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白清灵容烨小说_傲娇萌宝父王娘亲有药白清灵容烨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21 ℃
白清灵容烨小说_傲娇萌宝父王娘亲有药白清灵容烨

傲娇萌宝父王娘亲有药

白清灵容烨 著

连载中免费

白清灵容烨小说大结局,傲娇萌宝父王娘亲有药全文免费,小说《傲娇萌宝父王娘亲有药》的作者下笔成文、信手拈来,男女主是白清灵容烨的小说是《傲娇萌宝父王娘亲有药》,这里提供作者一醉琉月的小说在线阅读:白清灵穿越成为怀着孕可怜被害的女人,五年后带着孩子归来,绝世医术震惊世人,只是为什么她的女儿要抱着容烨的大腿喊父王?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白清灵容烨小说大结局,傲娇萌宝父王娘亲有药全文免费,小说《傲娇萌宝父王娘亲有药》的作者下笔成文、信手拈来,男女主是白清灵容烨的小说是《傲娇萌宝父王娘亲有药》,这里提供作者一醉琉月的小说在线阅读:白清灵穿越成为怀着孕可怜被害的女人,五年后带着孩子归来,绝世医术震惊世人,只是为什么她的女儿要抱着容烨的大腿喊父王?

免费阅读

  翌日,正午。

  定北侯派出的人马到达了朝京西效大门。

  然......

  却被守门的侍卫拦下来了。

  紫依掀开帘子,往外看了看,道:“姑娘,西门被设了门禁,通往的老百姓和外商都被拦下来例行检查了,不知京城又出了什么大事!”

  若朝京没什么事,是不会设下这道门禁,搜身检查。

  小笙儿太久没见人气,赶紧趴到窗口瞧了瞧。

  而青依则撩开了另一边的窗帘,刚好白清灵可以观浏外面的景象。

  “西门的侍卫增派了一批,黑鹰战服是荣王麾下的黑鹰卫,如今是荣王在掌管大理寺,既然派出黑鹰卫,却必然与重案犯有关。”

  白清灵目光犀利的扫过那一群身穿着黑色战服的侍卫。

  他们手里拿着弯刀,头上戴着铁甲,浑身散发着令人敬畏颤栗的神秘感。

  几名黑鹰卫突然朝她这边走来。

  定北侯府的家卫白郭兆赶紧拿着通行文碟下马。

  “几位大人,我们是定北侯府的,侯爷派我们去雁南接人。”

  “接什么人,帘子打开。”黑鹰卫头声线冷硬的命令。

  绿依与青依回头看了一眼白清灵。

  “把帘子打开。”白清灵微微点头道。

  两个丫鬟立刻掀开了帘子。

  两名黑鹰卫快速的走前,往车厢内查看一番。

  而白清灵易过容,在黑鹰卫寻查车厢的时候,倒是淡定的取下了自己的面纱。

  黑鹰卫在她身上多看了几眼,倒也没刁难,便转身接过了白郭兆手上的通行碟,盘问几声就放行了。

  青依赶紧把马车帘子放下,然后抱过了小笙儿道:“荣王的黑鹰卫果然神威。”

  “宁可得罪阎王,也不要得罪荣王,这个传言可不是虚的,荣王手里审讯的犯人,没有撬不开的嘴。”白清灵缓缓系上面纱。

  虽然这些年,她一直待在仙莱谷,但是却掌握外界许多消息。

  比如,荣王未婚生子。

  为了抚养儿子,直接把兵权丢回给皇上。

  放弃权势争夺,做一个合格的奶爸。

  让天下人哭笑不得......

  能够做到他这般洒脱恣意,怕是前无古人!

  帘子放下后,马车正准备前行,外头却突然传来几个女子的呼唤声:“小世子,小世子。”

  “你们别跟着我,烦死了。”

  “可是,这里并不是回王府的路,小世子,求求你了,跟奴婢们回去吧。”

  刚要前行的马车再一次停下来了。

  白郭兆的声音也紧随响起:“参见景世子。”

  “免礼。”帘子外头,蓦然响起了一声奶音。

  小笙儿好奇的眨了眨眼,身子突然往前一扑。

  与此同时,外面也飞扑而来一道小身影。

  导致两个小东西狠狠的撞在了一块。

  白清灵脸色一变,倏然从坐榻上起身,张开双臂将两个小肉团接过。

  然后,“砰”一声,在接过两个小东西时,白清灵也被重重的撞回到了坐椅上。

  绿依心惊大呼:“姑娘,小心。”

  白清灵微微蹙眉,第一时间便坐直身子,检查怀里的孩子。

  可刚低下头,就对上了一双狭长漂亮的双眼。

  她怀里不止抱着她的笙儿,还有一个长的粉团粉团的小男娃,年纪与她的笙儿差不多大。

  此刻,这个孩子正紧紧的抱着她的脖子,两只眼睛泪汪汪的,像是刚哭过一场。

  “唉呀,你干嘛压着我的腿呀。”小笙儿在白清灵怀里挣扎了几下。

  让白清灵从男孩儿的眼神里回过神来,转头看了看白憧笙的腿。

  的确被男孩压在了腿下。

  男孩赶紧挪开腿,揉了揉眼睛,声音带着哭腔:“我不是故意的。”

  小笙儿坐直了身子,盯着景临的双手,顿时蹙眉道:“你抱着的是我的娘亲,你为什么会在马车里,你不要坐在娘亲的腿上,祖父说男女授受不亲。”

  容景临脸色微白,身子僵了僵,随之泛白的脸庞多了一抹绯红,赶紧从白清灵身上跳落。

  这时,追来的婢女掀开帘子。

  “小世子,王爷说过不可随意上他人的马车,不可到城外玩耍。”

  容景临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丫鬟,随后又看了看面前的白清灵,咬了咬唇瓣道:“你们可不可以......带我去找我娘亲,我可以给你们路费,或者,你们想要什么我都可应允。”

  说着,他便将腰上的黑玉佩饰扯下来,递给白清灵。

  青依、绿依、紫依三人互相对视。

  既然外头的婢女唤他一声世子,那他定是某位王爷的孩子。

  定北侯府哪里敢惹这样的权贵。

  白清灵扫了一眼容景临手上的黑玉,上面赫然雕刻着一个“鹰”字。

  她曾在定北侯手里见过这块玉牌,说它是佩饰,不如说......它是调遣黑鹰卫的兵符。

  这个孩子手持着黑鹰卫兵符,那便是......荣王之子。

  白清灵明明该拒绝这个孩子,然后将他赶下马车。

  可是从刚才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她这具身体就散发着一道她没法控制的悲痛与不舍!

  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你娘亲在何处?”白清灵微倾身子,声音柔和。

  容景临攥紧黑玉,正要开口,外头再次传来丫鬟的惊呼声:“荣王殿下,是荣王殿下回来了......”

  容景临小脸微微一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他将手里攥着的黑玉快速的塞到了白清灵的手里,然后拔腿就往外跑。

  白清灵低呼了一声:“诶......”

  孩子的速度很快,只是眨眼的功夫,他便消失在她视线里。

  白清灵本能的站起身,追赶了出去。

  只是,她刚刚掀开帘子,就看到一条黑色的鞭子,从她后方左侧快速的飞甩过来,袭向了正准备跳落马车的容景临。

  白清灵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声一喝:“小心。”

  她顾不得太多,在鞭子快落到孩子腰身的时候,白清灵一个纵跃,便扑向了容景临。

  “娘亲。”

  “天呐。”

  几道惊叫声,从四方传来。

  众人只听,“扑通”一声。

  从马车里走出来的女子,抱在荣王的孩子纵身跳落。

  一时间,在场的人无不是面露惊恐之色。

  那可是荣王的儿子!

  荣王宠在手心里的心肝宝贝蛋,磕不得碰不得。

  这个女人......完、蛋、了!

  “哒哒哒”的马啼声传来,众人回过神来,朝着远处而来的一群银甲骑军跪礼。

  “叩见荣王殿下。”

  白清灵闻声望去。

  一群骑着银甲骏马的人,从人群穿梭而来。

  为首的那人身穿着紫黑色的束身战袍,肩膀上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战衣,逆风而来时,披风衣被恣意吹拂起。

  他手里拿着一条很长的黑色鞭子,有大半的鞭身垂在地面,所经之处拖出了一条浅浅的鞭痕,隐隐还能看见,鞭身上残余的一抹血迹。

  白清灵只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痛。

  她受伤了。

  但她庆幸,不是打在孩子身上。

  她抱着孩子,忍着后背的撕裂感,跌跌撞撞的站起身,看向紫衣男子,问:“荣王对吗?”

  她口中的荣王,正居高临下的盯着她,没有给予她任何语言上的回应,但是眸子却冰冷摄人。

  白清灵深吸了一口气,往日温和的声音多了几分尖锐:“景世子是你的儿子,刚才那一鞭子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他后背有可能会皮开肉绽,或是脊骨断裂,又或是终身残疾,甚至再严重一些,当场暴毙而亡,这就是你作为父亲应有的所作为吗!“

  “姑娘,荣王殿下他......”

  白郭兆脸色一变,赶紧开声制止,然一记冷凿凿的目光,打断了他所有的话语。

  而这道目光的主人,似乎并没有打算向白清灵解释什么,从始至终,未吐露半个字。

  白清灵低头看了一眼孩子,她一只手正握着容景临的手腕,虚弱的脉搏告诉她,这个孩子身体有恙。

  这让白清灵更加愤怒:“孩子体质清弱,内有余毒未清,更不可大动情绪,他需要长辈好好引导,而不是像荣王殿下你这般,为了征服孩子,对其施暴。”

  众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女人疯了吗。

  若说荣王宠子叫施暴,那京城就找不到一个比他更护短的父亲了。

  她,真的凉了。

  而一直无动于衷的荣王,突然翻身下马,朝白清灵走去。

  众人屏住呼吸。

  不多时,荣王停在她面前,目光玩味的落在她的面纱上。

  白清灵放下孩子,推到自己身后,往后退了退。

  然而,她才刚退开一步,对面的男人突然伸手一捞,把她狠狠的抵在身前。

  “你!”白清灵错愕的瞪大双眼。

  还没开口,脸上的面纱就被对方快速扯落,细腻的下巴也被他用力的捏住。

  “知道何为施暴?”他捏着她精致小巧的脸,用着最冰冷的声线说着亲密的话:“本王不妨替你纠正一下。”

  说完,他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

  蛮横、霸道的气息,铺天盖地的涌动而来。

  白清灵脑海一瞬间空白了。

  他在干什么?

  他对她做了什么?

  在渐渐明朗的脑子里,一团怒火蓦地蹿燃。

  她愤怒的抬手朝他脸庞挥去,但手刚举到半空,男人便先快一步攥住她手腕,反扣在她身后,连带着将她另一只手禁锢在了他的怀里,无法挣扎半分......

  来到这个世界从未吃亏的白清灵,第一次栽了。

  还栽的这么狠。

  她拼了命的扭动头部,想以次挣脱开男人的唇,可迎来的却是对方更加残暴的吻。

  不!

  与其说吻。

  不如说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对她施、暴!

  这一刻,白清灵终于明白了男人的用意。

  他在羞辱她。

  “嗯......”痛。

  一股腥血,从她芳腔溢开,弥漫在彼此的空气中。

  可是,男人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

  在她紧咬着自己的牙关时,男人强势的撬开她的唇齿,长驱而入......

  完全不给她反击之力。

  这一瞬间,白清灵才意识到,这个世界不是她原来的世界。

  女卑男尊,强权追逐。

  如果她不懂屈服,就会被这些世家子弟和皇权狠狠的压在砧板上,沦为他人鱼肉。

  想到这,白清灵气的浑身颤抖。

  不,她不服!

  五枚银针从她袖口飞出,快速的扎落在荣王手背的穴道。

  男人的手明显僵了一下。

  他抓着她的手往上一提,三枚银晃晃的毒针赫然映入他眼眸中。

  残暴的吻,终于结束了!

  “暗算本王!”

  “我还想毒死王爷,但是皇上会诛我九族,我不能那么干。”她心里实在气急了。

  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这样抱着她,亲她唇。

  白清灵想抽回手,但又被对方按住了。

  她心里一着急,声音拨高了几分:“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想干什么,快放开......”

  “我”字还没说出来,后方传来了一道惊呼声:“主子,有刺客。”

  “咻。”

  “咻。”

  “咻。”

  飞箭从城门对面的林子飞射出来。

  容烨侧头扫了一眼后方,禁锢着白清灵的手掌突然松开,然后反手抓住了白清灵的肩膀,将她往前一推。

  “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站着。”

  白清灵连退了好几步,愤怒眸子渐渐明亮。

  眼前一群黑鹰卫和银甲骑军形成了一个圆圈,将准备进城老百姓护在安全的圈子里。

  “下面的人听着,不管你们是敌是友,只要摘下荣王的脑袋,或者杀了荣王的儿子景世子,可得十万两黄金,若是你们有本事把荣王身边的女人劫过来,再赏五万两白银。”

  一群身穿囚衣的人,从林子里冲出来,领头的人挥舞着大刀冲着人群大呼。

  白清灵看到他们身上的衣服,脸色白了几分。

  是死囚!

  难怪朝京城门设下门禁。

  “娘亲!”小笙儿从马车里跳落。

  这时,一把箭正从她侧方飞射过来,白清灵心脏促跳,惊慌大叫:“笙儿,不要过来。”

  “咻!”

  “劈!”

  黑色的长鞭从她面前划过,快速的缠上了小笙儿的腰,与此同时一把利剑,也飞了出去。

  射向小笙儿的箭,被剑劈成两半,而她的笙儿,也被那黑色的鞭子,卷飞而起。

  白清灵眼波一颤,回头看向她面前不远处的男人。

  他手里那条鞭子,把孩子从最危险的地带离。

  她仿佛明白了刚才打在景世子身上的那条鞭子的用意。

  他......他不是要拿孩子出气,他是想......

  羞愧感强烈的袭来。

  白清灵简直为自己刚才的愚蠢行为,羞的无地自容。

  “笙儿。”她赶紧跑过去,从男人手里抱过了小笙儿。

  而男人也在她接过孩子的时候,手掌压在了白清灵的头顶,将她重重往下按了按。

  白清灵抱着孩子蹲下,远处飞梭而来的箭,正好从她头顶射过。

  她双眸轻颤,低着身子不敢再动,眼睛看向地面。

  荣王一直没有走出离她三丈远的距离,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不知多久,地上倒下了很多尸体。

  白清灵捂着小笙儿的眼睛低语:“笙儿乖,不要看,那些东西不好看。”

  “娘亲,我怕。”

  那些人像疯了一样,想要撕了她的娘亲,她好害怕娘亲不见了,她就像景世子一样,到处找娘。

  对了,那个可怜虫呢!

  “啊......”

  女子的尖叫声,从城门方向传来。

  白清灵扭头往后看。

  荣王府婢女手握断箭,从容景临后背刺入......

标 签傲娇萌宝父王娘亲有药 白清灵容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