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冷言熙席幕琛小说_念念不忘是你冷言熙席幕琛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38 ℃
冷言熙席幕琛小说_念念不忘是你冷言熙席幕琛

念念不忘是你

冷言熙席幕琛 著

连载中免费

念念不忘是你小说大结局是什么,主角是冷言熙席幕琛的小说,读完作者糖果果的小说《念念不忘是你》让人心里十分安宁,舒服。《念念不忘是你》主要讲述了冷言熙席幕琛之间的故事,内容梗概:冷言熙执着的爱了席幕琛很多年,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也没能换回同等的那句我爱你…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念念不忘是你小说大结局是什么,主角是冷言熙席幕琛的小说,读完作者糖果果的小说《念念不忘是你》让人心里十分安宁,舒服。《念念不忘是你》主要讲述了冷言熙席幕琛之间的故事,内容梗概:冷言熙执着的爱了席幕琛很多年,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也没能换回同等的那句我爱你…

免费阅读

  冷言熙看着席幕琛一言不发,而席幕琛的愤怒却已经到了极限。

  “道歉!冷言熙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席幕琛咆哮。

  “好,我道歉。”冷言熙突然间明白今天的事他不会轻易罢休。

  林语薇走了过来,挽着席幕琛的手臂,半露的胸脯压了过来,香艳极了:“幕琛,手好痛。”

  “道歉,这是最后一次。”席幕琛并不理会林语薇,视线始终在冷言熙身上。

  “对不起。”

  “大声点!”

  “对不起!”

  “给谁道歉?”

  冷言熙的声音已经很大了,可席幕琛就是不满意。

  “咚”的一声,冷言熙跪在了地上,“林小姐对不起,我不该用开水泼你,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说完她重重的几个响头磕在地上,额头撞破了,鲜血流淌在本就消瘦的脸上,十分狼狈刺眼。

  “现在满意了吗?”她抬头望着他,眼中满是凄苦倔犟不甘。

  在自己的生命的最后时刻选择留在他身边,没想到会这么难。

  一个想赶自己离开,另一个拼命的给她难堪。

  难道真的不应该留下来吗?

  席幕琛看着此时的冷言熙突然觉得心烦意乱,他移开视线拉着林语薇上楼。

  冷言熙看着不愿再和自己多说一个字的席幕琛,眼泪砸了下来。

  席幕琛拉着林语薇上楼,上楼干什么呢?

  不用多想也明白。

  她用力抹掉眼泪站了起来,望着眼前无比熟悉的一切,感觉有一张无形大网正在收拢,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席幕琛终究是爱上了别的女人,心中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位置。

  楼上传来女人的低呤。

  这声音令人无限暇想,她双手用力的按住胸口的位置,可仍然感觉心像被烈火燃烧一般尖锐的疼了起来。

  最终冷言熙落慌而逃。

  一个人形影单只的走在大街上,望着漆黑的夜空,感觉自己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有微风拂过,她感觉无比的冷,血液都似在凝结。

  她蹲在地上放声痛苦了起来。

  她只想自己余生是和自己心爱的人度过,难道就这小小的愿望也实现不了吗?

  她也是人,会流血会流泪,很快就会死去。

  为什么老天却在给自己疾病的同时,又夺走她的爱人呢?

  难到她冷言熙真的就不配得到幸福吗?

  真的就不配吗?

  她哭着哭着就感觉有一只手伸了过来:“再难过,他也看不见,感受不到,你又何必……”

  这声音很熟悉,一起生活了一年她又怎么不熟悉呢?

  “乔斯。”冷言熙抬头,就看见一个就带有法国贵族气息,长相英俊绝伦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不放心你,不过你今天的行为确实不能让我放心。”乔斯修长的手指拂过她额头的伤口。

  冷言熙苦笑:“我这种人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乔斯又怎么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

  他将冷言熙扶了起来:“走,我带你去收拾一下。”冷言熙如同木偶一般任乔斯将她带走。

  到酒店他们聊了很多,可冷言熙仍不肯离开津城。

  清晨,乔斯想陪冷言熙想去楼下走走,散散心。

  她不肯,乔斯拉着她往外拽,一不小心,她就跌倒在乔斯怀里,乔斯顺势搂住她开了门。

  可在酒店房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一张熟悉且无比愤怒的脸出现在了冷言熙的面前。

  席幕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席幕琛死死盯着眼前亲密拥抱的两人脸色铁青,自己因为放不下她找过来,如今这些担忧都成为了笑话!

  成了笑话!

  “幕琛,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的……”冷言熙慌乱地挣开了乔斯的怀抱,一直不停的摇头解释。

  “冷言熙这个时候了你还在骗我吗?”席幕琛一把将她从乔斯身边拽了过来。

  乔斯拽着冷言熙的另一只手怎么也不肯放开,“放开她!”

  席幕琛的眸子很冷,像是下一秒会挥刀杀人。

  一年前就是这个男人和她私逃的,现在他们还在一起!也许一年前的账是时候算了。

  思及至此,他一脚踢在乔斯的肚子上,乔斯退了好远,同时也放开了冷言熙。

  “你疯了,你凭什么打人?”乔斯怒吼。

  “就凭你碰了我的女人。”席幕琛将冷言熙拉到他的身后,扑了上去。

  冷言熙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他:“别打了,我们什么也没做!”

  席幕琛停了下来,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

  “言熙,你别怕他,我们就算做了什么也是合法的,我们是夫妻。”乔斯语出惊人。

  六月惊雷也不过如此,席幕琛告诉自己,也许是自己的耳朵幻听了。她怎么会和一个法国男人结婚了?

  冷言熙愣住了,她没想到乔斯会把这件事说出来。

  猝不及防说出来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结婚了,呵呵,你们怎么会结婚呢?”这不可能的,冷言熙怎么会结婚呢?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们一年前就结婚了,不信你可以去查。”乔斯笑的胜券在握,他赢了他不是吗?

  “乔斯,为什么你要把这件事说出来?为什么?”冷言熙质问。

  明明说好了的,这件事永远不会让席幕琛知道。

  “席幕琛要订婚了,他很快就是别人的丈夫了,言熙你醒醒吧!”乔斯大吼。

  她的日子不多了,先前告诉她还有两三个月,都是骗她的。她的全身各个器官坏死,最多只能活一个月。

  但事无绝对,也许这个时候带她再多跑几家医院,或许能查出病因。

  那样她也就还有机会活下去。

  而不是用有限的时间,去完成心愿。

  “所以说你们真的结婚了?”席幕琛眸子变的无比阴鸷,声音更像是从地狱传来一般。

  “幕琛你相信我,事情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席幕琛用力掰开冷言熙的手,转身一字一顿问:“你真的嫁给了他对不对?”

  “是,可是我们……”事实真的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够了!冷言熙你凭什么认为我席幕琛会要一个已婚妇女?”席幕琛所有的怒火因为冷言熙的承认全部爆发了。

  哪怕是随便玩玩也不行,他席幕琛永远不会和一个有夫之妇牵扯不清。

  冷言熙看着决绝离去的席幕琛,心口一陈刺疼。

  半晌,她才转头看向乔斯:“为什么要说出来,明明我们已经离婚了,和你结婚也是为了好办签证,能好好的留在法国治病。”

  “言熙,他要结婚了,三天后就订婚了,以后你们还怎么在一起?听话,言熙跟我去治病,我联系了美国最好的医院,相信这次一定能查出病因,到时你就有救了,听话。”乔斯的双手搭在冷言熙的肩上,她好瘦,好似风一吹就会倒。

  冷言熙挥开乔斯的手:“乔斯别想再骗我了,这一年来都没查出病因,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查出来呢?乔斯我很感激这一年来你对我的帮助,我也知道你做这一切是为我好。”

  “但回到他身边是我自己的选择,不过三天后他就订婚了,到时我会离开,但不是治病,而是找一个人没人认识我的地方静静的死去,我累了,很累很累,再也经不起折腾。”

  说完她就冲了出去。

  乔斯一脸颓败蹲在地上,自己爱的人,哪怕自己付出再多,她都不愿意留下来。

  她的心被那个男人占满了,早已容不下他了。

  冷言熙回到别墅时,佣人将她挡在门外。

  不管她怎么求,他们都不肯让她进去。

  她望着冷漠的佣人不禁悲从中来,一年前不告诉他她生病了,是因为她害怕他承受不了。

  况且当时公司的状况不是很好,他根本就没那么多精力。

  而自己又不甘心年纪轻轻就离开了,所以在乔斯她的主治医生提出带她去法国治病时,她毫不犹犹豫就答应了。

  “轰”的一声,天空突然下起的暴雨。

  她拨通了席幕琛的电话:“幕琛相信我,我和他结婚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和他之间什么也没发生,就在四天前,我和他已经办了离婚手续。”

  “离婚了,呵呵,冷言熙我这辈子不会要一个离婚妇女,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所有的后果你自己承担!”

  “幕琛你相信我,事情真的不是你想像的那样,你让我进去,我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的。”她急的快哭出来了。

  自己欠他一个解释,可他却从不肯给她机会。

  她原本想在临死前留在自己爱的男人身边。

  可现在不仅不能留在他身边,他还把她当成背叛者。

  背叛者!

  “冷言熙我不想见到你,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你!”席幕琛的声音仿佛从万丈深渊里传来,令人害怕恐惧。

  “不!幕琛不要这样,不要……嘟嘟……”她拼命地求他,可回应她的是电话挂断的忙音。

  当她再拨通席幕琛的电话时,电话里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他断了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

  冷言熙似疯了一般拍在铁门,一边求门口的佣人:“开门,快帮我开门,求求你们……我要给幕琛解释,我还欠他一个解释,开门!开门!”

  佣人们都知道林语薇才是这个家未来的女主人,而眼前这个是为了钱上赶着给人做小/三的不要脸的女人。

  所以不管冷言熙如何求她们,她们始终没有开门。

  冷言熙瞪大眼睛看着佣人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双膝一软瘫坐在地上。

  地上有积水,单薄的身体被爆雨清洗的犹如毫无血色的死人。

  胸口很闷,有一股腥甜一直在往上涌,充斥着她整个口腔“噗”的一声鲜血吐在积水上很快蔓延开来,然后无影无踪。

  他的身体渐渐退去温度,气息越来越微弱。

  她嘴里一直叫着席幕琛的名字:“幕琛……幕琛……”

  没等最后一个音落下,冷言熙就晕倒在雨中,迷蒙中她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当她努力睁大眼睛时,却什么也看不清了。

  那是席幕琛么……

  两天后冷言熙醒来,只有乔斯陪在她身边。

  枕头上放着两张飞往美国的飞机票。

  乔斯没办法看着冷言熙这么折磨自己。

  那个男人不值得她这样。

  乔斯拉着冷言熙的手,声音温柔的像慈爱父亲:“言熙听话,跟我去美国治病。”

  她抽回手,瞪大眼睛望着天花板:“乔斯放下执念吧,你应该配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执念?呵呵,你有你的执念,我也有我的执念,你为了留在席幕琛身边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我又何尝不是?”自己的爱的人不爱自己,却爱着别人,这一生他是注定求而不得。

  可这也不能阻止他的爱不是吗?

  冷言熙紧紧闭上眼帘,乔斯说的没错,她的执念就是席幕琛,她在意他的对自己的态度,在意他看自己的每一个眼神,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

  更不想带着他的恨离开这个世界,不管付多少代价!

  乔斯看着冷言熙瘦的只剩巴掌大的小脸心痛万分,劝她的话他说了千百回,而这次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乔斯放弃吧,我的时间不多,这辈子我没办法从他的世界走出来,因为我的世界只剩下他了,我不想他恨我,他是我心,是我空气,是我的一切,失去他我一刻都活不了,一刻都活不了。”

  她不想在乔斯面前流泪,她更不想他为自己心疼,但她忍不住。

  她的心好疼好疼,像正在被硫酸一寸寸腐蚀。

  乔斯看着她流泪,也跟着流:“好,就这一次,我帮你把他求来,听你一次解释,希望他听了之后不再恨你。”

  冷言熙红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乔斯,虚弱地说:“乔斯你没必要这样,你回去吧,离开这个地方,这里不属于你。”

  乔斯站了起来,背对着冷言熙走了出去。

  “有你的地方才有我,我的心同我的人都是跟着你走的,言熙我爱你,即使你爱着席幕琛,你也不能残忍地阻止我爱你,爱你是我的事,我不会强求你。”

  四季名歌集团的总裁办公室。

  乔斯看着专心工作的席幕琛,眼神凶残的像一头狼:“去见见她。”

  本来埋在一堆文件中不打算理会的席幕琛,听到乔斯的话,突然将笔扔在桌子上。

  “你凭什么要求我,凭什么?”席幕琛眼神很冷,太阳穴的青筋不停的在跳动。

  “冷言熙背叛了我,现在来求我原谅,她以为全世界都要围着她转是不是?”

  乔斯嘴角扯出一抹冷笑,双手紧紧拽成拳:“席总认为她背叛了你,是因为媒体在她离开时,捕风捉影弄出她和我私奔的事吗?你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就给她定了罪,你太残忍了。”

标 签念念不忘是你 冷言熙席幕琛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