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楚择炎沈予初小说_月下不见故人归楚择炎沈予初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43 ℃
楚择炎沈予初小说_月下不见故人归楚择炎沈予初

月下不见故人归

楚择炎沈予初 著

完本免费

月下不见故人归最新章节列表,楚择炎沈予初完整版免费,男女主角分别叫楚择炎沈予初的小说《月下不见故人归》是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姐姐嫁给了楚择炎的皇兄,后脚楚择炎便娶了沈予初为妻,只因她和姐姐长了一双相似的眸子,就被那人当成了替身,他辱她欺她,她都隐忍不发,后来,她向他提出和离,彻底从楚择炎的世界里退出,楚择炎才发现,原来他的世界里,早已处处都是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月下不见故人归最新章节列表,楚择炎沈予初完整版免费,男女主角分别叫楚择炎沈予初的小说《月下不见故人归》是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姐姐嫁给了楚择炎的皇兄,后脚楚择炎便娶了沈予初为妻,只因她和姐姐长了一双相似的眸子,就被那人当成了替身,他辱她欺她,她都隐忍不发,后来,她向他提出和离,彻底从楚择炎的世界里退出,楚择炎才发现,原来他的世界里,早已处处都是她.....

免费阅读

  夜里,南香剪了烛,伺候沈予初歇息。

  沈予初要睡下,却看见南香抱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来到沈予初床榻前的阶边坐着。

  沈予初失笑:“南香,你这是做什么。”

  “王爷太过分了,奴婢要守着,不能再让王爷近小姐的身,连院子也不许他进来!”南香抱着木棍,腮帮子被气得鼓鼓的,“小姐,以后南香守着你,哪儿也不去。”

  沈予初心里一咯噔,冒起酸涩的泡泡。

  她揉了揉南香的两只丸子似的圆髻,“你这样守着,我夜里会做噩梦的。你还是回去睡吧,楚择炎今日来过,近日都不会再来了。”

  南香不肯放心,还是来到房门外守着。

  夜半,一个高大的人影闯进屋来,又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沈予初惊得呼叫,门外的南香已经被放倒,根本没人能来救她。

  沈予初从床上爬下来要去寻防身的匕首。

  男人强劲有力的体格三两步便将她逼到墙角,将她整个人抵在墙沿。

  “闭嘴!”

  是楚择炎的声音。

  沈予初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人,借着月色,英气俊朗的五官被清辉描绘得棱角分明,这时她才嗅到他身上扑鼻的酒气。

  “沈予初,既然你这么轻贱自己,那本王便成全你。”他伸手去解她的寝衣。

  她奋力挣扎,楚择炎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一只大掌便轻而易举将她两只手腕缚住,锢到她的头顶。

  “楚择炎!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

  “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想对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告诉你,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他说着低头,用唇堵住了沈予初的声音。

  白日里,他的话还一字一句如魔咒般困在她的脑中,如今他又这般羞辱她,甚至不管不顾她身上的伤势如何。

  林源卿说了,养伤期间,夫妻不能行房,否则,她便不能再有身孕。

  沈予初哭着哀求:“楚择炎,我不爱你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楚择炎身形一僵,酒意去了大半。

  “嘶啦……”

  寝衣被撕碎的声音在凄清的夜里仿佛是绝望的哭泣。

  沈予初像小兽一般呜咽起来。

  为什么,他夺去她的心,随意践踏,还要夺去她最珍贵的东西。

  楚择炎带着她到床上,似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揉进他的骨血里。

  沈予初渐渐不再挣扎,只是麻木地承受,眼泪也淌干了。

  就着月色,楚择炎看到她那双黯淡无光的眸子,不由怔神,他低头柔柔亲吻她的眼睛,却被沈予初偏头躲开。

  楚择炎破天荒地没有恼。

  他的动作缓缓慢下来,异常温柔,似怜惜,似疼爱。

  身下的人忽地转过头来望着他,瞳孔在月色下闪着讽刺的锋芒,沈予初嘲道:“楚择炎,你看着我这双眼睛的时候,不会想到她吗?”

  楚择炎动作猝然停下。

  “呵呵呵……你真可悲,你心爱的女人在你与你皇兄之间,选择了你皇兄,选择了更高的权势,而你,得不到心爱的女人,就只能娶一个代替品,像一个可怜虫。”

  楚择炎的怒气被点燃,他捏住沈予初的颈项,眼里爆出血丝,“沈予初,你不想活了!”

  沈予初格外平静,“你杀了我吧,我如今发现,做别人的替代品,倒不如死了好。”

  楚择炎最后离开了。

  沈予初明白,自己这一回是真的惹怒他了。

  今后,她二人也不会再有可能。

  她捂住隐隐作痛的肚子,将自己蜷成团,在漫漫长夜里无声恸哭起来。

  那一夜之后,楚择炎果真没有再来过沈予初的院子。

  沈予初在屋里足不出户,却偶尔会听说前院的事。

  楚择炎带着娇颜出去郊游,还陪着娇颜到脂粉店里买胭脂水粉。

  楚择炎给娇颜生辰大办宴席,请了宫中最有名的乐班子到府中唱戏,哄得娇颜好不开心。

  楚择炎夜夜宿在娇颜那屋,娇颜似是有了身孕……

  但是这些消息仿佛都不能再让她的内心掀起一丝波澜。她只想尽快养好身子,不至于落下一辈子病根。

  楚择炎不来打扰沈予初,南香也能放心地去后厨拿药。

  上次娇颜派人暗中给沈予初的药膳动手脚,若不是恰巧林源卿上门给沈予初号脉,发现了药膳的不对,沈予初只怕早就已经死于非命。

  那一次之后,南香就不再大意,娇颜送来的补药,一律倒掉。

  南香正盛了后厨供应的大补膳,转身出厨房时,却遇见了娇颜身边的丫鬟巧巧。

  “你做什么,这是王爷命人专门为咱们夫人熬的补膳,你怎么能偷呢!”巧巧堵住了南香的去路,一点不将王妃身边的大丫鬟放在眼里。

  “偷?厨房供的膳食,每个院都有资格享用,你说只属于你家夫人,这是你家夫人立的规矩吗?若我没记错,王府里有权力立规矩的,还轮不到一个妾吧。”

  南香话刚说完,娇颜款款走了进来。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鬟。”

  娇颜勾出一抹渗着寒意的笑,上下打量南香,“上次把我熬的药倒掉的,就是你吧?”

  南香倒也不怕,反问:“夫人在药里下毒,此事若是上报给王爷,不知王爷会如何处置?”

  娇颜冷笑,“毒?我不过是多加了几味大补的药材,何来下毒之说。”

  “那些所谓大补的药材,实则活血化瘀,王妃伤势未定,若服了此药,必会延缓痊愈,伤愈合迟一分,王妃的性命就堪忧一刻,届时出事,也怪罪不到你头上,这便是你打的好算盘。区区一个妾室……”

  “啪……”

  南香话没说完,就挨了娇颜一个响亮的巴掌。

  娇颜陡然变了脸,浓妆明艳目眦欲裂,“就凭你一个贱婢也敢在这里跟我叫嚣。我就是要你家主子下地狱,那又如何?你多次阻碍我的好事,今日你落到我手上,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

  沈予初得知消息,还是后院与南香交好的丫鬟跑来通风报信。

  她急急忙忙赶到厨房,看到浑身是血的南香淌在血泊里,娇颜正吩咐下人,要把晕过去的南香浸到泔水桶里憋醒。

  两个下人上前,拖起昏迷的南香,将她的脑袋摁进了恶臭冲天的泔水中。

  南香醒过来,无力地动了动,又晕过去。

  沈予初脚下一软,只觉得浑身的气血往头顶上冲。

  “住手!”

  她高声一喝,上前从下人手中抢过南香抱在怀里。

  沈予初伸手替南香拭去脸上的秽物,手弄脏了,就扯过自己的袖摆,替她一点点擦拭。

  她将南香瘫软如泥的身子紧紧抱住。

  南香身上血迹斑驳,在她来之前一定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南香,你不是说去一会儿就回来吗?怎么这么不小心,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沈予初哽咽落泪。

  旁边的下人都有几分动容。

  娇颜脸上却有几分得意,“王妃姐姐,不过是一个奴婢,回头我再给你寻几个听话懂事的去你身边伺候。”

  听到娇颜的声音,沈予初的啜泣停了下来。

  她缓缓抬起头望向娇颜,眼神里透着一种令人发憷的死寂,娇颜不禁抖了抖。

  沈予初放下南香,慢慢站起身,走到娇颜面前,“是你把她弄成这样的?”


标 签月下不见故人归 楚择炎 沈予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