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江浸月李宗煜小说_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江浸月李宗煜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048 ℃
江浸月李宗煜小说_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江浸月李宗煜

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

江浸月李宗煜 著

连载中免费 一胎三宝小说主角是神医的小说

李宗煜江浸月小说免费阅读,李宗煜江浸月小说大结局,李宗煜江浸月神医嫡女,女主是江浸月的小说,主角是李宗煜和江浸月的穿越古言佳作《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作者是猫可爱,小说讲的是江浸月是21世纪特工组织头号杀手,也是医毒天才,因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怀着龙凤胎的产妇,半路穿越来的江浸月忘记自己老公孩子他爹是谁,决定自己独自抚养孩子,四年后李宗煜突然冒出来要抢孩子.....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李宗煜江浸月小说免费阅读,李宗煜江浸月小说大结局,李宗煜江浸月神医嫡女,女主是江浸月的小说,主角是李宗煜和江浸月的穿越古言佳作《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作者是猫可爱,小说讲的是江浸月是21世纪特工组织头号杀手,也是医毒天才,因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怀着龙凤胎的产妇,半路穿越来的江浸月忘记自己老公孩子他爹是谁,决定自己独自抚养孩子,四年后李宗煜突然冒出来要抢孩子.....

免费阅读

  “疼……”

  一阵又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身体上传来,促使江浸月不得不睁开眼睛。

  入眼处古旧床榻,三角梁屋顶,粗布被褥。

  这是……哪里?

  江浸月的脑袋里有一瞬间的短暂空白。

  她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特工组织的头号杀手,专攻医毒,圈内闻风丧胆,她明明记得在一次任务中她们被同行组织围剿,为了救恩师,她身中三枪而死。

  然而还不等她细想,身体上那连绵而来的疼痛又一次袭来,让她眼前一黑,勉强撑起头一看,自己的肚子,即使平躺也高高耸起,身体上疼痛的根源就是这里。

  肿瘤?怪病?肝腹水?

  这他妈好像是怀孕啊?

  那一下下的疼痛从肚子直逼天灵盖,木床旁边是一扇支起来的格子窗,屋外夜色沉沉,根本分不清几时几分,东南西北。

  “有人吗?”

  江浸月听见她发出来的声音变成了一种带着些许青葱脆铃的细弱。

  外面连一声回应她的狗叫都没有。

  一阵强烈的宫缩之后,疼痛稍微减缓,江浸月扶着巨大的肚子稍微坐起来一点,此时,旁边的门突然开了,带着屋外清冷的风,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进了门。

  浓重的血味。

  门被精准而又小声的关上。

  “别出声。”

  来人声音带着寒意和血腥味道,冷冽中满是威严,是个男人。

  江浸月捂着肚子,眯了眯眼睛,看见男人的脚底下,这一会儿已经汇聚了一小块的血迹,狭小的屋内,血腥味更加浓重。

  男人迅速走了过来,借着床头那豆苗大小的烛火看清江浸月肚子的时候,明显也是一愣。

  外面渐渐嘈杂了起来,许多凌乱的脚步声和敲门声在远远地方传来,似乎在挨家挨户搜查。

  “贤王有令,朝廷重犯出逃,上报者重重有赏,窝藏者格杀勿论!!犯人腰侧有重伤……”伴随着这样命令声的,还有翻箱倒柜夹杂着的求饶声。

  江浸月还没反应过来,男人手里一把冰凉的刀已经靠在了她的大动脉侧,只要她动一下,喉咙就会被割断。

  “不准叫,否则你现在就得死。”

  前世里多少腥风血雨、生死关头都经历过,如今江浸月的临场反应还不错,眼前男人即使血流不止,但是刀的角度力道没有偏分一毫,不是她现在的身体能反制的,不管如何,眼下活着要紧。

  “我帮你藏,待会你趁乱走!”

  她掀开了粗喇喇的被子,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扶着下坠厉害的肚子下了床,想要走到屋内贴着墙壁的衣柜边。

  男人精神高度集中,随着她的动作,刀锋始终贴着她的脖颈,没有进一分,也没有退一分。

  屋内简陋成这样,根本没有地方躲,听起来外面搜捕的声音更近了。

  江浸月皱着眉头,脸色因为一半疼痛一半惊吓而变的惨白,手摸着雕花柜子门,深吸一口气,心想着她既然是有孕,这个家一定是有男主人的,找一套男式的衣服不难。

  结果柜子被她翻的快到底了,也没找到一件看起来稍微高大点的衣衫。

  “这件。”

  男人很快领会到了江浸月的意图,指了下柜子最底下一件青蓝色的外衫,另一只手已经伸进去拿了出来。

  看起来可行。

  江浸月浑身汗如雨下,湿湿的头发如同被大雨淋过一样紧紧的贴在耳边,已经蔓延至浑身的疼痛让她不得不贴着柜子门才能站定,男人料想她此时这模样也使不出什么反抗的力气,放下了匕首,当着江浸月的面就开始脱衣服。

  借着桌上摆放着的烛光,江浸月大概看清楚了男人的面容轮廓,不过她这会浑身脱力,根本无暇顾及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目光往下,男人精壮又紧绷着的腰,有一道横切的巨大伤口,正泂泂的往外冒血。

  这样不行,血流太大,躲不过去的。

  江浸月的目光又落到了男人手边的匕首上。

  “刀给我。”她咬了咬牙,抵过肚子上一层接着一层叠加的疼痛,对着男人伸手。

  男人目光从江浸月的手上又绕到的她的脸上。

  眼前这个明显乡下村妇打扮模样的女子,虽然瘦弱苍白的厉害,却有一双蓝黑宝石般的双眼,灯火葱茏,光华流转,熠熠生辉。

  一个看起来年纪又小又没见识的女子,面对这样的情况,竟然没有多少恐惧。

  “你这个伤口躲不过去。”江浸月小声的解释了一句,扶着肚子坐到了桌子边不太稳的长凳上,直接拿起了匕首,拨弄两下烛台里的黑色煤油,侧着刀身在灯火上炙烤,条件简陋,她目前只能这样做了。

  屋外凌乱又匆忙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屋内的气氛却安静的诡异。

  “忍着点。”刀身很快在火油的帮助下通红又滚烫,她抹了一把汗,刀身毫不犹豫的摁上了男人腰侧那道细长伤口上。

  滋啦啦的声音伴随着一种奇异又恶心的肉焦味,伤口被铁烫的迅速愈合,血被瞬间封闭住,只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烫伤。

  “你会医术?”男人眉头皱起,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屋外的官兵速度很快,隔着一道墙,隔壁响起土碗瓷器被砸碎的声音,随即脚步声再次响起,似乎已经往着她们的院落过来了。

  江浸月宫缩的实在厉害,压根顾忌不到这个男人还在旁边,她有强烈的预感,她要生了。

  她割了衣角的一根布条,递给了男人。刚刚被男人用刀抵着喉咙的时候,她就已经被迫跟这个男人上了一条船,待会官兵认出了他,那她也活不了。

  江浸月可不想穿越当天还没活了一个时辰就又死了回去。

  扔了刀,当着这个男人的面,她顾不得其他,一边往床上挪,一边直接开始胡乱的扯裤腰带。

  男人目色沉沉,手起刀落,青丝折半,再一看,已经束成了半高髻模样。

  江浸月来不及再去看男人,因为她的羊水,破了!

  江浸月上辈子即使是特工杀手,医毒闻名,但是给女人接生这方面,真的没接触过,更别说给自己接生了。

  所有的一切只能半蒙半猜,乱七八糟的脱了亵裤,拉着被子垫在了后背,一遍遍的深呼吸,依着本能生。

  “里面的人听着,贤王捉拿朝廷重犯,窝藏者格杀勿论!”

  混乱里,江浸月听见许许多多的脚步声在靠近,还有刀剑碰撞到木头栅栏的声音,应该是人已经到了门口。

  情急之下,江浸月对着旁边的男人大喊了一声,“相公!稳婆来了吗?我要生出来了……啊……”

  江浸月声音叫的逼真,因为有一半是真痛出的声音,她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掘人坟的坏事了,竟然能穿越到一个孕妇身上,刚过来就得承受这样的生育疼痛。

  男人走了过来,拉住了江浸月的手,配合着大声说道,“夫人,你再等等,我让人去请了,我去看看稳婆到哪里了……”

  说完就往外冲,门一开,就看见了门外站着的七八个手里拿着刀剑的大汉。

  “不准走!拿火把来!”外面的官兵格外严格,堵在门口,为首的一个直接往后伸手,拿过来一张画像!

  因为床正对着门,江浸月看的清清楚楚。

  完了完了,这下真要死,自己这刚穿越过来,孩子都没生出来就得被个不相干的男人拖累再死回去?

  “小姐小姐,稳婆来了!”人群后面挤进来了两个婆子,听见江浸月叫,急忙往屋里冲。

  满屋子的血腥气让稳婆一愣,那个嘴里叫着小姐的婆子看见门内站着的男人也是一愣。

  江浸月痛的死去活来直抽气,这样电光火石的时刻,脑子一转,颤着声音不得不再叫了一句,“相公,相公,你快来……”

  正门走不出去,只能让男人窝在产房里等官兵走了再离开……

  这一来一去,江浸月已经是生产临界点了,抓着手侧的被子,听着稳婆叫着“用力啊,快出来了……”

  “啊!”

  江浸月只感觉自己那一瞬间几乎是被撕裂了。

  “生了生了!是个哥儿!”

  迷迷糊糊里,江浸月听见一个孩子哭的特别不讲道理,还有稳婆松了一口气在抹汗的声音。

  仅仅是一分钟的时间,江浸月突然感觉,肚子里还有动静。

  那稳婆也是一愣,转脸问床边的婆子,“薛妈妈,大夫号脉说是双生?”

  还没等婆子回答,稳婆手脚利落的从手边裹了一块布,将孩子递给了站在一边的那个男人,对着江浸月说道,“你再使劲!还有一个!”

  这会儿江浸月只想躺着哭一会。

  这是什么穿越?这是遭罪!刚穿来这世界,遇上个逃犯,屋外围着那么多官兵,她还得在屋里生下两个孩子……

  “使劲啊,快出来了!”稳婆看着时间不多了,催促江浸月。

  江浸月修整半晌才想起来,孩子还在旁边站着的逃犯手里,顿时脑门一炸。

  谁知道这个男人是个什么玩意?要是穷凶恶极杀人不眨眼的主儿,自己还能勉强自保,自己的孩子……

  好歹也是刚费了吃奶劲生下来的,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

  不由的,江浸月看向了旁边的那个男人。

  昏暗里,男人的五官模糊,轮廓却很清晰,紧绷的下颌能看出来,长相应该是不错的。

  两人都没说话,男人抱着已经逐渐安稳下来的孩子,微微点了下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江浸月就是觉得,这个男人是可靠的,她松下了一口气,肚子里另外一个远远没有第一个这么费劲。

  江浸月提了一口气,没费多大劲儿就剩下了第二个孩子。

  “恭喜恭喜,一儿一女,成双成对凑成好,夫人是个有福气的!”稳婆抱着手里另一个还沾染血迹的女娃,眼睛笑的眯起来,又从旁边拿了一块布,把孩子包了起来。

  江浸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一直在床头的婆子终于稍微抬头了,惊喜的看着两个娃娃,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握着江浸月的手,又笑又叹气,直说,“小姐……小姐……我总算没有辜负了老夫人的嘱托!”

  江浸月听的乱七八糟,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眼前这个婆子。

  围着的官兵看到确实是有人在生孩子,心中的怀疑去了大半,闹了一个时辰后,七七八八的赶往了下一个村。

  男人把已经熟睡的男孩子轻放在了江浸月的身边,对着江浸月拱手。“多谢!”

  “快走。”江浸月知道规矩,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这些犯人的脸都不该看,她还想留着小命先弄清楚自己是个什么处境,之后再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男人往后走了两步,顿了下,又把桌子上的煤油灯端到了江浸月的床边。

  隔着火光,男人看见了江浸月的脸,江浸月当然也看清了男人的脸。

  她呼吸一滞,现在的朝廷重犯,要长成这样招摇?尤其是男人那一双暗色发沉的眼睛,被火光照亮的一瞬间,如同拨开远山雾霭,迤逦耀美。

  “你救了我,来日若有机会,我会应你一件事情。”

  窗户外面响起了三短两长的口哨声音,很明显是接应暗号。

  男人目色一沉,顿了下继续说道。“有事可到京城远山候府寻我,就说找……十二叔。”

  说完,男人已经不见了,如同隐匿在黑暗里,只留床头那还在摇曳的烛火。

  经过这一夜的折腾,江浸月明白了一件事情。

  她穿越了,穿到了荣坤四十六年,一个在她的认知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朝代。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江家京郊某处的乡下庄子,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命中注定,原主也叫江浸月,是江家嫡出大小姐,父亲是正四品礼部右侍郎,也是侯府的上门女婿,母亲是定国候独女,外公早逝,父亲在去年承袭了定国候爵位,现在在京城里也是响当当的门户。

  听着名门显赫又是嫡女,穿越条件已经领先了那些丫鬟qinglouji女一大步了是不是?

  偏偏,原主,太惨了!

  原主三岁的时候,母亲去世,父亲把家中小姨娘抬成正妻。

  这位继母,在做小姨娘的时候,已经在正妻前面生下了一个姐姐,两个哥哥,抬正之后又母猪一样生下了个最小的妹妹。

  甚至,前面还有一个父亲糟糠之妻生下来的大哥哥。

  自然而然,江浸月这个嫡女真的只是一个沾着嫡女名头的外人,从小就没怎么受父亲待见过……

  原本这样的性格已经够蠢的了,更蠢的是,她还未婚先孕了。

  这在这个封建保守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朝代,这是要被浸猪笼的。

  父亲在家动了家法,奸夫是谁也没逼问出来,但是考虑到门风问题,只能把人送到乡下偷偷摸摸的生孩子。

  现在,可怕的是,江浸月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穿越者,可能记忆没有继承全面,孩子爹是谁她给忘记了……

  江浸月上辈子就是孤儿,在孤儿院里被特工组织选中,一路厮杀长大的,没有父母受的那些苦,她都经历过。

  所以,丢孩子去江家那种虎狼窝养大,她自己大摇大摆去过想要的人生,这种事情她可做不出来,至少先找到孩子爹,把这两烫手山芋丢可靠一点的人家再说吧!

  行吧,她就当积德行善,用着原主的身体就暂时养着原主的孩子吧。

  只不过江浸月没想到的是,这样一养,她就养了两个孩子足足四年……


标 签一胎二宝神医嫡女宠上天 江浸月李宗煜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