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皇甫珩姚素儿小说_长相思久别离皇甫珩姚素儿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045 ℃
皇甫珩姚素儿小说_长相思久别离皇甫珩姚素儿

长相思久别离

皇甫珩姚素儿 著

连载中免费

长相思久别离小说在哪看,皇甫珩姚素儿全文免费,最近的火爆新书《长相思久别离》,小说内容情文相生,作者南方的知了是吞凤之才。小说的主角是皇甫珩姚素儿,讲述了:皇甫珩答应过姚素儿,要给她万千荣宠,可后来,皇甫珩登上帝位,姚素儿只能在天牢里受尽折磨,看着皇甫珩和另一个女人的恩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长相思久别离小说在哪看,皇甫珩姚素儿全文免费,最近的火爆新书《长相思久别离》,小说内容情文相生,作者南方的知了是吞凤之才。小说的主角是皇甫珩姚素儿,讲述了:皇甫珩答应过姚素儿,要给她万千荣宠,可后来,皇甫珩登上帝位,姚素儿只能在天牢里受尽折磨,看着皇甫珩和另一个女人的恩爱。

免费阅读

  一年前,天子秘密私访民间,这本是一桩无人知晓的事件,可偏偏他却在半路上遭遇了伏击。当时姚素儿还贵为后宫皇后,她去给太后请安之时,无意听到了太后与内侍的谈话,得知天子遇袭之事,竟是她一手布置的。

  大惊之余,姚素儿立刻联系了宋逸尘,他带着她悄悄出宫,去事发之地营救天子。

  当时天子身受重伤,她与宋逸尘费了好大一翻功夫才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可帝后均不在朝中,姚素儿恐太后还会做出什么事,亦怕太后惊觉到她的举动,会打草惊蛇,所以她没有多加做留,神不知鬼不觉地与宋逸尘回到宫中。

  太后并无发觉任何端倪,倒是听到天子安然归来之时,在慈宁宫砸了好些东西。

  太后的举动,若不是她亲眼所见,她万万不敢相信,与天子母慈子孝的妇人,竟存了谋害儿子的毒辣心思。

  而这桩宫闱秘密,又事关天子太后,她必须谨慎小心,一步一步,去查清真相,不然是绝口不能提及的。

  一个不慎,这可是污蔑皇族的大罪,牵连甚广,所以,她不敢冒险。

  犹豫再三,只想等皇甫珩回宫之后再行抉择告知与否,可没想到,他再次归来,身伴如花美眷,待她如同陌路....

  “皇甫珩,为什么,说好的一生一世,你为何要变...”

  姚素儿已经在凤栖宫养了足足三月的胎,这三个月,皇甫珩一次未来,她终日将自己关在宫中,每每想起当初,心口仍是刺痛。

  她叹息一声,收起了手中的针线活。

  “娘娘,又在为小皇子缝小衣裳呐。您瞧瞧,小皇子可真幸福,还未出生,就有了这般多的衣裳,可比奴婢一辈子的都多呢。”

  姚素儿知道翠青是有意逗她开心,正要说话,门外却传来一阵骚动喧哗。

  “淑妃娘娘,陛下吩咐过,这凤栖宫不许进人的啊!”

  “大胆奴才,滚开,居然敢拦着淑妃娘娘的路,不要命了吗!”

  姚素儿一惊,连忙让翠青扶自己起身,要出门一探究竟。然而脚步方动,门外之人已经闯入。

  女子一身绝美宫裙,头配琳琅珠钗,整个人气质出尘高贵。

  这就是颜彩月,陛下如今恩宠的淑妃娘娘,同样也是,太后的外侄女!

  淑妃一进门,目光就死死地顿在了姚素儿的微隆的腹部上,整个人像是受到了震惊一般,白了面色,“你居然,真的怀孕了?”

  她的目光就像一潭注入毒物的死水,盯着姚素儿,阴沉幽怨。

  “娘娘,小心...”

  翠青也明显感觉到了淑妃的阴怨,紧张地把姚素儿往身后去护。

  姚素儿按住翠青的动作,不动神色地审视着面前的淑妃。

  其实,当时小公主的死很是蹊跷,就如淑妃对皇甫珩说的一样,除了她去过,确实没有人再去看过小公主。

  可是,不是她,又有谁会去伤害小公主?

  而淑妃的宫殿里,唯一能四下走动的人,只有淑妃。

  可,这怎么可能?

  她怎么会伤害自己孩子?

  姚素儿抿唇,只觉得真相迷着一层雾霭,看不清、看不透。

  太后这对姑侄,处处透着诡异。

  淑妃凄厉尖叫,“贱人,凭什么本宫没了孩子,你却能怀上龙种?!来人,将她按住,给本宫把她肚里的孽种给打出来了!”

  她明显是有备而来,随着她的一声令下,身后走出几名强壮的嬷嬷,不由分说就要来抓姚素儿。

  “淑妃,你疯了吗?这是皇嗣,你竟敢公然行凶?”姚素儿一介柔弱女流,很快就被人钳制住,面色震怒。

  “哈哈,疯,本宫是疯了!在甜甜死后,本宫就疯了,给本宫按着打!”

  淑妃带着癫狂的神情,指着姚素儿,眼底充满了怨恨。

  而那恨意,却并非作假,只是透着一种莫名的诡异。

  姚素儿一惊,她为求自救,奋力挣脱开嬷嬷们的束缚,向淑妃跑去,快速地拔下手中银簪抵在淑妃的脖颈。

  肚子阵阵发疼,她威胁,“让你的人,全部撤离!”

  “有谁能告诉朕,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蓦地,一道冷冽的声音由远至近,皇甫珩一身明黄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他眯着眸,冷冷凝着姚素儿的行为,周身气场骇人。

  众人慌忙跪下。

  “珩哥哥,救我啊!”淑妃仰着脖子,朝皇甫珩慌声呼救。

  一声珩哥哥,叫姚素儿心口一紧,指尖下意识微颤,锋利的簪子便在淑妃雪白的颈上滑出一道血痕。

  淑妃吃痛哼了一声,身子本能地挣扎,手肘无意间,便顶到了她的腹部。

  她疼的倒抽一口冷气,白着面色,冷汗涔涔。

  皇甫珩大怒,“姚素儿,放手!”

  望着他眼底的震怒与疼惜,姚素儿只觉得,像是一把利刃,在她的心口凌迟着她。

  有什么好怒的,她又没把他的淑妃怎么着了。

  她扯了扯笑,将淑妃推开,反正他来了,他们的孩子,会平安的。

  “娘娘,您没事吧?”翠青接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紧张询问。

  她艰涩地摇了摇头,缓了好半响,才把肚子的阵痛给忍过去。

  那边,淑妃扑倒了皇甫珩的怀中,泪水盈盈,好不可怜,他的眉眼果然一片心疼,按住她细微的伤口,小心翼翼。

  温情四溢的画面,灼着她眼疼。

  淑妃指着姚素儿,悲戚地望着皇甫珩,“珩哥哥,为什么她怀孕了,为什么她有了你的孩子,而我们的孩子却要惨死在她的手下,为什么?彩月不甘心啊!”

  他俊朗的眉眼似笼罩隐晦思绪,哑着声道:“彩月。”

  “珩哥哥,我们不要这个孽种好不好,你想要孩子,彩月可以给你生好多的皇子跟公主。求求你不要这个杀人凶手生下的孩子啊!”她崩溃大喊,声嘶力竭,像是无法忍受,整个人又再次软了下去。

  皇甫珩眼疾手快,将她揽住,紧张万分,“彩月,你怎么了,有没有事?”

  淑妃沉痛的阖上眼眸,泪水不断地从眼角溢出,滴落在他的掌心,“她是杀人凶手,她杀死了我们的甜甜,珩哥哥你为什么还要她的孩子...”

  他有瞬间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腕扼住了脖子,半响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怔仲地望着淑妃痛苦的神情,胸腔钝痛。

  小公主,他的孩子...

  良久,他抬起头,朝姚素儿望去,目光逐渐猩红,如同染了血,带着毫不遮掩的恨。

  姚素儿眉心一跳,下意识地捂住腹部后退,血液一片冰凉,“皇甫珩,你想做什么?!这是你的孩子啊!”

  那一眼,太过可怕,她在他的眼中,读出了那一丝狠意,他竟然要为了淑妃,去除掉她肚里的这个生命吗?

  姚素儿胆颤心惊,手脚冰凉。

  “皇甫珩,你答应过我的,待他出世后,会给他一切的好。君无戏言,你不能出尔反尔,你若是想伤害我的孩子,我会恨你,上穷碧落下至黄泉,永生永世!”她在表态,又很像是在绝望的诅咒,倔强地红着眼眶,与他对视。

  他瞳孔一凛,眼底映出骇人神色,像是一团烈焰,要将她吞噬焚烧。

  “姚素儿!”他咬牙切齿,怒吼的声响,震的整个凤栖宫都处于一种胆颤的惶恐之中。

  最后,也不知是她的话唤回了皇甫珩的理智,还是一声君无戏言,救了她们母子。他终究没有如淑妃的意愿,但淑妃却并不善罢甘休,“好,本宫可以放过小皇子一命,但这个女人必须跪下来,向本宫磕头赔罪,以慰甜甜在天之灵!”

  皇甫珩默许了。

  她一张脸宛如白纸,放下最后的骄傲,“好,我磕...”

  只要不伤害她的孩子,任何条件,她都应允。

  ‘砰’的一声,双膝重重跪在地上,她浑身都在颤抖,在所有人讥讽的注视下,对着面前的一对人影,含泪磕头。

  像是蝼蚁,为讨生息,委屈忍隐。

  可她的委屈,终究无人可倾诉,,,

  珩哥哥,曾经何时,你会如此待她...

  他日思起今日,你又会生出一丝不忍与后悔...

  不,不会了。

  因为她认清了,他的心中,再无她。

  劫后余生的姚素儿生了一场大病,已经卧倒病榻多日,而彼时的皇甫珩却带着伤心抑郁的淑妃出宫游玩散心,根本无人去管凤栖宫的她,她们甚至连太医都请不到。

  “娘娘,喝点热粥,奴婢求求您多少喝一些,为了小皇子,就算难熬,您也一定要熬下去啊。”

  翠青吹着勺中的素粥,对着病入膏肓的姚素儿苦苦哀求。

  姚素儿半睁着眼眸,像是醒着,却又像是糊涂着。干涸的唇瓣蠕动,手也渐渐朝空中伸去,像是要抓住什么,喃喃呓语:“睿儿,睿儿,等等我..”

  “娘娘!”翠青面色猛地大变,又惊又痛,“娘娘您醒醒啊,睿殿下早就不在了,求您别吓奴婢啊!”

  睿儿是姚素儿为那个一出世就成死婴的孩子取的名讳,这个世上,只有她们主仆知晓。此刻娘娘半望着天空,呢喃着睿殿下的名,翠青怎能不惊心!

  她慌乱不已,“娘娘,您等等奴婢,奴婢一定去为您请到太医,您等我啊!”

  说着,她一头扎入夜色,门外守着重兵,皇甫珩下过命令,不许任何人进出,否则格杀勿论。翠青不管不顾,见恳求不管用,便要硬跑。

  侍卫们个个身手敏捷,又哪里是她能跑的掉的,见她冥顽不灵,动了怒意,一剑刺向她的小腿。

  “啊——”

  翠青惨叫一声,跌倒在地,小腿的血液不断冒出,不过片刻,便染红了她整条腿。疼痛让她无法站立而起,她匍匐在地,双手仍在泥地上抓住,撑着自己往外挪动。

  一遍一遍重复道:“娘娘你支持住,翠青很快就能把太医请... 啊!”

  侍卫皱眉,又一剑,狠狠刺向她另一条腿。她的身子狠狠一颤,已无力前行,可目光仍是不甘地,凝望着太医院的方向。

  “大胆奴婢,你竟敢违抗圣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速速回去,不然,休怪我痛下杀手!”侍卫冷声道。

  “求求你们,救救娘娘吧!她快不行了,她肚子里的可是陛下的皇子,如果皇子有什么意外,你们难辞其咎啊!”翠青悲痛大喊。

  一侍卫似有犹豫之色,另一人却轻拍了下他的肩膀,提醒道:“你莫忘了淑妃娘娘吩咐的,无论任何事,都不许管里面人的死活。”

  “淑妃...”翠青瞪大了眼睛。

  原来是淑妃,她一定知道着凤栖宫里的情况,故意在娘娘病危之际,引陛下出宫,而娘娘孤立无援,只能病死于此!

  她倒吸一口冷气,只觉得淑妃好深的城府。

  许是翠青仍旧没有要回去的意思,侍卫们终究不耐,抽出冷剑,抵上她的胸膛,就要下杀手。

  “住手!”

  倏地,一道惊呼的男声响起,与此同时,一枚冷箭划破夜色,直击侍卫手中的凶器。

  ‘铤’的一声,冷剑摔落在地上。

  翠青扭头一看来人,悲喜大喊道:“宋将军,求求你,快救救娘娘啊!”

  说完这句话,她便彻底晕死了过去。

  宋逸尘大惊,温润的脸庞浮现惊慌,将翠青抱起,硬闯了凤栖宫。

  “陛下,宋逸尘闯了凤栖宫。”

  行宫内,一太监神色匆匆而来,覆在皇甫珩耳畔告知此事。皇甫珩面色一怒,猛地将面前桌椅摔翻,“回宫!”

  ....

  “素儿乖,起来把这碗药喝下,便好了。”

  梦中的声音如此温柔,低声细语,关怀备至。姚素儿艰涩地抬起眼眸,朦胧之中,依稀只能辨别出是一个男子温柔的轮廓。

  “珩哥哥...”

  宋逸尘面色一痛,掌心暗暗捏成了拳,最终只能叹息一声,“素儿,喝药。”

  他虚扶着姚素儿,一边细心安抚,一边慢慢地将药汁喂入她苍白的唇瓣间。

  “咳咳...”

  见她咳嗽,他横出一只手来,怜惜地去拍她的背。

  就在这时,大门被一只脚猛然踹开,发出巨大的一声‘嘭’响。

  皇甫珩脚步匆匆,面色阴沉似水,盯着宋逸尘的手,额上青筋迸出,“松手!宋逸尘你竟胆敢私闯朕的后宫!”

  “陛下!”宋逸尘面色复杂,不吭不卑地解释:“陛下,臣情非得已,是娘娘她病了,臣才会不顾尊卑礼仪闯进这凤栖宫,还请陛下明鉴!”

  “朕的女人病了,自然有朕的人顾着,宋逸尘,你算什么东西!”

  昔日君臣似兄弟,这一刻,却更像宿敌。

  当看到二人相拥的身影,皇甫珩恨不得将这一对狗男女都碎尸万段!

  好啊,他才一离宫,宋逸尘就明目张胆地进了他的后宫!

  皇甫珩双眸被背叛的怒火充斥着,他根本没有去注意到姚素儿惨白的面色,脑海里回荡着的,全是她软软卧在宋逸尘的胸口,而他温柔地拍着她的背!

  温情蜜意!

  “一年前的事朕放过你了,没想到你竟还如此不知悔改,就休要怪朕不念旧情!来人啊,传朕旨意,大将军宋逸尘私闯后宫,意图祸乱不轨,当场擒获!现如今革去皇朝大将军一职,收押天牢,择日处斩!”

  天子怒,伏尸百万,昔日手足之情,在天威面前,仍是毫不留情。

  宋逸尘俊朗面色依旧刚毅,双拳紧握,眼底却是不甘。

  侍卫们很快进来,将他擒获,强行扣押离去。

  临走之前,宋逸尘却只是淡漠地对皇甫珩道:“陛下,臣不知您所谓一年前的事究竟指什么,但还请陛下看在素儿痴恋您的份上,好好待她,而不是将她不闻不问的丢在这冰冷的宫殿,任由她半死不活!”

  他没有为再为自己辩解一句的话,而是满满的,都是对那个女子的怜惜与不忍。

  姚素儿不知什么时候转醒,目光凄楚地望着宋逸尘的方向。她吃力地抬起手,似想救他,可喉间沙哑,道出的声音却那般轻微:“不要....”

  大将军宋逸尘肝胆一生,他本该是荣誉的,怎么能扣上,祸乱宫闱这样肮脏的字眼!

  不可以...

  逸尘大哥,又是素儿,害了你么...

  她悲恸万分,体内气血涌动,望着他早已消失的方向,喉间一甜,喷出一口鲜血。

  她含泪阖上眼眸,只觉得满心疲倦,好累,好累。

  “姚素儿!”

  混沌中,只感觉一双大手死死掐着她的肩胛骨,力道大到,仿佛要将她的骨头碾碎。

  是蚀骨的怒,隐隐的,还有一丝,她感受不真切的颤。

  皇甫珩,此刻的你,又在怕什么呢?

  你将我们都抛弃了,不要素儿了,也不要逸尘大哥了,若这世上会有后悔药,我....

标 签长相思久别离 皇甫珩姚素儿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