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程锦厉君卓小说_夫人她又甜又撩程锦厉君卓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56 ℃
程锦厉君卓小说_夫人她又甜又撩程锦厉君卓

夫人她又甜又撩

程锦厉君卓 著

连载中免费

帝少撩上瘾夫人,夫人她又甜又撩全文免费阅读,程锦厉君卓小说大结局在哪看?程锦厉君卓全文免费,以程锦和厉君卓为主角的古代言情佳作《夫人她又甜又撩》正更新中,小说讲的是前世的程锦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意外被闺蜜和未婚夫联手背叛以至惨死,如今重生归来她在复仇的同时还得守护好家人,可程锦却意外遇到了未来会惨死的大佬厉君卓,看程锦会如何逆天改命和厉君卓携手谱写华章....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帝少撩上瘾夫人,夫人她又甜又撩全文免费阅读,程锦厉君卓小说大结局在哪看?程锦厉君卓全文免费,以程锦和厉君卓为主角的古代言情佳作《夫人她又甜又撩》正更新中,小说讲的是前世的程锦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意外被闺蜜和未婚夫联手背叛以至惨死,如今重生归来她在复仇的同时还得守护好家人,可程锦却意外遇到了未来会惨死的大佬厉君卓,看程锦会如何逆天改命和厉君卓携手谱写华章....

免费阅读

  “热……好热啊……好渴……”

  直到睁开眼睛,程锦费力把紧裹着的被子蹬开,趴在床沿不停向外呼气。

  怪不得做这种怪梦,原来是闷到了,不过真的好渴,她打开门下楼去拿水,却听到有人在说话。

  “……今天的大龙虾可真好吃,多亏了陈姐,我才能享受到小姐太太的口服呢。”

  “好说,每天送来这么多食材,他们吃不完也是浪费……”

  是佣人在聊天,可程锦直到下楼也没见到一个人,她疑惑的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水。

  身后有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她猛地转身,正对上还没来得及调整面部表情的沈语柔。

  “……小锦,你还好吧?”沈语柔捂着胸口,站在楼梯上,实在没料到程锦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般。

  程锦看了她一眼,随即垂下头,散乱的发丝滑落,遮住大半张脸。

  “语柔,你说我要是脸毁了,骏兴哥哥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

  嗓音幽幽的,带着少女难言的凄楚心事。

  沈语柔心下一松,有些急切的说道:“当然不会,骏兴哥哥才不是这种人!小锦,你的脸到底怎么了,我这就打电话请医生过来,让他们仔细看看,别耽误了治疗。”

  她说完拿起手机就要打电话——

  “不!不用找医生!我的脸好好的……就有点擦伤,很快就好了。”程锦突然情绪激动,说完也不管对方怎么想便急匆匆上楼。

  “砰。”

  房间门被大力关上。

  看来的确是脸毁了,哪怕医生没有得手,程锦的运气依然很糟糕。

  沈语柔扶着栏杆,压抑了一整晚的心情总算好起来,不过这电话嘛还是要打的,看在她毁了脸的份上,那些她准备许久的大礼就先不上了吧。

  镜子里是一张肌肤无暇的脸。

  程锦仔细回忆,发现用尽自己的知识储备也无法解释这种伤痕迅速愈合的现象。

  不,不是愈合,是消失。

  没有结痂、脱落、新生组织修复等一系列过程,直接完完全全凭空消失了。

  非但如此,皮肤还宛如婴儿一般,细腻的连个毛孔都看不见,她本身皮肤底子就很不错,但自己的脸自己最熟,车祸后醒来的剧烈刺痛是真实的,躲在厉君卓的病房内脸上的伤痕红肿是存在的,而现在——她手指用力去触碰,完好无损,完全没有不适感。

  敲门声传来,程锦依然贴好纱布。

  佣人推着餐车来送吃的。

  看着清粥小菜还有菠萝咕噜肉,程锦突然开口问,“今天有大龙虾?”

  “哦,是的程小姐,只是海鲜是发物,您脸上还有伤……”

  程锦摆摆手,“我随便问问。”

  她没有忽略佣人转身离开时陡然放松的神色,她听到的声音没错。

  稍稍吃了点东西,身体那股渴意再度涌现,程锦一口气喝了一瓶水,直到肚子鼓胀才勉强压下去。

  希望她的脸伤能暂时麻痹沈语柔,让她这段时间别作妖。程锦内心稍稍有些焦躁,离十八岁生日还有七天,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她上辈子死的时候也才二十八岁,哪怕重来一回,即将面临的便是沈家的下作手段,智商还是那个智商,并不会因为重生而瞬间全知全能,先机也就只有那么一点提前预知的消息。

  在她悲惨结局的大前提下,还有很多她并不知道的坑,稍不留神踩进去,她便又会落入前世的泥潭无法挣脱。

  程锦感觉眼前像是笼罩着重重迷雾,周边都是想要拉她下去的手,她闭上眼睛,一遍遍的告诉自己。

  冷静,冷静,程锦。

  想好你能记清楚的每一件事,利用好能利用的一切,既然上天还让你活,那你就不能白死。

  新手机很快送来,程锦拿到的第一件事便是搜索了一个叫“夜色”的论坛,没想到还真有,界面有些简陋,点进去稍稍浏览,电子产品交流专区等都和记忆中的描述相吻合,她迅速的在里面发了个帖子。

  【请问惹男朋友生气了应该怎么办?】

  乍一看就是情感专区的误入了电子专区,很快便有人回复调侃,终于程锦看到了想要找的人。

  “建议重新编辑,移步情感专区。——夜一”

  这家看似平平无奇的电子产品交流论坛,实则暗地里是黑客交流区。而夜一,就是后来黑客排行榜上稳居前三名的实力大佬,据他为数不多的采访有提到过早年对黑客技术产生狂热兴趣时所混过的论坛,并且在那里接任务获得了启动资金。

  程锦点进去ID,发消息过去。

  “我有钱,但是依然有无法解决的问题,能帮帮我吗?”

  “?”

  夜一回复速度很快。

  “请帮助我。”

  那边没有再发消息过来,久到程锦都以为等不到,夜一会不会把她当成无聊的人直接无视了,是不是要冒着被发现的风险直说——

  “ok,现在你可以说了。”

  手机界面上突然出现一个加密的黑色对话框。

  “我有任务要委托。”

  程锦松了口气,迅速将自己的要求发过去。双方都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很快敲定了任务细节和金额。

  十万块,先付一半,任务完成后再付另一半。

  她的手机被监控着,之前出车祸被摔坏的那一部是,现在这款新的也是。

  浏览的每一条新闻信息、打出和收到的每一个电话,聊了什么,通通都在沈家的掌控之下。

  这是前世她已经被骗光所有后才知道的,在她纠结痛苦的时候,沈语柔和沈骏兴这对狗男女甚至还翻出她曾经发出的那些消息一一读出来羞辱她,她曾经被骗的感情成了他们分享取乐的得意之作。

  她要委托夜一做的便是在对方黑客不知情的情况下,堵住后门并且反向升级,让对方认为一直在监控中,并且能够得到她想要他们得到的假消息。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大神也有青涩好奇的时候,程锦迅速的动动手指。

  “这和任务有关吗?”

  果然,夜一不再发消息过来,程锦微笑,这人成名了之后以冷酷著称,趁着还没成名,她要比他更冷酷。

  或许是皮这么一下,又或许是总算看到了一个突破点,程锦的心情不再那么沉重,开始思索下一步该怎么做。

  远在千里之外的黑暗房间内,一个青年不可置信的“fuck”了一声,扒拉了两下乱糟糟似鸡窝般的头发,屏幕上显示着一行行绿色代码,手下敲击键盘的动作加快。

  不愧是大神,很快手机的监控系统便被夜一搞定,程锦第一时间拨打了程易的电话。

  依然是无法接通,她咬着唇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前世也是如此,程易出任务凶险,根本没办法做到随时联络,可她却以为哥哥烦了她,也赌气不和哥哥联系,愚蠢的伤害这个世界上唯一无条件爱护她的人。

  她给程易发邮件,口吻尽量还是那个天真孤独的妹妹。

  哥哥,你还好吗,我想你。

  刚刚打下第一行字,便已泪光汹涌,她坚毅勇敢受尽伤痛而死的哥哥,也曾是阳光朝气的少年,也有着心底悄悄喜欢的女孩子,可是为了保护她……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小锦你在吗,医生来了,你开开门让医生看一下吧。”

  沈语柔还是不死心啊,必须要做点什么来表示自己的善良,还是又买通了医生要动点手段给她毁掉的脸来个双保险?

  程锦深呼吸,手下快速打完剩下的内容点击发送,然后删除浏览痕迹,退出。

  敲门声已经越来越急促,“唰”的一声,被门打开。

  她眼角发红,明显刚刚哭过,瞪着沈语柔几人,“我说了不用看医生就是不用,听不懂吗?!别来烦我了!”

  她跺跺脚,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一个难过伤心又气愤的生怕被人揭了伤疤的少女形象深入人心,沈语柔彻底放了心,转身离去。

  七天很快便过去,楼下的佣人已经在协助礼仪公司布置场地。

  空运的鲜花,来自法国知名酒庄的红酒香槟,华丽的多层蛋糕,一切都那么美好梦幻,符合每一个小女孩对长大成人绽放魅力的期待。

  她目光落在眼前的白色蕾丝礼服上,只觉得这种刻意彰显出来的纯洁让人恶心。

  而她自己就是被打扮精致的洋娃娃,放在拍卖台上待价而沽,好让沈家赚的盆满钵满。

  “程小姐,做造型的时间到了。”

  造型师的助理来提醒,眼光看向礼服,仿佛在疑惑她为什么还没换上。

  “需要帮助吗程小姐?”

  程锦微微颌首,抬手召来侍应生,从托盘中端起一杯红酒——

  “啊……程小姐,这可是沈先生提前三个月在巴黎定制的礼服,您怎么?”

  助理惊呼,造型师也到了,大家看着礼服上大片的红酒渍,面面相觑。这种场合,有幸能来参与的哪个女人不想尽办法打扮精致,礼服是绝对不会有一点小瑕疵的,更何况还是主角,补救都没有办法。

  “这下需要你们帮助了,麻烦你们再找来一件,专业的造型师团队应该会有planB的吧。”

  程锦将酒杯放下,无奈的皱眉摊手,将幼稚娇气大小姐的人设演了个尽兴。

  偏偏她那张脸生的实在娇美无害,哪怕是任性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最近几天沈骏兴变得法的讨好她,沈父更是话里话外想要借由她引荐厉君卓,沈太拿她没办法只好无视,沈语柔小动作不断但她通通不接招。

  做个嚣张的大小姐可真好啊,只要脸色一摆,白眼一翻,谁都不敢再触霉头,更可笑的是他们还会自动脑补给她的行为找出合理性。

  前提是有实力做个真正的大小姐,在他们眼中,她所拥有的一切都将成为他们的,这种气自然也忍不了几天了,所以她要抓紧最后的机会。

  备用礼服很快便被送上来,跟着来的还有沈骏兴,这场宴会是他一手主办的,自然是听说了。

  “小锦,乖,别闹脾气,快看看这里有没有你喜欢的?”

  他对着程锦柔声道,仿佛有用不完的耐心和包容,随即眼光扫向其他人,语带警告,“请你们过来就是要服务好我家小锦,我沈骏兴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可不是能随便被谁怠慢的,如果小锦再有什么不满意,你们就收拾东西走人,自有大把的专业团队过来接手。”

  他的态度落在旁人眼里,就是一心宠着程锦,喜欢她喜欢到了没有原则。

  唬的造型师几人忙不迭的请程锦再选,生怕刚刚才接了上流圈子的大单搞砸了,从此这个圈子便对他们关闭。

  好在程锦没有再挑剔,随手指了件烟紫色的长款纱裙,便不再搭理。

  沈骏兴还想搭话,冲着她走进两步,“小锦,你的脸……”

  “停。”程锦捂着鼻子皱眉,眼神中满是讥诮和嫌弃,“沈骏兴你头上那是什么味儿啊,恶心死了,还不快离我远点!”

  她连连后退,终于站定,还扇了扇口鼻,做出差点呕吐的样子,“别过来别过来,就站在那,关心我的脸啊?放心吧,你不知道亚洲三大邪术之首的化妆术么,什么恶心糟烂的皮肤都能给你化的光洁细腻,肯定看不出来的。”

  说完,程锦少有的给他露了个笑脸。

  沈骏兴一口气梗在脖子里上不去下不来,只觉得胸口堵得慌。

  脸皮涨红,表情僵硬的挤出一个笑意,“那就好,总之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在意的。”

  他临走还不忘忍着被当众侮辱的羞耻和脑补程锦毁容的脸带来的冲击,照常示爱,这点倒是让程锦相当佩服。

  沈骏兴出门便碰上了沈语柔,显然不是刚来的。

  “她是你沈骏兴捧在手心的小公主?那我算什么?”沈语柔被刺激的有点失控,伸手点着他胸口,语气稍显尖利。

  沈骏兴四下看了一眼,见没人关注这边,顺手将她拉到一旁的客房。

  “你疯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说什么疯话?”

  沈骏兴扒拉了两下头发,闻了闻,的确没有什么味道。看来这小公主是变着法戏弄他,可他又闻了闻,好像真的有点味儿。

  看着他的一番动作,沈语柔忍不住自嘲,“你的小公主随口戏弄一句你就当了真,我的真心话你却当我发疯,真是活该。”

  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裙摆,款款靠在洗手台前,意有所指:“其实她说的也没错。”

  沈骏兴顺着她的动作看过去,突然意识到,不久之前他的头才从那里面钻出来……

  眼前闪过程锦想要呕吐的嫌恶表情,他突然也有点反胃。

  “以后别想让我伺候你。”他冷冷的说完,打开水龙头快速的冲洗头发。就不该听沈语柔的玩什么刺激,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不识大体。

  “行啊,留着伺候你纯洁的小公主吧,记得要让她提前化好妆,别对上那张毁了的脸硬不起来。”

  沈语柔眼睛含着泪,有些愤愤的说着。

  她了解这男人,知道他吃哪一套,果然男人很快擦了擦头发走过来把她搂在怀里,重重捏了一把,惹得她低叫出声。

  “我能对着谁硬你不知道么……她算什么东西,过不了多久就让她变成乞丐随便你玩……”

  隔壁的小公主此刻仿佛唇角微翘,仿佛偷了腥的猫儿,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般,微微后仰靠在舒适的沙发椅上。

  顺手撕下纱布,底下是完好无损如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的光洁肌肤。

  她在镜子里看向已经懵逼了的化妆师,冲她勾勾小手,嗓音酥软好听。

  “记着你的工作是化妆,其他的不归你管。”


标 签夫人她又甜又撩 程锦厉君卓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