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傅景越南惜小说_惟愿不曾爱过你傅景越南惜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095 ℃
傅景越南惜小说_惟愿不曾爱过你傅景越南惜

惟愿不曾爱过你

傅景越南惜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傅景越南惜的小说《惟愿不曾爱过你》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次阴差阳错的误会,南惜和傅景越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三年婚姻,南惜如履薄冰,可仍是无法让傅景越回头看她一眼,看着他不断往家中带回的女人,南惜日渐死了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傅景越南惜的小说《惟愿不曾爱过你》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次阴差阳错的误会,南惜和傅景越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三年婚姻,南惜如履薄冰,可仍是无法让傅景越回头看她一眼,看着他不断往家中带回的女人,南惜日渐死了心.....

免费阅读

  不怪我不接受她的好意,而是这几年来,我们的关系从未和睦过,和傅景越数不清的争吵中,也少不了她的兴风作浪。

  我自认心机不够深沉,无法和她假惺惺的周旋。

  她唇角上翘,笑的无害,“没什么,毕竟曾经是朋友,不想看你这么伤心而已。”

  我擦掉眼泪,冷笑道,“叶曼葶,当初你污蔑我的时候,怎么就没考虑过我呢?现在惺惺作态,还有意思吗?”

  三年前的一幕幕,我记忆犹新。

  爸爸懊恼不已,妈妈肝肠寸断……

  在叶曼葶说出是我给她下药的那句话时,原本哭得肝肠寸断的妈妈,赤红着眼睛冲上来狠狠甩了我一个耳光,不断的拳打脚踢,不停的说着,“你这个扫把星,我的惜儿不会是你这样的……不会……”

  当初听着觉得只是气头上的话,此刻突然涌进脑海才发现有哪里不对劲。

  叶曼葶打断我的思绪,低落的说,“可能真的是我污蔑你了,我知道你喜欢景越,而那天晚上,我就是和你在酒店楼下喝咖啡啊,然后醒过来就发生了那样的事……”

  对,她说的没错,出事那晚,我和她在那家酒店楼下喝咖啡,可中途我临时有事离开了啊。

  我皱着眉,越来越想不明白她想干什么。

  她又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已经和你爸爸结婚三年了,不想再和你这样僵持下去,如果非要有一方低头认错,那我来认。”

  我看着她郑重的表情,有些心乱如麻。

  我往后退了一步,殊不知,这一步,就足够让我跌进万丈深渊。

  难道……那天有别人趁机在咖啡里加了东西,而她以为是我喜欢傅景越,所以设计她吗?

  不,我不太相信。

  我不明白她的用意,匆匆道,“我出去了,有事再叫我。”

  我走到外面,坐在走廊上的长椅上,觉得整个人都是乱的。

  我以为今晚发生的事就已经够多了,却不知道,真正能倾覆我生活的事情,在明天等着我。

  我在走廊迷迷糊糊的守了一晚,第二天很早就被走廊来往的病人护士吵醒了。

  我看了眼时间,推开病房的门,想进去看看爸爸醒了没有。

  叶曼葶一脸疲惫的看过来,“你也守了一晚上?”

  我一边往病床走,一边轻声道,“我爸怎么样?”

  她弯唇,“医生来过一趟,应该快醒了。”

  我松了口气,她柔声道,“小惜,你去买点早餐上来好不好?就在医院食堂,买点清淡的粥,我担心你爸爸一会儿醒了会饿。”

  我想着她昨晚那样的退步,又在病房守了一晚上,而且也是关心爸爸,便二话不说就下楼去买早餐了。

  食堂就在住院部旁边那栋楼,很近,我买好早餐回来,也不过用了十几分钟。

  我拎着三人份的早餐,进到病房才发现叶曼葶不在,我叫了一声,洗手间也没人。

  奇怪……刚叫我买早餐,人怎么就不见了。

  我随手把早餐放到病床旁的柜子上,余光一扫,看见一支注射器,里面还有一半的药水。

  我皱了皱眉,拿起来准备去找护士,病房的门陡然被推开,叶曼葶慌张失措的尖声叫道,“你给你爸爸注射了什么?!”她的声音很大,经过的医生、护士被吸引过来。

  我呆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手中的注射器也被走进来的医生抽走,他弯腰从垃圾桶里捡起一支药瓶。

  护士大声道,“林医生,病人心脏骤降!”

  他也在此时看清了药瓶上面的名称,脸色大变,“马上把病人送抢救室!”

  轰——

  一句话如同炸弹投入我的脑海,我就算再迟钝,此刻也反应过来了。

  医生护士神色紧张的把爸爸送往抢救室,我死死的瞪着还独自站在病房的叶曼葶,“是你,是你! 对不对?”

  我突然明白了……

  昨晚,她为什么要那样和我示弱、退步。一切不过都是在为今天做准备。只有在让我对她有一点点心软时,她让我去买早餐我才会毫不犹豫,她的计划才能顺利进行。

  呵!多么精心算计。

  她挑眉,坦荡的承认,“没错,是我。”

  我气血上涌,抬手就甩了她一个耳光,抓住她的肩膀,愤恨的质问,“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啊?难道我们家和你有仇吗……”

  她捂住被我打了的半边脸,竟然笑了,“因为你啊,南惜。”

  我愣住,“因为我?”

  她笑盈盈地抬手覆上我的脸颊,说出的话犹如蛇蝎,“因为我想毁了你啊,一辈子……让你背负着杀害父亲的名声!”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从未这样恨过一个人,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叶曼葶,你疯了!”

  “疯了吗?我比任何人都清醒,我就是要看着你一无所有……”

  我紧紧攥着手心,指甲深深的掐进血肉中,咬牙警告,“爸爸要是有任何事,我不会放过你,大不了鱼死网破!”

  我拔腿就往抢救室跑去,她在后面冷声道,“呵,鱼死网破?你没这个机会了。”

  我无心再去管她说什么,一路跑到抢救室门口,一个踉跄跌坐走廊边上,我无法控制住自己,呜咽着就哭了起来。

  叶曼葶想害的人是我啊,爸爸不过是被我牵连。

  我抱住自己的膝盖,越想越忍不住眼泪,记忆中和爸爸相处的每一个画面,都在此时此刻尽数浮现在脑海中,哭得不能自已。

  他是我……从小到大的倚靠和港湾。

  一颗心吊在了嗓子眼,恐惧感不断的侵蚀着我。

  “南惜。”

  沉缓而寡凉的嗓音,窜进我的耳朵里,我回过神来,抬头泪眼模糊的望去,漂浮不安的心仿佛在一瞬间有了停靠。

  我猛然站起来抱住他,哭得更凶了,哑着声音道,“景越,爸爸在抢救,我好怕……”

  他来了,我就不是一个人面对这一切了。

  只是,下一刻,他温暖干燥的手掌覆上我环在他腰间的手上,用力的拿开。

  我茫然的仰头,他好看的眉毛紧拧,表情阴鸷,“南惜,是我小看你了,你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我呆愕的看着他,张了张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心脏仿佛被利刃狠狠刺穿,疼痛一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

  他连问都不问,就笃定了是我,连一个辩解的机会都不给我。

  “景越,小惜应该也是一时糊涂。”

  叶曼葶是和他一起过来的,此时她轻轻拉住傅景越的手肘。

  真正的凶手,居然帮我求情……多么可笑啊。

  我一把揩掉眼泪,怔怔的看向傅景越黑如子夜的双眸,一字一句的问,“如果,如果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信我吗?”

  他的薄唇紧抿,冰冷锐利的睨了我一眼,“信?昨天我告诉你约了你爸爸见面,今天你就被医生看见背着给你爸爸注射药物,你觉得我该信你吗?”

  我的呼吸似乎都窒停了,眼睛又在瞬间模糊了,“所以你根本不在乎我怎么解释,对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指向叶曼葶,忽然笑出声,“她说什么你都信,可是,她偏偏是你丈母娘,哈……你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你说可笑不可笑啊?”

  他的脸色倏地下沉,腮帮紧咬,叶曼葶瞬间哭了出来,一脸的难过,“南惜,既然你永远都不知悔改,那我也没必要再忍气吞声了……我要告你,告你杀人!”


标 签惟愿不曾爱过你 傅景越 南惜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