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霍北城程念小说_娇妻难宠霍少求婚请排队霍北城程念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28 ℃
霍北城程念小说_娇妻难宠霍少求婚请排队霍北城程念

娇妻难宠霍少求婚请排队

霍北城程念 著

完本免费

娇妻难宠霍少求婚请排队精彩片段合集,霍北城程念大结局番外篇,男女主角分别叫霍北城程念的小说《娇妻难宠霍少求婚请排队》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如果把女人比作衣服的话,那么对于霍北城来说,程念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服装,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彻夜难眠,辗转反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娇妻难宠霍少求婚请排队精彩片段合集,霍北城程念大结局番外篇,男女主角分别叫霍北城程念的小说《娇妻难宠霍少求婚请排队》是一篇现代言情总裁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如果把女人比作衣服的话,那么对于霍北城来说,程念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服装,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彻夜难眠,辗转反侧.....

免费阅读

  与此同时,霍家的别墅中。

  男人站在窗边,周身一片黑暗,面无表情地挂了电话。

  老爷子的话还在耳边。

  ——你妈妈走得早,你又不受你父亲疼爱。孩子,别让你妈妈白死。

  放在口袋中的手紧紧握住,才能克制住内心的深恨。

  深吸一口气,将脑子里关于某个女人的东西统统甩出去,在抬起头,眼神中又是一片清明,冷静如常。

  ……

  霍陆两家联姻,遍邀帝都各路权贵。

  程念在医院住了两天,闲言碎语听得脑壳疼,又怕白哲再来看自己,干脆提前出了院。

  只是刚刚踏出医院,不速之客就出现在了眼前。

  一辆黑色面包车,走下来六七个面色狰狞的壮汉,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程念心下一沉,立刻反应过来,趁着身边有人,拔腿就跑。

  可惜了,身上有伤,几个大男人有都是练家子,她没跑几步就被人从后面揪住了头发。

  “臭娘们儿,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就是了,跑什么跑!”

  “行了,别弄死了,上家只说把她关起来就行。”

  几个大男人,三下五除二就把程念压制住,她知道挣扎无用,干脆装死,听听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头上被套了黑色布袋,看不到任何路线,只能听到身边的男人猥琐地讨论。

  “妈的,身材真好,要不是上家说了不能动,真想在她身上爽一把。”

  无耻下流的话不绝于耳,有人趁着黑暗,在她大腿上摸了一把,甚至还有向上的趋势。

  程念咬紧牙关,“呜呜”地挣扎了两下,企图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老四,别作死,这货咱动不起。”

  “啧,真他么憋屈。”

  程念皱眉,到底是谁,抓了她又下命令绝对不用伤害她。

  脑子里一片晕乎,直到被拉扯着下了车,随后就被关进了一间房间。

  周围太安静了,没有声音,也看不见。

  更没有人可以交流。

  程念让自己睡着,尽量放平心绪,可是第二天睁开眼发现还是一片寂静,期间只有一个女人进来送过吃的,强制性地带她去上了一次厕所,连一句话都没跟她说过。

  头皮发麻地烦躁,不安的感觉被人提到了顶点。

  “妈的,还要关她几天,这些有钱人是吃饱了撑的吗?”

  “自己订婚,还要先把小情儿关起来,啧啧。”

  外面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进耳中,程念脑中轰地一声炸开,怔在床上,在一片黑暗中瞪大眼睛。

  电光火石之间,好像瞬间想明白了。

  是霍北城。

  是担心我破坏你的婚礼吗?所以先下手把我关起来。

  呵,那你可真是了解我。

  深吸一口气,将原本要用来割绳子的镜子碎片藏在了袖中,一个人坐在床上,静静地等待。

  一天两餐,早上和晚上,都是同一个女人。

  感受着时间变化,她靠在床头,无声无息地扯起唇角,手指往下。

  面无表情,用最锋利的镜子碎片,划破自己的大腿。

  疼,钝刀子割肉,钻心刺骨地疼。

  时间大概有点误差,身下已经是一片湿润,仍旧是没有人。

  “霍北城,半条命给你了,我就毁你的订婚宴,也算不了什么吧?”

  轻轻呢喃,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断断续续只说得出霍北城这三个字,门咔嗒一声打开了。

  “啊——”女人一声尖叫。

  程念一个激灵转醒,抓住床单,朝着声音的方向爬过去,从喉咙深处挤出声音,“孩……孩子……”

  对方显然吓住了,不敢耽搁,尖叫着往外跑。

  嗡嗡嗡声中,是无尽的嘈杂声,听不太清。

  程念伏在地上,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嘴唇翕动,“霍北城,订婚快乐……”

  脑中一道白光闪过。

  又是熟悉的消毒水味,仿佛过了有一个世纪之久。

  迷迷蒙蒙地睁开眼睛,眼皮仿佛有千斤重。

  房间里灯光很亮,男人站在窗边,慢条斯理地打着领带。

  是礼服。

  “霍北城……”

  男人身体一怔,猛地抬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光芒,放下手中的领带,按了她头顶的铃。

  熟悉的画面,又是一番检查,医生确定程念只是流血过多,精神有点抑郁,需要静养。

  霍北城全程不语,等到医生全都离开,这才转身,目光沉沉地看着程念。

  “你怎么找到我的?”程念装傻,忍着眼泪,却还是从眼中滑出去一滴泪珠,“我以为……她要杀了我……”

  霍北城皱了皱眉,细细地盯着她,似乎是想要从她的表情中探寻到什么,半晌才道:“是警署的消息,我接到电话,他们说你流产了。”

  程念瞪大眼睛,眼前一亮,又忽然变得灰暗,“抱歉,骗了你,我太害怕了,觉得她一定不想弄出人命,才骗他们说孩子没了。”

  她闭了闭眼睛,露出疲惫的神色,“是陆相欢吧,她知道我们的关系,担心我会破坏订婚宴,所以提前抓了我。”

  男人默了一下,走到窗边,目光幽幽地往外看,继续系领带,只是怎么也不满意,眉头皱成了小山。

  程念撑着身子坐起来,看着男人的背影,“我帮你吧。”

  男人顿了一下,回过头来,还是走到床边,将领带交给了她。

  “要去晚上的订婚宴吧。”程念声音沙哑,仰头看他,“我没想破坏你的订婚宴。”

  霍北城盯着她的眼睛,忽然伸手,攫住她的下巴,冷冷地道:“我来了不过两个小时,订婚宴,照常进行。”

  程念心里抽得生疼,还要装出云淡风轻的样子,笑了笑,“那就好。”

  总算给他系好领带,片刻的功夫,她浑身的伤,疼得后背冷汗涔涔。

  霍北城没骗她,即刻就走。

  走到门边,程念鬼使神差地抬头,盯着他的背影,笑得脸色惨白,问:“霍北城,如果我真的怀孕了,你会怎么办?”

  男人的脚步顿在门口,略微犹豫,忽然抬头,推开门,薄唇吐出两个字,“打掉。”

  打掉……

  耳边盘旋一阵这两个字,窗户没关,凉凉的晚风吹进来,程念觉得腿上的伤撕裂般的疼,好像有千般烈火在灼烧。

  装模作样的笑容瞬间垮掉,唇角的冷笑,夹杂了自欺欺人的惨烈。

  霍北城,幸好你不爱我。

  好巧,我也不爱你。霍北城走了,房间里只剩下滴滴滴的仪器声音,程念靠在床头,一动不动许久,半边身子麻木了才回过神来。

  算下时间,他应该回到婚礼现场了吧!

  她瞄了一眼床头的手机,忽然唇角上扬,灰败的眼睛里又闪现光芒。

  拨通手机号,这才发现自己熟记了他的手机号,皱着眉等那边回复。

  “嘟嘟嘟……”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呵,还真了解我……”她长舒口气,明知对方不会再接电话,还是不放弃。

  程念记不清自己已经打了多少次,几乎不间断地打,自虐般地听电话里标准到机器一般冷漠的女声,满脑子都是带着霍北城独特嗓音的“打掉”两字,头疼欲裂。

  直到手机屏幕变暗,电量提醒,即将关机,她才猛地惊醒,换了一个方向,转了一下酸痛的脖子,微微刺目的阳光就照了过来。

  天亮了,一整夜。

  程念吃力的俯下自己的身子将手机放在床头,苦笑一声,暗骂自己的作死,好好活着不好嘛?

  石沉大海还能溅起浪花。

  “霍北城,给你打了这么多电话,凭我的精诚所至,你也该开窍给我回一个吧。”

  她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无奈的放下了手机,按下了护士铃,却一直没有人过来。她只能挣扎着下床去倒水,已经小到不行的动作还是牵动伤口,撕扯的感觉让她疼得头皮发麻。

  半晌之后,外面才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

  “看新闻没,简直羡慕死我了。”

  “就是啊,天下花雨,邮轮气球和平鸽,太幸福了吧。”

  “霍先生那种男朋友,就算不会浪漫我也认了,那位陆小姐也是好命。”

  “什么好命,人家是门当户对好吧,又不是里面那个……”

  “小声点,好歹是霍先生亲自来看的情 人。”

  小护士嘁了一声,“算了吧,就来了那么一会儿,还不是赶到陆小姐身边了。”

  程念端起水杯递到干涸的唇畔,明明是滚烫的水,霎时间变得冰凉无比。

  霍北城原来也是一个会搞浪漫的人,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程念第一次知道。

  滚烫的水顺着喉咙滑下去,她丝毫不觉,颤着手指放下水杯,整个人就像一片枯叶,死死抓住桌子边才没让自己滑下去。

  整整熬了一整夜,她的意识真的已经撑到极限,心口发烫压抑地难受,迷迷糊糊就这么倒了下去。

  ……

  “你们到底是怎么搞的?病人昏倒在房间里半个小时你们都没有发觉,是打算直接给家属打电话给她收尸吗?”

  咄咄逼人的声音,夹杂着小护士唯唯诺诺的道歉,没睁开眼睛,程念就大概猜到是谁了。

  “诺诺……”

  “醒了!”许诺眼前一亮,哪里还有心情呵斥那些趋炎附势的小护士,一把推开她们,急吼吼的跑到程念床边,“心机鬼,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程念只觉得喉咙里疼得厉害,想起来那杯滚烫的水,有点后悔,真是作死。

  “你……你怎么在这儿?”程念勉强睁开眼睛,有点担心,许诺好歹是个二线明星,这种时候出现在医院里不太好。

  许诺张了张口,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您忽然晕倒,手机通讯录里就只有两个人,另一个打不通,我们就打了许小姐的电话……”小护士有点讪讪地回答。

  程念扯了扯唇角,另一个,是霍北城,打不通……

  “好了好了,你们都出去吧,记得把药送进来。”许诺挥了挥手,嫌弃这群人聒噪。

  小护士们一出去,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俩。

  “喂,到底怎么回事,出这么大事你都不打电话给我?”许诺没好气地给程念掖被子。

  程念摇摇头,靠在床头,侧脸看她,“你不是刚刚接了不错的角色嘛,我怎么敢找你,万一把你拉进这趟浑水,江家的人估计又要找你麻烦了。”

  许诺“啧”了一声,挥了挥手,“我不怕,让他找我好了,订了婚的人,没资格管我。”

  知道许诺的情况,程念也不想多说,这个时候除了许诺愿意冒险来看自己,应该再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霍北城也订婚了,你打算怎么办?”许诺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有点心疼地替程念撩开脸颊边上的碎发,“要不,放弃吧。”

  程念眸光一沉,苍白的脸上一片阴沉,死死抓住床单,“不可能!没有他,还有别人,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都不怕!”

  话没说完,她就抑制不住地剧烈咳嗽。。

  许诺赶紧上前,一下又一下的轻拍着程念的后背,好半天才将程念的气息捋顺。

  “心机鬼,别再激动了,你现在身体和你的脑子完全不成正比。”

  许诺知道程念的倔强,不撞南墙不回头,劝也没用,还是转身给她盛了鸡汤。

  “我让助理买的,你喝一点。”

  程念点头,喝了滚烫的鸡汤,才感觉身体内部有了些许的热气,感谢老天还给她留了许诺这么个朋友。

  许诺接过程念手中的瓷碗,有些心疼,“心机鬼,最近狗仔追的急,我得先走了,你一个人能行吗?要不我还是给你请个看护?”

  “不用了,你这么日理万机,我自己会解决,快去忙吧!”程念勉强一笑,掩不住眼底的孤寂与落寞。

  许诺看了看表,拎起包,“那好吧!我走咯。好好活着,我可不希望下次接到电话是给你收尸!”

  程念耸耸肩,费力地挥挥手,“行了,赶紧走吧。”

  “嘁~”许诺翻了翻眼皮,开了门,离开。

  偌大的房间,又只剩下滴滴答答的仪器声。


标 签娇妻难宠霍少求婚请排队 霍北城 程念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