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资深绿茶穿成虐文女主(尤听)小说_林小茶薄逸之章节尤听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087 ℃
资深绿茶穿成虐文女主(尤听)小说_林小茶薄逸之章节尤听

林小茶薄逸之章节

尤听 著

连载中免费

是由作者尤听倾心原创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仙侠小说《资深绿茶穿成虐文女主》,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小茶、薄逸之。资深绿茶穿成虐文女主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由尤听创作,林小茶薄逸之全文讲述的是:林小茶身为资深绿茶,终于得到了正义的制裁。成为了狗血虐文小说里的女主,被男主百般折磨。被男主虐身虐心,被女配打压栽赃,就这样反反复复一直到大结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是由作者尤听倾心原创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仙侠小说《资深绿茶穿成虐文女主》,小说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小茶、薄逸之。资深绿茶穿成虐文女主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由尤听创作,林小茶薄逸之全文讲述的是:林小茶身为资深绿茶,终于得到了正义的制裁。成为了狗血虐文小说里的女主,被男主百般折磨。被男主虐身虐心,被女配打压栽赃,就这样反反复复一直到大结局。

免费阅读

  “小茶!!!!!!!!!!!”

  天台上的人嘶声裂肺的喊着她的名字。

  众目睽睽下失手把她推下天台的女星们一个个扑通扑通跪在地上,一张张美艳的脸此时苍白得比鬼还难看。

  穿着晚礼服从天台坠落的她,像一条溺水的人鱼。

  在她身体落地的瞬间,脱体而出的灵魂化为夜空中的雾气,反射着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市的荧光,在夜空中旋转着升腾。

  知名女演员林小茶从高楼坠落,享年24岁。

  ——2020年6月8日

  旧的结束,新的开始。

  *

  林小茶再次睁眼时,发现自己在一张木床之上,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放眼看去这是一个古旧而单调的房间。

  自己不是从JZ大厦的天台被推了下来吗?

  八十八层。

  神仙都救不了。

  怎么又会在这样的地方醒来?

  林小茶突然头昏脑胀,一段不属于自己的回忆涌进了脑海。

  记忆的主人叫林茶,生于北州林氏修仙小宗门,父母一心想要一个男孩,无奈却只生了林茶。

  他们退而求次,把希望放在这唯一的女儿身上,通了不少关系把她送到天音门去学艺,却不想过了几年林茶被天音门以资质愚钝行为不端的理由赶出师门。

  林氏夫妇蒙此奇耻大辱不是想着去找天音门理论,而是把怒火都发在自家女儿林茶身上,狠狠责罚。

  他们不甘心丢弃这枚棋子,想起林氏祖辈曾经与九州第一符门司徒家有恩,以此为要挟,和司徒家定了一桩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

  婚事一敲定,还来不及大婚,林茶就被父母急不可耐的送到司徒家住下,生怕司徒家毁婚。

  这上杆子倒贴的骚操作让林茶一举成了九州的笑柄,让眼高于顶的司徒家更加瞧不上。

  雪上加霜的是她未婚夫司徒焕从小心中就有一个白月光:有东州小仙女之称白萱然。

  而这个白宣然正好……

  林小茶头一阵疼痛,“嘶”了一声。

  林茶,司徒焕,白萱然。

  怎么那么熟悉?

  这三个名字,狗血的内容。

  不是她看过的一本叫《林茶传》的古早言情小说吗?

  那本看了都有十年了,但她记忆犹新。

  因为女主名字和自己的一字之差。

  书中主角林茶被当成筹码一样许配给了司徒焕。

  司徒焕却一直喜欢和自己青梅竹马长大的东州小仙女白萱然。

  这个白萱然正好是林茶在天音门时候的师妹,林茶在天音门时候没少吃她的暗亏。

  什么小仙女?其实就是个心机婊白莲花。

  她对司徒焕一直若即若离,把司徒焕玩弄于鼓掌之中。

  心比天高的白萱然得知天音门在招徒后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司徒焕。

  但是白莲花就是白莲花,她明明是自己想去天音门,却哭哭凄凄的告诉司徒焕,她离开是实在太爱他,受不了他有个未婚妻,才离开东州这个伤心地。

  司徒焕便将这些怒气宣泄在了被父母死皮赖脸地嫁给自己的林茶的身上。

  从此林茶就成了他的泄愤工具。

  再加上白莲花这根搅屎棍回来以后一搅……

  整本书就是误会!误会!再误会!

  虐身,虐心,再虐身。

  这本虐文的作者是一个特别有原则的人,打着虐文标签,就真材实料的把前面的九十九章一章不漏地虐满。

  最后高.潮来了,在第一百章的时候,作者一口气放了两万字的大结局:

  男主发现自己误会了女主,并向她道了歉,于是女主原谅了他。

  对,就这么原谅了虐了她九十九章的渣男。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不!

  并没有!

  结局高.潮迭起!

  白萱然这个白莲花恶毒女配也突然悔过,向女主道歉。

  女主圣母光环大开,也原谅了她。

  也~原~谅~了~她~

  然后三人喜提HE大结局。

  读者一个个目瞪口呆,这结局对读者来说比男女主互相捅死可能更让人觉得心塞。

  评论区顿时就炸了,大骂女主圣母婊,JIAN。

  林小茶却是例外,她在评论区打了一句:“女主好可怜,大家别骂她了。”

  倒不是她多善良,主要是没有被侵犯自身利益的时候,她毫不吝啬动动嘴皮敲敲键盘,最小成本地可以当个好人。

  毕竟她是个资深绿茶。

  只是没想到难道自己的一丝廉价的“善意”,既然让自己在十年后获得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以林茶的身份。

  *

  整本书印证了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以及人在弱时,天下都是坏人这两个道理。

  女主一腔耿直“善良”换来的只有男主司徒焕的虐身虐心。

  他身下压着女主,嘴上心里却记着那个装腔作势,婊气冲天的白莲花月光。

  女主一直任人欺压,就是因为她太弱了。

  所以没谁在乎她。

  当你弱的时候,全天下都是坏人。

  突然门吱嘎一声响了,一个穿着粉色衣衫,花枝招展的少女端着托盘走了进来,看着醒了的林茶,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耐烦。

  如果真的穿越了,她就应该是自己的陪嫁丫鬟雪枝。

  林小茶笑盈盈的看着这个小丫鬟。

  “雪枝?”

  丫鬟没做声,看来应该是默认了自己这么叫她,却懒得答自己话。

  看来自己真的穿越了。

  穿成了虐文女主:林茶。

  原主林茶性格柔弱,那对狗男女都能忍,对自己蹬鼻子上脸的小丫鬟就更是不在话下了。

  而且女主也求着雪枝,她在这里不被待见,如果唯一从娘家带回来的丫鬟都不听她的,就更让人看笑话。

  小丫鬟“嘭”一下把托盘放在了桌上,坐到林茶的梳妆台前查看自己的妆容,驾轻就熟地从林茶的梳妆台抽屉里取出了画眉用的黛石,一边补自己的眉毛一边懒洋洋地道:“小姐,药已经给你放下了。”

  语气中充满了怠慢。

  林茶记忆又涌入林小茶的脑海。

  前段时间林茶落水着了寒,回来发了烧,雪枝懒得去请大夫,就随便给她熬了姜水打发。直至林茶昏迷,她怕闹出人命才急忙跑了医馆。

  林小茶认为真正的林茶可能已经高烧病死了。

  雪枝根本不把林茶放眼里,因为林茶在司徒家不受待见,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就是陪嫁过来的自己,林茶怕自己孤立无援,对自己是求着供着的。

  导致雪枝越来越懒,想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一心就想飞向枝头做凤凰,过主子的生活。

  被打伤的司徒焕可以下床,被司徒太君逼着来探望林茶,听到风声的雪枝便开始打一些见不得人的主意。

  林小茶看了一眼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雪枝,想起了接下来的剧情:

  因为雪枝故意不给林茶梳妆,林茶再美,也经不住蓬头垢面,满脸蜡黄,病容的掩盖,反而把一旁精心打扮的雪枝称托得秀美娇俏。

  司徒焕本就风流,又卧病在床数月,久不沾女色,所以那夜雪枝偷偷爬上他的床,他也没有拒绝……

  第二日便将雪枝纳为侍妾。

  林茶知道此事后,差点晕了过去,找雪枝说理,却被恃宠而骄的雪枝打了一耳光。

  想到这里林小茶揉了揉太阳穴:真不愧是虐文女主。

  男主虐、男配虐、女二虐、女N虐。

  总之人人都可虐。

  真惨。

  “枝枝,把药拿过来。”林小茶说话慢条斯理。

  雪枝翻了个白眼气冲冲地从瓷盘上把药盏拿起来走到林茶床前,哐一下放在林小茶的掌心。

  烫得林小茶心中嘶了一下,脸上却面不改色。

  雪枝微微一愣,她故意把药盏从盘中拿出就是为了烫一下林茶,让她以后不要那么多事,指使自己干这个干那个,没想到皮娇肉嫩的林茶居然没被烫到。

  林小茶用纤长的手指揭开药盏的盖子,腥苦之味扑面而来,她林小茶什么苦都能吃,唯独这中药的苦尝不得。

  漆黑的药像镜子一样映着她的脸。

  黑镜中的巴掌大的小脸温柔婉约,没有攻击性。

  一看就是天生虐文女主,好一只低低柔柔,风姿楚楚的小白兔。

  这简直是林小茶梦寐以求的容貌,做了坏事都不会被怀疑。

  而且原主五官生得极美,自己之前若有这么一张脸绝对一出道就横扫整个娱乐圈,哪里还用苦心修炼绿茶之道。

  可惜眼前这么绝美的五官,却活脱脱的给原主弄得毫无精神气,完全印证了“美则美矣,没有灵魂。”这句话。

  可能这虐文女主真的活得太苦了吧,毕竟小丫鬟也敢这么撒野。

  林小茶初来驾到的灵魂一时半刻真救不了这副被原主林茶快要消磨殆尽的皮囊。

  她用盖子拨了拨漆黑的药,滑碎了上面憔悴的倒影。

  “跪下。”她用轻柔的声音不急不缓的道,说出的话都有气无力没有半分气势。

  “什么?”雪枝以为自己听错了。

  林茶可是对自己向来客客气气甚至可以说是唯唯诺诺的,重话都不敢对自己说,更不要说让自己跪下。

  她错愕的看着林小茶。

  林小茶双眼突然变得狠戾,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

  厉声道:“跪下!”

  娱乐圈女星有两种,一种是公主形,她们的起点就是很多人的终点,不需要争不需要抢就能拥有别人梦寐以求的资源,甚至就没有做过配角。她们的眼神有一种与世无争的温柔。

  而例外一类人,她们没有背景,全靠自己打拼,只看未来,不顾一切,她们眼中露出一股狠劲。

  林小茶是第二种,而她却善于把自己伪装成第一种。

  而当她露出那股可以豁出命的狠劲的时候,这种反差震慑人心。

  雪枝没见过什么风浪,被林小茶气场一震,双膝一软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愣愣的看着那个无比陌生的主子。

  刚才一切都是幻觉一般,林小茶又露出了无害的眼神,嘴角挂起了甜甜的微笑,眉眼皆是温柔。

  她伸出纤细枯瘦的手臂摸了摸雪枝的头,“枝枝,吓着没有?是我不好。”

  听着林小茶的软话,雪枝又硬气了起来。

  对呀,她是林茶求着自己,她没有自己不行!

  她抬着眼挑衅地看着正摸着自己头,像是在安抚自己的林小茶。

  林茶!你刚才居然敢这么对我?现在后悔了吧!

  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连梳个头都不会!离了我你怎么办?

  求我啊!来求我啊!

  这次一定要多找她要一些值钱的物件才原谅她!

  不想林小茶一把拔下了雪枝头上的绢花发簪,往地上一扔。

  顿时雪枝精心搭理的头发掉了一边下来,林小茶又揉了揉她的头发。

  刚才一个小美人,瞬间成了一个疯婆子。

  “小姐!你做什么?”雪枝惊呼。

  “告诉你什么叫主仆。”林小茶笑眯眯的一边说一边端起手中的中药盏。

  将药盏中的中药缓缓地从从雪枝凌乱的头上倒下去。


标 签林小茶薄逸之章节 林小茶 薄逸之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