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福气甜宝五岁半[七零]田甜小说_福气甜宝五岁半七零梦廊雨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075 ℃
福气甜宝五岁半[七零]田甜小说_福气甜宝五岁半七零梦廊雨

福气甜宝五岁半七零

梦廊雨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福气甜宝五岁半》的女主角叫田甜,由梦廊雨大神最新创作的一本七零年代种田小说。福气甜宝五岁半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由梦廊雨创作,福气甜宝五岁半田甜全文主要讲述了:修真界天才少女田甜,本来在修真时代生活得很好,因为却在渡劫飞升的过程中,发生意外,穿越到了七十年代。于是田甜从万能大佬变成了只会卖萌装可爱的小萌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福气甜宝五岁半》的女主角叫田甜,由梦廊雨大神最新创作的一本七零年代种田小说。福气甜宝五岁半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由梦廊雨创作,福气甜宝五岁半田甜全文主要讲述了:修真界天才少女田甜,本来在修真时代生活得很好,因为却在渡劫飞升的过程中,发生意外,穿越到了七十年代。于是田甜从万能大佬变成了只会卖萌装可爱的小萌娃~

免费阅读

  前年闹水灾的时候,家里面的田都被淹没了,而她的爷奶也被大水冲走了,连尸体都找不回来。

  去年闹旱灾,粮食颗粒无收,树皮都被饿极了的人啃完了,到最后大家饿得没有办法,只能吃土充饥,可是到最后却被土生生胀死了,村子里外到处都是死人,其他人饿得路都走不动,又哪里能替他们收殓尸体?只能任由着他们曝尸荒野。

  甜甜的三个妹妹也没有熬过去灾年,全都饿死了。

  而今年村子里面闹瘟疫,几乎一夜之间,瘟疫便感染了整个村子的人,原本剩下不多的村民也都死得差不多了,而磕磕绊绊活到现在的甜甜也染上了瘟疫,死在了这年夏天。

  见过太多死亡的甜甜对死亡已经麻木了,她觉得死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眼睛一闭,一切就结束了,再也不会觉得恐惧,也感觉不到饥饿病痛,在这样子的年月里,能早早死了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甜甜想起自己被大水冲走的爷奶,想起生生饿死的三个妹妹,想起自己感染瘟疫死去的爹娘,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很快便失去了呼吸。

  甜甜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然而许是她命不该绝,被过路的修真者救了下来,被带进了宗门,跟着师父开始修仙。

  过去的甜甜一直都以为自己不聪明,然而走上修仙这条路之后,她却成了别人口中的天才,在别人还在金丹期苦苦挣扎的时候,甜甜已经修炼到了渡劫期。

  二百二十五岁的渡劫期大能,纵观整个修真界的历史,她还是第一个。

  渡劫期到了后,甜甜迎来了自己的天劫。

  渡劫期的天劫不是那么好过的,有不少渡劫期的大能便是天劫下陨落,落得个生死道消的下场。

  甜甜觉得自己可以成功渡过天劫,然而当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劈下来的时候,她看到了自己幼年时候的情形。

  原本坚定的道心出现了裂痕,而甜甜也随之消失在了劫雷之中。

  被雷劫结结实实劈中的甜甜以为自己闭上眼睛就不会再睁开了,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好重好重,浓浓的疲倦感笼罩着她,她的身体不停地下坠,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了,她就像蒲公英一样飘了起来,随着风越飞越高,越飞越高……

  再然后,甜甜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急速下坠,一阵天旋地转后,她好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面。

  “甜甜,你醒醒,你不要吓妈妈,甜甜,求求你醒醒……”

  她不是被天雷劈死了吗?怎么还能听到别人说话?

  妈妈是什么?是娘吗?

  甜甜的娘早已经在年初的时候就因为瘟疫而死了,那现在抱着的自己这个人又是谁?是她娘来接她了吗?

  虽然甜甜侥幸未死,但是劫雷对她也不是没有任何影响,她的思维开始混乱,那二百二十年的修真记忆变得模糊了起来,反而幼年时候的记忆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甜甜觉得有些奇怪,她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想看看抱着自己的人是谁,然而此时她的身体却完全不听她的控制,她明明已经用尽了全部力气,可是却连睁开眼睛这个小小的动作都做不到。

  难道死了也会有做不到的事情吗?

  甜甜心中茫然,当发现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时候,慢慢地也就不再挣扎了。

  抱着自己的这个怀抱十分温暖,甜甜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小的时候,那时候她娘也曾经这么温柔地抱过她,只是后来随着几个妹妹接二连三地出生,她娘就再也没有时间抱她了。

  甜甜依赖于这个怀抱,她想一直躺在这个怀抱里面,永远都不要离开,就在甜甜享受着这温暖的怀抱时,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落到了她的脸上。

  一滴两滴三滴……

  温热的液体从她的脸上滑落,顺着面颊流淌进她的嘴里面。

  甜甜尝到了味道,咸咸的,苦苦的,像是眼泪一样。

  抱着她的人在哭,为什么?是她做错了什么吗?

  难道娘已经不喜欢她吗?

  想到这个可能后,甜甜心里一疼,她想睁开眼睛看看,为什么娘要抱着她哭。

  甜甜重新开始挣扎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不受控制的身体终于恢复了控制,甜甜急忙睁开了眼睛,看向那个抱着她的人。

  她看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当看到那个人的时候,甜甜愣住了。

  她是谁?

  最先发现甜甜醒来的人是守在旁边的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看到甜甜睁开了眼睛后,那个少年激动得蹦了起来。

  “妈,妈你快看,甜甜醒了,她醒了!!”

  听到这声音后,王文芳茫然地低下头去,好一会儿之后眼睛方才恢复了焦距,当发现怀中的女孩睁开了眼睛之后,王文芳激动地哭了起来,她紧紧地抱着甜甜,翻来覆去地念叨着一句话。

  “太好了,甜甜你醒了。”

  被这个陌生的女人紧紧地抱在怀中,甜甜身体被勒得有些疼,她茫然地看着对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抱着她的女人模样十分陌生,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可是现在她却一直在喊着自己的名字。

  她是谁?她认识自己吗?她怎么知道她名字的?

  刚刚醒过来的甜甜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完全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文芳抱着女儿哭了一会儿后,终于缓过劲儿来,她擦了擦眼泪,心疼地摸了摸小女儿瘦了许多的面颊。

  病了这一场后,女儿瘦了许多,她原本就瘦弱,现在又掉了几斤肉,身体轻的仿佛没有重量似的,抱在怀里都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王文芳心疼的要命,见自家闺女一动不动地窝在自己怀中,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她,整个人都显得死气沉沉的,她心一疼,又想掉眼泪了,可是怕甜甜看到难过,她又忍了下来,然后便扭头嘱咐站在一旁的田耀光:“老大你去抓一把小米熬些粥过来,我柜子里面有红糖,你往粥里面搁一点儿,甜甜刚刚醒过来,身体虚得很,咱们得好好地给她补一补,争取让她早日好起来。”

  站在一旁的田耀光点了点头,他凑到甜甜跟前,小声说道:“甜甜,你乖乖的,哥哥去给你煮粥喝。”

  甜甜的目光落在这个陌生的少年身上,呆呆地点了点头。

  田耀光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转身跑出了房间。

  前天甜甜出去玩的时候不小心掉到了河里面,当天晚上就发起烧来,他们去卫生所拿了药给甜甜吃,可是她的烧却一直都没有退下去。

  卫生所的医生都说甜甜挺不过来了,让他们准备后事,若不是王文芳一直都不肯放弃的话,一直坚持不懈地给她用温水擦身体,甜甜哪里还能醒得过来?

  田耀光已经把火生了起来,想到自己最疼的小妹妹不用死了,他便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又哭了起来。

  天知道他之前有多害怕,如果甜甜死了的话,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如果不是他没有看好甜甜,她也不会掉到河里面,如果不是她掉到河里的话,也不会发烧,不会病成这个样子。

  好在,她终于醒过来了。

  田耀光擦了擦眼睛,卖力地干起活儿来。

  甜甜觉得自己非常累,睁开了眼睛之后,疲倦的感觉便全都回来了,她的脑子像是被浆糊糊住了,根本无法好好思考,睁开眼睛看了没一会儿的功夫,她便熬不住了,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王文芳见甜甜闭上眼睛,新里咯噔一下,她急忙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感觉甜甜头上的温度已经退下来之后,她的这颗心方才放回了肚子里面。

  医生说过,只要甜甜的烧退了,她就能活下去。

  王文芳抱着甜甜哄了一会儿,确认她睡熟了,方才轻手轻脚地把她放在了床上面。

  烧退了后,甜甜身上出了不少的汗,王文芳去打了热水,给她擦了擦身体,又找了干净的衣服给甜甜换上,这期间甜甜一直都没有清醒过来,不过她的呼吸已经恢复了正常,眉头也不像是先前一样紧紧皱着,显然现在的她身体正在慢慢恢复了。

  把一切都处理妥当了,王文芳松了一口气,她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去灶房那边儿做晚饭了。

  田耀光搬了个小板凳坐在灶台旁边,专心地熬着小米粥,看着锅里面翻滚着的黄色小米,他的神情慢慢变得恍惚起来。

  他们家拢共四个孩子,甜甜是最小的孩子,她生得可爱,又乖巧懂事,他们兄弟三个真的是拿她当眼珠子一样疼。

  田耀光是老大,下面的三个弟弟妹妹都是他带大的,甜甜出生的时候年景不好,爹妈没日没夜地干活,才勉强能养活他们兄妹四个,爹妈他们根本没时间照顾甜甜,是田耀光一手把甜甜带大的。

  田耀光亲眼看着甜甜从一个小猫样子的婴儿长到现在这么大,加上她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田耀光对她投注的感情也是最多的。

  甜甜病了之后,田耀光快急疯了,这两天他跟王文芳一样寸步不离地守着甜甜,眼瞅着甜甜的烧一直不退,田耀光整个人的神经都已经紧绷到了极致,像是随时都会断裂开似的。

  如果甜甜醒不过来的话,他怕是会跟着崩溃了。

  好在,甜甜醒了。

  粥快煮好的时候,王文芳也从外面进来了,她打开锅盖看了一眼,当看到锅里面稀哒哒的米汤时,便问了一句:“老大,这粥怎么这么稀?你怎么不多放点儿米?”

  田耀光说道:“妈,家里面的小米已经没了,这是最后一点儿了,只够甜甜吃一顿了。”

  “小米没了?”

  田耀光点了点头,将装小米的袋子拿给王文芳看。

  “小米一点儿都没有了,我把袋子里面的全都煮了,也只有这么一点。”

  他们平常吃的都是糙米,小米是细粮,价格比糙米贵多了,也是因为甜甜的身体一直不大好,才特意买了小米给她吃的。

  这三斤小米也吃了一个月了,剩不下来也是正常的。

  王文芳看着锅里面的清汤小米,想着女儿那瘦伶伶的样子,她咬了咬牙,从柜子最深处的小箩筐里面摸了两个鸡蛋出来,磕破了甩进了粥里面。

  加了鸡蛋后,小米粥变得浓稠了许多,一股浓郁的香味儿在不大的灶房里面弥漫开来,勾得王文芳和田耀光两个的口水都出来了。

  母子二人对视一眼,默默地将木盖子盖上了,而王文芳则重新起火烧水,准备他们一大家子的晚餐。

  这两天因为甜甜的是事情,一大家子都没怎么好好吃饭,现在甜甜醒过来了,王文芳也有心思给其他人打整饭了。

  晚饭跟过去一样,是棒子面儿粥,往常王文芳也舍不得放玉米面,粥熬得很稀,喝粥跟喝水也差不多,今天她特意多放了半碗面,将粥熬得稠稠的,黄澄澄的玉米粥铺了一大锅,看着就让人觉得馋。

  田耀光蹲在灶膛旁帮着烧火,他吸了吸鼻子,看着忙活着做饭的王文芳,开口问道:“妈,你说爹跟二弟三弟他们能有收获吗?”

  王文芳闻言,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谁知道呢,鱼哪有那么好捞的,人能平安回来就好。”


标 签福气甜宝五岁半七零 田甜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