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良辰未迟2宫阙卷白鹭成双_赵长念叶将白小说白鹭成双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032 ℃
良辰未迟2宫阙卷白鹭成双_赵长念叶将白小说白鹭成双

赵长念叶将白小说

白鹭成双 著

连载中免费

男女主角赵长念叶将白小说全文,良辰未迟2白鹭成双小说,男女主角赵长念叶将白小说《良辰未迟2宫阙卷》全文由本站提供阅读,这部小说是由白鹭成双独家原创的古言权谋新书,全文讲述的是:叶将白觉得自己已经见惯了大风大浪,可是遇上了赵长念这号美艳狡诈的人物,真在阴沟里翻船了也不错,赵长念还要继续挣扎吗?还是安身一隅,放任这江山换代?更多优质的小说尽在故事递小说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赵长念叶将白小说全文,良辰未迟2白鹭成双小说,男女主角赵长念叶将白小说《良辰未迟2宫阙卷》全文由本站提供阅读,这部小说是由白鹭成双独家原创的古言权谋新书,全文讲述的是:赵长念女扮男装但还是叶将白动了心,叶将白觉得自己已经见惯了大风大浪,可是遇上了赵长念这号美艳狡诈的人物,真在阴沟里翻船了也不错,赵长念还要继续挣扎吗?还是安身一隅,放任这江山换代?更多优质的小说尽在故事递小说网~

免费阅读

  叶将白转过身来,逆了光,柔和的眉目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你出去。”

  红提一惊,浑身都是一凉,惶恐地抬头看他一眼,又看了看殿里靠在茶榻上半昏半睡的自家殿下,张口就想求情。

  “出去。”叶将白完全没给她机会,大步往主殿里一跨,返身就让人将殿门狠狠合上。

  呯地一声闷响,灰尘几起,红提被吓得后退几步,等缓过神,又慌忙上前透过那门上的镂空雕花张望。

  叶将白浑身都是煞气,一扫袖子走进内殿,带得一阵凉风直扑赵长念面门。

  然而,赵长念半靠着软枕睡得很舒坦,完全没意识到危险,美滋滋地吧砸着嘴。察觉到有带温度的东西靠近,她还一伸手,抓过来靠了上去。

  “……”

  他是打算抬手把她弄醒的,然而手刚伸过去,就被这人抱住,贴脸蹭了蹭。软软暖暖的摩挲感从手背传上来,有点痒,更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踏实感。

  喉结清晰地滚动了一下,叶将白别开头,冷声开口:“殿下。”

  这人没动静,甚至隐隐有鼾声。

  叶将白拧眉,想大声吼醒她,但垂眼扫见她眼下青乌色,再看看这渴睡至极的模样,他抿唇,最终还是忍了。

  他累的时候她让他睡了个好觉,那现在也让她一回,当是还人情好了。

  顺势在茶榻上坐下,叶将白刚整理好衣摆,旁边这人就跟只猫似的窝了过来,小小的身子趴在他腿上,有点重量,但不压人。

  揉揉太阳穴,叶将白任她睡,随意在旁边拿了本书翻看。

  红提踮脚在门外看着,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又换了个角度再看了一遍。

  今儿殿下的确是闯祸了,看辅国公方才那架势,摆明是要进去发火的,结果怎么的?一句话没说,怎的还让殿下继续睡了?

  百思不得其解,红提拉了叶将白身边的引路宫人,蹲在墙后头问:“外头传言是真的吗?”

  “什么传言?”宫人接过她递来的瓜子,放在嘴里嗑。

  “就是说咱们国公十分严厉,任何事情都不会妥协的那些个传言。”红提道,“听他们说得挺吓人的。”

  宫人笑道:“有什么吓人不吓人呢,国公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对自个儿严厉,对别人自然也严厉。”

  愕然地看看他,再往身后主殿的方向看了看,红提瞪眼:“我瞧着怎么不对劲呢?”

  这哪儿严厉了?换做是她,都要责备殿下一二的,这位倒是好,还给人当枕头?

  那宫人顿了顿,笑道:“姐姐莫慌,七殿下是个惹人疼爱的,对他自然比不得对别人。”

  惹人疼爱?红提严肃了神色,这要是个公主,这词就没什么毛病,可里头那是皇子啊,辅国公这般,不会觉得太别扭了吗?

  难不成外界传言辅国公与风侍郎有染的传闻也是真的?他也好男色?

  这么一想,红提蹲不住了,呸了瓜子壳站起来,继续贴去门上当壁虎。

  辅国公看的是殿下随意搁着的《资治通鉴》,一只手捏着书,一只手搁在自家殿下的肩上,似是防她滚落下去。但这动作看起来实在太过亲热,加上殿下熟睡之中毫无防备,双颊微红,姿色动人,任是谁看着,都觉得简直是孤男寡男郎情郎意的!

  这可怎么是好啊!

  红提看见了,宫里其余的宫人也都陆陆续续地察觉了,一时间四处交头接耳,个个脸上神色都分外复杂。

  长念什么都不知道,她就觉得这一觉终于睡踏实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面前就出现了一张甚是俊美的脸,俯看着她。

  “嗯?”长念疑惑地伸手摸了摸,“这是哪儿来的?”

  “殿下。”

  冰凉的语气配合着黑了一半的脸,惊得赵长念瞬间清醒,连忙跪坐起身,无措地问:“国公什么时候来的?”

  叶将白捏起衣摆,面无表情地道:“臣来时,天色大亮。”

  望了一眼黑漆漆的窗外,再看一眼他袍子上的口水,长念傻了,一层淡粉色从脖子爬上来,一路爬到了脑门。

  内殿里的气氛突然就有些古怪。

  长念呐呐地不敢说话,叶将白也没主动开口的意思,旁边的错银云龙纹香炉袅袅地升着暖烟,晕染开半幅纱帘,两人距离很近,彼此的呼吸都十分清晰。

  叶将白觉得很嫌弃,一个男人,怎么能动不动就脸红呢?

  更可气的是,这七皇子脸红起来还好看得紧,肌肤白里透粉,眼里粼粼泛光,粉嫩嫩的唇无措地抿着,叫人真想伸手去碰碰。

  意识到自个儿在想什么,叶将白脸色霎时阴沉,他起身,别开头漠然道:“殿下可还记得今日本该做什么?”

  今日?长念怔愣片刻,突然想起点什么,小脸更白:“我……那个……”

  “您把事情搞砸了。”

  “对……对不起。”

  “在下本以为殿下能成事,已经打算去替殿下邀功,如今倒是好,别说邀功,殿下还会连累在下。”

  说起这个叶将白就生气,他安排得十分周密的计划,就被她这一觉给睡乱了。

  本来么,这差事落在七皇子头上,他什么也不用管,想护着的那位主子也逃过一劫。就算七皇子到时候与两位大人有什么不愉快,他适时出面打个圆场也就罢了,还能在七皇子面前得个好。

  结果现在变成了他在帮七皇子挡灾。

  说来也是他自己不小心,红提来传话说出事了,他问也没多问就跟着过来,若是早知道,他该不来的,叫这蠢货吃个亏长个记性,他也不用蹚浑水。如今再后悔,到底是晚了。

  长叹一口气,叶将白闭眼揉了揉眉心。

  赵长念慌得身子都在发抖,偷偷抬眼看了看他,伸手就拉了拉他的衣袖:“是我的过错,您别生气,我改,千万别不要我……”

  嗯?

  叶将白横眉:“什么不要你?”

  他什么时候要过他了?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这么别扭呢?

  “没不要我就好。”长念似是没明白他那是疑问,不是质问,反而松了口气,拉着他过来,很自然地就替他捏肩,一边捏一边道,“偶尔去中宫请安,母后总会念叨,说朝中这么多皇子,都与朝臣关系融洽,独我一个少与人结识。好不容易得国公赏识,若您也觉得我不堪相交,那我便真的不知该怎的是好了。”

  原来是这么想的,叶将白暗哂,皇子与朝臣结交,靠的都是权势和圣上恩宠。七皇子两样都没有,没人愿意与她结交也是正常。

  就连他,也是没安好心的。

  想想七皇子也是十分可怜,叶将白消了些怒意,身子也微微放松。

  察觉到他柔和了下来,长念按捏得越发用心,叶将白侧头,就能瞧见那白嫩如葱的手指压着他深蓝色的朝服缎面,微微用力,指节就泛白。

  像极了梦里那双情动的、抓着床单的手。

  喉咙有些发干,叶将白端了茶来抿一口,暗骂自己荒唐。

  夜色深沉,风停云在自个儿府上正打算就寝呢,门就被人“哐”地踢开了。

  “大人!”管家无措地站在后头,朝他指了指踢门的那位爷。

  风停云挑眉,瞧见来人就笑:“这是怎么了,都这个时辰了,竟还有闲心过来找我?”

  眉目间隐隐有戾气,叶将白沉着声音道:“陪我出去逛逛。”

  京都繁华地,向来不夜城,可两个大男人,三更半夜的能逛什么?


标 签赵长念叶将白小说 赵长念叶将白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