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胡杨秦峫小说_你的爱情刺骨凉胡杨秦峫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056 ℃
胡杨秦峫小说_你的爱情刺骨凉胡杨秦峫

你的爱情刺骨凉

胡杨秦峫 著

连载中免费

你的爱情刺骨凉大结局是什么,胡杨秦峫全文免费,作者微风可谓是龙章凤姿,铺采摛文。他创作的言情类著作《你的爱情刺骨凉》,主角是胡杨秦峫,故事递小说网推荐阅读:三年时间,胡杨在秦峫身下受尽屈辱和折磨,胡杨亲耳听到秦峫说,如果不是她能生孩子,早就该死…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你的爱情刺骨凉大结局是什么,胡杨秦峫全文免费,作者微风可谓是龙章凤姿,铺采摛文。他创作的言情类著作《你的爱情刺骨凉》,主角是胡杨秦峫,故事递小说网推荐阅读:三年时间,胡杨在秦峫身下受尽屈辱和折磨,胡杨亲耳听到秦峫说,如果不是她能生孩子,早就该死…

免费阅读

  我如同被人浇了一盆冷水,骨头缝里都是寒气,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

  手术室的灯亮着,走廊里一阵寂静。

  我嫂子都哭崩溃了,一见我来就打我,骂我是丧门星。

  我被我嫂子打的浑身青紫,一边挡着她的拳头一边哭着问她:“到底怎么了?我哥他……

  “你哥就是被那个白鹿害的,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嫂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之前去了一趟洗手间,等我回来的时候,看到白鹿进了你哥的病房!”

  白鹿?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都站不稳了,踉跄着靠在墙上,我不明白我到底怎么得罪她了,都是她一直在逼我,现在还要害死我哥。

  越想我的恨意越浓,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一定要找她算账。

  我转头大跨步的冲出了医院,我嫂子在我背后叫我我都顾不上了。

  我一路冲到了白鹿的别墅门口,但保安不让我进去,我在门口拼命的喊白鹿的名字,满胸腔的怒火得不到发泄,我几乎都要爆炸了。

  十几分钟后,我喊得脑袋发懵,耳朵都跟着嗡嗡的响,白鹿终于从别墅里出来了。

  她身穿漂亮的霓虹色大衣,脚踩高跟鞋,像是一个公主一样,高傲的从台阶上走下来,根本不像自杀过的人!

  白鹿面露不屑的看着我:“你来做什么?”

  “我哥的药是不是被你换的!”我几乎失去了理智,冲上前去抓她的头发,尖叫着喊:“你为什么要害我哥,为什么,有本事你冲我来啊!”

  我父母去得早,这辈子就跟我哥相依为命,我哥要是死了,我就是最大的罪人。

  但我还没来得及抓到她,旁边的保安直接冲上来抓着我的胳膊,把我踹倒在地,用脚死命的踢打我。

  就两下,我顿时疼的脸色惨白的倒了下去,白鹿看我被打够了,才一脸嘲讽的喝止了保安,缓步踱到了我的面前。

  “你哥要是死了也是被你给连累死的。”她缓慢的蹲下来,居高临下的睨着我:“胡杨,谁让你这么不懂事,非要和我斗呢。当初你拿了钱走了不就完了吗?你却非要继续碍着我的眼,我在医院不是告诉过你么,你会后悔的。”

  最后几个字,她从唇边溢出来一丝轻笑:“说到这里,你哥其实挺疼你的,他求我,求我放过你,他说他愿意替你去死,替你挡了——”

  “啊!”我听得失去了理智,尖叫着要起身撕烂她的嘴,但旁边的保安立刻摁住了我。

  白鹿不屑的看着我被制住的模样,仿佛看着一个困兽犹斗似得,嘲讽般的弯了弯唇角,用鼻腔细细的挤出来一句:“这才刚开始呢,你一日不离开秦峫,我就一日让你不得安宁。”

  说完,她给保安一个眼神,转身像是只骄傲的孔雀似得往别墅里走。

  “白鹿,你不得好死你,你不得——唔!”

  保安摁住了我的嘴把我往外带,而走回别墅里的白鹿回过头来,半张脸隐在黑暗里,对我勾了一丝笑。

  保安把我扯离了别墅范围,见我还要往里冲,不耐烦似得给了我一脚,他正踹到我的肚子上,踹的我趴在地上,整个人都开始抖,眼前一阵阵发黑,像是要晕过去一样。

  我昏倒之前,仿佛看到了秦峫。

  我好像做了一场梦。

  梦里什么都好,秦峫向我求婚,说永远爱我,我哥在旁边笑,还拍着我的肩膀说总算把我嫁出去了,我看见我穿着漂亮的婚纱,走上红毯,我哥把我交到秦峫手上。

  但秦峫却突然翻了脸,他冷眼看着我,骂我:“贱人,你也配嫁给我?”

  我骤然惊醒。

  随后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别墅里面,只不过我浑身在出虚汗,喉咙也干的难受,估计是发烧了。

  想到我哥现在生死不明,我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不甘心,凭什么白鹿害了人还能那么嚣张,我一定要想办法把她送进监狱。

  可想到白家的的势力,我顿时觉得无从下手。

  我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秦峫,但他心里只有白鹿。

  恰好屋外客厅里传来了秦峫打电话的声音,我艰难的站了起来,小心的从屋内往客厅走。

  秦峫在打电话,他站在阳台的窗户口抽烟,背对着我,我缓慢的走过去,就听见他和电话那边的人说:“白伯父,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做,那个女人只是我无聊时留下的消遣罢了,我和白鹿结婚之前,我会把她处理掉的。”

  单薄的背影,冰冷的声线,整栋别墅的寒意仿佛都席卷到了我一个人身上,冻得我浑身发凉,根本不能动弹。

  秦峫接下来在电话里说什么我都听不见了,我脑袋嗡嗡的,直直的站在那儿看着秦峫。

  秦峫挂断电话后,眉头紧蹙的回过身来,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乍一对上我的视线,他的脸色也跟着变了一下,先是抬脚冲我走了半步,又突然驻足在原地,定定的和我对视。

  我突然觉得挺可笑的,自己刚刚居然想向他求助。

  客厅里一片死寂,连彼此的呼吸声都显得尤为刺耳。

  既然他这么讨厌我,我也没有必要呆在这里,转身进屋把自己衣服翻出来,放在箱子里。

  “你做什么?”秦峫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蹙眉从我手里夺走了我的衣服。

  我冲他挤出来一丝笑,我已经在他身边像一条狗一样苟延残喘了两年,不想在他眼前继续狼狈下去,嘶哑着嗓子声音有些颤抖,勉强压下哽咽,但却压不下委屈:“我走啊,你刚刚说的我都听见了,你不是想把我像垃圾一样团起来,丢出去吗?既然你这么想处理掉我,不用劳烦你,我自己走。”

  “你胡闹什么。”秦峫额头上青筋毕露,他一把丢掉我的衣服,又一次把我拽了回来,转身把我往沙发上摁,我拼命挣扎,他就箍住我的手脚,一字一顿:“我说过了,你不准再踏出别墅一步,不准再去找白鹿,白鹿现在身体还没好,你别去招惹她,老老实实地给我待着。”

  “我从没招惹过她!”我胸腔中的委屈几乎都要炸出来了,声线也跟着拔高:“是她害我,你为什么不肯信我,为什么?你们害我像狗一样活了两年,又害我哥……”

  “够了!你足够听话,你哥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秦峫似乎被我吵得烦,直接打断我的话,把我锁在了别墅里,然后烦躁的转身离开。

  我被他最后一句说的楞在那里,白鹿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我被锁在别墅三天,都快急疯了,我想知道我哥到底怎么样了,可秦峫断了我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到了第四天我实在没有任何办法了,就给秦峫试着打电话,可他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到了第五天的时候,我正颓然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别墅的门被看守我的保镖打开了,没想到走进来我我最不想看到的人。

  白鹿。

  她一脸得意的走了进来,我摆出不欢迎的架势,“你来做什么?”

  白鹿冷笑的看着我,“被囚禁的滋味不好受吧?”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嘲讽:“你要是想看我笑话,已经看到了,可以走了。”

  她直接忽视我说的话,坐到沙发上,“胡杨,你是斗不过我的,我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哥哥他……死了,哈哈哈哈!”

  不,不可能!我顿时红了眼睛,“白鹿,你这个贱人,你这个杀人凶手!要杀了你。”

  接着我的身体被几个保镖控制住了,我挣扎着可怎么样挣不脱,而白鹿突伸手就打了我两耳光。

  脸上火辣辣的疼,我心里恨她恨的要死。

  “怎么,你还想打我?”白鹿故意把脸伸在我跟前刺激我,我不停的破口大骂。

  而这时门外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我看到白鹿露出神色果断,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从身后拿着一把小刀对着自己手腕轻轻一抹。

  刺目的鲜血瞬间涌出,白鹿痛苦的叫了起来,而我顿时慌了,我明白她又想故意陷害我。

  刚进门的秦峫正好看到这一幕,将我推倒在地上,神情关切的抱起白鹿,“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这一幕深深刺痛我的眼。

  我嘴巴肿了起来,头发凌乱,就像个疯子一样。反观白鹿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阿峫,我想着之前送你的钱包被你忘在这个别墅了,就想着过来拿一下。没想到遇见了这个女人,她威胁我让我离开你,我不同意,她就拿刀子说要杀死我。”

  我心底冷笑,她的演技真是好,不去拿个奥斯卡简直可惜了。

  秦峫皱了皱眉,幽深的眸子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酝酿,定定的看了我几秒。

  我坐在地上,秦峫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

  我站起来,看着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我有些害怕往后退了退,蠕动着嘴唇,“你…要干什么?”

  “我是来通知你,做错了事情,就要受到相应的惩罚。”秦峫露出残酷的笑容丢下这句话,带着白鹿走了。

  我顿时慌了,不知道他会对我做什么,想要追出去,而这个时候我嫂子给我打来电话,她在电话里哭的都喘不来气,“胡杨,你快来医院啊,他们把你哥给烧了!”

  我大脑瞬间空白,回过神来急匆匆的朝着医院赶去。

  我到的时候,我嫂子坐在院长办公室的门口,抱着一个骨灰盒哭,我一见到那骨灰盒,脑子“嗡嗡”的,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

  我嫂子连打我的力气都没有了,就抱着盒子一遍一遍喊着我哥的名字,我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您是病人的家属把?”这时一位医生走到我面前,语气十分诚恳:“这场意外我们医院对此表示十分抱歉,我们也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

  我如果不知道真相还真以为这是一场医疗事故,可医院隐瞒的做法我顿时被激怒了:“你们是要承担责任,但是谁害死我哥哥,你们要给我个说法!”

  医生面不改色的看着我,“是我们医院的一个实习生,现在也找不到人。”

  我冷笑着看着医生,“那当天晚上监控录像呢?人找不到,监控也找不到么?”

  医生低声咳嗽了一下:“那天我们监控正好坏掉了。”

  我顿时哑口无言,明知道这里面有问题,偏偏无可奈何。哪怕把医院告了,得到的也只是一笔钱。

  嫂子和医院彻底争执起来,最后我和我嫂子被赶出了医院。

  嫂子木然的坐在地上,我心疼的想把她拉起来,她反应过来,直接扇了我一巴掌,咬牙切齿:“胡杨,你这个丧门星,都是因为你。”

  我没有说话,自责和愧疚充斥在我的心间。

  “那里来的疯婆子。”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扭头就看见我嫂子被白鹿一把推在地上。

  “砰”的一声!骨灰盒被撞翻在地。

  白鹿似乎是被吓坏了,做出来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缩在秦峫的怀里,细声细气的问:“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鹿!”我惊叫一身,顾不得和白鹿针对,急忙跪在地上收集我哥的骨灰。眼泪吧嗒吧嗒的滴在骨灰上。

  秦峫的目光在我身上一闪而过,继而冷漠的吐出一句:“不用管,我们走。”

  白鹿乖巧的回过头,又用一种娇滴滴的声音,不安的说道:“秦峫,试管婴儿真的可以吗?我有点害怕。”

  “怕什么?”秦峫伸出手宠溺的揉着白鹿的头,低声说道:“我们一定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说完,他们两个互相拥着,高高在上的从我的面前经过。

  白鹿的高跟鞋踩在我哥的骨灰上,在秦峫看不见的地方,回头冲我笑了一下。

  医院门口的人对我们指指点点,愤怒和悲哀毫无发泄的地方,我还没从巨大的悲伤和愤怒中清醒过来,就听我嫂子却尖叫一声,躺在地开始口吐白沫!

标 签你的爱情刺骨凉 胡杨秦峫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