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耳鬓厮磨小说(栖迟Q)_耳鬓厮磨谢濯桑桑栖迟Q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04 ℃
耳鬓厮磨小说(栖迟Q)_耳鬓厮磨谢濯桑桑栖迟Q

耳鬓厮磨谢濯桑桑

栖迟Q 著

连载中免费

由栖迟Q大大最新原创更新的古言先婚后爱婚恋小说《耳鬓厮磨》更新啦,谢濯桑桑是小说里的男女主角。在作者栖迟Q凝练老道的文笔之下,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谢濯桑桑之间甜甜的婚后爱情故事。谢濯桑桑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谢濯见到桑桑的第一眼,就很不喜欢她,因为桑桑的长相太耀眼了,只是站在那里,就能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谢濯决定等和桑桑成亲后,要找个借口与她和离。结果到了后面,真香现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栖迟Q大大最新原创更新的古言先婚后爱婚恋小说《耳鬓厮磨》更新啦,谢濯桑桑是小说里的男女主角。在作者栖迟Q凝练老道的文笔之下,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谢濯桑桑之间甜甜的婚后爱情故事。谢濯桑桑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谢濯见到桑桑的第一眼,就很不喜欢她,因为桑桑的长相太耀眼了,只是站在那里,就能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谢濯决定等和桑桑成亲后,要找个借口与她和离。结果到了后面,真香现场。

免费阅读

  芳林园内百花齐放,姹紫嫣红,薄薄纱幔随风摇动,点缀的园内如仙境缥缈。

  前来赴约的贵女大都年龄相仿,私下又时常联系,这会儿一见面便熟络的聊起来,从京城首饰到衣裳,又到哪家公子儿郎,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众人纷纷往某处看去,瞬间脸色羞红。

  只见太子谢濯站在楼阁上,紫冠束发,身着一身雪白,沿着修长身姿往上看去,五官精致,棱角分明,却面色淡然,清华尊贵中透着生人勿近的感觉。

  当真是应了沈桑那句话,是个俊的。

  贵女小姐们早就听说太子仪表非凡,可现在见到真人又是另一回事,想到家中对自己的叮嘱,当即也不再闲聊,唤着丫鬟上旁整理发容。

  太子身旁的侍卫陆一是个闲不住的,他扫视一圈,奇道:“三姑娘怎的没来?”

  “嗯?什么三姑娘?”

  陆一噎住,他看了眼自家殿下皱起的眉峰,心中一咯噔,干巴巴道:“就是沈家三姑娘,您的未来太子妃啊。”

  说来也是蹊跷,沈桑十一岁被定为太子妃,算算已有五年过去。可这五年中,也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两人愣是没有好好瞧上一次,怕是在街上面对面碰见也认不出对方来。

  可说到底,殿下也不应该忘了是哪家姑娘,难道还要等到了大婚那日现场认脸不成?

  “不妥。”

  陆一正嘀咕着,冷不防听到谢濯说了句,忙问:“殿下可是要退了这门婚事?”

  “不妥,不妥。云绫锦产自关外,做工精致,色泽鲜艳,面料柔软,因如行云流水般而得名,却价格不菲只在锦绣坊内摆卖。你瞧瞧此处,只是凉亭内便有三人着此布料,算成银子,一身衣裳能顶上普通人家两三年吃穿。”

  未等陆一反应,谢濯又转了个方向,这下可好,直接屈起手指敲的栏杆啪啪作响,“你再瞧瞧她们头上的珠簪步摇,金为饰,玉点缀,哪件不是白花花的银子。还有,现如今小姑娘怎个个穿的这般鲜艳明亮,也不怕被蜜蜂蚊子盯上,咬个大包。”

  他兴许是没说够,又换到阁楼另一旁品头论足,甚至连生母淑妃布置的芳林园都没放过,话语中无一不透露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陆一听傻了眼,好半晌才找回理智,他知道自家殿下的老毛病又犯了。摸摸鼻子,尴尬道:“殿下,今儿可是淑妃娘娘特意为您设的接风洗尘宴。”

  您就少说几句,是这个理行了。

  还有,今儿是让您来选姑娘过门的,不是让您来数银子的,长点心不好吗?

  谢濯似是猜到陆一心中所想,抬手理了理袖子,轻嗤:“要不是她跑到父皇面前哭闹,孤才不会来。”

  这个“她”,就是太子的生母,淑妃。

  三月前,太子请命微服私访,体察民情,民间桩桩糟心事正令他心中烦乱,偏偏淑妃又挑这个节骨眼说设宴,当即想都没想一口拒绝。

  淑妃被儿子拒之门外,脸面无光,跑到皇帝面前一顿哭诉。

  皇帝向来最重孝道,时常对诸位皇子耳提命面,闻此想都未想,当即一道命令召谢濯入宫,让他赴宴。

  两人正说着,有侍卫奉淑妃之命前来请他过去,谢濯皱了皱眉头,不情愿的下了楼阁。

  没走几步,他顿了下,问陆一:“方才你还说了什么?”

  陆一眼珠子转了一圈,讨好笑道:“没什么,兴许是您听错了。”

  “孤不聋。”

  “……”陆一笑僵了嘴角。

  是,您说的都对。

  ……

  谢濯到殿内时,已经坐了不少人,都是经过淑妃初次挑选后方才让人邀来的。

  北宛向来民风开放,男女之间并无大防,少女们看着走进来的太子,脸色微红,耳垂发烫,忙低头绞着手中帕子。

  谢濯扫了一眼,收回目光,满堂的脂粉味令他有些不自在。

  只是一想到,在座的各位都是银子,不过是个头大小罢了。

  思及此,顿觉浑身轻松,行过礼后大步走到淑妃身旁的位置。

  宴会的内容枯燥无味,基本上都是淑妃和几位夫人在说话,谢濯偶尔应和几句,吃吃酒,看看景,耐着性子一直坐到宴会结束。

  淑妃见太子无心选妃,心里止不住的干着急,她素来与这个儿子生疏,兴许是为了补偿又或许是别的,这才想让谢濯今日在宴会上挑出个心仪来,却没想到人家压根不理会她的情意。

  面对乌泱泱的众人,她只好压下心头不快,挑了几名姑娘说说话。

  不知是哪家不识趣的说了句“沈家三姑娘”,殿内顿时鸦雀无声,纷纷使着眼色瞧。说话的那人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被身旁的夫人忙打着圆场,后随意寻了个理由离开。

  一阵静默后,殿内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热闹。

  谢濯把玩着腰间玉佩,不知在想些什么,连淑妃问的话都没听见。

  一场宴会下来,母子二人关系愈发的僵硬。

  淑妃嫌儿子不识大体,谢濯嫌淑妃多此一举,直到宴会结束,众人散开,都没再说上一句话。

  谢濯站在芳林园外的石阶上,目送淑妃轿子远去。

  夜色婉约,月影如钩,青色的瓦砖渡上一层凉意。

  谢濯盯着影子瞧了会儿,决定走着回去。

  街上正有孩童玩耍,牵着大人的手要买糖人吃,一片热热闹闹。谢濯听着小贩的吆喝声,不免嘴角露出笑意,他喜欢看到百姓安居乐业、其乐融融的样子。

  陆一不知他在笑什么,倒是瞧上了孩童手中的糖人,道:“殿下,听说京城中不少姑娘也喜这糖人,不少公子都是专门买了回去送心上人的。”

  谢濯瞧了一眼,“糖甜牙疼,也就小孩子会吃。”

  陆一早就习惯这般,不赞同道:“那可不一定,瞧瞧这长队如龙,您啊,将来最好别在里面。”

  “就算孤要吃,也是你去排队,与孤何干?”

  “……”陆一无语望天。

  跟了殿下这么多年,他竟是还没摸清套路,瞧瞧,说着说着就把自己绕进去了。

  正暗自懊恼着,眼角一瞥,忙道:“殿下,您瞧瞧那是谁,不就是……”

  “沈三姑娘。”谢濯停下脚步,接了他的话茬。

  远处一顶小轿停在千禧阁前面,轿夫压低轿子,一名身姿曼妙的身影走了出来,可惜薄纱遮面,距离远,天色黑,面容看不真切。

  陆一奇道:“您之前还说没见过人家。”

  谢濯抬手,指了指千禧阁的牌匾,语带嫌弃道:“千禧阁分至双层,上设衣裳,下售糕点,价格中等,在这条街上赚的盆满钵满。而你的沈三姑娘,就是千禧阁的主子。”

  说完,他一甩袖子,双手负在身后,走了过去。

  陆一瞪大眼,“殿下,什么叫我的沈三姑娘,那明明是你家的……”

  “孤老眼昏花,不认识。”

  “……”

  等他们过去时,人已经进了千禧阁,谢濯站在外面犹豫了会儿,也跟着走了进去。

  掌柜的还在核对账本,见人进来,忙迎上去,笑道:“客官,今日小店已经打烊,您……”

  谢濯扫了眼阁内装潢,打断他道:“跟你家主子说,太子谢濯想要见她。”

  ……

  千禧阁,二楼

  “谁?你说谁来了?”

  沈桑慌忙起身,动作之大衣袖打翻了桌上茶水,水渍氤氲出一片水花。

  她秀眉轻拧,面露不解。

  好端端的,谢濯跑这儿来做什么?

  掌柜苦恼道:“小的也不知,太子殿下这会儿还在下面等着呢。”

  沈桑推开白芷递来的手帕,想了想,道:“你就说我感染风寒,身体虚弱,不宜见人。”

  掌柜当即下楼,原话传达。

  谢濯视线定在二楼,目光濯濯,似是想要透过窗户看清里面的人。

  什么感染风寒,分明是故意躲着他不见。

  思及此,谢濯心里暗暗算了算今儿一整天从旁人嘴里听到的沈三姑娘的次数,心里忽地升起一丝不快。

  所有人都见过了,就他没见过。

  谢濯不是会钻死胡同,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可这次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就是想要上楼去瞧瞧。

  瞧瞧沈三姑娘,瞧瞧他未来的太子妃。

  掌柜的见他要上楼,忙拦住,硬着头皮道:“殿下,天色已晚,我家主子已经歇息……”

  话音未落,就被一旁的陆一拖到一旁。

  谢濯点点头,满意道:“看住他。”

  屋内,沈桑贴在门边,听着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到嘴边骂人的话又咽了回去。

  桌上点的油灯忽明忽暗,映的姑娘身姿愈发纤细柔软,谢濯看着倒映在门上的身影,挑了挑眉,面上露出些许不愉。

  他不喜淑妃,自是也不喜淑妃擅作主张给他成的这门亲事。

  只是,沈桑对他的态度倒是有些意外。

  沈桑见没动静,对白芷使了个眼色,白芷心领神会,站到门后。而她自己则是放轻脚步,从妆奁盒内摸了一罐妆粉,往屏风后走去。

  传闻太子谦谦君子,为人正直,想来也不会做出强闯闺房的事情,只要她咬死不松口,今晚就应该见不着面。即便是进来了,她只需缩在被里,抹点妆粉苍白些,再故意咳嗽几声。

  不就做做样子罢了。

  她褪去鞋袜,掀开被子刚要躺下,就听见外面的谢濯敲了敲门。

  “你没病,还有,放下手里的妆粉,起来见孤。”

  莫名的,沈桑竟是从这话里听出了丝洋洋得意的味道,她咬牙,“砰”的一声把妆粉搁在床边的小几上,坐起身,穿好鞋袜,示意白芷开门。

  见就见,谁怕谁啊。


标 签耳鬓厮磨谢濯桑桑 谢濯 桑桑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