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钟楚楚陆睿辰小说_爱如砒霜深入骨顾七七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240 ℃
钟楚楚陆睿辰小说_爱如砒霜深入骨顾七七

爱如砒霜深入骨

顾七七 著

完本免费

爱如砒霜深入骨完整版免费,爱如砒霜深入骨最新章节在哪看,《爱如砒霜深入骨》是顾七七所著的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陆睿辰钟楚楚,主要讲述的是结婚五年,钟楚楚以为她的爱意能感动陆睿辰,可换来的却是被逼堕/胎,被逼着给他的心上人捐骨髓的下场, 五年后,她换了身份强势回归,势必要讨回当年所受的委屈,陆睿辰,你准备好接受这场游戏了吗....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爱如砒霜深入骨完整版免费,爱如砒霜深入骨最新章节在哪看,《爱如砒霜深入骨》是顾七七所著的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的男女主角分别叫陆睿辰钟楚楚,主要讲述的是结婚五年,钟楚楚以为她的爱意能感动陆睿辰,可换来的却是被逼堕/胎,被逼着给他的心上人捐骨髓的下场, 五年后,她换了身份强势回归,势必要讨回当年所受的委屈,陆睿辰,你准备好接受这场游戏了吗....

免费阅读

  多可笑,就凭她是小三的孩子,所以无论在谁的眼里,都是一样下贱吗?!

  悲哀在心底弥漫,最后抱着的一丝期望也因为这话,彻底破灭!

  看着母亲理所当然的表情,一颗心如坠冰窟。

  钟楚楚发颤的声线掺满了苦涩:“妈,你回去吧,下次别来了。”

  然后匆忙转身进了屋,落荒而逃。

  她无力地靠在门上,手机闹铃突然响起!

  照顾钟雯雯的时间到了。

  生怕去晚了惹陆睿辰生气,钟楚楚急急跑上楼梯,慌忙之际,扑通摔倒在卧室门前。

  她头晕眼花,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滚出去。”

  自上而下冷声,让她心头一颤!

  连滚带爬地爬起来,想跟他说声抱歉,抬头却看到男人注视钟雯雯时,温柔又专注的眼神。

  这样的柔情仿佛利剑般刺穿她的心。

  那句“对不起”如鲠在喉!

  她像小丑一般逃离卧室,眼泪在面上肆意流淌,

  回到屋内,电话再次响起。

  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她满心抗拒,可最终还是按下接听键。

  “妈。”

  王苏红格外急切,带着一丝惊恐:“楚楚,那帮要债的又找上我了!我知道陆家有钱,你去管女婿要!他们说这次要是不给钱,就要砍了我的手当利息!”

  呵,又是要钱。

  难道刚才在陆睿辰面前,还没有羞辱够吗?!

  “我不会找男人要钱,你找爸要吧!”

  她勾起唇角,有些自嘲地笑笑。

  王苏红却尖叫起来:“要不是你推了钟家大小姐下楼,你爸不会跟我断了联系!你赶紧想办法给我凑钱!”

  从小到大,她在王苏红嘴里听见次数最多的,就是钱。

  王苏红花钱一向大手大脚,花没了,就让她去借、去管钟家人要。

  要不到就拼命地打她,拿她当出气筒。

  童年的梦魇再次袭上心头。

  她想拒绝……

  但她只有这一个亲人,不能不管!

  听着母亲哭泣嘶哑的尖叫声,她紧握手机的骨节处泛青,沉默了许久,才低低回应:“我尽量想办法。”

  倘若王苏红真的被砍了手,她会愧疚一辈子。

  思前想后,她最终下定决心,去找陆睿辰。

  站在主卧门口,钟楚楚敲门的手倏地停住,有些犹豫。

  就在这时,里面传出男人的声音。

  “雯雯,等你醒了,我一定给你办一场童话般的婚礼,好不好?”

  温柔的语气仿佛能滴出水来,是她这辈子触不可及的……

  她心头酸涩,勇气一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手,迟迟无法落下。

  她想逃离,想再等一晚上,可王苏红那边,等不起……

  把欠条攥在手里,她还是敲开了房门。

  陆睿辰见来者是她,眸光冰寒:“有事?”

  她垂下头,不敢去看男人此时的神情:“我想管你借点钱……”

  欠条被汗浸湿,皱巴巴的。

  生怕男人会生气,她急忙又说:“就当是我管你借的,等我挣了钱就还你。”

  陆睿辰睨着她,看着女人怯懦模样,冷笑把金卡扔在地上:“不用你还,与其在这里装腔作势,不如管好你那个妈。”

  “再让她来打扰雯雯,你就滚出陆家!”

  心头狠狠一揪,苦涩蔓延。

  她到底……算什么呢?

  辩解的话卡在嘴边,她犹豫片刻,还是转身离开。

  母亲那边,已经快没时间了……

  欠条被她收了起来,总归会有用上的那天。

  她忙赶去母亲说的地址。

  然而到了之后,却是一家高档美容院。

  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急匆匆进去,开门便看到母亲正……

  哪里还有电话中惊慌的样子?倒是惬意非常!

  见此,钟楚楚又惊又怒,冲过去硬是把她拽了起来,厉声质问:“你不是说要被砍手了吗?哪断了!”

  “哈哈哈,”王苏红眼疾手快,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银行卡,笑得花枝乱颤,“不愧是我的女儿,来钱这么快……我要是不这么说,你能给我钱?”

  听着母亲肆意的大笑声,她身心如遭雷劈!

  这是她放低尊严,顶着恶嫌才换来的钱啊!

  到头来……不过为了一场谎言!

  可笑她还蒙在鼓里,真的去低三下四地管陆睿辰要!

  她死死瞪着王苏红,目眦欲裂,伸手去抢银行卡:“你骗我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把卡还我!”

  王苏红笑容一收,现出几分凶相:“你敢!”

  “还我!这钱不是给你享受奢侈生活的!”

  两个人推搡起来,钟楚楚红了眼,歇斯底里地尖叫出声。

  王苏红不甘示弱,直接拨出报警电话:“喂!警察吗……”

  被亲生母亲送进派出所,除了她以外,怕是没有别人了吧。

  入夜。

  她蜷缩在牢房中,双肩颤抖怕的不敢抬头。

  因为陆睿辰就站在外面。

  望向她的眉眼,冰寒彻骨。

  “还不出来,是嫌不够丢人?”

  她一言不发地起身,跟着陆睿辰回家。

  到了别墅门口,男人蓦地停下脚步。

  “这几天滚出去住,别让我看见你。”

  钟楚楚难以置信地抬头,望进男人冰冷的眼底。

  新婚之夜,他也是这般,将她拒之门外!

  接二连三的羞辱,让她情何以堪!

  眼眶通红,她哽咽着乞求他:“求求你,别让我搬出去住……让我干什么都行,只要别赶我走……”

  陆睿辰神色阴郁,扫过她无措的脸。

  “是你自己走,还是我让管家来赶人?”

  “不……”她拼命摇头,手却被他狠狠甩开!

  陆睿辰头也不回,那扇大门砰地一声,在她面前关上。

  他不要她了……

  钟楚楚像个迷路的孩子,呆呆地站在门口,大脑一片空白。

  别墅里,灯火通明。

  不过隔了一道门,她却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在外。

  半晌,憋了一晚上没掉过眼泪,此刻泪水汹涌而出!

  被心爱的人伤了一次又一次,她早已痛得麻木。

  草草擦了把脸,一时竟不知该何去何从。

  除了这里,她还能去哪?陆睿辰不要她,钟家不承认她,她的母亲把她送进拘留所……

  真是莫大的讽刺!

  走投无路之下,还是给王苏红打了电话。

  “妈……”她犹豫地开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女婿给你接出来了?”王苏红冷哼一声,没好气地道,“有话赶紧说,老娘没空搭理你!”

  “我、我没地方住,能让我借住一晚上吗?”

  “你没地方住关我什么……”

  王苏红下意识地拒绝,话到嘴边却又改了口:“算了,你来夜色找我。”

  “夜色?”

  一听名字,她下意识有些抗拒。

  那是整个琅城最大的酒吧,鱼龙混杂,出名地乱。

  正因如此,更是臭名远扬。

  “爱来不来,不来睡大街去!”

  耳边回响着嘟嘟的忙音,她狠心咬牙,还是赶了过去。

  身无分文,她走到酒吧时已经深夜。

  一进门,就看见吧台边的王苏红。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上挂着媚笑,正在跟几个油腻的中年男人聊天。

  见到她,笑容一敛:“你来了?”

  钟楚楚几乎没来过这种地方,她局促极了:“我晚上就住在这里吗?”

  “我呸!”王苏红狠狠啐了她一口,“酒吧是给你住的地方?”

  那为什么还……

  “老娘不是搞慈善的!没钱你倒是想到我了!”

  话音刚落,就把她往外一推!

  “小贱蹄子,就知道你瞧不起我这种人,今天你也去陪酒挣钱,看看你还装不装得起来!”

  钟楚楚猝不及防,往前跌了几步,拎着的包脱手——

  结果不小心砸在了卡座上的花臂男人。

  男人登时就站了起来!

  醉眼朦胧,面带凶相地跟她吼:“砸脚了没看见吗?道歉啊!”

  她想跑,身后空空荡荡,王苏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只剩她一个人。

  花臂男身后还跟着几个同样面色不善的小混混,把她围了起来!

  有人听见刚才王苏红的话,大手肆无忌惮地抚上她的肩膀:“陪酒的?给咱们哥几个都陪高兴了,一切都好说!”

  “你们、我……”她吓坏了,一个劲儿地想躲,“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

  花臂男抓着她的胳膊,酒气熏天:“给脸不要脸,要么陪酒,要么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她不知所措,拼命地想把手抽回来,反倒让花臂男更加嚣张,无论如何,就是不松手!

  嘶啦一声,她的裙子不知被谁硬生生扯破!

  “穿得这么严实,先脱两件再说!”

  那几个小混混嬉笑着上前,竟作势要扒她的衣服!

  她尖叫一声,心底只剩下绝望,“别过来!”

  裙子哪里禁得住这么糟践,破破烂烂地挂在身上,风景若隐若现!

  钟楚楚疯狂挣扎,脚下突然踉跄猛地跌向身后。

  撞进一堵人墙。

  “是你?”

  还没看清男人模样,她就被拉进包厢。

  猝不及防,被摔在沙发上。

  急忙护住身上,她才看清那人的模样,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陆睿辰……他怎么会在这?

  “你就这么难耐?”他黑眸满是嘲讽,冷笑,“没男人不行?”

  她一时语塞,慌张摇头,泪水涟涟。

  想要解释,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果露在外,一副被人虐惨了的模样,任是哪个男人见了,都要心头生起股邪火。

  想到刚才那么多人……

  陆睿辰深邃的眸浮现怒意,俯身,直接把她身上最后一点遮羞的布料也撕碎!

  寒气袭遍全身,紧接着男人欺身而上……

  她连反抗都不能,只有无尽的撕痛。

  ——

  他皱眉从她身上起来,面色阴沉:“你不是第一次?”

  刚刚毫无阻碍,根本就不像是个处!

  她……

  钟楚楚像是被戳到了痛处般,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的第一次,明明也是给了他!

  只是他不记得而已。

  钟雯雯身体不好不能怀孕,所以让王苏红逼着她去上了陆睿辰的床……可惜当事人从来都没想过,那一晚的女人会是她。

  而她,要一辈子保守这个秘密,永远不能说出来。

  她心口胀得发痛,眼睛通红地抬头看着陆睿辰,满面未干的泪痕。

  陆睿辰把她的反应都看在了眼里,以为她是心虚不敢说话,索性干脆利落地把衣服穿好,从钱夹里掏出几张,甩在她身上!

  居高临下,满眼嫌恶:“没钱是吧?给你的辛苦费!”

  心,骤然四分五裂,痛得她无法呼吸!

  看着陆睿辰似乎是要离开,她忍着泪喊他:“求求你,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他何其残忍,让她一个人怎么回去?

  “你凭什么跟我讲条件?”陆睿辰冷嗤一声,连眼神都吝啬赐予她半分。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蓦地响了起来。

  “什么事?”

  离得不远,钟楚楚将电话里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先生,钟雯雯小姐醒了!”

  什么?!

  姐姐醒了……

  然而接下来的话,让她如晴天霹雳般,无法动弹!

  “钟雯雯小姐说是夫人当初推她下的楼,让您别怪夫人,夫人或许只是一时做错了事……”

  根本不是这样!

  她想要解释,却看到男人怒意纵横的冷眸,冰凌般射向她:“雯雯醒了,她亲口说是你推的她。”

  “不……我没有……”

  话音未落,男人便冷冷地留下一句——

  “你留在这!没我的允许,不准回家!”

  陆睿辰走得干脆,连门都没有关上,只留下一件西服外套,供她堪堪遮住身体。

  只是这样,怎么挡得住?

  反倒多了几分若有若无的迷人。

  那些混混还惦记着她,贼心不死地往里面看。

  见半天也没人回来,露出一抹嘻笑,毫无顾忌地走了进来!

  “小美人,看见没有,人家都走了。”花臂男打了个酒嗝,脸上笑意残忍,“这回爷没心思上你了,给我跪下学两声狗叫先!”

  钟楚楚脑袋晕乎乎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被那帮人七手八脚地按在了地上。

  叫她学狗叫……

  她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褪尽,摇摇欲坠,努力咬着牙不发出任何声音。

  有人掐着她的下巴,硬生生灌酒,呛得她眼泪鼻涕都要出来了,浑身都在发痛……

  那帮小混混还不满意似的,哗啦啦地倒了她一身的酒,把她踢倒在地!

  她心底苦笑一声,绝望之下,彻底放弃了挣扎。

  衣服被撕碎,散落一地,而她像砧板上的死鱼般,一动不动。

  就这样吧……

  或许是身体本能地在自我保护,眼前忽然一黑,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睛那一瞬,她就闻到医院消毒水刺鼻的气味。

  想起自己昏迷前群魔乱舞的场景,她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急忙检查自己的身体。

  还好……

  她劫后余生,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一道声音便如同惊雷般,在耳边炸响!

  “你怀孕了。”

  怀孕?是陆睿辰的孩子!

  她心下一惊,却升起一种隐秘的喜悦。

  她要当妈妈了……

  然而陆睿辰面色黑沉,眸光冷寒如冰,几乎将她狠狠刺穿!

  “说!你怀了谁的野种?”

  “我……”

  话到嘴边,她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男人俨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钟楚楚,你一个私生女嫁进陆家还有什么不满足?居然还带着野种进门!”

  此话一出,她心头狠狠一揪,疼痛难当!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

  “无论如何,这个孩子都必须要打掉!”陆睿辰无情地打断了她的话,口气坚决,没有分毫转圜的余地。

  为什么?

  “那是你的孩子!”她难以置信地盯着他,声音颤抖,“那是一条活生生的命!”

  “除了昨晚,我有碰过你?”

  陆睿辰薄唇紧抿,讥诮地开口,“撒谎,也要找个好点的借口!”

  她摇头,泪水簌簌落下。

  还能怎么证明?

  只要能解释清楚,留下这个孩子,什么保守秘密她都无所谓了……

  “你应该还记得,那天晚上……”她闭了闭眼,努力忽略掉心头的剧痛和难堪,“那天晚上,钟雯雯让我代替她,跟你在一起。”

  “不可能!”男人低吼出声。

  她脸色刷白,眼含哀求:“他真的是你的孩子,你可以去查……”

  他不信她……

  男人青筋暴起,眸光晦暗,“雯雯查出了白血病,我会安排人打掉这个孩子,让你做骨髓配型!”

  不!不可能!

  她已经失去了尊严,输得一败涂地,不能再失去这个孩子了……

  钟楚楚死死地瞪大眼睛,将自己的下唇都咬出血色齿痕,心痛得无法抑制:“我说过,我根本没有推她,你不信可以,但不能让我的孩子给她赔命!”

  那是他们的孩子啊!

  话音刚落,陆睿辰忍无可忍地钳住了她的脖子!

  “事到如今,你还想给雯雯泼脏水!”

  大掌缓缓收紧,她的脸痛苦地扭曲起来:“孩子五个月……可以……可以做唐氏筛查……”

  是不是他的亲生子,到时候就清楚了不是么?

  “你没这资格!”陆睿辰眼神凉薄,“雯雯无法怀孕,轮得到你来替她?!”

  钟楚楚感觉自己的心肺都被狠狠地绞着、揉碎成渣!

  她低贱、卑微,他可以看不起她,但是孩子有什么错!

  空气越来越稀薄,她的脸涨得通红,快要无法呼吸。

  陆睿辰看着她马上就要不行的样子,蓦地松开手——

  她单薄的身体晃了晃,大口大口地咳嗽起来。

  “你不过就是个冒牌货……”陆睿辰的声音冰寒彻骨,“我不让你赔命,已经是看在雯雯的份上,手下留情!”

  又是钟雯雯。

  她的手指扎进掌心,骨节隐隐泛白,痛彻心扉!

  下一秒,扑通一声,直挺挺跪在了他面前!

  “陆睿辰,我求求你,孩子是无辜的……”

  她强行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求求你,你要我干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肯放过这个孩子……”

  她还想,听宝宝喊她一声妈咪……

  “野种而已,没有资格出生!”

  陆睿辰毫不犹豫,拒绝得斩钉截铁,“你想都别想!”

  要他养一个野种,不可能!

  “求你——”

  男人不由分说,快步离开。

  钟楚楚看着他的背影,愣了一秒,歇斯底里地尖叫出声,“陆睿辰!你不能这么做!”

  回应她的,只有摔门时的那声巨响!

  她嗓子已经哑了,脱力瘫坐在地,眼神中了无生气。

  他这么做,是要把她逼死!

  她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都怪她太懦弱,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深夜时分,她难以入眠,心口胀痛,任由泪水在脸上肆虐。

  病房门突然被人打开,吓了她一大跳。

  这么晚了,还能是谁?

  来人走路轻巧,面上挂着一抹甜柔笑意。

  她说——

  “姐姐,听说你肚子里怀了我和陆哥哥的孩子,是真的吗?”

标 签爱如砒霜深入骨 钟楚楚 陆睿辰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