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民国虐文)童淑怡纪森泽小说_童淑怡纪森泽章节你是我的深情仰望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140 ℃
(民国虐文)童淑怡纪森泽小说_童淑怡纪森泽章节你是我的深情仰望

童淑怡纪森泽章节

你是我的深情仰望 著

完本免费

主角是童淑怡纪森泽的小说名字叫做《你是我的深情仰望》,又名《烟花深处情不眠》。是一部已完结的高质量民国虐心催泪小说。在作者凝练老道的文笔之下,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童淑怡纪森泽之间的爱情故事。童淑怡纪森泽全文讲述的是:童淑怡不知道为什么纪森泽要这么对她,她的深情在他的眼里一文不值,现在的她已经经受不住任何的伤害了。纪森泽一直都知道童淑怡喜欢自己,而且他自信童淑怡这辈子也只会喜欢自己,直到童淑怡失忆。失忆后的童淑怡不再记得纪森泽,也不再记得他们的曾经。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童淑怡纪森泽的小说名字叫做《你是我的深情仰望》,又名《烟花深处情不眠》。是一部已完结的高质量民国虐心催泪小说。在作者凝练老道的文笔之下,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童淑怡纪森泽之间的爱情故事。童淑怡纪森泽全文讲述的是:童淑怡不知道为什么纪森泽要这么对她,她的深情在他的眼里一文不值,现在的她已经经受不住任何的伤害了。纪森泽一直都知道童淑怡喜欢自己,而且他自信童淑怡这辈子也只会喜欢自己,直到童淑怡失忆。失忆后的童淑怡不再记得纪森泽,也不再记得他们的曾经。

免费阅读

  男人身形高大,五官似刀凿斧刻一般精致,和她之前见他的样子好像不太一样,许是没穿军装的缘故,看起来更像一个清隽的公子哥儿。

  他站在一个娇小的女郎身边,尽管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女郎试戴完首饰,他便会毫不犹豫地掏钱,也能看出他对这个姑娘是极有耐心的了。

  “那个女孩子是谁啊?”她捅了捅杨柳,小声问道。

  “是表小姐,甄美桦。据说是留洋回来了,真是毫不避嫌呢!”杨柳说到后面,声音恨恨地啐了一声。

  童淑怡像在少女时期听到别人讲谁家的轶事时,捂着嘴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是自家夫君啊!

  好嘛,怪不得这个臭男人昨晚也没回家,只是派人来通知她离婚的事情,原来是佳人有约啊。

  啧啧啧,瞧瞧他那个买东西的样子,简直像个暴发户!财大气粗。怪不得能大手一挥,给她那么多钱作为补偿。

  明明是他外面有人了,却还要做出一副是她有错的样子,搞得府里的下人和他的手下都看轻她!

  既然这样,他们就谁也别耽误谁。

  只是这心为何还会隐隐作痛,童淑怡捂住心口,微微蹙眉。

  难道是残存的记忆在作祟吗?

  童淑怡低头看向心口,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手腕上戴着的那个墨绿色玉镯。

  这么老气的玉镯她昨晚竟然没有发现?

  “这个是我买的?”她嘟哝出声。

  杨柳听到了,奇怪道:“是少帅送的呀!您可喜欢了,一直戴在手上,沐浴的时候都不舍得摘下来!”

  呀!她竟然这么深情?

  童淑怡撇了撇嘴,她现在实在想不出自己对纪森泽一片深情是啥样的。

  她正在那发呆,首饰铺的掌柜的看见了她,招呼道:“哟!少夫……”

  他刚准备叫少夫人,但想到少帅陪了另一位妙龄女子过来,后面的话便哽住了。

  他的声音惊动了纪森泽,他看向门口,瞬间怔住。

  童淑怡抬眼对上一双冷漠深邃的眼眸,立时惊慌失措地拉着杨柳便仓皇逃走了。

  失去了五年的记忆,现在的她和他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只是毕竟二人有夫妻之名,她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纪森泽。

  纪森泽立刻追了出去,看见她一路小跑进了当铺,不由皱眉:她去当铺做什么?

  他跟了进去,却听到童淑怡脆生生地道:“这可是地道的缅国玉,怎么被你压得这么低!”

  他看了过去,当铺掌柜手里拿着的正是他送童淑怡的那枚玉镯!

  “这个不能当!”他的声音中透出明显的怒意,几步便走到了柜台前,一把抓住她的皓腕。

  他手劲儿极大,疼痛的感觉直冲她的脑门儿。

  “疼……松手!”

  “疼?现在知道疼吗?”纪森泽手上力气不减,眼色漠然,说出的话字字如刀,“闹自杀的时候就不疼了吧!”

  他在嘲讽她。童淑怡心口发酸,她知道是残存的记忆又开始了。

  她很想反驳,但自杀这个事情也的确是她做的。

  忽然袭来一阵委屈,她怕眼泪流出,立刻闭上眼睛。

  她闭目的样子被纪森泽看在眼里,以为她是被自己说中了,面上愈发阴沉,手上愈发使力,说出的话尽是讽刺:“当了我送你的镯子好继续大把大把地捧戏子去是吗?”

  他这话也忒难听了吧,好像她是个偷拿丈夫的钱出去养戏子的女人一样!

  童淑怡的火气压住了委屈,蓦地睁眼,对上他冷冽如冰的双眸:

  “戴在我手上的镯子,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怎么,你堂堂少帅,送给女人的物件儿还兴往回要的不成?”

  童淑怡说完,看着纪森泽脸上越发积存的怒火,不仅不怕,还莫名觉得舒畅,好像是大仇得报一般。

  只是手腕疼死了,肯定都快肿了。

  她觉得他根本没有什么风度可言,她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看上这个家伙的!

  她蹙起两道烟月眉,转过头去对掌柜说:“随便开价儿吧,能当了就行。”

  “你敢?!”纪森泽眼中的怒火简直快要烧到她的身上。

  掌柜的夹在中间,不敢言语,只能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个玉镯。

  童淑怡忍着痛,挑了挑眉:“我怎么不敢?”

  纪森泽一把将她甩开,大步上前抢过掌柜手中的玉镯,高高举起,脸色阴沉的可怕:“我就是摔了它也不会让你把它当了!”

  若不是杨柳眼疾手快接住了童淑怡,她就要撞到头了。

  此时她惊魂甫定,手腕上已然青紫,没好气道:“要摔就摔!”

  “你!”

  纪森泽气得直磨牙,很想在这里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但是碍于面子,只能狠狠喘气几下,眸中的怒火被冷意替代:“不要在这里自讨没脸,快些回去!”

  童淑怡刚想驳他,就见一个身影飞也似地,撞到他身上。

  “啪!”玉镯落在地上,摔成了三瓣。

  纪森泽和童淑怡齐齐变了脸色。

  “甄美桦!”纪森泽咬牙切齿地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甄美桦捂住因惊讶而圆张的嘴巴,声音甜腻:“对不起泽哥哥,我只是太急着过来找你了,没注意你手里还拿着东西。”

  她觑着他的脸色,蹲下来将碎了的玉镯拾到手帕上,站起身来,目光在纪森泽和童淑怡之间逡巡,最后对着童淑怡说:“看来是这位小姐的东西吧,多少钱我可以赔偿。”

  童淑怡眼光亮了亮,摸摸下巴,斟酌道:“多少钱我还真不知道,不如你就按当铺掌柜给我开的价赔吧。”

  甄美桦在心中嗤笑一声,这么庸俗的女子怎么可能入了泽哥哥的眼,面上却感激道:“这位小姐真是人美心善!”

  纪森泽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帕子和那三瓣碎玉,眼神凝成霜刀对着她飞了一记:“什么‘这位小姐’,她是你嫂子。”

  甄美桦面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带了几分不自然地客套对着童淑怡道:“原来是表嫂,我这些年在高卢读书,很少打听家里的事,所以一时没认出来,表嫂莫怪。”

  她险些咬碎一口银牙,她与纪森泽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却得知他与城南童家的女儿有了婚约,他们成亲后不久,她因为受不了刺激便选择出去留洋。

  最近一段时间,她听姨母说童淑怡并不得纪森泽的心,她的心思才又活泛起来,赶紧回了国。

  这几日她也打听到了,童淑怡在少帅府里并不得宠,听说这些年她一直不消停,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泽哥哥受不了了,还打算跟她离婚了。

  童淑怡也不想当着外人的面给纪森泽难堪,与甄美桦寒暄几句也就算了。

  往常她看见纪森泽身边站着女人便会开始闹,这会儿难得乖觉,看在他眼里却好像蕴藏着什么阴谋。

  这个女人变得很有心机,一定是在吸引他的注意。

  他眸色一寒:“亲戚面前,我给你留几分薄面,希望你赶快回去,不要再惹事。”


标 签童淑怡纪森泽章节 童淑怡 纪森泽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