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叶凌月帝莘巫重小说(神医弃女)_叶凌月帝莘巫重小说MS芙子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55 ℃
叶凌月帝莘巫重小说(神医弃女)_叶凌月帝莘巫重小说MS芙子

叶凌月帝莘巫重小说

MS芙子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神医的小说

叶凌月帝莘巫重《神医弃女》是小说当中的男女主角,小说又名《傻女重生》、《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是作者“MS芙子”倾心打造的一篇正在火热连载中的玄幻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独家神医弃女叶凌月帝莘巫重小说全集在线阅读。叶凌月帝莘巫重小说讲述了:叶家傻女叶凌月原本是是叶家的耻辱,是名不受宠的痴儿,是人人可欺的小可怜。没想到一朝重生,竟意外获得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成为医毒无双的强者。谁再敢欺凌她,就要付出代价。岂料惹上邪魅嗜血的帝莘,两人从此纠缠不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叶凌月帝莘巫重《神医弃女》是小说当中的男女主角,小说又名《傻女重生》、《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是作者“MS芙子”倾心打造的一篇正在火热连载中的玄幻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独家神医弃女叶凌月帝莘巫重小说全集在线阅读。叶凌月帝莘巫重小说讲述了:叶家傻女叶凌月原本是是叶家的耻辱,是名不受宠的痴儿,是人人可欺的小可怜。没想到一朝重生,竟意外获得万能神鼎,身怀灵植空间,成为医毒无双的强者。谁再敢欺凌她,就要付出代价。岂料惹上邪魅嗜血的帝莘,两人从此纠缠不休。

免费阅读

  一天的锻炼后,叶凌月返回了房内。

  她突破了炼体第二重,不知道鸿蒙天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神识微微一动,叶凌月进入了鸿蒙天。

  依旧是那一厘地,比起上一次进来,鸿蒙天里的白雾,稍微淡了些,但依旧无法看清白雾后到底有些什么。

  叶凌月的目光,落在了那一株聚元草上。

  看清了地上的情形时,叶凌月的眼皮重重地跳了几下。

  没有眼花吧,一株、两株……不过在外面呆了三日,一株聚元草变成了一片,而且每一株都枝杆挺拔,长到了叶凌月膝盖位置。

  还有几株,结出了淡绿色的种子。

  三日时间里,那株聚元草就结种,长成了一小片。

  鸿蒙天里的元气比外界丰富上数倍,生长在这里的植物生长速度会被外界快上百倍。

  若是换成了其他药草,甚至是人参灵芝之类的,那她不就发财了?

  不过,她这会儿身无分文,哪来的钱去买珍贵的人参灵芝,叶凌月无奈的摇了摇头。

  “先拔一些聚元草出去,看看能不能偷卖掉,补贴家用。”叶凌月想起了主仆三人的吃穿用度,走上前去,拔起了几株聚元草。

  药草才刚入手,叶凌月只觉得手掌里的鼎印抖了抖,药草化成一道绿光,直接被鼎印吸了进去。

  不过几个呼吸,聚元草变成了一滩翠绿色的药液。

  “这是药液?”叶凌月嗅了嗅药液,比起聚元草来,药液的浓度高得多。

  由于不知道药液的名字,叶凌月将提纯后得来的绿色药液叫做聚元液。

  有了它,叶凌月相信,自己突破炼体第三重的时间可以大大缩短。

  但这次提纯药草后,叶凌月发现手上的黑色鼎印暗淡了许多,人也昏昏沉沉的。

  想来使用怪鼎提纯一次,需要耗费大量的元力,以叶凌月这会儿的修为,恐怕一天也最多只能提纯一次。

  离开了鸿蒙天后,叶凌月又开始坐下来呼吸吐纳,恢复元力。

  忽然间,她被一阵仓促的脚步声惊醒了。

  “小小姐,你快起来。三小姐被家主叫过去了,”刘妈满脸焦灼。

  叶凰玉打断了叶青的手,叶青的父亲叶凰城早年就和叶凰玉不和,这一次,必定是他将叶凰玉伤人的事告到了叶家家主叶孤那里。

  叶家家主叶孤,是叶凰玉的亲生父亲,当年对叶凰玉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他极力反对叶凰玉嫁给叶凌月的爹,叶凰玉不听他的话,最终落了个被人抛弃的下场。

  叶家父女俩又都是硬脾气,这些年来,两父女从未说过话。

  这一次,叶凰玉贸然出手,重伤了叶青,叶孤很可能会以家法处置。

  叶凌月一听,立刻起身,想了想,换了件宽大的袍子,就往叶家祠堂跑去。

  “小小姐,你回来。”刘妈在身后喊的凄切,可哪里叫得住叶凌月。

  叶家祠堂里,一片肃穆。

  叶家家主叶孤坐在了祠堂正中的太师椅上,他的身侧,还站着几名魁硕的男子。

  叶青一脸的菜色,由人搀扶着跟在了叶家第四子叶凰城的身旁。

  父子俩都恶狠狠地盯着叶凰玉。

  叶家在秋枫镇也是大户,叶家太祖当年赤手空拳来到秋枫镇,发现了个大铁矿,借此发家。

  到了叶孤这一代,光是三代内的叶家本家,就有子女五人,其中叶凰玉一人是女子,其他几房都是男子,孙辈中,有七男五女,也算是子孙延绵。

  这一次,叶凰玉重伤叶青,叶家的五房子嗣,全都到了宗祠。

  自叶凰玉进来后,叶孤半阖着眼,没有发话。

  叶家家主叶孤已经五十多岁了,由于常年练武强身的缘故,他面色匀红,留着短须,看上去和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没什么两样。

  “爹,这一次,你一定要给青儿做主。再过两个月叶家的族试就要开始。青儿这阵子进步颇快,本是很有希望在族试进入三甲。可现在他双手骨头粉碎,别说族试,就连正常练武都不能了。”叶凰城有一女一子,女儿常年在外学武,叶青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历来很是溺爱。

  “跪下!”叶孤倏地睁开眼,双目如鹰隼,怒视着叶凰玉。

  叶凰玉,曾是他最器重的女儿,从三岁开始,他手把手传授她武学,她本该是叶家的骄傲,是她自己,毁了这一切。

  她不顾自己的阻拦,嫁给那负心的男人,又被夫家休弃,修为倒退,让叶家丢光了脸面。

  过去的种种,叶孤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可是如今,叶凰玉居然不顾长辈的身份,重伤侄子叶青,这件事,绝不能饶。

  面对父亲的叱责,叶凰玉也不辩解,纹丝不动,她就像一杆标枪,直直地立在那里。

  叶家的其他三房子嗣,都是默不吭声。

  叶凰城父子俩一脸的幸灾乐祸,这一次,叶凰玉死定了。

  见叶凰玉不下跪也不道歉,叶孤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叶凰玉此举分明是在挑战他身为家主的权威。

  “该跪的是他们!”箭弩拔张之际,叶凌月冲了进来。

  叶凌月呆在叶家十几年,见到叶家家主叶孤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叶凌月的到来,打破了祠堂里僵持的气氛。

  叶家老老少少,嚯的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叶凌月的身上。

  众人哗然,那不是小傻女叶凌月嘛?

  看到贸然闯入的外孙女,最是震撼的莫过于叶孤,他鹰目一缩,打量起了叶凌月来。

  小而精致的瓜子脸,一对眸子莹然有光,神彩飞扬。

  她,就是自家的外孙女,那个小傻女叶凌月?

  叶孤记得,他上一次看到叶凌月时,她又黑又小,跟只小猴子似的。

  可是今日的叶凌月,虽是身形不高,却长得很是结实,尤其是那一双新月般的眸子里,透着灵气。

  “凌月,谁许你来的。”叶凰玉一见女儿,忙将她往外推。

  叶家家法很重,光是打断家主说话这一条,就够叶凌月吃上几杖的。

  “叶家家规,罚的是有错之人。我娘没错,不该跪。错的是他们,该跪的也是他们,”叶凌月毫无畏惧,她手一指,将矛头对准了叶青父子俩。

  “小崽子你含血喷人,你娘违背家规,恃强凌弱者,该杖二十。”叶凰城怒起。

  “恃强凌弱者,就当处以杖刑?好!好一个叶家家规!那我问你,叶青和王贵等人,这些年加诸在我身上的,该怎么罚!他们克扣月俸,瞒上欺下,又该怎么罚!”叶凌月说罢,一把撩起了自己的衣袍。

  祠堂里,抽气声迭起。

  叶凌月掀开衣袍时,宽大的袍子下,手腿内部,那些看不出的暗处,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

  这些伤,有鞭伤、拳脚伤、烫伤,有一些伤口上,还夹杂着黑紫色,一看就是陈年的老伤。

  十几年下来,这瘦弱的少女是过得是怎样的日子?

  “混账!”叶孤一掌震碎了太师椅,满脸的愤意和难以置信。

  他是刻意冷落叶凰玉母女俩,可血肉相连,叶凰玉是他女儿,叶凌月是他亲外孙女。

  他嘴上不说,可吃穿用度,从没有克扣过一样。

  “爹!这些事孩儿一概不知。”

  “家主,饶命。”

  叶凰城和王管事等都跪了下来。

  她情伤极重,被休之后,心如死灰,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竟然连女儿身上这么多伤都没用心注意过。

  “叶凰城,你养得好儿子!”叶凰玉就如暴怒的母狮,她刚要冲上前去,却被身旁的叶凌月一把拉住了。

  “娘,孩儿的仇,我自己报。”叶凌月嘴角噙着阴冷的笑容,她的目光,在叶凰城、叶青还有王管事等人身上一一掠过。

  吃了她的,总归是要吐出来的。

  被她目光掠过的人,脊梁骨上都浮起了寒意。

  不过是一个十三岁大的少女,为何她的眼底,会透出如此凌冽的杀机。

  叶凰城跪在地上,地面的冰冷,一点点渗进了他的骨头里。

  留下叶家母女,终究是个祸害,必须想法子,铲除她们。

  叶凌月这次对质,牵连不小,家主叶孤大动肝火,他下令将王贵父子赶出了叶家。

  至于叶凰城父子,因管教不严,被罚杖二十,叶青闭门思过一个月,叶青手残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此的惩罚,在叶凰玉母女眼中看来,显然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不够本。

  叶凰玉黑着脸,就要带叶凌月离开。

  “站住。”叶孤沉声叫住了叶凰玉。

  叶孤踱到了母女俩的身前,脸依旧是绷得紧紧的,眼底闪动着几分犹豫。

  叶凌月拽了拽娘亲的手,她能察觉到,便宜外公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凌月已经十三岁了,明日开始,去家族武堂学武。”叶孤掠了眼叶凌月。

  宗祠里,叶青父子愣住了。

  叶孤这句话是说给大家听的,去武堂学武,意味着叶家家主终于肯承认叶凌月的身份了,从今以后,她就是叶家的一份子。

  宗祠的事一闹,整个叶家的人都知道叶凌月不再是傻女了。

  北庄的月俸也恢复了,叶凌月母女三人的算是好过了些。

  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叶凰玉和叶家家主的父女关系并没有改善多少。

  第二日一早,叶凌月的表姐叶银霜出现在北庄外。

  “凌月妹妹,爷爷让我带你去武堂。”叶银霜是叶凌月二舅的女儿,比叶凌月大一岁,她皮肤黑红,脸和眼都圆圆的,一脸的好脾气。

  银霜带着凌月,出了叶家。

  叶银霜对叶凌月也很好奇,她只在大人嘴里听说过三姑的女儿是个小傻女,前几日突然变机灵了。

  今日一见,叶凌月人长得很漂亮,对人也很友善,叶银霜一看就喜欢上了。

  两人年纪相仿,谈得颇为投机。

  叶家武堂位于秋枫镇的南面,由一片宽阔的校场和几间瓦房构成的。

  叶家在秋枫镇历经二十多代五百多年,本家和分家加在一起,已有数千人之多,在秋枫镇上,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势力。

  才进了武堂,放眼看过去,七八十名孩童、少年站在了空地上。

  孩童们按照年龄,分成了四排,每一排的年龄从六岁到八岁、九岁到十二岁、十二岁到十五岁、十五岁以上各不相等。

  这些孩童个个身着短褂粗布长裤,满头大汗。

  叶凌月第一日来武堂,一个人也不认识,她和叶银霜一起走进来的,一进门,就吸引了不少叶家分家的孩童。

  “银霜姐,这位好看的姐姐是什么人啊?”叶银霜是本家的人,见她带来的少女很是漂亮,孩童们就围了上来。

  “她是我本家的妹妹,叶凌月。”叶银霜介绍着。

  可一听说她是叶凌月,原本围在一旁的那些少年少女们,全都跟见了脏东西似的,躲开了。

  “怎么回事?”叶凌月古怪着。

  “还不都是叶青那小子,他这几天被罚在家禁足,说是等他回来后,就收拾你。不过你不用怕,在武堂里是不许私下斗殴的,来回的路上,我会保护你的。”叶银霜比了比拳头,姐姐的架势十足,她好歹也是个炼体三重,才不怕叶青那小子嘞。

  “叶青的实力很强?”叶凌月知道得罪了叶青父子,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他有什么能耐,不过是狐假虎威,真正厉害的是叶青的姐姐,叶流云。”叶青霜还想说什么,这时候,武馆的教头来了。

  两人只得是中断了对话,开始了练武。

  有了叶凰玉的训练在前,叶家武堂的训练对于叶凌月而言,就不算什么了。

  叶凌月只用了一早上,就跟上了武堂的训练。

  武堂放学时,叶凌月找了个借口,和叶银霜分开了,一个人去了镇上的集市。

  秋枫镇的集市,坐落在镇上最热闹的一条大街上。

  集市上出售各种东西,从药草、武器、日常用度,无一不全。

  北庄恢复了月俸,日子看似好过了不少,可那也仅仅只能满足叶凌月母女三人日常的用度,叶凌月的零花钱,更是只有可怜兮兮的二十文钱。

  这对于以前的小傻女叶凌月也许还够用,可对想快突破到炼体第三重的叶凌月而言,就远远不够了。

  叶凌月如今已是炼体第二重,她想尽快冲击炼体第三重,除了刻苦训练外,还需要一定的药物辅助。

  可她只有聚元草,所以她想到镇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药草。

  更何况,叶凌月心中还有另外一个心愿,替娘亲找到可以治伤的灵药。。

  她一定要让娘亲重夺昔日天才之名。

  所以,她需要钱,大量的钱!


标 签叶凌月帝莘巫重小说 叶凌月 帝莘 巫重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