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农家小厨娘小说_梅景宋良宸小说沈款款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200 ℃
农家小厨娘小说_梅景宋良宸小说沈款款

梅景宋良宸小说

沈款款 著

连载中免费

农家小厨娘最新章节列表,梅景宋良宸大结局番外篇,《农家小厨娘》是沈款款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宋良宸梅景,主要讲述的是现代顶级厨师梅景一睁眼,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还成了个爹不疼娘不爱,奶奶还成天想把她卖出去的小可怜, 面对一贫如洗还被群狼环伺的破茅屋,梅景无语望天,她这哪是穿越?她这是来历劫的吧??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农家小厨娘最新章节列表,梅景宋良宸大结局番外篇,《农家小厨娘》是沈款款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宋良宸梅景,主要讲述的是现代顶级厨师梅景一睁眼,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还成了个爹不疼娘不爱,奶奶还成天想把她卖出去的小可怜, 面对一贫如洗还被群狼环伺的破茅屋,梅景无语望天,她这哪是穿越?她这是来历劫的吧??

免费阅读

  梅景看了看四下,傻愣愣地摇摇头,“叔叔,您是在跟我说话吗?”

  那歪着脑袋的样子,还真有点痴呆,就连梅景都没想到自己还有演戏的天赋呢。

  宋良宸黑了脸,“这还有其他人在烤兔子吗?另外,我没那么老。”

  “哦,那我不卖。”梅景傻傻一笑,拿起烤得半熟的兔子闻了闻,“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呢,不过要是有一把盐、一把孜然的话,我可以免为其难吃可爱的兔兔……”

  宋良宸听到这句话,顿时扯了扯唇,真是个疯丫头。

  平日里可没人敢这样拒绝他,这小丫头却是第一个。

  宋良宸看了看天,今天是下红雨了吗?他面对傻丫头的时候怎么没有半点烦躁亦或是愤怒之处啊?若是按照平常,他早就将这种耍嘴皮子的人拖出去军法处置了,哪会忍到现在啊!

  可能是因为,这丫头小小年纪就成了傻子的原因吧。

  既然梅景说不卖,那他也不纠缠了,反正他不是那种特别追求满足口腹之欲的人,也不必跟一个痴傻丫头较真,索性闭上眼睛继续挨饿,不允许手底下的人继续去问梅景卖不卖兔子。

  可是当兔子的肉彻底烤熟之后,一直咽口水的老三终于忍不住动摇了军心,猛地站起来,大步的朝着梅景走去,好声好气的说道,“小妹妹,这块银子归你,兔子归我,怎么样!这块银子可以买很多麦芽糖哦……”

  老二也跑了过来,围着火堆,虎狼姿态的盯着梅景手中的烤兔子,“傻丫头你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不如把兔子卖给我们好了。”

  梅景抬起头眯了眯眼,看着眼前这俩个男人,再看看闭眼休息的宋良宸,这三人气质不是同一条线上的。

  宋良宸十分高冷,宛如一朵高岭之花。

  而这老二老三却像是高岭奇葩一样完全没有个定性,梅景怎么看都觉得老二老三像哈士奇,正蹲在自己面前卖乖呢。

  但她很快就恢复了人畜无害呆萌的傻样,撕下一个兔子腿,放在嘴里咬了一口,然后啧啧的赞了起来,没多会儿腹中的饥饿感就有了缓解,她看着焦急的老二老三,再看看他们手里捧着的银子,好像还挺重的样子,她是不知道这朝代物价的,不过应该差不多是这个价格吧。

  梅景拿过银子,将缺了一只腿的烤兔子递给老二老三,“喏,看在叔叔是个好人的份上,兔子我卖给你,不过吃兔兔的人都是坏人哦!”

  男人们抽了抽嘴角,你刚刚吃得可香了!

  老二接过兔子,二话不说就拿起来往嘴里送,一边啃还一边说:“真好吃,老子这辈子都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烤兔子!”

  “你给我留点儿,我出的银子!”贪吃鬼老三有些委屈。

  虎口夺食一般从老二手里抢了兔子,撕了一个腿递给宋良宸,自己则是和老二一人一半吃了起来。

  好半晌,老二才舔着手指头问道,“对了傻丫头,你是哪儿人呀,大晚上的为什么会在这深山老林里啊,你是被人骗到山里来的吗?烤兔子真好吃,留个名儿呗,以后得空了,俺去找你烤肉吃!那面瘫是俺们将军叫宋良宸,俺也姓宋,不过我叫宋狗蛋!至于这个贪吃鬼叫方青羽,是俺们的军师!你这手艺,真想把你带回军里做厨娘,没调料都能烤得那么好吃,只可惜了,是个疯傻丫头。”

  宋良宸?好好听的名字!还是个将军?

  梅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侧着身的宋良宸,却又很快的移开了视线,这匪里匪气的男人,她可不能多看,万一人家不开心了,大刀阔斧的把她给宰了怎么办。

  倒是这宋狗蛋……梅景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摇着脑袋说道,“你要找我啊?那你可听好咯,我是这子虚山脚下乌有村里窦家的女儿,叫窦妮婉,大家都叫我小婉。”

  宋狗蛋念叨了一下这串名字,摸着后脑勺,“小婉小婉?可惜了这么好听的名字,嗨呀,俺就是个粗人也记不了那么长,你叫窦妮婉是吧?那我以后去你们村里打听就是了!到时候别躲着不肯见人啊!”

  说完,就摸着脑袋回到了宋良宸的身边。

  吃饱了,也就有心力跟宋良宸探讨机密了。

  梅景信奉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这个道理,所以在他们谈事情的时候,就捂着耳朵靠在树干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而梅景更不知道,在熟睡的时候,宋良宸来到她身边,打开她腰间的小包,将一样东西缓缓放了进去……

  “子虚乌有逗你玩?嗬,傻得有点意思……”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梅景吓了一跳,她竟然在几个陌生男人的身边睡着了!真是太不机敏了!不过还好,身上的衣服完整、银子也还暖贴贴的放在腰间的袋子里。

  梅景看了一眼扔在熟睡的三个男人,想都没想揣着自己银子便晃着继续去找下山的路了,好在天色大亮,山里的迷雾散去,路也清晰起来了。

  而在她离开之后,宋良宸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她的背影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梅景并不知道自己被一头狼盯上了,她赶紧顺着自己在树上刻下来的痕迹回到了梅根村,如预料之中的,梅根村已经炸开了锅,到处传着她对管氏‘不孝’的传言。

  但更让梅景愤怒的是,管氏和梅老二趁着荣氏寻找自己的空隙,竟然敢把荣氏绑起来,说要代替梅景送去给林癞子当小妾?

  靠!这梅老二还是不是男人,好歹荣氏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啊!

  梅景谢过那和自己说八卦的妇人,赶紧跟一阵风似的赶回了二房家里。

  那妇人挠了挠头,“咦?刚刚的是阿景丫头吧,我的天,不是个疯傻的吗?刚刚看起来咋不像呢!这可是个大新闻,得让大家都知道。”说完妇人匆匆走了。

  梅景回到家中的时候,耳边回荡着的是一片哀泣,还有荣氏撕心裂肺的骂声,以及管氏那道貌岸然的圣母笑。

  梅景心中一痛,都怪她私自跑进山里,没能陪在荣氏身边,害得她成为这俩畜生的目标,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让娘亲伤心了。

  屋里。

  管氏凉笑着说道,“荣氏,你最好识相一点,告诉我梅景那贱丫头在那里,否则我真就把你送去给林癞子了……林癞子虽然看中的是梅景,但你们母女俩长得也有七分相似,或许你荣氏还更有风韵一些、更讨林癞子喜欢哩。”

  “我呸!管氏你这老虔婆,你太恶心了!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荣氏嘴硬地吼着,口水吐在了管氏的脸上,气得管氏高高抬起手,一巴掌甩到了荣氏的脸上。

  “娼妇!给脸不要脸!老二,你休书弄好了嘛!”

  管氏擦着脸回头问道,梅老二立刻怂得递上一张纸。

  “娘,我、我已经去村头找先生写休书了,有了这张纸,我们把荣氏卖给林癞子,也不会丢了我们梅家的脸了,嘿嘿。”

  瞧瞧梅老二那狗腿的样子,荣氏就觉得当年自己是瞎了眼!

  管氏满意的笑了笑,将休书扔到荣氏脸上,“娼妇,你听见了吗?你以后就不是我们梅家的人了!老二,把她捆了,送去林癞子的家里,要是敢反抗,就把她给我扔进河里冻死、淹死,怎样都好!”

  “好嘞!娘说啥就是啥!”梅老二谄媚地笑。

  门外的梅景听到这话,早就怒火翻天了。

  她摸了摸腰间的菜刀,直接抬腿踹开门。

  厉吼道:“梅老二你敢动我娘?你这个孬货,我宰了你——”

  这突然的一声吓得屋里的人一跳,他们回过头看着梅景,就跟见了肉的饿狼一样,尤其是梅老二,满身心都是激动都是喜悦。这傻丫头总算回来了,把她也捆起来,和荣氏一块卖,没准还能多换一点银子呢!

  管氏心里倒是觉得有些怪异,怎么今日的梅景看起来不太正常?好像没那么傻了?

  不过管氏也没有多想,敢和她这个长辈斗嘴,不是疯了是什么?

  找了梅景一整夜的荣氏看见女儿平安,心里的大石头也放下了,不过下一秒又悬了起来,“阿景快跑,不要管娘,去、去镇上找你外公他们,呜呜呜,让他们护着你——”

  外公?

  梅景诧异,她还有外祖家可依靠的吗?那为什么娘被欺负这么多年,也没见有个外家人出来帮帮她呢。

  很快梅景就知道了,只听管氏冷笑道:“就你这个不守妇道、婚前和男人野混过的娼妇,还想有娘家护?可得了吧,这傻丫头要是去到你娘家门口啊,没准会被轰出来哩,哈哈哈……”

  听着管氏的笑声,梅景冷哼:“既然没人护我娘,那我来护,管氏,梅老二,你们到底放不放我娘!”

  “不放!我已经改变注意了,你们母女俩都要给林癞子做妾!反正休书都已经给了,你娘不是我们梅家的人了!至于你还是我们梅家的人,就得听我的话,让你往东不许往西!”管氏嚣张的说,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

  她那双精利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丝打量,一想到待会能有一大笔银钱进账,她这心肝儿就开始颤啊颤的激动着呢呢!

  “休书?”梅景捡起地上的纸,看了看,刷拉刷拉两下就撕了,“我娘那么好的人,你们凭什么休?她是犯了七出吗?哪一条,你算出来听听,若你算不出来,那我们就再等等,反正我请了村长过来,到时候是非曲直让村长来辩一辩,就算要离开梅家,我娘也只能是和离,梅老二没资格休我娘!”

  “娘!这小娼妇撕休书了!这写休书的时候花了两文钱呢,要让她赔!”梅老二气急败坏地喊着。

  管氏也心疼那两文钱,当即也喊着要梅景赔钱。

  这俩人失心疯了吧?

  他们是个蠢猪脑袋吗?第一次听说被休的人,夫家还有权力贩卖或者是怎样处置的,更何况她娘还不一定被休呢!呵,这母子俩还真是沆瀣一气,脑残到了极点啊。

  梅景无所谓的掏了掏耳朵,趁着梅老二不注意的时候,走到荣氏身边,将绑着她的绳子割断,然后扶了起来,“娘,我们姑且等等,我已经拜托人去找村长了,他很快就会来主持公道的。”

  “阿景……”荣氏有些担心,女儿到底是大病初愈,若是脑子用得多了,万一……

  荣氏不敢想象,如果梅景再次变傻了的话,她该怎么办。

  “娘,不要怕,这里有我呢。”梅景抿了抿唇。

  她虽然不是个聪明人,但绝不是好欺负的人!

  梅老二见梅景敢给荣氏松绑,立刻撸了袖子就冲过来,“疯丫头我打死你,你凭什么松绑,这是老子绑的!”

  “嘿!”梅景被气笑了,扬起菜刀用来抵挡梅老二打下来的巴掌,刷的一下就将他胳膊割出血了,然后怒笑道:“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你梅老二那么不要脸的。又怂又爱装狠,你绑的绳子不给别人解?哈,那你凭啥绑我娘啊,梅老二我告诉你,你这怂包我以后慢慢治!识相的现在给我滚远点儿,否则……疯子杀人可是不犯律法的!”

  菜刀闪烁着一阵阵的寒光。

  梅老二惊了。

  管氏更是吓得后退几步,这小娼妇的意思是……今天先把她给治了?

  就在此刻,门外传来了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

  村长刚走进屋里,也被梅景手中的菜刀下了一跳,“阿景丫头你在干啥!快,快把菜刀放下有话咱们好好说!”

  “村长,有话也说不了了,呜呜呜,我奶为了银子,要把我和我娘都卖哩,您说说,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啊?”梅景一看到自己请来的‘观众’到达现场了,立刻便跌坐在地上,菜刀也放下了,和荣氏抱着一块儿哭。

  “啥?连你娘也一块卖?”村长眼睛瞪大如铜铃。

  这年头卖孩子的事常有,就连他家的闺女也已经卖去大户人家做丫鬟哩。

  为的不就是交得上儿子的束脩、家里的人吃得起米粮嘛!这一些女儿也是愿意的,可卖梅景也就算了,这荣氏都三十好几了,咋还要卖?更何况荣氏是梅老二的妻子啊!

  村长看着荣氏风韵犹存的脸蛋儿,顿时明白了些什么,回头就往梅老二的脑袋上抽了一下,“你娘糊涂,你脑子也坏掉了?卖媳妇这种事也做!”

  “你啥意思?我还不能卖个儿媳妇是吧?”管氏脑子跟有病一样,一听到村长说这句话立刻就不满意了,连忙叉着腰怼开梅老二,挺胸抬头的横在村长前头,让人脑子里一阵阵发懵,这管氏是个疯狗吧?

  村长捂着脑门,不想看管氏那副疯狗样子,“你还真就不能卖荣氏!得得得,我不跟你说那么多废话,阿景丫头,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村长,是这样的。”梅景眼看着到了自己表演的时间,立刻拿出一百万分的演技,哭得跟个泪人似的,“我不想依从我奶的意思嫁给村头林癞子,便一头撞在了墙上,但没死成,可没想到我奶和我爹见我没死,又张罗着要卖我……呜呜呜,卖我就算了,可为啥子要卖我娘啊?我娘嫁到梅家这么多年矜矜业业的侍候爹和阿奶……”

  这些都是大家看在眼里的,荣氏的确是个很好的儿媳妇,只可惜摊上了个恶婆婆。

  从梅景睁开眼那一刹那知道的事情,再到今天的所有事情,哪怕梅景并未添油加醋,也足以让人恨得咬牙切齿了。

  听完这一切,村长面色铁青的回头,死死盯着梅老二,也没理张牙舞爪的管氏,“梅老二,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卖媳妇……传出去的话,他们梅根村的男人们还要不要说亲事了!

  梅老二在这一声暴喝责备中,顿感脸面尽失。

  可他却觉得这一切都是荣氏和梅景给他带来的,所以心中更恨了。

  这该死的傻子,生养了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梅老二恶狠狠的瞪着梅景,觉得自己昨天被她用木柴打的腿越来越痛了。

  吸了好几口气后,梅老二才谄媚的笑着说:“村长,您别听这小疯子胡言乱语,她脑袋有问题……”

  村长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梅老二,“是你瞎还是我瞎?阿景丫头这样子是傻的吗?你给我好好看清楚,她说话比你还利索呢!”


标 签梅景宋良宸小说 梅景 宋良宸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