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白玉易宥轩小说_锦瑟忘流年白玉易宥轩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083 ℃
白玉易宥轩小说_锦瑟忘流年白玉易宥轩

锦瑟忘流年

白玉易宥轩 著

连载中免费

白玉易宥轩小说大结局是什么,锦瑟忘流年全文免费,作者婉出清扬的《锦瑟忘流年》主角是白玉易宥轩,小说段落清晰,句句经典,喜欢这本小说的不要错过哦!内容节选:白玉在易宥轩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当初为了钱离开他,现在为了钱接近他,可当真相措不及防来临,易宥轩的痛,比任何人都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白玉易宥轩小说大结局是什么,锦瑟忘流年全文免费,作者婉出清扬的《锦瑟忘流年》主角是白玉易宥轩,小说段落清晰,句句经典,喜欢这本小说的不要错过哦!内容节选:白玉在易宥轩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当初为了钱离开他,现在为了钱接近他,可当真相措不及防来临,易宥轩的痛,比任何人都深。

免费阅读

  白玉拼命的挣扎,可段承烨的力气太大,她被压在身上无法反驳。

  他的手开始在她身上随意游走,从胸口到下面,白玉觉得屈辱极了,她用尽所有力气猛地推开他,随即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段承烨,你混蛋!”

  霎时间,包间里安静的仿佛一个针掉落都能听见,空气诡异到让人窒息。

  “你敢打我?”段承烨的瞳孔泛着猩红色的光芒,像是随时随地要把她吃了一般。

  白玉深吸一口气,清透的眼眸毫不畏惧的直视他,“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忍受着你的折磨,你不会碰我!”

  段承烨的脸气的扭曲狰狞,随后一脚踢在桌子上,指着她边转圈边吼,“喝,给我喝!我没说停你他妈就不能停!”

  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白玉拿起酒继续喝了起来,由于喝的太急,她被呛的直咳嗽。

  旁边有人看不过去,到段承烨跟前小声道,“差不多行了,别出人命!”

  段承烨瞥了说话的人一眼,不耐烦的扯着她的头发,“停停停!”

  白玉放下酒瓶,身体也开始站的不稳,她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变的清醒一点,伸出手,面无表情的说,“七瓶,三万五!”

  “给你,三万五!”

  段承烨从包里拿出几沓钞票,直接扔飞,“自己去捡!”

  白玉愣了一下,然后蹲在地上,开始一张张的捡起钞票。

  眼里的泪水被她强忍着没有流出,她用最快的速度,捡起钱,逃一般的离开。

  跑出宫凰,一阵冷风吹来,她跌坐在地上,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不知过了许久,眼前突然停留一双擦的锃亮锃亮的黑皮鞋,顺着黑皮鞋她抬头,当看清眼前人的容貌时,她惊得一瞬间站起。

  修长笔挺的身材,在灰色大衣的映衬下多了丝神秘感,他五官勾勒出冷峻的轮廓,斜碎的刘海随着他低垂的脑袋掉落,遮挡住他半边眼睑,深邃如墨的眼瞳泛着冰冷的光芒,嘴角噙着的那抹讽刺的笑,深深刺痛着白玉的眼。

  她对上他深邃的眼眸,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

  不知是冬天的寒冷,还是眼前这个人。

  但此刻,她显然忘记了呼吸。

  他!

  回来了!

  五年了,多少个日夜,她脑海里深刻的身影,如今在自己最狼狈不堪的时候出现在面前,她该笑还是该哭。

  易宥轩冷冷的看着她,阴鸷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时间仿佛停止。

  终于,在白玉快要冻到身体僵硬的时候,他开口了,“你这么狼狈,我就放心了。”

  无情冷硬的话语,几乎让白玉怀疑她听错了,但确认除了他以外只剩下另外一个不熟悉的人时,她非常肯定,这句话是从他的嘴里说出。

  尽管做好准备,可当真的面对他时,心里还是难受到刺痛。

  白玉有些昏沉,可能是洋酒的后劲,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整个人就倒在了男人身上。

  清晨,金黄色的光芒透过透明色的玻璃照耀进屋子,白玉翻了翻身,突然。她猛地睁开眼,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生物,惊叫出声,“啊!”

  这怎么回事,她在哪里?

  一万个问号在白玉眼前奔腾而过。

  睡梦中的男人被她的惊叫声吵起,浓眉微皱,他坐起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昨天晚上不是挺享受?”那调侃的表情配上冷峻的眸子让白玉的心都绞在了一块。

  易宥轩说着掀开被子,霎时间,修长健硕的身体,在窗外耀眼的阳光渲染下,显得格外诱人。

  白玉白皙的脸上泛起了一道红晕,没给她时间多想,她很快反应过来,正要起身,却在掀开被子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呆了。

  两秒钟后,她飞快的用被子遮挡住身体,颤抖着声音说,“我们……”

  易宥轩穿好衣服转身看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硬的弧度,随后拿出几千块钱扔给她,“够不够!”

  白玉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钞票,钱是她这几年坚持下来的后盾,可现在,她却觉得无比嘲讽,尤其这钱还是在这种场合之下,还是这个人给的。

  她抬起眼睑,易宥轩的身体被阳光拉的纤长,轮廓分明的脸颊透着阳刚之气,那双眼如同一个漩涡,冰冷的薄唇紧闭,没有一点弧度。

  他不再是以前如阳光般温和的易宥轩,现在的他,浑身透着肃然之气,整个人如同死寂一般。

  白玉自嘲的笑了,她泰然若之的穿好衣服下床,站在他面前直视着他,“谁都可以轻视我,只有你不行!”

  “呵!”易宥轩嘴里发出一个轻蔑的字眼,“水性杨花用在你身上太合适不过!”

  当初她为了钱离开他,现在给她钱又是一副受到屈辱的模样。

  这女人演戏的本领还真是高!

  他无情的话语深深刺痛着白玉的心,不愿再过多解释,既然五年前她放手,现在就不想跟他有任何交集。

  她缓缓放下钱,没有多说一个字,转身离开。

  在朱红色的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她隐忍在眼眶的泪水终于落下。

  “阿玉,我喜欢你,我想娶你做我的新娘!”

  阳光下,易宥轩单膝跪地,手捧着十一朵玫瑰花,迎着璀璨的光芒,他的笑容是那么的温和。

  白玉笑着点头,接过玫瑰,“跟我在一起,你会有很多麻烦!”

  因为她是白家的女儿,榕城的贵族之一,她漂亮的外表,吸引着许久的富二代,而易宥轩什么都没有。

  “我不怕!”易宥轩站起来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会用行动证明我能够给你安全感!”

  那一刻,白玉笑了,这笑容似绚丽的玫瑰,耀眼而夺目,她不顾一切的想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幸福总敌不过残忍的现实,这句话白玉以前不信,现在却信了,段承烨多次把易宥轩打的遍体鳞伤。

  并且威胁她,如果不跟易宥轩分手,他会让人杀了他。

  白玉信了,因为,段家比白家的势力大,他们惹不起。

  她现在依然记得,分手那天,易宥轩说过的那句话,“但凡我有机会走上社会的最顶层,我会把你们狠狠踩踏在脚底!”

  张欣怡打电话来的时候,白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火急火燎的感到医院,气都顾不上喘,抓着她的胳膊就问,“小轩怎么样了?”

  “医生还在里面做治疗。”张欣怡看了眼病房,拉着她到一边小声说,“白玉,小轩这病不能再拖了,他最近发病的几率越来越高,再这么下去,估计撑不了多少时间。”

  白玉一个踉跄,身子摇晃了一下,她手撑着墙壁,看着病房内脸色惨白的小轩,整颗心犹如被一根根尖细的针刺着。

  “医生都找不到合适的骨髓,我又能怎么办?”

  两年了,看着小轩常常被病痛折磨,她的心就痛到无法呼吸,前前后后治疗就做了无数次,而医院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骨髓。

  病房门被打开,白玉急忙迎了上去,“医生,怎么样了?”

  穿着白大褂的青年医生摘下口罩摇了摇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骨髓,恐怕他撑不过三个月。”

  “什么?”

  白玉只觉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还是张欣怡眼疾手快扶住她。

  她抓着张欣怡的胳膊,强撑着身体,“医院真的想不到办法了吗?”

  “如果有合适的骨髓,我们肯定就帮你们做手术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们联系孩子的父亲,看他的骨髓能不能跟孩子匹配的上。”

  “ 孩子父亲。”

  白玉在嘴里喃喃的嘟囔,拳头攥在手里,整个人低沉到了谷底。

  “对了,我要去外地进修,以后我就不再是易念轩的主治医生了,明天医院会安排一个专家过来。”

  白玉是被张欣怡搀扶进病房的,小轩已经睡着,睡梦中眉目紧皱,她颤抖着身体上前轻抚着他的脑袋,眼里全是爱意。

  张欣怡看着她的样子,心里难受,压低声音咆哮,“我说你还在等什么,难道小轩的命你不要了?”

  她就是不明白,到底儿子的命重要,还是尊严重要。

  那个男人一消失就是五年,在儿子生死关头,她为什么就不愿意找他来帮助。

  白玉神色一变,没有说话。

  张欣怡气急,骂道,“你是猪脑子吗?你们已经分手五年了,或许他都已经结婚生子,你们的事情也已经画上了句号,可是作为孩子的爸爸,他就应该救他。”

  白玉为小轩盖好被子,站起身到窗边,看着湛蓝的天空中温和的阳光,她的声音很轻,很平淡,“他回来了!”

  “回来了?”张欣怡惊了一下,“那你快去找啊!”

  白玉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找什么?有必要找吗?”

  从他对自己的态度来看,他早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易宥轩,现在的他冰冷无情,即使知道小轩是他的孩子,他恐怕未必会信。

  况且,要想找到合适的骨髓有多么的难,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都不能跟他的匹配,易宥轩的几率充其量也只占了百分之五十而已。

  既然五年前都成了过路人,现在就更没有联系的必要。何况他刚刚才羞辱过自己,何苦又要送上门去给他羞辱。

  晚上八点钟,白玉准时出现在宫凰,小轩交给了张欣怡照顾。

  其实她挺感谢张欣怡的,如果没有她的帮助,她根本无法心无旁骛的专心工作。

  更没有办法支付起小轩高额的治疗费。

  今天宫凰的人很少,几乎是十点钟的时候才来了一桌客人。

  好像是一个大人物,一来就去了VIP包间。甚至连宫凰的张总都陪着去了。

  这倒让白玉挺好奇的,毕竟段承烨来这里,从未见张总出现过。

  “你还发什么呆啊,客人来了还不快让去点酒?真是的,笨手笨脚!”

  白玉还发着呆,就被经理暴躁的声音惊的回了神。

  她赶忙推着车子去了包间。

  在门被推开的那一刻,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早知道她排到后面去,让别人来这个包间了。

  五双炙热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她的身上,而她清透的眸子在与角落里幽暗深邃的瞳孔接触的那一霎那瞬间低头。

  公事公办的问,“请问先生要喝什么酒!”

  先说话的是宫凰张总,“把酒单给易先生。”

  易先生?

  白玉明显被这个称呼给弄懵了。

  她看向坐在角落里,浑身散发着阴冷之气的男人,他的周围像是有种强大的气场,让人不敢多看。

  看来,他的确是如当年所说,带着睥睨一切的光芒回来。

  白玉低头过去,把酒单递给易宥轩。

  他随手在酒单上指了一下,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

  白玉把倒好的酒端给其他人,给易宥轩的时候,他直接松手,酒杯就这么华丽丽的掉在了地上。

  酒杯破碎的声音让全场都寂静了下来,白玉更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急忙道歉,“对不起!”

  她刚说完话,就感觉脸边一阵冷风飞过,随后就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怎么做事的!”

  白玉低着头不敢说话,只见张总急忙站起来到易宥轩面前一幅卑躬屈膝的样子,“实在抱歉,底下人做事不靠谱,弄脏您的衣服!”

  “还不快给易先生把衣服弄干净!”

  白玉哪敢说其他,赶紧拿起餐巾纸去给易宥轩擦衣服,结果刚挨到他,手就被打偏了。

  “滚开!脏!”

  冰冷无情的话语传到白玉的耳中,她只觉得心隐隐作痛。

  “还不快给易先生重新倒一杯。”

  不知是不是白玉的错觉,白玉总觉得张总似乎很怕易宥轩。

  “行了,张总,赶紧把姑娘叫来吧,我看这女的不错,就留着了。”

  “好,好,没问题!”

  白玉猛然一惊,急忙说,“张总,我只是酒推!”

  话音刚落,脸上又生生挨了一巴掌,“哪来那么多废话,能被易先生他们看上,是你的福气!”

  “对不起,我不陪酒!”

  说着她推着车子要走,就被张总一把拉了回来,怒骂道,“给脸不要脸,去倒酒!”

  白玉直接被推到桌子上,酒杯全部被碰到地上,她一个身形不稳,手直接按在了地上的玻璃渣,血顿时流了出来。

  “没事吧?”

  那是她第一次见冷风,他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黑色的西装衬托的他身形完美高大,她收回手,小声说,“谢谢!”

  “出去包扎一下,我们不是无赖!”

  白玉看了眼张总,他还铁青着脸,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撒腿就往外面跑。

  只是门刚打开,就一头撞在了进来的人身上。

  “啊,谁啊,走路这么不长眼!”

  白玉抬头跟来人四目相对的时候,两人都愣住了。

  还是对方先开口,“白玉,你怎么在这?”

  “林婉儿!”

  白玉叫着她的名字,又转头看了下坐在角落里依然肃冷的易宥轩,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推开她径直走了出去。

  走了没几步,就被人叫住。

  她顿住脚步,回头看林婉儿,平淡的说,“有事?”

  “你在这里干什么?”

  林婉儿趾高气昂的质问,眼里有着隐隐的恐慌。

  “穿成这样,你以为我在做什么?”

  林婉儿松了一口气,随后轻蔑的打量她,“怎么,段承烨玩够了,不要你了?”

  瞥了她一眼,白玉面无表情的回答,“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说完再也不理会她,头也不回的走掉。

  第二天一大早,小轩的病房里就来了一位陌生的医生。

  他看到白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给小轩检查了病情。

  “没想到你儿子都这么大了。”

  白玉没明白他的意思,不解的看着他。

  医生温和一笑,收起听诊器走到她面前,“这么快就忘了?”

  “我们认识?”

  白玉在记忆力搜寻着眼前人的影子,好像并没有什么交集。

  冷风摇了摇头,干脆不再纠结之前的话题,“我叫冷风,从现在开始我是易念轩的主治医生。”

  “哦。”

  她不喜与人打招呼,话说出口觉得哪里不对,还是礼貌性的回道,“你好!”

  冷风看着她一幅生人勿近的样子有些好笑,“你不用这么防备我吧,好歹我昨天还帮过你!”

  昨天?

  白玉终于仔细打量他,许久才想起来,昨天给她解围的那人竟然就是他。

  她露出还算礼貌的笑容,“昨天的事谢谢,以后小轩的病麻烦你多费心!”

  冷风笑了一下,没回应。

  气氛有些尴尬,白玉正要离开,他突然开口,“你和宥轩认识?”

  她的身形一顿,抬头不解的看他。

  “没什么,好奇问一下而已!”

  并不只是好奇吧?

  当年她和易宥轩的事整个A大的人都知道,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冷风也不会好奇到想来打探。

  “不认识!”

  平淡的留下一句话,白玉再也不理会他,转身走了。

  那天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易宥轩,他就像是冬日的雪,来时悄无声息,走时亦是如此。

  而段承烨也从那天开始,没有来过宫凰,听里面的几个小姐说,他好像是遇到了大麻烦。

  至于什么大麻烦,没人知道。

  不过一向对八卦绯闻没什么兴趣的白玉倒挺好奇,在榕城,谁还能给段承烨麻烦。

  大雪过后迎来的是阳光明媚,冰雪消融后,空气清爽,吹来的风泛着一丝丝冷意。

  “小白,我什么时候才能去幼儿园?”小轩蹲在地上,一边玩着白玉新买的玩具,一边嘟囔道,“我不想在医院了,这里好无聊!”

标 签锦瑟忘流年 白玉易宥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