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皎皎段珩小说_残暴王爷你的王妃又逃了顾皎皎段珩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08 ℃
顾皎皎段珩小说_残暴王爷你的王妃又逃了顾皎皎段珩

残暴王爷你的王妃又逃了

顾皎皎段珩 著

连载中免费

王妃死了王爷后悔了,王爷让王妃堕胎雪崩,凶残王爷暴打王妃,顾皎皎段珩结局,顾皎皎段珩免费阅读,主角是顾皎皎的小说在哪看?以顾皎皎和段珩为主角的古代虐心佳作《残暴王爷你的王妃又逃了》是由作家水君所写,小说讲的是全世界都知道顾皎皎喜欢段珩,可心有白月光的段珩却极度厌恶顾皎皎,她为爱小心翼翼在背地帮助段珩,最后换来的是段珩亲手送来的堕胎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王妃死了王爷后悔了,王爷让王妃堕胎雪崩,凶残王爷暴打王妃,顾皎皎段珩结局,顾皎皎段珩免费阅读,主角是顾皎皎的小说在哪看?以顾皎皎和段珩为主角的古代虐心佳作《残暴王爷你的王妃又逃了》是由作家水君所写,小说讲的是全世界都知道顾皎皎喜欢段珩,可心有白月光的段珩却极度厌恶顾皎皎,她为爱小心翼翼在背地帮助段珩,最后换来的是段珩亲手送来的堕胎药......

免费阅读

  “王妃,新婚首日,不来伺候本王,想走去哪啊?”

  顾皎皎强压下怒气:“伺候王爷确是妾身本分,但此刻,王爷佳人在怀,应该不需要……”

  “本王觉得需要。”

  顾皎皎咬唇,只得接过抱琴斟好的茶,莲步轻移至段珩身侧:“王爷请用茶。”

  “王妃连如何侍奉本王用茶都不会?方才美人是如何喂本王的,王妃没看见?”

  让她学qinglou女子作态?

  顾皎皎一张俏脸涨红,险些拿不住手中茶盏,她将茶盏往桌上一放,转身要走:“想来这些美人比妾身伺候得更精心,妾身身体不适,先行告退,王爷慢饮。”

  段珩坐起身,眸光冷冽:“顾皎皎,本王昨夜说的话,你可是都忘了?”

  “王爷不必威胁妾身,有辱家门的事,妾身不会做的。王爷要打要罚,悉听尊便!”

  段珩冷哼一声,这女人是算准了这几天他不会让她身上带伤,才敢反抗他。

  “好,那王妃便去歇着吧。来人,将王妃身后那丫头拉下去,重打四十大板!”

  “住手!”顾皎皎拦住侍卫,看向段珩,“王爷何故要责罚抱琴?”

  “王妃何必明知故问。”

  顾皎皎看着抱琴额上磕出的青紫血色,抿紧了唇,“王爷对妾身有何不满,直接冲妾身来便是,何必拿抱琴撒气?”

  段珩眯眼,冷睨了顾皎皎片刻,嘴角忽而上扬笑了起来:“本王只是想与王妃亲近亲近,可惜王妃不愿。本王不高兴,王妃总不能让本王憋着这口气吧?”

  顾皎皎的面色白了白,他这是铁了心要当众给她难堪。若真如他所愿,日后她与顾家,只怕都抬不起头……

  段珩见顾皎皎还不肯松口,脸色阴沉下来,“看来昨夜的教训还是太轻了,本王不介意再教你一遍。”

  段珩的话又让顾皎皎想起昨夜的屈辱,本就单薄的身子此刻几乎摇摇欲坠,她慢慢的收紧了手,“王爷,羞辱自己的王妃,很好玩吗?”

  “正妃?”他冷呵一声,“那么,请秦王妃自行选择,伺候本王,还是让你的丫鬟受罚?”

  顾皎皎的手嵌入了掌心,她垂下眸,而后拿起手边早已凉透的茶,猛灌了一口,俯身将茶渡入段珩口中,随即迅速抽身而退。

  她站直了身,想到他方才与那些歌姬缠绵的画面,有些忍不住的想吐,“王爷,若是没别的吩咐,妾身便带抱琴退下了。”

  “本王有说你可以走?”段珩看到她脸色一闪而逝的嫌恶,恼怒不已。不过是一个攀龙附凤的女子,竟敢嫌弃他?

  他大掌扣住顾皎皎的纤腰,猛地将她甩到榻上,周遭的莺莺燕燕都吓了一跳,纷纷避开让出了位置。

  昨夜的恐惧再一次袭来,顾皎皎脸色惨白,“王爷,你要干什么!”

  她不是qinglou女子,可任由他随时索取,但她的反抗对他来说微不足道,甚至是火上浇油的行为,他恼怒的撕碎了她的衣裙……

  当着众人的面极尽羞辱,顾皎皎痛苦的闭上眼睛,俊美男人更恼了,阴鸷着双眸,对早已呆滞的歌姬冷声道,“继续唱!本王有让你们停下吗?”

  袅袅歌声,萦绕回旋。

  ……

  两天后。

  “小姐,您怎么样?今儿个该准备回门了。”抱琴摇了摇顾皎皎,撅着嘴抱怨,“王爷一大早便带了锦瑟夫人出了门,看起来没有要陪您回门的意思。”

  顾皎皎恍若未闻,她蜷缩在床榻里侧,头发凌乱,目光呆滞。

  自那日段珩在花厅当众羞辱强迫她之后,她便不敢再踏出房门一步,受不得那日旁人看她的讥诮眼神,而这间新房,眼下成了她最精致的牢笼。

  抱琴见顾皎皎惨白着脸,茫然无措的样子,忧心不已:“小姐,王爷他那样待您,不如我们回去告诉老爷吧,老爷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还有表少爷,他也……”

  “抱琴,慎言!”顾皎皎骤然回神,打断了抱琴的话:“不可,也不能让爹娘知道这些事。你若不想留在王府,今日回去后便留在相府,莫要跟我一起吃苦了。”

  她下榻坐在梳妆台前,左右照了照镜子,镜中人太憔悴,又道:“先给我梳洗上妆吧,粉敷厚一点,看着精神些,不能让爹娘担心……”

  抱琴依言为她装扮起来,心中却酸涩难忍,“小姐,奴婢怎会怕吃苦,奴婢只觉得小姐过得太苦了,王爷他……若是表少爷……”

  “抱琴,只要有我在,定不会让你有事。只是你也莫再提起表哥,免得惹来麻烦。”

  抱琴听言不敢再提,顾皎皎紧咬着下唇,将涌上眼眶的泪全逼了回去。

  已经选了这条路,便没有回头的机会,何况只要能护住顾家,护住爹娘,她便是咬碎了牙也得走下去。

  “王妃在我秦王府可是乐不思蜀,不打算回门了?”

  段珩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顾皎皎的脊背下意识绷紧,忙起身见礼,“妾身,参见王爷。”

  眼前的男人身着暗红锦袍,金线织出的巨蟒盘踞于身前,腰间配着玲珑剔透的玉佩,无不彰显其尊贵的身份,容颜俊逸非凡,只是脸色有些不悦,她眼眸微敛,不敢多言。

  段珩瞧着顾皎皎单薄的身子,衣裙松松垮垮,几乎将她整个包在里面。他眉头紧蹙。

  王府亏待过她吗,才来三天就瘦成了这样?

  “那为何迟迟没动静,怎么,你等着本王来请?”

  顾皎皎微低着头:“妾身不敢。都准备妥当了,不知是现在出发吗?”

  段珩冷哼一声,应都没应话,大步往门外走去。

  抱琴从地上起身,为顾皎皎抱不平。

  “分明是王爷一大早被那锦瑟夫人勾走了魂,这才延时至此,如今又来怨怪小姐没动静……还有那锦瑟夫人也真是,明知小姐是正妃,她一个侍妾不知道来拜见主母也便罢了,怎还偏偏挑今日与王爷出行!”

  顾皎皎拍了拍抱琴,“好了,走吧。”

  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话多了点,心里也藏不住事。

  两人相携着走出府门,一眼便瞧见秦王的黑檀木雕花马车。车帘被人从里面掀起,露出了一张女子的精致面容。随后,段珩也探出头来,对微微怔住的顾皎皎不满的道:“愣着干什么,还不上来?”

  顾皎皎被丫鬟搀扶上马车,豪华马车宽敞舒适,却闷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正妃回门却带着带姬妾一同去,这种羞辱人的手段,亏他想得出来。

  “先前锦瑟想去拜会王妃姐姐,无奈王爷不许。这几日外出,总是被人错认成王妃姐姐,真是……”

  锦瑟夫人柔若无骨地攀倚在段珩身上,媚眼微挑,掩嘴轻笑。

  顾皎皎眼皮都懒得抬,“哦,那不如我们此刻下去,看看谁会当着本妃的面,唤你一声王妃?”

  锦瑟被噎了一下,气恼不已:“你!王爷,你看她……”

  顾皎皎冷冷看向段珩,不知他又会说出什么轻贱她的话。

  段珩狭长的眸细细盯着顾皎皎看了半晌,无人说话,车内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谁成想,下一秒段珩竟一把推开了攀附在他身上的锦瑟,语气冷然:“锦瑟,你越矩了。”

  锦瑟缩回身,脸上挂着讨巧的笑:“王爷恕罪,锦瑟不敢了。”

  段珩对锦瑟这幅害怕却又强作镇定的模样相当满意,他又将人揽进怀里:“锦瑟在怕什么?”

  锦瑟自然不敢说是怕他。这个喜怒无常的王爷,但凡有女人惹怒他,都会被毁去容貌扔到军营当军妓。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很会审时度势:“有爷在,锦瑟什么都不怕。”

  段珩低笑两声,搂住锦瑟好一阵缠绵。他的眼角余光睨向顾皎皎,只见她别开面,厚厚的粉也遮不住憔悴的面容。

  他挑了挑眉,眸底深处藏着几分嘲弄。

  不多时,马车到了相府。

  顾皎皎几乎是数着时间熬到了下车。

  一见恭候在门口的爹娘,她眼泪涟涟,扑进顾夫人怀里,好似多年未见一般,“娘亲……”

  顾夫人拥着顾皎皎,自然不能行礼,她有些为难的望着段珩,段珩倒是没那么讲究,摆摆手,跪了满地的人跟着起身,他也进了相府。

  顾夫人拉着顾皎皎进了闺房,段珩则跟着顾老将军去了书房。只有锦瑟无人招呼,只能跟着一个小丫鬟瞎逛。

  相府是御赐的宅邸,雕梁画栋,假山奇花,处处精巧。锦瑟满心妒忌,顾皎皎真是好命,未嫁之前是相府小姐,嫁了人是秦王正妃,就没有一天不如人的时候!

  ……

  而顾皎皎这边。

  顾夫人是个聪明人,无需顾皎皎多言,就已经看明白了顾皎皎的处境,本来也是,哪有正妃回门,还带姬妾的?

  明眼人一看都知是下马威,但事已至此,她除了叮嘱顾皎皎抓住秦王的心,争取自己的幸福外,什么也做不了,顾家早已没有了昔日的荣光。

  顾皎皎抿紧了唇,随后反倒笑起来安抚顾夫人,顾夫人抚着她的发丝,再一次叮嘱:“皎皎,定要抓牢了王爷,只有他能护你。”

  顾皎皎从房间里出来,随意漫步,心绪紊乱。

  抓牢段珩么,可她现在连靠近他的资格都没有,如何抓牢?

  不知不觉走到书房,等她知晓时,房内正响起她爹哀求的声音:“王爷,求您救救盼盼吧,她快被皇后折磨死了啊……”

  “呵,当年她贪慕虚荣,如今落到这步境地,全是她咎由自取!”

  “王爷,您误会盼盼了!她不知多想嫁你为妻,只是皇命难违,不敢不从啊。盼盼是为了救我们顾家,搭上了自己一生。王爷,求您,您救救她吧……”

  顾老将军说到后面,已然泣不成声。顾皎皎紧握双拳,指甲掐进掌心却浑然不觉。

  她从来没见过她爹如此低声下气,昔日大楚威风凛凛的大将军,竟落到这般田地。

  这时,段珩冰寒至极的声音再次传出——

  “够了,是她自甘下贱,为荣华富贵悔婚与本王,你亦然,为保你的锦绣前程而背叛本王,可惜他没看重你,现在想回过头来攀附本王,呵,顾丞相,本王不稀罕墙头草,可懂?”

  “还有那顾皎皎,你以为送个女儿过来就没事了吗?待他日本王事成,本王立即废了她!”

  顾皎皎身子一阵发冷,原来段珩心中的志向未灭,他夜夜笙歌只为迷惑皇帝,倒是一如既往的睿智,只是她没想到,他竟是这样容不下她……

  “王爷,都是臣的错,盼盼无辜,皎皎更无辜,还求您高抬贵手,莫要伤她们姐妹二人……”

  “呵,本王偏要折磨她们姐妹,往死里折腾!”段珩的声音依旧冷酷绝情。

  顾皎皎的眼眶蓦然红了,她没有继续听下去,安静的走开了,坐在了后花园里。

  “皎皎……”钻入耳中的男声温柔又小心,好似生怕吓到她一般。

  顾皎皎猛然抬头,看清眼前俊朗出尘的男子后,眸色微微一变,“表哥?你怎么……我,我先走了……”

  她起身要走,沈淮安却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哭了?皎皎,是不是他对你不好?”

  顾皎皎挣脱他的束缚,“表哥,我早就与你说清了,你何苦呢?还有,我现在是秦王妃,我们还是不要随意见面的好。”

  “等等,皎皎,我马上要走了,我只是想……与你道别。”

  沈淮安主动后退一步与她拉开距离,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而后便将一枚玉佩交到她手中。

  “别急着拒绝,说不定你用得上它。以后若遇到什么难事,带着玉佩去万通钱庄,会有人来帮你……”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

  顾皎皎盯着玉佩发愣,神色漠然,看不出什么情绪。

  “小姐,您怎么在这里,奴婢找了您好久。”抱琴疾跑过来,看起来不大高兴。

  顾皎皎掀眸望去,“怎么了?”

  抱琴撅着嘴,眉头皱作一团:“王爷他走了!”

  “走了?”

  “是啊,有人瞧见他铁青着脸出府的,也不等等小姐,带着锦瑟夫人就走了。”

  顾皎皎站起身,闲适的理了理裙衫:“无妨。走吧,我们该去用午膳了,娘亲吩咐人做了一桌好吃的,别辜负了她的心意。”

  段珩靠不住,她也不能放弃秦王妃的身份,要与他相处,就得学会宠辱不惊,淡然处之。

  顾皎皎的适应能力向来很强,因而当她用完午膳,回秦王府却被拦在府外时,也不吵不闹。

  “王爷有令,王妃回府不得放行,违者严惩不贷!”


标 签残暴王爷你的王妃又逃了 顾皎皎段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