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陶凉烟卓亦然小说_一生只为认识你陶凉烟卓亦然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44 ℃
陶凉烟卓亦然小说_一生只为认识你陶凉烟卓亦然

一生只为认识你

陶凉烟卓亦然 著

连载中免费

一生只为认识你全文免费阅读,陶凉烟卓亦然大结局,《一生只为认识你》是作者南宫锦创作的言情题材文,故事通俗易懂。主角是陶凉烟卓亦然,小说精彩段落节选:五年前,陶凉烟因为苦衷离开卓亦然,五年后,她毫无尊严的站在卓亦然面前,时过境迁,他们失去爱情,有的只是金钱交易…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一生只为认识你全文免费阅读,陶凉烟卓亦然大结局,《一生只为认识你》是作者南宫锦创作的言情题材文,故事通俗易懂。主角是陶凉烟卓亦然,小说精彩段落节选:五年前,陶凉烟因为苦衷离开卓亦然,五年后,她毫无尊严的站在卓亦然面前,时过境迁,他们失去爱情,有的只是金钱交易…

免费阅读

  冯筱雅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插在了我不愿去回想的曾经里。

  大二时,妈妈病倒了,因为要负担妈妈的治疗费用,我选择了辍学。

  我并不知道卓亦然的母亲是怎么知道我和卓亦然的关系的,在我辍学的当天,卓亦然的母亲找到了我,以威胁和命令性的口吻和五十万的现金,让我给卓亦然打电话,结束这段感情。

  我确实给卓亦然打了电话,我说自己和他在一起就是为了他的钱,现在我就要拿着他母亲给我的钱远走高飞了,让他识趣的以后不要再找我,也不要给脸不要脸……

  但是!

  在挂了电话之后,我并没有收下那笔钱。

  我只是不想因为自己拖累了卓亦然,和钱无关。

  可是我到底是高估了自己,自以为是很潇洒,其实没过几天我就开始想卓亦然了,那种想念的滋味让我动摇,崩溃。

  当时正在上大一,和我无话不谈的冯筱雅,知道了这件事,自告奋勇的帮我去找卓亦然,说是要给我解释清楚,但是从那之后,我等了很久,一直都没有等来卓亦然,就连冯筱雅也不再和我见面了。

  曾经的过往,就像是一把绞肉机,绞的我心痛加剧,头昏脑涨,而冯筱雅却一脸炫耀的滔滔不绝,还站在我的面前说个没完没了。

  “姐,我当年真的有帮你去找姐夫解释过的,但,但是,等我和姐夫解释完了之后,姐夫不愿意联系你的,他还和我说,其实他喜欢的人是我,你走了正好,我们也可以光明正大了。”

  原来卓亦然早就和冯筱雅在一起了!

  “是么,那真是祝贺你了,终成眷属了。”

  我实在是不愿意也没有力气去想他们相拥相爱的场面,转过身正要离去,却忽然又顿住了脚步。

  如果说,卓亦然当真爱的那个人是冯筱雅的话,为什么他还会恨我这么多年?

  “陶美琴患者家属——!”

  手术室的灯忽然熄灭,主刀医生推开门走了出来,我赶紧跑过去:“医生,我妈妈怎么……”

  “哎!”

  没等我把话问完,医生就重重叹了口气:“病情拖延的太迟了,抱歉,我们尽力了……”

  眼前一花,身子失重地向前扑了去,“咚——!”我重重摔在了地上。

  “姐!你没事吧?”

  冯筱雅紧张兮兮地蹲在了我的身边,打开她的名牌包包,从里面掏了掏,随后,将一叠钱递在了我的面前。

  “姐,陶阿姨病了这么多年了,现在死了,其实也算是解脱了,我知道你没有钱,这些钱就当是我和亦然在一起给你的补偿费好了,你拿着把陶阿姨给安葬了,就别出现了……”

  “啪——!”

  我抬手挥开了她举在我面前的手,红彤彤的钞票像是下雪一般,在医院纯一色白的走廊里,飞舞着,飘落着……

  我忍着一阵阵地晕眩站起了身,在冯筱雅惊讶而又委屈的注视下,我用力地勾了勾唇,笑了起来。

  冯筱雅似乎被我的样子吓得不轻:“姐,我是为了你好啊……”

  呵呵。

  我还在笑:“冯筱雅,把你的钱捡起来揣好,卓亦然选择和你在一起是他的自由,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还有!请你记住以后不要再拿钱砸我,卓亦然他是个人,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物品!”

  “呜呜呜……呜呜呜……”

  冯筱雅站在原地哭了起来,好像我多不是人的欺负了她一样。

  身后,忽然被一股强大的气场所笼罩,还没等我转回身,手腕就被人狠狠地捏紧,紧接着,卓亦然的声音就跟着响了起来。

  “你对她做了什么?!”

  冯筱雅哭成这个样子,我就算说什么都没做,恐怕卓亦然也不会相信吧?

  我也不想去解释什么,甩开那钳制在我手腕上的大手,我迈步朝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

  妈妈还没有被推出来,我要去等妈妈……

  然而,手腕却被再次攥紧,一股极大的力道,拉着我回到了原地,并将我甩向了旁边的椅子。

  “砰——!”

  我狠狠跌在椅子上,脑袋重重磕在了墙面上,眉骨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额头划过了我的面颊,溅落在了椅子上。

  我很疼,但卓亦然却没有半分怜惜和懊恼的意思。

  他的手还钳制在我的手腕上,扯着我从椅子上站起身,满眼冰霜,就连脱口而出的气息都那么冷:“陶凉烟,你别给脸不要脸!”

  在他的扯动下,又是一滴血涌出了伤口,却滴落在了我的睫毛上,滴进了我的眼睛里。

  我倔强的与他直视:“卓……卓少到底想要我怎样?”

  卓亦然的脸色彻底冷了下去,拉着我的手,将我甩在了冯筱雅的面前。

  “给我的未婚妻道歉!”

  道歉?

  我僵硬着身体,看着冯筱雅那张哭得梨花带雨的脸,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需要道歉。

  “亦然……”

  从头哭到尾的冯筱雅终于开了口,软绵绵的声音还带着梗咽:“我没事的,不用姐姐和我道歉的,姐姐现在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是我不好,是我不应该爱你,不应该和你在一起的……”

  我不知道冯筱雅这些火上浇油的话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我只知道,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去,身后卓亦然的气压降的更低了。

  可他沉默了半晌过后,并没有继续对我冷眼相加,而是对冯筱雅温润如水的哄说:“好了,别哭了,筱雅你记住,无论别人说什么,你都是我卓亦然的未婚妻。”

  “嗯,我明白了亦然。”

  “乖……”

  能不能请你们放过我?!

  忽视掉卓亦然亲吻在冯筱雅额头上的唇,我慢慢弯腰,就算此刻没有镜子,我也知道我的脸有多白。

  捏紧双拳,任由指甲深陷进手心,我强迫自己缓缓开口:“对不起……”

  如果只有道歉,才能让我远离这揪心的折磨,那么我愿意道歉。

  “陶美琴患者家属——!”

  身后,响起了护士的叫喊声,我直起身子转回身,正见妈妈的遗体被推了出来。

  “小烟,是妈妈连累你了……”

  “小烟,你一定要幸福的活下去……”

  “小烟,不要哭,妈妈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妈妈的话还能在耳边回响而起,但唯一与我相依相伴的妈妈却躺在那里再也不会起来了。

  走廊的穿堂风,让我一阵阵发冷,那种冷似乎从皮肤渗进到了我的所有神经里,我瑟瑟地发着抖,步履蹒跚地走到了行动病床,握紧那冰凉的铁栏,在护士的告知下,推着妈妈缓缓朝着停尸房走去。

  卓亦然还搂着冯筱雅的肩膀站在原地,他脸色微变,薄唇欲动,似乎想说些什么。

  但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不想再听了……

  所以在擦身而过时,我先行开了口:“如此狼狈的我,你满意了吗?”

  你们都满意了吗?!!

  “不是我说,你也是成年人了,我们不是啥慈善机构,没钱你就别来火葬场啊,随便找个地儿埋了,你不说估计也没人知道。”

  “这些钱真的是我的全部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炎炎烈日,我在闷热的火葬场里四处求人,却屡屡碰壁,最后是因为妈妈的尸体在高温下开始一点点的变质了,火葬场里的人施舍的把妈妈放进了冷冻柜里面,但他们也给我下了最后通知,只有一晚,要是明天还拿不出钱火化,后果自负。

  现实的残酷,让我仅存的自尊心荡然无存,所以出了火葬场之后,我直接去了冯筱雅的家。

  三层楼的别墅,灯火通明,一楼的客厅里摆着玲琅满目的美食,许多穿戴精致的富家太太闲聊着,说笑着,只有穿着帆布鞋,牛仔裤的我,像是一根倒生在肉上的刺,突兀的站在她们当中。

  “你怎么来了?”

  在佣人的陪伴下,林柳珍穿着名牌礼裙一步步走到了我的面前,画着精致眼影的眼睛,像是在嫌弃垃圾一样的嫌弃着我。

  我知道,我来的不是时候,但谁又曾想到,同样都是我爸爸的妻子,我妈妈连死都死不起了,但林柳珍却还富的整日靠举行派对打发时间呢?

  为了不影响派对的气氛,让林柳珍更加厌恶我,我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的商量:“林姨,能不能把每个月三百块的生活费,按一年的先给我?”

  爸爸死了之后,在遗嘱上给了我和我妈妈一小部分的钱,但林柳珍却收买了律师,把那一小部分的钱,按照每个月三百给我和妈妈。

  “凭什么?!”

  林柳珍满脸的盛气凌人,说话更是尖酸刻薄:“当初我能够答应每个月给你三百块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那是我爸爸的钱!”我忍不住抬高了音量,这个女人永远都是这么无耻!

  “你爸爸已经死了!”林柳珍冷笑着看着我又说,“陶凉烟,现在的冯家我说的算,你受不了可以滚,再或者……找律师和我打官司啊!”

  打官司……

  那是有钱人才消耗得起的。

  “林姨……”

  我不得不再次软下了语气,撇开自尊的恳求:“我妈妈病逝了,我需要一些钱火化我妈妈……”

  “这样啊。”

  林柳珍很是恍然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却扯开红唇,笑的更加无情:“跪下求我,陶凉烟,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不是吗?”

  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在了胸口,我窒息的连四肢都渐渐冰冷了下去。

  周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她们虽然没有说话,但那挂在脸上的笑容却是那么的讽刺。

  我是那么的想要转身离去,但最终,我还是缓缓地弯曲了自己的膝盖……

  “林姨,求求你,我真的很需要钱……”为了能让林柳珍开心,我咬紧下唇,把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用头砸向地板。

  我一遍一遍地恳求着,林柳珍始终无动于衷,一直到我趴在地板上,再也使不出力气的时候,林柳珍才抬高了声音喊道:“保安!”?!

  我一个激灵,从原本的晕眩中彻底清醒了过来,瞪大了眼睛的望着她,而林柳珍则是品着高脚杯里的美酒,满脸的笑意盎然。

  一直到保安将我架起来,她才满脸无辜的说:“我只是教你怎么求人,但没说我一定会答应。”

  我真是错估了这个女人的狠毒!

  “把她给我扔出去!”

  耳边再次响起林柳珍声音的同时,我被两名人高马大的保安架着拖出了客厅,打开大门,我模糊看见冯筱雅正朝着这边走来,紧接着,那两个保安就把我甩出了门外。

  “砰——!”

  不偏不正,刚刚好我摔在了冯筱雅的脚尖前!

  “冯筱雅……”

  趴在坚硬的地面上,胸腔阵阵地发闷,忍着五脏六腑都绞在了一起的疼痛,我强迫自己喊出了冯筱雅的名字。

  我不能让这里的保安撵出去,我必须要在今天晚上之前要到钱!

  我喊得声音足够大,但冯筱雅却像是根本没听见一样,语气生冷的训斥着那两名保安:“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是瞎了眼了?连要饭的都能混进来?!”

  那两名保安解释:“冯小姐,她说她认识冯太太,而且,她刚刚也喊您的名字了……”

  “能叫出我名字的,就都是认识我的?”

  冯筱雅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是伸手指着那两个保安的鼻子警告:“赶紧把她给我赶走,不然你们就滚蛋!”

  “冯筱……”

  眼看着冯筱雅要走,我再次开了口,但冯筱雅却一脚狠狠踩在了我的手背上,尖锐的鞋跟瞬间碾压进我的皮肉,我疼的蜷缩在了地上。

  虚汗一层又一层的从毛孔里往外冒,眼前一阵阵地虚晃,我疼的止不住一声又一声地干呕着。

  “砰!”

  冯筱雅头也不回的上了台阶,进了冯家的大门,那两名保安赶紧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拖拽着我往小区外面走。

  沉重的身体忽然轻了起来,我知道自己再次被那两个保安,像是扔垃圾一样的扔了出去……

  可是,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一条有力的手臂,再我倒地的那一刻,揽住了我的腰。

  幽幽睁开眼睛,卓亦然的俊脸就呈现在了眼前。

  看着我蓬头垢面的狼狈模样,他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之后,微微皱眉的问:“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幅鬼样子?”

  此刻的他,没有昨天晚上的讥讽鄙夷,也没有今天上午的冰冷漠然,这样的他,让我想起了上大学时,每次我吃雪糕吃的满嘴都是的时候,他一边耐心的帮我擦拭,一边又忍不住责备我的样子。

  那个时候,他也是像现在这样,皱着眉头的说:“陶陶,你怎么总能把雪糕吃的跟灾难现场一样呢?”

  曾经的记忆和卓亦然现在的面庞交错,一瞬间我热泪盈眶,心酸的难以呼吸。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眼泪,让卓亦然也想起了曾经,他那漆黑的眼里,渐渐浮现了一种我熟悉的温柔。

  “卓亦然,你……”

  我想求他帮我,因为我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

  “亦然,你怎么来这么早?不是说还要半个小时吗?”

  身后,忽然响起了冯筱雅的声音,紧接着,她若无其事的走了过来,在看见我的时候,很是惊讶的瞪圆了眼睛:“姐姐,你怎么来了啊?你这是……”

  所有的心酸,在这一刻消失殆尽,我冷眼看向她:“刚刚我们不是才见过吗?不是你让保安把我撵出来的吗?”

  冯筱雅很是无辜的摇头:“姐姐,你在说什么……我根本没有啊……”

  站在旁边的两个保安,沉默的低着头,默认着冯筱雅的谎言。

  “姐姐……我知道我和亦然在一起,是我欠了你的,可你也不能来我家管我妈妈要钱啊!”

  冯筱雅打开包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叠钱,递给了我:“姐姐,这里是两万块钱,你先拿着,要是不够的话,我再给你,当初亦然的妈妈给了你那么多钱,你现在还不停找我妈妈要,难道除了金钱,你任何感情都不在乎吗?”

  嗖地,我的手腕被攥紧,卓亦然眼中的温柔早已消失殆尽,他冷冷地看着我,声音充满了压迫:“陶凉烟,我是真的小看你了!”

  “我没有。”

  原来卓亦然一直觉得,我拿了那笔钱吗?

  我抬眼看向卓亦然,声音有些发颤:“卓亦然,我真的没有拿那笔钱,你相信我。”

  “让我相信你?你配吗?”卓亦然冷冷地笑了,猛地将我甩向了一边。

  他的力气很大,我根本来不及反应,脚下不稳,直直朝着道路两边的灌木丛倒了下去。

  锋利的枝桠刮破了我的胳膊,双腿,我哪怕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痛吟出声,却还是疼出了一身的冷汗。

  昏暗的灯光下,冯筱雅窃喜的偷笑着,眼中尽是得意之色。

  “筱雅,你和亦然怎么还没进去啊?你们两个今天可是主角啊!”

  林柳珍走了过来,同她一起的,还有刚刚屋子里聚会的那些富太太们。

  看了看冯筱雅,又看了看卓亦然,她最后才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陶凉烟,你还真是不死心,在我这没要到钱,又想来管筱雅要!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陶美琴怎么就养出你这么个只认钱,连脸都不要的女儿来?”

  “妈!你别说了……”冯筱雅跑了过来,拉住了林柳珍的手,满脸的不忍。

  “干嘛不说?小时后她就常仗着自己比你大欺负你,现在又跑来欺负你,你还帮着她说话?筱雅啊,你怎么就那么善良啊?!”

  那些站在周围的富太太们,纷纷朝着我看了过来,眼中尽是不屑和讥讽,有的甚至已经开始对我指指点点,戳着我的脊梁骨,大声指责着我多么多么的不要脸,感慨着冯筱雅多么多么的善良。

  卓亦然的俊脸隐藏在了夜色的阴影之中,让人看不真切他此刻的表情。

  呵呵呵呵……

  我狼狈而艰难的从灌木丛中爬起来,惨笑着,转身离去。

  我在乎的人都不相信我了,其他人的看法,我又何必在意呢?

  “陶小姐。”

  我一瘸一拐的刚走出小区,就被一个年轻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他指了指停在很远处的车,很公式化的说:“卓少说,您要是真的需要钱,可以在那边等他。”

  等他?

标 签一生只为认识你 陶凉烟卓亦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