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冉冉兆清屿小说_腹黑总裁好手段苏冉冉兆清屿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23 ℃
苏冉冉兆清屿小说_腹黑总裁好手段苏冉冉兆清屿

腹黑总裁好手段

苏冉冉兆清屿 著

连载中免费

腹黑总裁好手段全文免费,腹黑总裁好手段全文,苏冉冉兆清屿在线阅读,冉冉总裁文在哪看?超精彩的总裁甜宠小说《腹黑总裁好手段》主角是苏冉冉和兆清屿,主要讲的是苏冉冉如今活着的目的就只是为了报仇,以至于为达到目的她不惜出卖自己身体和灵魂,她和权势滔天的霸总兆清屿完成交易,可苏冉冉没想到自己渐渐动了真情,兆清屿找了苏冉冉将近十年只为将其禁锢身边,看腹黑男和腹黑女的结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苗.....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腹黑总裁好手段全文免费,腹黑总裁好手段全文,苏冉冉兆清屿在线阅读,冉冉总裁文在哪看?超精彩的总裁甜宠小说《腹黑总裁好手段》主角是苏冉冉和兆清屿,主要讲的是苏冉冉如今活着的目的就只是为了报仇,以至于为达到目的她不惜出卖自己身体和灵魂,她和权势滔天的霸总兆清屿完成交易,可苏冉冉没想到自己渐渐动了真情,兆清屿找了苏冉冉将近十年只为将其禁锢身边,看腹黑男和腹黑女的结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苗.....

免费阅读

  何慕是我老公的名字,一提到他我心里就一阵疼痛,这时兆清屿突然把我放开。

  突然的落空,让我害怕极了,我潜意识里环住了他的脖子,避免重心不稳再次摔倒。

  不知过了多久,他将我放开。不过我心里竟然没有一丝难过,心里说不出的舒畅,不过为了矜持,我还是装作难过的样子,委屈的趴在他的怀里。

  相比于我的狼狈,兆清屿完全可以用衣冠楚楚来形容,除了唯一用到的地方周围有些褶皱外,其余的地方都整洁如初。

  我的裙子已经没有办法再穿了,但是他好像没有发现我的求助一般,已经开始低着头处理文件了。

  “清屿,我该怎么办?”我心里觉得相当羞耻。

  “嗯?”他好像很满意我的乖巧,抬眉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将外套脱了下来递给我:“等下我忙完了带你去买衣服。”

  我只能点点头,算是默认,已经有些泛白的关节紧紧的拽着衣服,好让发抖的身子紧紧包裹在里面。

  “害怕了?”男人眼神里的玩味让我不自然的将衣服更往里紧了紧,我忐忑不安的看着他,生怕他会叫别人进来,看到自己的这幅样子。

  我拿不定主意,该说还怕还是不害怕,只能不做声。不过,片刻之后,他已经将注意力继续转移到了工作之上。

  可能怕我等的不耐烦,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平板递给我,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戏谑。

  “给你看看,里面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我从他手里接过平板,只一眼,我的心跟着瞳孔都紧紧一缩。

  只见画面中,我从监视显示器里看着何慕和那个贱人翻云覆雨,就是因为何慕亲口说的想要孩子。

  我并没有继续看下去,我也不想去想眼前的男人怎么会有这个视频,我只觉得满是裂痕的心已经沉入了深海谷底。

  就算是我做的又如何,我忍不住嗤笑一声,心里却生出了无限悲哀和苍凉,一步错,步步错,现在的我只想忍不住破罐子破摔。

  我冷笑一声,看着兆清屿:“那你现在想如何?”

  兆清屿抬头看了我一眼,那目光像是要将我吃了一般:“苏冉冉,你要记住我刚才说的,你要我做我的女人。”

  那一刻,我真的觉得他会喝我的血,将我生吞下去,哪怕他才刚刚做过这件事,却只能硬着头皮道:“为什么是我?”

  “我的女人要有狠心!”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我只觉得这一眼,连四周的空气都透着冷意,冻的我四肢僵硬。

  “好了,我陪你去买衣服。”如果这算是给一个巴掌再给一个甜枣,那么只能说兆清屿做的特别好,因为我真的认栽了。

  我被兆清屿毫无顾忌的抱在怀里,遇到的人都恭恭敬敬的叫着总裁,我突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抱着我的这个男人,竟然是星城集团的总裁,不然一个小小的人事部经理岂敢在上班期间如此放肆。

  兆清屿,星城集团的总裁,年纪轻轻已经拥有了自己商业帝国,旗下十多家上市公司,几乎各个产业均有触碰,这些我都是从企业的文化背景中看到的,据说这个人的性取向是同性,当然这个是我在某个娱乐八卦周刊中看到的。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娇羞的将头埋在她的怀里,心里却有些雀跃不已,这是不是就叫绝处逢生,上帝关了一扇门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不过上帝未免对我太好了,这扇窗这么大?

  “想笑就笑,不用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被他抱到了车上,听到他的打趣,我竟然真的朝着他笑了笑。

  换上了新的衣服,是不是就能开始崭新的生活了,我如是想。

  一个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我婆婆的电话,准确的说应该是前婆婆。

  我看了眼兆清屿脸上没什么变化,却也不敢接,只好按了挂断,不过那头好像没有放弃的意思,一遍一遍的打着。

  终于在电话响了第四遍的时候,兆清屿点了点头,比出了三根手指,我知道可以接,最多三分钟,其实我一分钟也不想。

  “回来将你的东西拿走吧!”

  她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幸灾乐祸,我知道她一向不喜欢我,不过我倒是也没有料到他们会这么快的将我的东西整理出来。

  “陪我回去一趟,他们打电话让我回家拿行李。”我将电话重新放在了包里,表面波澜不惊的同兆清屿商量,我知道他一定会同意我的要求。

  回到家的时候,没有想到的是那个那个贱人也在,还有守在她床边嘘寒问暖的何慕跟婆婆。

  我心里有些发笑,看来等下应该有一场好戏看了。不过想演戏,也要看我给不给你们机会。

  越过何慕的视线我看到了我的行李箱孤零零的伫立在那里,就如 同当初的我孤零零的看着他们男盗女娼。

  心里一阵发寒,我冷笑一声,这家人没有人情味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何必置气,既然回来了,属于我的东西拿走就是。

  手腕却被人突然抓住,那个贱人从床上下来突然扑通一声就跪到了我的面前。

  “冉冉,我怀孕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和何慕是真心相爱的,求求你,成全我们。”

  “怀上了?”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既然觉得对不起我,那就跪着吧,我什么时候原谅你再起来。”她既然想跪,不成全了她我都觉得对不起我自己。

  “苏冉冉,她还怀着孩子。”婆婆冷喝一声,我知道她已经不想再容忍我,不过我也不想在容忍她,忽略掉她的不满,我扭过头笑意盈盈的望着她:“您忘了,她肚子里怀的孩子姓何,和我有任何关系。”

  看着被我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婆婆,我心里一阵畅快,不想和他们多做纠缠,我从包里掏出了顺路打印的离婚协议书递给了何慕:“签完它,你我相忘于江湖。”

  我知道他一定会签,我也知道那个贱人的孩子根本就保不住,提着行李和那份被签过的离婚协议书我轻车熟路的上了那辆黑色的奔驰,我将离婚协议书递给男人:“抱歉,让你等久了。”

  “要不要躲一躲,我想,不出两个小时那女人腹中的孩子就应该彻底离开了吧?”

  对上男人那兴味的眼神,我第一次发现有人会这么夸人,我摇了摇头:“不用,我想他应该进不去你家,你说呢?”

  “是这样没错。”他认真的想了想,朝着我点了点头,又认真的看着路况。

  可能是下班高峰期,路况十分不好,到他家的时候已经一个小时以后了,将行李放置好后,我迫不及待的拿着衣服想去泡个澡,实在是难受的厉害。

  我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沁香的玫瑰精油缓缓的弥漫在整个房间,让人心身舒畅。

  我拿起浴缸旁边的手机,滑动屏幕,已经六点半了吗?不出意外,最多还有一个小时,就能看到我想要的那一幕,只是可惜了,那些监控设备提前撤了出来。

  浴房的门被推开,兆清屿出现在门口,不同于白天的西装革履,他已经换了一套深蓝色的家居服,长长密密的睫毛微垂下来,性感的薄唇微微翘起,好看的我竟然不想将眼睛移开。

  他用浴巾将我的身子裹住,我坐在他的怀前,享受着他用轻柔的动作帮我吹头发。

  “人家饿了,好想吃饭!”一直为人冷漠的我会和认识一天的人撒娇,这件事在我的字典里第一次出现,我有些心惊,表情却像习以为常。

  “我已经叫了外卖,可能要晚一点到。”他的动作没有停下,轻柔的声音让我想到了童话故事里的美人鱼,拨乱我的心弦。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将手里的吹风机放了下去,牵着我的手往楼下走去,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只能跟着。

  我还没来的及参观他房间的时候,他已经将我面前的电脑打开,只一眼我就心血澎湃。

  白佩佩也就是那个贱人,手捂着肚子在床上来回的打滚,何慕和婆婆手足无措的守在旁边,何家的家庭医生也来了,看样子对她的情况也束手无策。

  “满意吗?”兆清屿的唇角微勾,眼神却死死的盯着屏幕里的何慕。

  “你是问我对那个贱人失去了孩子满意还是对你给我的惊喜满意。”我扭过头,伸出纤臂环住他的胳膊,眼神迷离的在他耳边轻叹。

  不管是为了谁,只要目的达到了不就可以了,我向来不喜欢按部就班,他给了我惊喜,我给他一场服务,应该的。至于内心深处的感觉,我还不想去理会。

  就连吃完饭的时候我们都难舍难分,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半夜我被一个噩梦惊了醒来,连接二楼的楼梯被一条长长的血痕从头划到尾。

  女人的一头秀发被冷汗浸透,惨白的肌肤像是下一秒就会死掉,双手紧紧的捂着肚子,声嘶力竭:“姐姐救我,姐姐救我。”

  我下意识的睁开眼开,望着身边沉睡的男人,我将头往他的胸口蹭了蹭,双臂环住他的腰,好似这样我就能安心一点。

  相比于工作我更喜欢当兆清屿的,这样我就有无数的时间来做自己的事情,不得不承认他对我很大方,或许他都每一个女人都很大方,不过这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的任务就是在他厌倦我之前乖乖的跟着他。

  “只是,我方式真是羞于启口,原本我想找一些资料多学一下,却被他以能看到别的男人为由拒绝。”第一次见这么矫情的人,我心里却喜欢的不得了,也只能是心里喜欢,我的任务任重道远。

  再次见到何慕的时候我正在超市买水果,我特意打了车到他们住的别墅附近这个超市,他能碰到我也是必然。

  近日的何慕越发的憔悴,胡子拉碴的不成样子,尽管同床共枕那么久,我心里却一丝波澜都没有。

  “苏冉冉,我们谈谈!”不止他的外表憔悴连声音都透出不可名状的疲惫。

  “谈什么?”我轻蔑的一笑,将手里的东西放在购物车里。若放在以前,我还会觉得他心疼,现在我只会觉得他恶心。

  “佩佩流产了,医生说她再也不能有孩子了。”何慕声音飘飘的,我看不出的他的表情,却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我冷冷得望了他一眼,指了指刚刚被我放在购物车里:“抱歉,我男朋友还在家里等我。”

  何慕看着我手里的套,像是被打击到了一般,失魂落魄的朝后退了一步,他的表情还是那么无辜,明明伤害了别人,却让别人都认为被他伤害天经地义。

  这种欲擒故纵的小把戏,在现实中多了去了。

  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那张被放大了无数遍的脸,我实在觉得今天过来是纯属浪费,我侧过身打算离开,抬头就看到了白佩佩那喷火的眼神。

  我冷哼一声,心中怒不可卸,表面却装作动情的样子,踮起脚尖朝着何慕的耳边轻轻一叹:“白佩佩在你后面。”

  这个动作朝着白佩佩那边的视线看去,就像是我在亲吻他一样。

  何慕回头之际白佩佩的巴掌已经迎面而上,我用力的将何慕推开,我躲闪不及就这样生生的接了她一个巴掌,瞬间我的左脸就火辣辣的一片。

  看样子应该肿了,我伸出手摸着自己的脸,冷冷的望着白佩佩:“你到底要不要脸,我老公还不算竟然还敢打人。

  趁着她走神,我扬起手又给了她一巴掌,我故意将声音分贝提高,果然已经有不少人朝着这边看来。

  何慕家是书香门第,这边又是老宅,附近就这一个超市,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谁家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人尽皆知。

  自己的清白,不就是为了将这对狗男女置于死地吗?

  听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我觉得我应该再做些什么,我委屈的吸了吸鼻子,环住何慕的胳膊,哀求的说道:“老公,你们在一起有了孩子,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求求你,看在我肚里孩子的份上,不要抛弃我,我再也不和婆婆顶嘴了,她想骂我就骂我,想打我就打我,我再也不敢了。”

  我委屈的声泪俱下,到最后我哭的哭的都快连气都喘不上了,旁边的一个阿姨才过来将我扶住。

  我知道这个阿姨住在我婆婆家对面,为人倒是热心就是爱家长里短,我刚才已经远远的就看到了她,礼貌的朝着她点了点头,本来想让她知道这件事就可以了,没想到她会过来扶我了。

  “阿姨,能不能扶我下楼,我的脚好像麻了。” 我软软糯糯的商量着。

  坐在出租车里的我望着李阿姨担心的样子,我就知道今天的事情成功了,报了仇的喜悦心情在我打开门的瞬间消失殆尽。

  兆清屿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翻看手机的文件,经过了这么多天我已经大概感觉到了他越是宁静下一刻的暴风雨来临的就越强烈。

  我真的觉得自己疯了,前一秒好像面对一个宠物,他不用说话一个眼神我就能知道他想做什么。下一秒却像一个宠物,使出浑身解数想要主人开心。

  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他眼前的这个患得患失的女人绝对不是我。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床头柜上放着冰块和毛巾,我探手摸了摸身旁的位置上还有一丝尚且未凉的余温,我连忙拿起手机看了眼表,才早上八点,他应该还没有去上班。

  胡乱的套了一件衣服,飞快的跑了出去,果然,他还没有上班,他正低着头看报纸,看样子他应该刚洗完澡,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光洁漂亮的额头,我双臂环住他的脖子,彼此额头相抵,我撒娇道:“我好看,还是报纸好看。”

  感觉到他的眉心紧粥了一下,我飞快的从他身上起来,躲的远远的,心里却为自己的恶作剧成功而开心不已。

  “你个小妖精,真想把你拴在身边。”他眼眸微暗,连声音暗哑起来。此时的我已经被他抓到了怀里,我的指尖微微的在他手里画着圈,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我知道他早上有一个很重要的客户去见,而那个客户就是我最讨厌的白佩佩的父亲。

  “想不想一起去?你想见的女人也会出现。”他仿佛已经猜到了我的心思,我顺从的点了点头,我不禁有些感慨,这个男人我能想到的事情他都能想到,我想不到的事情,他也能帮我想到了,如果没有这么多的外事干扰,我们会不会在一起。

  他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终是还是开了口:“不要多想,你我只不过双方交易,不用感激我。”

  他突如其来的暗示虽然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的,可是我的心里却像是被用什么钝器扎了一下,有些生疼。

  男男女女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儿?我知道我动了不该动的感情,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忽视掉因为他皱眉心里导致的不快。

  我轻啄了下他的面颊,从他怀里退了出来。看着卫生间镜子里精致的脸,我简单的化了一个妆,想到今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叹了一口气。

  出去的时候,兆清屿已经在门口的车上等我了,看到我过去,他走下车将副驾驶的门打开让我进去,自己再回到主驾驶,这么多天下来,我发现这个人不管心里再不满意也不妨碍他的绅士态度。

  因为他的关系,我顺利的进了秘书部挂了名,所以我丝毫不担心今天见面会尴尬。餐宴选择了一家日式餐厅,这家餐厅我以前和兆清屿提过说有机会去吃,不过他没有回应我。我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心情不好,吃点喜欢的食物会好一点。”他说的风轻云淡,我却知道这个地方用餐必须提前一周预约,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只不过三个小时,已经是我的第二次感慨,只是我还不知道,我的心里已经被他种了一个漂亮的藤蔓种,慢慢的生出嫩芽,一点一点的长大,顺着血液蔓延到我的全身,生根发芽,剔除不掉。

  兆清屿揽着我的腰进去的时候,白佩佩正在低着头不知道和他父亲说些什么,虽然没了孩子,可是并不妨碍她的光彩照人,我有些不甘心,她的好气色像是利刺一般,狠狠的穿透了我的五脏六腑,她才失去了一个孩子,不够,完全不够。梦里的那些难过的绝望的哭死的,各种声音一股脑在我的脑海里,盘旋着,久久不曾散去。

  “好久不见!”我盈盈一笑,脸上也换成了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

  白佩佩可能没有想到我也会出现,她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我,眼眸里透着警告,如果我敢怎么样,她会如何对我。不过,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任由他们欺负的黄脸婆了。

  看着她旁边男人乐呵呵的表情,我会心一笑,看来她的事情并没有让旁边的这位白老先生知道。

  一顿饭吃的还算融洽,我们之前的暗潮涌动完全没有影响了兆清屿和白佩佩父亲合作愉快。

  我正想着该怎么样出这口气,没想到白佩佩已经等不及借上卫生间的功夫已经将我约了出去。


标 签腹黑总裁好手段 苏冉冉兆清屿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