边叮嘱老板多放辣椒面。

  “哥,”乐杨小心翼翼地问,“刚才那个人,是不是你男朋友?”

  “嗯?”方明栈对他的问题感到惊讶,淡淡一笑,“不是。”

  “真的?”

  “怎么会这么想。”

  “感觉啊,不是男朋友,就是你喜欢他。”

  方明栈关上车窗,说:“感觉可不太靠谱。”

  乐杨欲要争论一番,看见方明栈不苟言笑的脸,又把话咽了回去。其实他心里有点怕这个表哥,虽然方明栈待他不差,但毕竟不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兄弟,感情不够深厚,若不是四年前方明栈的父亲去世,他们母子俩来英国散心,乐杨和他估计还是逢年过节打个电话的交情。

  一周前两人乘同一班飞机回国,因为乐杨对沧市不熟悉,方明栈受家里长辈的嘱托,给了他不少关照,今天还带他来采购生活用品,招待得算是周到。

  只是方明栈对他总是关怀又疏远,有时候给乐杨一种错觉,好像他很清楚自己的本性似的。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寂灭了,乐杨转而回忆起刚才见到的年轻男人。漂亮、张扬、放肆,像一朵招摇的野玫瑰,想必在床上一定很放荡。

  他想起那人走之前说的“一定会再见”,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心口砰砰直跳。

  方明栈对表弟的念头一无所知,将他送到公寓之后,叮嘱了两句就走了。乐杨表面上唯唯诺诺、一派乖巧,心里却盘算着去沧市的夜店摸一摸情况。

  方明栈调转车头,去了Nightingale,路上给卢勇打了个电话,问他在不在店里。

  酒吧的灯光比前一天更加昏暗迷离,一个不知名的乐队在演唱,这是酒吧经理想出来的好点子——地下乐队需要场地和观众,而他们需要免费的演出吸引客人。

  “方明栈,你小子,可算舍得回来了!”卢勇跟他简单地拥抱了一下,叫服务生送两杯酒来。

  方明栈谢绝了:“开车,来杯菠萝汁吧。”

  这天客人比较多,送饮料过来的正是前一晚的调酒师,他把杯子放下,觉得方明栈眼熟,多看了一眼。

  方明栈对他点了点头。

  卢勇问:“你俩认识?”

  调酒师急忙解释:“老板,这位先生昨晚也来过。”

  “是嘛。”卢勇指着方明栈,给他介绍:“这是我的合伙人,所以也是你老板。”

  调酒师便笑着叫了一声老板。方明栈问:“昨晚跟我说话那个,你有印象吗?”

  调酒师毫不犹豫地点头,毕竟,简青黎总是让每一个见过的人都印象深刻。

  方明栈喝了一口菠萝汁,状似随意地问:“他经常来?”

  调酒师回答:“一个星期前开始来的,每天就坐在最显眼的位置点杯酒或者饮料,对别人也爱搭不理的,坐到十一二点就自己走了。”

  方明栈的表情好像凝固了一下,又慢慢舒展开了,带着一丁点疑惑和忐忑。“谢谢你啊。”他说。

  调酒师一走,卢勇就问:“你昨晚跟谁说话呢?”

  方明栈向后一靠,抵在柔软的沙发上,说:“简青黎。”

  “他?”卢勇见他如此淡定地说出这个名字,吃了一惊,结合调酒师方才的话,突然有了点头绪,恍然大悟:“他这几天该不会是特意在这等你吧!”

  方明栈说:“我哪知道。”

  “等等,我想起来了,年初校庆的时候我在三中遇到过他,当时闲聊了几句,我跟他说咱俩一起买了间酒吧。”卢勇捋了捋前因后果,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他对简青黎的行为很不理解,犹豫着问:“他是想跟你旧情复燃?胆子还挺大,当初可是他给你戴绿帽子的啊。”

  方明栈沉默不语,卢勇自觉失言,又说:“不过我听说,他和那个宋景悠好像没两天就分手了。”

  方明栈不想谈过去的事,跟他打听起以前那帮狐朋狗友的动向。卢勇说到兴头上,一不小心又提到了简青黎:“那天子旭还跟我打听他,说他现在出名了,子旭的女朋友想请他帮忙拍一套写真。”

  方明栈好不容易聚起来的昂扬兴致一下子就熄灭了。没办法,当初简青黎不爱和同级同学交往,一有空就跑到他班上,久而久之,跟方明栈的朋友都混熟了。想要避开他回忆学生时代,就像把金黄落叶从秋天中抹去,整个景色都将暗淡不少。

  好在除了卢勇,其他人都不知道方明栈和简青黎谈过恋爱,更不明白两人为什么闹掰了。而卢勇了解的也并非全部真相,他直到现在还以为简青黎是方玉朗战友的儿子、方明栈的干弟弟呢。

  “十一点半了,”方明栈告辞,“下次再喝,我先回家了,明天公司有会要开。”

  卢勇早就看出他心不在焉,没有强留,只说有空再聚。

  方明栈回到公寓,换鞋的时候在地板上捡到一颗夹心水果糖。

  他家里没有这些甜腻的零食,想来想去,只可能是从简青黎口袋里掉出来的。他把水果糖丢进放车钥匙的玻璃碗里,骨碌碌的声音在冷清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响亮。

  洗完澡,方明栈把电视打开了,选了一部电影播放。看了一会,他拿起手机,将之前删掉的prelife又下载回来,犹豫着登录了账号。

标 签浅情薄意 方明栈简青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