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一笙沈念小说_念念不相忘墨清歌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043 ℃
顾一笙沈念小说_念念不相忘墨清歌

念念不相忘

墨清歌 著

完本免费

《念念不相忘》是墨清歌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顾一笙沈念,主要讲述的是结婚第三年,沈念撞破了丈夫和妹妹的奸/情,为了离婚,她找上了江城的首席律师顾一笙,却不料这男人竟是六年前夺去了她第一次的人,顾一笙:“念念,来我身边,我帮你报仇,养你一辈子....”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念念不相忘》是墨清歌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顾一笙沈念,主要讲述的是结婚第三年,沈念撞破了丈夫和妹妹的奸/情,为了离婚,她找上了江城的首席律师顾一笙,却不料这男人竟是六年前夺去了她第一次的人,顾一笙:“念念,来我身边,我帮你报仇,养你一辈子....”

免费阅读

  沈念神情一僵,身子因为屈辱隐隐作颤。她一言不发地看着冷子文重新躺回床上。

  这一夜,沈念提心吊胆,生怕冷子文又会重新扑到她身上。

  这样的生活,她一分一秒也无法忍受,冷子文去上班后,沈念立刻联系江城的各大律师事务所。

  得到的答案,相似的让沈念几乎绝望。

  “沈小姐,你的案子已经被鼎盛律师事务所拉入了黑名单。鼎盛是行业里的翘楚,顾律更是咱们这行的金字招牌,你得罪了顾律,就等于得罪了全国所有的律师。你这案子,谁也不敢碰。”

  沈念挂了电话,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顾一笙原本是孤儿院里的孩子,八年前被沈爸爸收养,在她家住了两年后,凭借优异的成绩被英国牛津大学全额奖学金录取。

  她怎么也没想到,不过六年不见,当年那个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甚至有些轻微自闭的少年,竟然会成长这样令她遥不可及的人物。

  看着桌上自己的案情资料,沈念暗暗发了狠,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和冷子文离婚!

  *

  顾一笙将最后一叠案宗看完,天色已经暗如墨漆。

  他揉了揉疲倦的眉心,拿起搭在椅子身上的西装外套,也懒得穿了,搭在手腕上,走出了单间的办公室。

  他走到办公室大厅,便看到沈念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见到他来了,立刻就站起身,露出僵硬讨好的笑。

  “顾一笙。”

  顾一笙眯了眯眼,雪白的灯光下,他那阴冷的目光,甚至带着咄咄逼人的危险。

  沈念顶着顾一笙凌厉的视线,硬着头皮继续说:“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吧,方不方便一起……”

  顾一笙冷眼看了她片刻,一字一句地说:“沈念,我警告过你,让你就算死,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沈念的脸,在白炽灯下显得更加惨白。

  她手心里渗出了汗,尴尬地捏着自己的衣角,却仍然讨好地笑着:“我、我想求你……”

  “抱歉,我不会答应你的任何要求。”顾一笙冷漠地打断,“这个时间事务所已经不接待客人了,请你出去。”

  “现在我只能拜托你了……”沈念的声音里带着恳求“我、我可以倾尽所有……”

  “哦?”顾一笙顿了顿,挑起冰冷的眸:“倾尽所有?”

  他轻哂,步步逼近沈念,眸光宛如刀锋般锋锐,沈念心中一颤,下意识后退,直到后背触及冰凉的墙。

  “沈念,你能给我什么?”顾一笙居高临下地看着沈念。

  沈念默然,现在的顾一笙,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自闭沉默的少年。他年轻、俊美,拥有名声和地位,自己能给他什么?

  纵然是倾尽所有,顾一笙也未必会看一眼。

  顾一笙抬起沈念的下颌,薄唇掀起一抹轻蔑的弧度:“不如,用你的身,如何?”

  沈念深深打了个颤,她仓皇地低下头:“顾一……顾先生,不要开玩笑了……”

  “沈念,你知道,我从不是一个幽默的男人。”顾一笙抬起她的脸,一字一句地讽刺着,“你愿意为了一场官司,陪你最恨的男人睡么?”

  每一个字,宛如一把残忍的刀,将沈念剐的鲜血淋漓。沈念脸色苍白刮:“顾先生,对不起,如果您还介意当年的事,我跟你道歉好不好……我真的很需要律师……”

  顾一笙还记得,八年前第一次见沈念时,沈念嚣张骄傲的就像一只小孔雀。现在却这样卑微地哀求着他。

  顾一笙心里微滞,冷冷放开了沈念。见顾一笙要走。沈念连忙攥住顾一笙的手腕,哀求道:“能不能看在当初咱们相识一场的情面上……”

  情?

  顾一笙眸光深邃:“沈念,你对我有过情么?”

  沈念怔住。

  她对顾一笙只有害怕和敬畏,连朋友都算不上,情从何来?

  顾一笙眸中升起一股凉意,放开沈念,大步迈出事务所。沈念连忙追着顾一笙到了车库。

  见顾一笙上了车,沈念飞快地跑了过去,手指死死扣在车门上:“求你了,顾先生……”

  沈念离他很近,黑亮清澈的眸近在咫尺。

  顾一笙心里微微一动。

  因为年幼时的自闭症,他患上了情感感知障碍。他很难有喜欢、愤怒、厌恶这样平凡而普通的情感。

  他的世界,宛如一座寂静冰冷的城。而沈念,却在八年前,闯入了他城,在他平静的世界里掀起惊涛骇浪。

  他把他那点仅有的、贫乏的感情都给了她,却只换来沈念冰冷的一句:“顾一笙,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他眸中一抹自嘲一闪而逝,随即便恢复了萧瑟的冷然。

  顾一笙升起车窗,将沈念的乞求隔绝在外,对司机道:“开车。”

  车子引擎发动,绝尘而去。

  顾一笙略带疲惫地靠着座椅,心口漫起陌生却熟悉的痛。因为自己的感知障碍,他几乎不会有心痛这样的感受。

  他唯一的痛,却是沈念给予。

  只是微微恍神,顾一笙便将心里那种陌生的痛压下。他素来冷静,也很擅长控制掌控自己的情绪。

  沈念的案宗,就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尽管他至今未看,奇怪的是,他却从没想过将案宗丢进垃圾桶。

  顾一笙脸上漾起一丝自嘲,对司机道:“回公司,我要去拿一份文件。”

  司机打了个弯,返回公司。

  天色已经暗了,初冬夜里的风,跟刀子似的。沈念冻的嘴唇发紫,这边离地铁站很远,沈念又没打到车,只能忍着恶心给冷子文打电话,让他来接她。

  顾一笙的车子开到公司附近时,便看到沈念站在事务所前,紧紧裹着身上的外套,像被冻成一团的刺猬。

  她还没回去?

  顾一笙眉心微蹙,他让司机停了车,正要下车,却见一辆车停在沈念跟前。

  男人走下车,给沈念开了车门。

  看着沈念上了男人的车,顾一笙眸光渐冷,周身散发着冰寒凛冽的气息。

  司机见顾一笙没下车,忍不住回头问:“顾先生?”

  顾一笙神色平静,但他周身凌厉的冷意,却让司机心里都跟着咯噔了一下。

  “回家。”沈念上了车,车子上开着暖气,沈念这才感觉被冻僵的四肢逐渐回暖。

  冷子文不耐烦地瞅了眼沈念:“沈念,你能不能省点心,你妈身体不好,你还出来鬼混,是不是非要气死你妈才甘心。”

  沈念全然将冷子文的话当作耳旁风,她打量着这辆车,宝马X3高配版,大概八十万左右。

  恰好就是上次妈给冷子文用来投资的数目!

  沈念只觉怒火中烧,冷子文竟然骗她妈妈的钱,用来买新车!

  韩叔叔家虽然富裕,但是妈已经组建了自己的新家庭,沈念并不想因为自己的这些破事儿再去打搅她!

  沈念就这么一直憋着火到家,一路上没给冷子文半点好脸色。

  到了家,冷子文先下车,也没管沈念,直接去后座接沈雯雯。

  沈雯雯下车时,沈念这才发现,沈雯雯上身穿着一件雍容华贵的皮草,下穿一件漆皮皮裤,皮裤很紧,将沈雯雯挺翘的臀 部曲线和修长的腿部线条勾勒的纤毫毕至,一走起路来,沈雯雯的臀 部就会滑出令人窒息的弧度。

  果然,冷子文盯着她沈雯雯的臀 部,眼珠子都快落了出来。他伸出手飞快地在沈雯雯的臀 部捏了一把。

  沈雯雯似嗔似娇地瞪了冷子文一眼,冷子文被够的邪火直冒,手竟然顺着沈雯雯的臀缝,往下滑去……

  沈念愤恨的握紧拳头,胸口因为极度的愤恨而上下起伏,这对狗男女!竟然当着她的面做出这么不堪的事!

  沈雯雯似乎低声啐了冷子文一句,附身在冷子文耳边说了什么。冷子文眼睛一亮,这才装模作样地放开那只咸猪手,有些警惕地朝沈念的方向看过来。

  沈念连忙转过头去。冷子文见沈念没有看向这边,似乎没有发现刚才他和沈雯雯的行为,也松了口气。

  晚上,兴许是胸口堵着一把火的缘故,沈念觉得口干舌燥,怎么也睡不着。她正想起身去喝水,忽然听到房间的门开了。

  她躺在窄小的沙发上,睁开了眼睛。借着窗户明亮的月光,她模模糊糊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闪进房间。

  沈念狠狠一惊,那个身影竟然是沈雯雯。

  她来房间里做什么?

  只见沈雯雯走到冷子文的床前,冷子文也突然一个翻身,将沈雯雯压在身下。她甚至还看到冷子文动情地将沈雯雯的腿抗在肩上。不一会儿,房间里就响起沈雯雯刻意压低的、充满情欲的呻 吟

  丫的,这沈雯雯是多欠啊,叫的这么骚!

  沈念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痛打这对狗男女一顿,可她却清楚,若果想要离婚,现在根本不是她和冷子文撕破脸皮的时候。

  沈念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宝贝儿,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我想死你了,一身的火气都没地方泄,差点憋死我了。偏偏你还故意勾 引我,刚才如果不是沈念在,我直接就在车里把你就地正法了。”

  冷子文刻意压低的声音,在沈念听来,是从未有过的下流恶心。

  “哼,你真没有跟沈念那个黄脸婆做?”沈雯雯发出一声有些尖锐娇喘。

  “你小声点,别把那个黄脸婆吵醒了。你也知道,我看到那个黄脸婆根本硬不起来,怎么可能跟她做?”

  “好吧,我信。不是信你这个臭男人的这张嘴,还是我不相信我沈雯雯输给沈念那个贱人。”

  沈雯雯说话时咬牙切齿,尤其是说到沈念这两字时,似是饱含着滔天的嫉恨,恨不能咬碎了再吐出来。全然没有平时面对沈念时的软弱。

  这才是沈雯雯的真面目么?

  沈念不禁感到心寒。爸去世以来,她自问对待沈雯雯不薄,不仅出钱供她读昂贵的艺术学院,她要买名包、化妆品,也是自己在出钱。

  也许有些人,永远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对他们再好,他们也只会当作是理所当然。

  两个人纠缠的越来越激烈,压抑着的喘 息声,仿佛淬了毒的刀片一般,将沈念的心剐的鲜血淋漓。

  冷子文喘着粗气说:“我们出去吧,在这儿有这个黄脸婆在,一点儿也不尽兴。”

  沈雯雯嗔怪地拍着冷子文的胸口:“明明是你说喜欢的感觉,让我今晚到你房间里来……”

  沈念听到这里,只觉胃中一阵恶心,如果不是她死死捂着嘴,这时候已经吐了出来。

  冷子文和沈雯雯那对狗男女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沈念看到冷子文站起身,抱着沈雯雯朝着门口走去,那对狗男女令人作呕的呻 吟声越来越小。

  她这才放下手,松开握紧的拳头,手心里有一道刺眼的红痕,已经皮翻肉烂,是刚才指甲深陷入手掌中所致。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冷子文才小心翼翼地回到房间,似乎是怕她发现,脚步很轻。

  早上醒来,冷子文已经去上班了。

  沈念直起身,便觉脑袋一阵眩晕,紧跟着肚子传来一阵尖锐的绞痛,身下滑出股热流。

  估计是昨晚熬夜的缘故,沈念这次生理期特别的难受,就连支起腰都是种折磨。她拖着被疼痛折腾的浑身发软的身子,准备起床去医院拿点药。


标 签念念不相忘 顾一笙 沈念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