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骆凌川商俞小说by逢光_热望骆凌川商俞章节逢光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82 ℃
骆凌川商俞小说by逢光_热望骆凌川商俞章节逢光

热望骆凌川商俞章节

逢光 著

连载中免费

骆凌川商俞是小说《热望》中的主要主角,是由逢光大大最新原创的一部青春校园互宠小甜饼,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热望这本小说以独特的第一人称视角展开,讲述了两位主人公骆凌川和商俞之间的感情变化过程,热望骆凌川商俞全文讲述了:我和商俞一前一后的走着,我没有特地加快步伐跟上他,也没有减慢脚步与他保持距离。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在绕过一个街角之后,我和他几乎并排走了。商俞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和洗衣液柔软剂的味道都不一样,我也没有在别的地方闻过。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骆凌川商俞是小说《热望》中的主要主角,是由逢光大大最新原创的一部青春校园互宠小甜饼,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热望这本小说以独特的第一人称视角展开,讲述了两位主人公骆凌川和商俞之间的感情变化过程,热望骆凌川商俞全文讲述了:我和商俞一前一后的走着,我没有特地加快步伐跟上他,也没有减慢脚步与他保持距离。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在绕过一个街角之后,我和他几乎并排走了。商俞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和洗衣液柔软剂的味道都不一样,我也没有在别的地方闻过。

免费阅读

  骆凌川闲聊时对我说,他早就知道我母亲是第三者,他不在乎。

  我哑然失笑,我比他知道的更早,我都在乎。

  最开始的时候我对第三者的事情没有什么概念,只知道我是单亲,我母亲未婚生子,有一个高大的男人时常来看望她,亲密地称呼她妍妍。他们似乎和别的情侣没有什么不同。

  人的童年时期的视野很狭窄,所及最远不过是成年人的口中。我第一次知道“第三者”这个词是在书本里,而第一次听见“小三”这个词是在别人半掩嘴着却不曾放低声音的窃窃交谈中。

  我不明白它准确的意思,却听懂了他们的语气。周围的孩子也学会了,我和他们打架,在我母亲大惊失色地说你怎么和别人打架的时候把那些话学给她替你。她还没听完就大哭起来,撇下还是个小孩的我走了。

  我的母亲俞妍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她出生在一个还算富有的小镇里,年轻的时候漂亮风流,还是带着艺术味的绘画老师,或许有些小聪明,自以为有万千种把男人迷得团团转的手段,实际上被我父亲轻而易举地玩弄于鼓掌之中。我的父亲或许年轻的时候很英俊,我不清楚,他在我心里的形象比童话故事中的反面角色还要扁平。

  俞妍告诉我,是我的父亲骗了她,说他未婚,诱惑得她怀孕了。等到商夫人找上门来的时候,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这个时候才知道是被我父亲骗了。

  她说话的语调娇滴滴的,尾音上扬,埋怨起来都像是撒娇。她告诉我这件事情,仿佛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叙述她爱开玩笑的男朋友和她的恋爱经历。她侧着头用手指捋着耳坠上的流苏,海藻般的长发衬着精心描画的红唇。

  当时我早已经不生气了,我安静地听她说完。我问她:“那商夫人呢?”

  她少见地有点恼了,“你是不是我儿子啊?”她的愤怒对我来说还没有楼下流浪狗的呲牙咧嘴管用,我看着她。

  她悠悠地叹了口气,垂下纤长浓密的眼睫嘟囔着说:“商俞,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真的很爱他。如果没有他我还是死掉好了。”

  门铃响了,不枉费她涂涂抹抹一早上,我父亲来了。

  我觉得俞妍很可怜,同时她可恨得要死,我也拿她毫无办法。小三和她的私生子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原以为我的父亲会一直让俞妍在外面做一个外室。他和我都清楚,俞妍只沉溺于她用来维持生命、没有就会死掉的爱情里,连我的父亲给了她多少钱她心里都没有一点数。光对她说甜言蜜语,让她去捡垃圾,她都能活下去。连我的名字,她都写的是“商俞”,想得到是挺美的。

  不知道俞妍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的,总之她找到了我父亲的父亲,我的爷爷,对他一通哭诉。我想我爷爷比起我父亲在外面找女人的事情更在乎我父亲在外面生了个小孩一点,毕竟商夫人没有孩子。再然后,她和我就一起进了商家。

  我不明白俞妍这么做的目的在哪里,她既没有野心也没有能力上商夫人的位子。我父亲哄骗她什么她都相信,她的一生都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很难想象她居然还想为自己谋划点什么。

  她这步棋显然是走错了。我父亲对她冷淡了许多,说她算计,大抵在外面又找了个天真活泼不会算计的小四吧。

  俞妍在商家的日子比以往难过许多。小三在哪里都不会被人给好脸色,尤其是她这种受到冷落还寄人篱下的小三。她也很少再见到她的“爱情”了。如她所说,她像是失去了生命力一样发黄枯萎。她哭的次数远远超过了打扮好和我父亲约会的次数,头疼脑热时的撒娇也只能得到敷衍或是冷漠的回应。

  我看着俞妍梨花带雨的苍白面孔,我对她说:“我们回去吧。”

  她不知道是在赌哪一口气:“我不要。”

  上高中的时候,我的父亲把我的名字改成了商瑜,我没有很听他的。我早就习惯了原来的名字,他没过问我行不行,只通知我,我心里不舒服。

  高中班里的人基本上都不知道我是私生子。我的档案上母亲和父亲都是亲自生了我的那两个,那么坦荡地写在那里,工工整整,白纸黑字,仿佛他们就是一对见得光的夫妻一样。

  除了骆凌川。他的母亲在商家工作,他不知道的可能性小得可怜。因为他的存在,我始终无法轻松地和其他人相处,一旦他把这个秘密公之于众,我所有的人际交往就全白废力气,不如一开始就独来独往。

  不,不能说是因为他的存在。是因为这个身份的存在。

  拒绝那个女生的时候,我说话的语气不好,她哭着走了。我本来就对学生时代这种简陋的爱情缺少耐心,对女生尤其缺乏兴致。再然后,我母亲做的那些事情还有关于我的身份的消息不胫而走。意识到的一刹那,我反而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接着,和以往一样,那些消息传播得沸沸扬扬。偶尔我会发怒,接着很快地消气、平静下来,一口一口咀嚼这些恶果。

  因为我知道,那些消息全都是真实的,是无论怎么挣扎如何摆脱,都逃离不了的既定的事实。但凡这里面有一句虚假的话,我都能获得反驳的底气。

  我有时怨恨俞妍,我恨她做的那些事情要让我分担骂名;我有时也恨我父亲,恨他欺骗俞妍。我在心里翻来覆去地煎煮烹炸他们,最后发现我才是最该跳进油锅里的人,俞妍的肚子里出现我的那一刻,这一切就朝着更加不可逆转的方向坠落。

  这个念头出现的那一刻,我也发现我不甘心。什么事都会有翻篇的时候,我要么等它自己翻页,要么亲手翻。

  那些话也没有多难听。我一直以来都习惯于听那些消息扇着翅膀在我耳旁飞,没有人知道我是私生子的那段时间才是我惴惴不安的、偷来的日子。

  我憋着那口气。

  没有想到的是,骆凌川会帮我,原本我还在猜测是不是他放出去的消息。更没有想到的是,那些窃窃私语真的停止了下来。

  我听见骆凌川“啪”的一声把笔拍在桌子上,除此之外就是头顶上教室电扇发出的嗡嗡噪音。

  那是一个潮湿黏腻的夏天,窗前的蝉鸣没完没了。

  我随手撕下写了没讲评的数学试卷的一角,飞快地写了“谢谢”,不知为什么,我的笔迹不受控制的发抖。过度缺氧的人戴上氧气罩慢慢缓过来时,手也会难以抑制地颤抖,想来就是这样。

  我写的时候下笔飞快,但当决定好把那张纸条扔出去的一刻,我又没有了扔它的兴致。我所能掌控的,是让这张纸条到达骆凌川的桌子,至于它之后的去向,我一无所知。

  多半白费心思。

  我把那张纸条握在左手手心里,右手拿着笔,听了半节数学课。我攥得很紧,就好像我一放手,它会自己从指缝溜走一般。

  学校复印试卷的纸不太好,散发着刺鼻的油墨味,我把手摊开,黑色的笔水洇晕开,像是字上面长了很多尖锐的细刺。

  我把纸团朝后扔在他桌面上,扔哪里不是扔。

  那张纸条回来的速度超出了我的想象,我还没能来得及把注意力放回黑板上。

  我本以为自己没有抱很大的希望,但摊开它的瞬间,我还是很真切地感受到了在胸口熊熊燃烧着的,热切的期待。

  “不用。”他的笔迹比我还潦草。

  那天晚上晚自习结束,我按照惯例把作业都写完了才收拾东西,教室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正当我准备去关灯时,骆凌川从外面进来了。那天回去的路上我又碰到了他顺路,不咸不淡地聊了几句。我对骆凌川有点好感,但也就止步于此。

  结果第二天晚自习结束过了好一会儿,骆凌川都还没走。我收拾东西的动作向来不快,但骆凌川一向都是跑得很快的,班里的人都要走光了,他还一动不动坐在座位上,有一瞬间我觉得他是在等我。

  我经过他面前向后门走,他忽然拎着包站起来:“走吧。”

  我僵住了,心里紧张得不行,不愿妄加揣测他说话的对象。骆凌川长腿一跨从座位里出来,对着我说:“走啊。”

  我含糊地答应了一声。

  晚自习结束的时间很晚,天色早已全黑。夏天的夜晚比白天舒服很多,起码有点风,我和他相对无言地穿过杂草疯长的田径场,一路朝校门外走去。

  骆凌川在班里一直表现得很活跃,我从没有见过他在哪个场合这么一声不吭过,这种尴尬的场景让我恨不得拔腿就走。

  “我有东西忘了,你先走吧,再见。”我对他说。

  骆凌川毫不在意,“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快点啊。”

  他的答案让我更加不舒服起来,我只能回班上带走了一本无关紧要的教辅。

  我又从校门口出来。这是学校的人已经很少了,天很黑,偶尔听见附近的店拉下卷闸的响声。骆凌川倚靠在散发着昏黄灯光的路灯旁,夏天特有的细小的飞虫聚集在灯的下方,纷乱飞舞着。我看见路灯的光照在他身上,莫名想到了舞台剧里给演员的追光。他看到我过来,把手机随手塞回口袋里,朝我走来。

  我忽然发现骆凌川是单眼皮,像刀刻的一般,眼角很尖。松松垮垮的校服袖子卷过手肘,露出蜜黄色的修长结实的小臂。

  他向我投来一瞥,我耳后一热。我因为人都有的对美的向往被迷住了。


标 签热望骆凌川商俞章节 热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