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庭筠江诗妍小说_谁人吻过我伤口顾庭筠江诗妍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04 ℃
顾庭筠江诗妍小说_谁人吻过我伤口顾庭筠江诗妍

谁人吻过我伤口

顾庭筠江诗妍 著

连载中免费

顾庭筠江诗妍小说完整版,谁人吻过我伤口全文免费阅读,《谁人吻过我伤口》的作者晚紫文采飞扬,才情过人。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庭筠江诗妍,小说精彩试读:顾庭筠被江诗妍亲手送进监狱,两年后,顾庭筠出狱,再度纠缠上江诗妍,甚至不惜以他们女儿的性命威胁,江诗妍痛顾庭筠更痛…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顾庭筠江诗妍小说完整版,谁人吻过我伤口全文免费阅读,《谁人吻过我伤口》的作者晚紫文采飞扬,才情过人。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庭筠江诗妍,小说精彩试读:顾庭筠被江诗妍亲手送进监狱,两年后,顾庭筠出狱,再度纠缠上江诗妍,甚至不惜以他们女儿的性命威胁,江诗妍痛顾庭筠更痛…

免费阅读

  主治医生跟江诗妍汇报完情况后,江诗妍才回到病房。

  江离已经睡着了,她放轻手脚,走到阿离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因为出生时便患病,阿离的身板很是瘦小,为了治疗也把头发给剃光了,此时缩在被子里,只有小小的一团。

  江诗妍心痛的帮她掖了掖被角,刚碰到她的手时,被她猛地捉住。

  “妈妈别担心,阿离很快就会好的......”小家伙皱着眉头嘟囔,像是在做梦。

  望着阿离苍白的小脸,她的心一阵抽痛。

  不到两岁的孩子,从小就遭受病痛的折磨不说,还要沦为亲生父亲用来要挟她的工具。

  她的阿离,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才会如此命运多舛?

  ****

  江诗妍在病房里坐了一会,又嘱咐了护工一番,才离开。

  她顺着住院部的走廊往外走,经过拐角时,突然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琳琳?”她迟疑着开口。

  栗色卷发的女人似乎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她侧过身,手指飞快地在手机屏幕上按着什么。

  看到那张熟悉的侧脸,她的猜测得到了确定。

  那一瞬间,她几乎要喜极而泣,在这里碰见旧友,几乎是她这段时间遇见的最好的事了。

  “琳琳,怎么回来也没跟我说一声?”她快步走过去,一把抓过白琳琳的胳膊。

  两年不见,她似乎更加成熟、漂亮了些,只是眼中闪烁着她从未见过的陌生情绪。

  “诗妍,好久不见......”白琳琳的笑容很是僵硬。

  她跟白琳琳是多年的闺蜜,白琳琳这个表情,只有她有什么秘密被发现时才会出现。

  难道她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江诗妍疑惑地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正好看到白琳琳被自己抓着的手上,亮着的手机屏幕里的微信聊天框。

  当那熟悉的头像出现在自己眼中时,几乎是瞬间,江诗妍如同被人下了定身术般,动都都不得。

  虽然她和顾庭筠的妈妈已经互删了,但是顾母的头像她还是认得的。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恶毒语气。

  “琳琳,既然庭筠已经出来了,你就多努力一下。”

  “千万不能让庭筠跟江诗妍那个贱人再有联系。”

  最下面,是白琳琳的回复。

  “阿姨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江诗妍的脑子发胀的厉害,白琳琳怎么会跟顾母有联系?

  况且,顾母骂她是贱人她还可以理解,白琳琳怎么会附和她?她们是最好的闺蜜不是吗?

  蓦地,她的手被人狠狠甩开,扯回了她怔愣的神思。

  “既然你已经看到了,那我也没有演下去的必要了。”白琳琳啪一下按灭了屏幕,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傲慢。

  “你什么意思?”她猛地抬头,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我没什么意思啊。”白琳琳轻笑了声,“就是心血来潮,想告诉你一些真相。”

  “妍妍,这段时间,我根本就没有出国深造。是我帮着庭筠妈妈一起,疏通关系让庭筠出来的。”她边说边脱下风衣外套,露出了手腕上的玉镯。

  见江诗妍的目光落在玉镯上,她漫不经心的说:“这玉镯是庭筠妈妈送我的,说是提前送给未来儿媳妇的薄礼。”

  未来儿媳妇......

  听到这几个字,江诗妍心口酸涩得很。

  从前,顾母也会带礼物给自己,时不时约自己去逛街,还非让她改口叫妈。

  现在,她已经成了对方口中害了她儿子的贱人。

  可是,这跟白琳琳又有什么关系?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没等江诗妍发问,白琳琳就率先开口了。

  “当年的视频是我给你的,也是我找人合成的。”白琳琳靠在栏杆上,双手环抱着胸,慢条斯理地开口:“婚礼那天的媒体和记者也是我联系的。”

  宛若一道惊雷炸在江诗妍脑子里,劈开她的脑子,将什么东西硬塞进去。

  “你是说......是我误会了顾庭筠?”她艰难地开口,声音有一丝她自己都未察觉的颤:“顾庭筠是无辜的,是我毁了他?”

  “不然呢?”白琳琳耸了耸肩:“我倒是没想到,一段视频而已,就能让你相信,还以为要多费些功夫。”

  江诗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抓住她的领子,愤怒地低吼:“是你撞死我爸妈的,是不是?”

  江诗妍的面色很是吓人,白琳琳有过那么一瞬的惧怕,可当余光扫到一个姗姗来迟的人时,她突然笑了。

  白琳琳的声音不大,恰好够江诗妍听见。

  “是我撞死的,可是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下一秒,她的脸色瞬间变了,通一下跪在地上,鼻涕眼泪全流了出来。

  “妍妍,我求求你放过庭筠吧,他已经为了你坐牢了,你还想他怎么样?”

  还没等江诗妍反应过来,一个耳光利落地甩在她脸上,那力道,震得她耳朵都在嗡嗡响。

  “琳琳,你不用给这个贱人下跪,咱们顾家的人,再怎么落魄都不能没了骨气!”来人正是顾庭筠的母亲,她用目光剐了江诗妍一眼,亲自将白琳琳扶了起来。

  江诗妍被这一巴掌打愣了,捂着脸,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妈......”

  “你别喊我妈!”几乎是立即,顾母满脸厌恶的骂道:“你这样有心计的女人,我可高攀不起!”

  说完,她半搂着白琳琳转身就走。

  江诗妍怔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忍不住崩溃了,缓缓蹲在地上,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

  心口的酸涩在发酵,酸地几乎要把她给淹没了。

  她去探望顾庭筠的情形就好像发生在昨天,那么的触目惊心。

  他说,你情愿相信一段来历不明的视频也不愿意相信我?

  他说,妍妍,你相信我,这个视频是假的,我真的没有撞死你爸妈。

  他说,妍妍,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相信我?

  最后,他颤着嗓子问,江诗妍,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没有爱过我?

  她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她说,是,我从接受你那一刻开始,就是为了亲手把你送进监狱。

  江诗妍,你凭什么以受害者自居?你今天所受的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江诗妍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

  家里一如既往地冷清。

  她走了几步,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

  倏地转头望向挂外套的架子,上面是一件男人的西装外套和女款的风衣外套。

  这件外套,正是白琳琳在医院里穿的外套!

  江诗妍放轻脚步,往二楼走,果然,书房的门开了一条小缝,白琳琳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庭筠,我今天去医院给阿离骨髓配对了,医生跟我说,两周之后去拿结果就行。”

  “辛苦你了。”顾庭筠的嗓音是她许久未听到过的柔和:“你帮了我那么多,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谢你。”

  “不,庭筠你知道的,你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琳琳,现在的我还没有信心开始下一段恋情,我也不想耽误你。”

  “我可以等你的!只不过,你是不是还爱着妍妍......”

  后来,顾庭筠说了什么,她没有听见,紧接着门被人拉开了。

  “妍妍?”白琳琳眼中闪过一丝得意,面上却是惊讶的:“你怎么会在这?我以为你跟庭筠已经......”

  “离婚了是吗?”江诗妍嘲讽地说:“你放心,只要你白琳琳在这一天,我都不会跟他离婚!”

  若她没有听到这段对话,说不定还会沉浸在自己误会了顾庭筠的痛苦中。

  她江诗妍,从来就不是一个软弱的人。

  “妍妍你怎么了?咱们那么久没见,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白琳琳似乎对她的反应十分不解。

  装什么装?江诗妍拧起眉心,正要反驳她时,顾庭筠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他揽住白琳琳的肩膀:“走吧,我送你下去。”

  由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江诗妍一眼。

  直至脚步声消失,江诗妍才缓过神来。

  顾庭筠是真的很恨她吧?

  恨到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

  江诗妍接了个电话,是阿离的主治医师打来的。

  阿离的主治医师是她大学时的学长,平日里也颇为照顾她,知道了阿离的情况后更是十分上心,主动向院方要求接下这个病人。

  这回他打电话过来,是安慰江诗妍的,说是今日有好几个人来骨髓配对,说不定会有希望。

  可这‘好几个人’中,就有白琳琳,这让她怎么高兴的起来?

  她到现在,脑子里还不断回放着白琳琳那句让她毛骨悚然的话。

  是我撞死的,可是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回家路上,她一直反复思考白琳琳到底为什么背叛自己。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顾庭筠。

  蓦地,房间门被人打开。

  她还没来得及看清人,便被人重重压在床上。

  熟悉的气息笼罩着她,顾庭筠粗蛮地吻着她的唇,极具占有性地攻城掠地。

  等江诗妍反应过来时,身上已经未着丝缕了。

  顾庭筠的唇一寸寸地往下,粗砺的手掌似乎带着电流,令她颤抖不已,几欲沉沦其中。

  “顾庭筠......你放开我......”恍惚间,她想起了今天白琳琳说的话,不由得挣扎起来。

  “你不是想生多一个救江离么”他反手摸上江诗妍背后的暗扣:“想就好好伺候我。”

  江诗妍还想说什么,却被他一口给堵了回去。

  顾庭筠不管不顾地要了她一晚上,直到江诗妍抵不住昏过去了,他还意犹未尽。

  她也不知道顾庭筠到底在发什么疯,但相对于上一晚,这次顾庭筠好歹没太下狠手。

  只不过第二天醒来时,她的情况依然没有好到哪里去。

  浑身上下都是青紫的,腰间和腿间更是惨不忍睹,只要稍微动到那几块地方,都痛得要命。

  她从床头柜上取来手机,收件箱里赫然躺着一封的短信。

  “想知道当年的真相,今天下午三点,BLUE咖啡厅见。”

  这封短信是谁发的,不用想都知道。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江诗妍随便找了点东西垫肚子,便立即赶了过去。

  到BLUE咖啡厅时,白琳琳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挺准时的。”见到江诗妍,她招手叫来服务员。

  “不需要,我听你说完就走。”她冷漠地说。

  白琳琳微笑了一下,没回,转头对服务员道:“一杯卡布奇诺,一杯焦玛。”

  “麻烦你,卡布奇诺换成冰美式。”跟白琳琳还是闺蜜那段日子里,两人最喜欢来BLUE,而她一直喝的都是卡布奇诺。

  只可惜,人都是会变的,更可况是口味?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咖啡端上来后,她终于沉不住气了。

  “也没什么要紧的。”白琳琳轻抿了一口咖啡:“其实该知道的,你都猜到了不是吗?”

  既然不是要说这些,那她叫自己来做什么?江诗妍皱起眉,心中有些莫名其妙的不安和焦躁。

  “我喜欢顾庭筠,甚至比你喜欢上他的时间还要长。”白琳琳的手摩挲着杯壁:“但是因为他喜欢你,他爱你,所以我只好把这份感情藏在心里,就算我爱他爱得要发狂了。”

  “我本来想,时间能让我淡忘一切的,谁知道那天居然会如此巧,连上天都在给我机会,让我把顾庭筠抢走。”白琳琳的视野正对着咖啡厅门口,她状似无意地看了门口一眼,然后站起身,凑到江诗妍面前——

  “那天我给庭筠下了药,然后故意撞上你家的车,你说刺激不刺激?”

  下一秒,她的手就狠狠扇在白琳琳的脸上。

  江诗妍气地浑身发抖,不管不顾地拿起桌上的冰美式就想往她脸上泼!

  谁知还没泼上去,手腕便被人紧紧攥住了。

  “江诗妍,你眼里就这么容不下人么?”

  甫一见到顾庭筠时,她心中的不安倏地放大,紧接着看到跟在顾庭筠身后的顾母,不安得到了证实。

  白琳琳的目的,根本就是在于,让庭筠和顾母看到自己对她动手。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热气腾腾的咖啡泼了个满脸,痛得她忍不住闷哼出声。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对琳琳做什么,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标 签谁人吻过我伤口 顾庭筠江诗妍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