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最坏罪名by简爱斯汀_任纾任绎小说简爱斯汀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41 ℃
最坏罪名by简爱斯汀_任纾任绎小说简爱斯汀

任纾任绎小说

简爱斯汀 著

连载中免费

最坏罪名全文免费在哪看?主角是任纾任绎的小说名是《最坏罪名》是由简爱斯汀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姐弟恋。主要讲述的是:黑暗中,任绎张开口,却半天没有发出声音。“要回你的房间吗?”终究还是问出来了。怀里的人却一个激灵,将他搂得更紧,像小时候那样。“不要,我会做噩梦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最坏罪名全文免费在哪看?主角是任纾任绎的小说名是《最坏罪名》是由简爱斯汀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姐弟恋。主要讲述的是:黑暗中,任绎张开口,却半天没有发出声音。“要回你的房间吗?”终究还是问出来了。怀里的人却一个激灵,将他搂得更紧,像小时候那样。“不要,我会做噩梦的……”

免费阅读

  任绎的房间里没有开灯,窗户被关起,门被推开的瞬间带进了些风,夏夜的风一阵阵的,窗帘被吹得轻晃。

  任绎透过隐隐的月光,看见任纾穿着她白色的睡裙,倚在他的床头,被子胡乱地盖住腿,面色绯红,正费力地睁开眼。

  任绎手仍站在门口,没有上前。

  沉默了许久后,他终于开口。

  “怎么在这里?”

  任纾努力分辨来人的方向,因为酒还没醒,反应比往常慢得多,口齿也不大伶俐。

  “我……有话要和你说,好多话好多话。”

  任绎的神色晦暗不明,最后,他终是松开握着门把的手,往屋内走去。

  任纾以为他是不高兴她坐在他的床上等,即使醉着潜意识里也不敢惹任绎生气,慌忙准备下床乖乖站好。她刚从床上站起来,一时失去了平衡,她轻呼一声。

  就在她快要跌下床的时候,任绎大步上前,伸出双臂扶住了她。

  不知任纾哪里来的力气,他就这样被她拉着栽在了床边。

  大概是因为头发被任绎的胳膊压住,任纾在他的怀里动来动去,任绎有些狼狈地放开她,直起身。

  他将任纾扶着靠在床头,又将她身上的被子盖好,随后坐在她边上,不发一言。

  任纾从刚刚的小意外里回过神,头转向任绎的方向,见他微微抿着嘴唇,眼睛被几根发丝挡住,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不起。”她低下头,喃喃道。

  “为什么说对不起?”

  “所有让你不开心的通通都对不起。”任纾将手从被子里探出来,犹疑地拉住任绎衬衫的袖口。

  “不要和我生气好吗?

  ”“没有。”任绎终于看向她。

  “你有,所以你都不送我生日礼物!”因为酒意未散,那语气倒像是撒娇,声音酥软,甜如浸蜜。

  任绎有些无可奈何地笑了,默然片刻,他近乎自语,“我送了。”

  任纾将这三个字听得清清楚楚,她抬起任绎的胳膊,就要在床上翻找。

  “在哪里?在哪里?”

  见她不找到不肯罢休的样子,任绎扶了扶额,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我送了你钱夹,我的”,他停顿了许久,低下头继续问道,“还有他的,你准备用谁的?”

  任纾很是费脑筋地思考,钱夹?是了,她收到了两个人的钱夹。

  “自然是用别人送的。”

  任绎没有说话,轻笑一声,点了点头。

  还没等他站起身,任纾两只手紧紧挽住了他的胳膊,她将下巴靠到任绎的肩膀上。

  “你送给我的,我才舍不得用呢。你送的东西,我要保护好的。”说完,脸又蹭了蹭他的肩膀。

  任绎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意识过来,他不自在地摸了摸耳朵。

  他将脸转向任纾,就见她一双明眸像是含着这世上最甜的糖,在等待他夸奖。

  又是这副表情。

  见任绎只是看着她,并不说话,任纾轻轻推了推他的肩。

  “干什么?”

  声线低沉,听得任纾耳朵有点烧起来。

  漆黑的夜里,唯一的光亮是任绎的眼睛,任纾低下头,靠在任绎的肩上小声说:

  “你还没有夸我。”

  任绎看着任纾头顶的细软绒毛,不过几秒,转过头去。

  “嘴真甜,可以了吗?”

  任纾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好像真的陷入思考,她的嘴甜吗?

  她的额角有晶莹的汗珠,缓缓地沿着额游曳至眼尾,她眼睛微眨,那滴汗珠便轻柔地擦过脸颊,滑至唇角。

  任绎的手心微微出汗,听到心底有个声音在敲击他的心脏。

  他偏过头去,将胳膊从任纾的怀中抽出,如坐针毡。

  他起身站到窗台前,一下子拉开窗帘,推开了窗户。

  太闷热了,屋子里太闷了。

  他大力地喘了口气。

  窗户打开的瞬间,盛夏的晚风裹挟着不远处树林的青草气息还有不知名的花香,飘进了房间,门也被风轻轻地带上了。

  见任绎久久没有转过身,任纾有些着急。

  “任绎,任绎,我有点冷。”

  她用力地睁着眼睛,连醉了都不忘撒谎。

  她有多久没叫过自己的名字了?任绎转过僵直的身子,“现在是夏天,不冷。”

  他皱着眉,不知在挣扎什么,身体却不受控制地走到床边,打算将任纾的被子往上扯扯。

  他侧坐上.床,手刚覆上被子,还没动作,任纾眉眼间立刻染上了笑意,她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攀附到任绎的身上。

  “这下,你没办法丢下我了。”

  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任绎紧紧抱住,脑袋抵在弟弟的胸前,两只手从前面环住他的腰,还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彻底不动了。

  任绎僵在原地,不能动弹。

  “你醉了。”

  “是的,我醉了。”头埋在任绎胸前的任纾,点了点头。

  “以后,不要再喝酒了。”任绎闭上了双眼。

  “好的,以后你不在,我绝对不会再喝酒了。”任纾乖巧地应道。

  见任绎半晌没有反应,任纾再一次睁开眼睛。

  “你怎么不说话了?那,我保证,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不喜欢的事,我都不会做。”

  许久,她感受到熟悉的手在轻抚她的头,这让她心里很是愉悦。

  这时她又闻到那熟悉的味道。

  “这是什么味道?这样香。”她仔细地嗅了嗅,在任绎怀里微微抬头。

  “总之,不是你最喜欢的白玫瑰。”

  任纾听见空气里传来任绎似笑非笑的声音,悦耳极了,任纾一时被他的声音里的笑意吸引,吸引,全然忘记了要问的问题。

  她什么时候最喜欢白玫瑰了?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躺着,屋内静得像一潭水。

  黑暗中,任绎张开口,却半天没有发出声音。

  “要回你的房间吗?”终究还是问出来了。

  怀里的人却一个激灵,将他搂得更紧,像小时候那样。

  “不要,我会做噩梦的……”

  又是这般可怜的语气,任绎似乎可以猜到怀中的人眼睛睁得极大,再用力一点,就会有珍珠似的泪滴坠落。

  任纾没有撒谎,她确实接连做了几天的噩梦。

  “你别走,也别赶我走行吗?”惺忪的双眼,几乎是乞求的语气,头顶的人没有半点反应,只有弟弟那有力的心跳声,那心跳给了任纾极大的安全感,让她几乎就要睡去。

  任绎沉默看着怀里的人,她明早醒来还会记得吗?

  最后也只是收回目光,闭上眼自嘲地轻声道:

  “你对你的弟弟可真好。”

  一更,好想要评论,批评也可以(?_?)


标 签任纾任绎小说 任纾 任绎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