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楼情云青瓶小说琢玉郎_教主坠崖后琢玉郎章节琢玉郎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074 ℃
楼情云青瓶小说琢玉郎_教主坠崖后琢玉郎章节琢玉郎

教主坠崖后琢玉郎章节

琢玉郎 著

连载中免费

是由琢玉郎精心创作的一部非常好看的古风先婚后爱婚恋甜宠小说《教主坠崖后》,小说主人公是楼情、云青瓶。在作者琢玉郎凝练老道的文笔之下,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楼情云青瓶之间的故事。教主坠崖后楼情云青瓶全文讲述的是:众人皆知村里那个嫁不出去的“丑鬼”云青瓶,捡了个陌生男人回家,还不会说话,就这样云青瓶还把他当做宝贝一样看得重要。所有人都在吃瓜等着看云青瓶笑话,纷纷下赌那男人几日后会逃跑,还说,丑鬼配哑巴,绝配。结果说这话的人第二天腿被打折。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是由琢玉郎精心创作的一部非常好看的古风先婚后爱婚恋甜宠小说《教主坠崖后》,小说主人公是楼情、云青瓶。在作者琢玉郎凝练老道的文笔之下,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楼情云青瓶之间的故事。教主坠崖后楼情云青瓶全文讲述的是:众人皆知村里那个嫁不出去的“丑鬼”云青瓶,捡了个陌生男人回家,还不会说话,就这样云青瓶还把他当做宝贝一样看得重要。所有人都在吃瓜等着看云青瓶笑话,纷纷下赌那男人几日后会逃跑,还说,丑鬼配哑巴,绝配。结果说这话的人第二天腿被打折。

免费阅读

  望舒与宗梧齐齐震惊住,二人下意识地相对视。

  望舒几乎立刻便想起那道火红的身影,呼吸登时急促起来,仿佛内心最为深处的恐惧被人翻露出来。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是他的鳞片,他现在还没有化龙,冷静点。望舒喃喃自语,极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但双手依旧止不住地颤抖。

  “这是谁的鳞片?”

  “这是谁的龙鳞?”

  望舒与宗梧几乎是同时问道。

  二人面露微讶神色,宗梧亦紧抿双唇,显得有些紧张。

  赤哲若有所思地打量二人一番,笑着将鳞片抛起又接住,赤红如琉璃般的龙鳞在日光下折射出异样的光彩,似有火焰在流动。

  “这就是我和你们说的,那位高人所赐。”赤哲道。

  望舒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额头冒出一层薄汗。这不是那个人的鳞片,他没有这么精粹的龙息。

  反观宗梧却是更紧张,宗梧犹豫着追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这我倒不清楚,这位高人救下我后便继续去云游四方了,我已经多年不见他了。”赤哲耸肩道。

  宗梧面上露出一抹失望神色,闷闷地应了一声,思忖许久,继续道:“你能把龙鳞借我看看么?”

  望舒微微一怔,他本以为宗梧会对龙族十分厌恶与排斥,但此刻看来……却并非如此?

  那这赤红龙鳞究竟是谁的?上辈子宗梧身边除了那个人,好像便没有什么赤龙了。

  赤哲爽快一笑,双腿盘坐着将龙鳞递过去,宗梧有些局促地在衣衫上擦了擦手心的汗,这才伸出双手,动作轻柔地接过龙鳞,好似捧着什么易碎的珍宝一般。

  这让望舒的好奇心更是大作。

  “君上?您莫非认识这鳞片的主人?”望舒忍不住问道。

  宗梧珍重地将龙鳞托在掌心,小手轻轻摩梭着光滑的鳞片,眸子中浮现一抹眷恋神色,轻声回道:“这是我大哥的鳞片,他离开龙宫好久了……”

  这回轮到赤哲瞪大双眼了,一幅不可置信的模样了。

  望舒略一思索,立马回过神来,这鳞片既然是宗梧大哥的,那么这赤龙便是北海的龙太子了。

  但上辈子望舒化龙之时,宗梧早已当了不知多久的四海龙神了,那么也就是说,这龙太子早就殒身了,不然北海那群老龙不会容许宗梧登皇位,虽说这北海的皇位也是他和舅舅打下来的,但只凭借两条蛟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整个北海海域的龙,除非……

  北海龙族中有一批势力当时已经倒戈了宗梧。

  那这批势力会不会和这龙太子有关?

  望舒的目光在赤哲与宗梧之间巡视,赤哲好半晌回过神来,结结巴巴道:“你…你们还是龙啊,我以为…你们只是普通的水妖。不过你们既然是龙,为什么打不过那条蛟呢?”

  望舒无奈道:“我不是龙,如你所见,我就是一尾小小的鲤鱼妖,那条黑蛟那么大,我们家君上连化形还不能,就算能化形了,你能指望一条胳膊粗的小龙崽去和那么大的成年黑蛟打么?”

  赤哲讪讪笑了几声,抬手摸了摸后脑勺,尴尬道:“也是哈。”

  “那这小兄弟……”话音未落,赤哲却是一顿,愣愣地看着站在一旁垂着脑袋的宗梧,望舒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立刻僵住。

  这……宗梧这是…哭了?!

  宗梧低垂着小脸,瞧不清他的面容,然而那瘦削尖翘的下巴上却挂着一滴晶莹的水珠摇摇欲坠。

  望舒脑内千回百转,最后手脚并用,丢下一句“好好养病。”便一把将宗梧抱起,二话不说就往外跑,还不忘用脚将赤哲的房门关上,仅在数息之间,原本伫立在床前的二人便消失不见,只留下一脸懵的赤哲。

  望舒风风火火地抱着宗梧一路小跑回了卧房,刚一踏入房门,宗梧的眼泪便似断了线的珍珠般扑簌簌地落下。

  宗梧小手紧握龙鳞,死咬着牙不哭出声,只在换气时发出断续的抽噎声,瘦小的肩膀轻颤,直将望舒看的心疼无比。

  “君上……”望舒犹豫了会儿,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只坐在宗梧身旁,将他揽入怀中,轻轻拍打着宗梧颤抖的瘦弱身躯,用衣袖拭去他眼角的泪珠。

  望舒本只想静静地陪着宗梧,孰料宗梧瓮声瓮气道:“这是我大哥的鳞片。”

  “嗯。”望舒轻柔地拍打着宗梧的后背。

  “从小到大,只有他抱过我,愿意和我说话,还给我带玩具。”宗梧的声音愈来愈低,最后声线颤抖,再度哽咽起来。“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龙宫好久,我找不到他了。”

  望舒一时语塞,在他未来之前,这龙太子或许是宗梧能感受到的为数不多的亲情了。望舒也拿不准怎么去安慰宗梧,因为他也不是很清楚龙太子是在何时何地,如何殉身的,万一他已经……

  宗梧似乎也没打算得到望舒的安抚,只是不停地用小手擦着鳞片,本就色泽莹润的赤红龙鳞此刻更加光滑。

  “也许……你大哥也在找你呢?”望舒试探道。

  宗梧抬起头,双眼通红,纤长羽睫被泪水打湿,小巧鼻尖亦是发红,闻言摇了摇头,“他已经好久没回过龙宫了,他们都说大哥他已经……”

  “父王想另立太子,母后想让父王立二哥当太子,但是父王不肯……”

  望舒陷入沉思,龙太子记载过少,他尚不能窥得全貌,但这二皇子却是个实打实的浪荡子,空有一副俊朗容颜,荤素不忌,但凡是长得好的都被他或多或少地调戏过,龙王不肯答应也是情有可原。

  “三姐也想当龙君……”宗梧眸色深沉,低低呢喃道。

  望舒对这三公主倒是有些印象,不爱红装爱武装,日后也是宗梧手下的一名得力将士。与三公主不同的乃是四公主,四公主生来被娇惯,宠的无法无天,多次差点闯下大祸,宗梧曾惦念手足情分而饶过她一命,依旧锦衣玉食地好生供养着她。未曾想她后来竟是和那人联手来对付宗梧与他。

  实在是蛇蝎心肠。

  至于最末的宗梧的龙小弟,倒是没什么显眼的,安安分分地过自己的小日子,望舒亦不曾多关注过他。

  望舒沉默许久,宗梧便自顾自说道:“他们都说,大哥一定是被人害了,因为他们都想要那个位子,大哥就一定要死,否则那个位子空不出来……”

  “是谁和你说的?”望舒皱眉,宗梧现在还是个孩子,竟然能说出如此隐晦的皇族秘事,可见他在北海不定要听多少风言风语。

  “他们都这么说。但我不信,大哥一定还活着。”

  望舒叹了口气,抬手握住宗梧的小手,将龙鳞合在双掌之中,缓声道:“那君上就好好的修炼,努力长大,待到日后有了名望,成为叱咤一方的大人物,大哥自然就能得知你的消息,来找你了。”

  宗梧沉默许久,才点了点头,小声地应下。

  望舒怀揣着心事将宗梧揽入怀中,轻声安抚,宗梧逐渐平复下来,依偎在望舒温暖的怀中细细打量着手中的龙鳞。

  一室静谧。

  倏然,一道清脆声音遥遥传来,二人坐起身静听,待声音愈来愈近时,二人才出门去迎,却正面撞上了一身粉衣的小柔。

  小柔今日特意梳妆打扮了一番,青丝松松挽了个发髻,佩着几支珠链银钗,走路间叮当作响,粉裳外罩一层透明薄纱,手挽披帛,正是之前望舒给她买的那匹布料。

  小柔看见望舒与宗梧手牵手自屋内走出来,抬手扶了一扶发髻,袅袅婷婷地施了个礼,对着宗梧笑道:“君上早啊。”

  “不早了。”望舒无情地插嘴。

  小柔装没听见,继续道:“龟老让您过去一趟,他这几日生了病,难以下床前来,就只能拜托君上前去了,君上莫要见怪。”

  “龟老昨天不还是好好的么?”望舒问道。

  小柔轻叹一声,摇摇头,“谁知道呢,回去就病了,今天早上都下不来床了,我刚开了药给龟老喝下。”

  宗梧“嗯”了一声,“我待会儿就过去。”

  小柔这才喜笑颜开地一福身,晃晃悠悠地转身往回走,望舒忙喊道:“诶,你顺便去看看偏房的那个人吧。”

  小柔侧过身,眉头轻扬,眨了眨眼笑道:“我来就是为了他的。”

  望舒瞪大眼,“你不会……看上他了吧。”

  “看他长得俊,趁不能动多楷几下油水。”小柔挤眉弄眼,笑了起来,样子十分混蛋,就差流口水了。

  望舒与宗梧同时心道,不知道赤哲看到他心中的“仙子”是这幅心思,还能不能喜欢地起来。

  望舒想了想,轻咳一声道:“那个……你去的时候,可以稍微注意一些。”

  “嗯?注意什么?”小柔莫名其妙。

  “注意一下度……”望舒意有所指,他是生怕二人一个郎情妾意地就滚在了一处,虽说在妖怪里不兴那种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望舒还是希望小柔能将心托付给一个真正的好男人。

  至于赤哲……他到底只是个凡人,二人寿数便不是一个等次的。

  小柔全然没听懂,抬手摆了摆,随口道:“知道了知道了,龟老等不了你们多久,快些去吧,免得到了那里龟老都睡着了。”

  望舒看着小柔远去的背影长出了一口气,宗梧疑惑道:“你喜欢小柔么?”

  望舒猛地一噎,不住咳嗽,几乎被宗梧这惊世骇俗的一句话给雷到九雷轰顶,劈成焦炭,想也不想,哭笑不得回道:“怎么可能!她在我眼里都能当我兄弟了。”

  “那你为什么那么在乎她喜欢谁?那个男人刚好也喜欢她,他们互相喜欢你这不是棒打鸳鸯么?”宗梧小脸上满是疑惑。

  望舒却哭笑不得,这小小年纪的还会棒打鸳鸯了,不过他解释地再怎么清楚宗梧这个年纪还不开窍,也不会懂。

  “因为赤哲是凡人,小柔是妖怪,他们不能在一起的。”望舒简单道。

  “为什么?”

  “凡人的寿数很短,只有几十年,而妖怪的生命却很漫长,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无非就是留不住自己在乎的人,眼看着爱人变老而离去,或许他转世之后就再也不记得你了,你只是他万千轮回中的一瞥,而他却是你这悠悠千百岁的一生。”

  宗梧沉吟了会儿,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那我们去找龟老吧。”

  望舒应声,牵着宗梧的手从正门走了出去,挑了个人不多的小路,径直前往龟老的房屋。

  二人到时龟老正在床榻上喝茶,手中拿着一卷书册,看见二人时,眼中露出一抹笑意,“望舒来啦,君上也一起坐吧,老头子家徒四壁,你们别嫌弃。”

  望舒忙道不会,主动搬了两个凳子,将宗梧扶好后自己才坐下,龟老看见望舒的动作眼眸中露出一丝赞赏。

  “君上来这儿过的还习惯么?三仙潭太偏远了,以往都没有人愿意来这儿当水君,所以大家伙也散漫惯了,你莫要见怪,他们没有坏心眼的。”龟老缓缓说道,

  “至于前几日那混小子,我已经狠狠地罚过了,估计现在他们还下不来床呢,过几天等他们能下床了,我就让他们去水君府做打扫去。”

  宗梧轻声应了下来,望舒见龟老每说一句话时都要停下来喝口茶,且龟老的眼中尽是血丝,显然是疲乏至极,便直接道:“龟老找我们来是有事么?”

  龟老点了点头,嗓音有些沙哑,“襄屏江的水君送来请帖,五日后襄屏江的水君府将会有一个满月宴,听闻我们这儿水君新任,特意差人来送的贴,昨日才到。”

  “襄屏江?那儿的水君好端端地给我们送什么请帖?我们向来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的。”望舒接过龟老递来的请帖,翻开随意看了眼,再递给宗梧也过了眼。

  “这谁知道呢,不过咱们水君新任,有人愿意结交是最好不过的事,想必在那宴会上会有其他的水君到访,望舒你多看待着些,尽量要广结善缘。”龟老沉声道。

  望舒点了点头,侧过身与宗梧对视一眼,宗梧亦颔首应下。

  龟老这才松了口气,摆摆手:“好了,我老头子也困得撑不住了,望舒快带着君上去收拾收拾,明日就好启程了。”

  “那龟老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望舒颔首,与宗梧一道走了出去,轻轻关上门。

  “嗨呀,这稀奇,那襄屏江水君先前还嫌弃咱们这儿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呢,现在倒巴巴地凑上来了。”望舒两指挟着请帖,漫不经心地挥来挥去。

  宗梧不咸不淡道:“他是冲着我来的,或者说是冲着我的身份来的。”

  望舒:“北海龙族?”

  宗梧面无表情点了点头。“等他知道我的境遇后,他就会失去兴趣的。”

  望舒抿了抿唇,“嗳呀”叫了一声,一步跨到宗梧身前,拦住他的去路,蹲下-身子抬手轻轻捧着宗梧白皙软嫩的面颊揉来揉去。

  “那咱们就去蹭顿饭吃,不亏。”


标 签教主坠崖后琢玉郎章节 楼情 云青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