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应是南枝向暖小说_陆江吟齐溪小说析伽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75 ℃
应是南枝向暖小说_陆江吟齐溪小说析伽

陆江吟齐溪小说

析伽 著

完本免费

应是南枝向暖大结局免费,齐溪陆江吟结局怎么样?男女主角分别叫陆江吟齐溪的小说《应是南枝向暖》是作者大大析伽的又一力作,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民国时期,青梅竹马的陆江吟和齐溪因一个特定时间“暮春”,卷入重重谜案。接连消失的流浪儿,73号鬼宅,几度暮春惨死的贵妇们,诡异失踪的同学,以及附着在齐溪身后如影随形的恐惧感……故事究竟如何发展,更多精彩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应是南枝向暖大结局免费,齐溪陆江吟结局怎么样?男女主角分别叫陆江吟齐溪的小说《应是南枝向暖》是作者大大析伽的又一力作,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民国时期,青梅竹马的陆江吟和齐溪因一个特定时间“暮春”,卷入重重谜案。接连消失的流浪儿,73号鬼宅,几度暮春惨死的贵妇们,诡异失踪的同学,以及附着在齐溪身后如影随形的恐惧感……故事究竟如何发展,更多精彩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陆江吟靠了过来,欲将缎带还给齐溪时却听她如此说道,似有不解:“嗯?”

  “你刚刚的气势有点吓人哦,就好像是在追赶企图逃跑的俘虏。”齐溪这话不假,那会儿陆江吟的反应就是这般夸张。

  “不至于。”陆江吟轻描淡写地否认,再度看向齐溪倒真是被吓了一跳。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吓一跳,就是觉得不绑发的齐溪……

  他按捺住即将浮现上脸颊的焦躁,单手解开黑色中山装外套的扣子,脱下后二话不说盖在了齐溪头上,声音克制低沉:“披头散发的,难看得很。”

  齐溪抬手托起盖过前额的衣服,不高兴地说:“那我重新绑上就好了,把你衣服拿开。”

  “不许绑。”

  陆江吟说着就将缎带塞进了裤袋中,断了她的念头。不过这身上仅剩一件白衬衫倒真有些凉意,恍惚间感到周遭微微炙热的目光,他向旁瞥了眼,发现有几个姑娘害羞地垂下头,不与他对视。抵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关注,他便拉了一把齐溪将她圈在怀中。

  “我站得稳。”齐溪的后背时不时触碰到陆江吟的胸膛,脸颊有丝丝发烫。长大真是件奇妙的事,陆江吟怎么就长得这么高了呢,自己想要蹿个怎么就变成难事了呢?

  还有刚刚,为什么想到陆江吟的脸便情不自禁地吟了一句诗?

  “心中有丘壑,眉目作山河”。

  用来形容他真是太贴切不过了。

  “齐溪。”

  “嗯?”

  “你耳朵怎么红了?”陆江吟侧了下头,本想问她明早几点出门,还未问出口就见着她耳根泛红,以为她身体不适。

  “不要你管!”

  齐溪郁闷,在心底偷偷吟诗也会耳红吗?看来身体比自己的心还要实诚,她暗暗撇嘴抓紧了陆江吟的外衣。

  之后才过了一站,陆江吟轻拍了下齐溪的肩提醒她自己这站就下。没等齐溪作反应,他便凝眉一副心事沉重的模样拨开人群往下车门走去。

  “江吟,还没到站呢,你要去哪呀?”齐溪不明原因,但放心不下便也跟在他后头下了车,努力地跟上男生的步伐。

  陆江吟见齐溪也跟了下来,没有多做解释,简单地答了一句“到了就知道”。

  两人逆着人群拐过街角,穿过了多条弄堂,好一会儿后齐溪才被陆江吟领到了一座拱桥前。远远看到这座桥,齐溪冷不丁联想到上个月的可怕传闻。

  “江吟,你有听说过河神的事吗?”

  女生对这些鬼怪之事尤为敏感,男校倒是也有传,只是没传到陆江吟的耳朵里。他一边往前走一边示意她继续说。

  那是时至三更的深夜,亥时,更夫老许提着小锣巡逻打更,嘴里喊着“关门关窗,防偷防盗”,声音从点着几盏街灯的住宅街巷一直响彻到无人渡过的桥上。

  “咚!——咚!咚!”

  他弓着背打着更行走在拱桥之上,前望不到头,后看不尽路,踽踽独行的背影像是奈何桥上的孤魂野鬼,飘忽不安。老许出门前忘记更换蜡烛,手中小灯笼的火光越渐微弱,燃尽的瞬间影子就成了黑夜的俘虏。

  季春三月,深夜的温度仍旧寒冷彻骨。摇曳的小灯笼成了无用的摆设,照不亮前方的路。老许忽而心焦,摸着黑照着以往的路线往桥下走去。

  忽然一阵夜风掠过,桥下似有点点星火蹿了上来,又瞬间泯灭。余光瞥见这怪象,老许明知灯光熄灭,还是下意识地提起灯笼远眺。远处河面被雾气笼罩,茫茫一片。他心想许是自己看错了,便收回灯笼焦急地往下。

  “呜呜——”

  台阶才迈下两级,老许又听见了呜咽啜泣的声音。哭声真切,近在咫尺。

  他狐疑不决又好奇心满怀,扭头小心翼翼靠近桥的右侧,才意识到自己双腿在微微发颤。老许双手搭在冰冷的石桥护栏上,探出了一小部分 身子往桥下望去,视线接触到的一瞬间整个人就像是失了魂一般地愣在了原地——

  河岸边像是蹲着一尊石像,石像两眼发光,瞪得如同灯泡一样大。那眼睛穿过雾气直勾勾地盯着老许,原以为的哭声也在他失神的刹那间变成了阴森恐怖的恶鬼耻笑,所有一切瘆人刺骨,仿佛要将他夺魂摄魄。

  老许吓得发不出一丁点声音,像个哑巴一样扔下了打更的工具,慌不择路地连滚带爬回了家。这之后卧床不起好几天,传闻也愈演愈烈。

  “大家都说是河神显灵,可又说是什么不祥之兆,怕是会祸害人间。我本来也是不信的,可你经常看报也知道,那条河都夺去三条孩子的性命了,可怕得很。大人都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齐溪忧心忡忡地说着,生怕自己这番话被神明听见怪罪于她,又只能低声窃语。鬼怪之说自然是无稽之谈,但那些孩子的死却无比真实。一连溺死三个孩子却查不出任何疑点,这不匪夷所思吗?

  “凡事都讲证据讲科学,怪力乱神不可信,都是人在作祟。”陆江吟面不改色地否定妖魔化的传闻,“夜半三更无人之地,更夫内心恐慌自然会对所见所闻产生极大偏差,这样一来再稀疏平常的事物也会在顷刻间变得扑朔迷离,简单点说,就是自己吓自己。”

  齐溪同他往桥下走去,扬手拨开了杂草和横生的枝节,仍旧觉得困惑:“可是更夫一定是见着了什么才会被吓得够呛,如果我们能知道那晚在河边的到底是什么就好了。”

  “刚刚的故事中有两个疑点,一是飘上来的星火是什么?是有人在桥下生火,还是在做其他事,或者只是错觉?二是更夫看到如灯泡一样大的眼睛必然是不存在的,他惊吓当中看到的或许只是个人又或者是拴在岸边的牲畜,这些都有待查证。如果能证明这两点,基本上就没有神鬼的事了。”

  前边的陆江吟淡然地走着,似乎没意识到自己这番冷静的解析给齐溪造成了冲击。作为读书人,齐溪自然不信什么鬼神,尤其是经过陆江吟解释之后,她更确定学习是很有必要的。

  “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他看到的应该是大半夜在河边放牛的人,哈哈。”齐溪大胆地将陆江吟提出的想法合二为一,她自己觉得相当值得推敲。

  目的地快要到了,陆江吟回身看着她笑了下:“如果真的是放牛人,那么现在流传的故事就不应该只有更夫这么一个版本。吓人之举若是无心,那么无心之人绝对不会放任自己被谣传成妖怪。他还应该反过来笑话更夫胆小。”

  齐溪没有将人心想得这么复杂,陆江吟说的这些听起来角度有些刁钻,她似懂非懂。正因为不太能理解,所以她格外佩服陆江吟。

  “你好聪明啊。”她发自内心地夸赞。

  陆江吟一怔,这突如其来的夸奖有些难为情。他指了指桥洞,回到正题:“就是这儿。”


标 签陆江吟齐溪小说 齐溪 陆江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