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宋喜乔治笙小说_宠妻总裁有点坏宋喜乔治笙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063 ℃
宋喜乔治笙小说_宠妻总裁有点坏宋喜乔治笙

宠妻总裁有点坏

宋喜乔治笙 著

连载中免费 前妻带着三个缩小版的他出现在他的婚礼小说

宋喜乔治笙大结局,宋喜乔治笙最新章节,宋喜乔治笙漫画,宋喜乔治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宋喜和乔治笙的总裁甜宠佳作《总裁宠妻有点坏》虽已完结但备受无数好评,小说讲的是宋喜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是和乔治笙做交易,宋喜本想等目的达成后转身离开,怎料还把自己搭进去无法抽离,看腹黑纯情总裁如何为宋喜倾心所有深情和温柔......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宋喜乔治笙大结局,宋喜乔治笙最新章节,宋喜乔治笙漫画,宋喜乔治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宋喜和乔治笙的总裁甜宠佳作《总裁宠妻有点坏》虽已完结但备受无数好评,小说讲的是宋喜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是和乔治笙做交易,宋喜本想等目的达成后转身离开,怎料还把自己搭进去无法抽离,看腹黑纯情总裁如何为宋喜倾心所有深情和温柔......

免费阅读

  宋喜来赴局之前根本没想到乔治笙也在,今晚她跟副院长是来求陈豪办事儿的,可乔治笙往那儿一坐,一看就是陈豪有事儿要求他办的,他已经眼睁睁看她跟陈豪喝了这么多的酒,却没出声说过一个字,摆明了是不想管,换言之,他在坐等她出丑。

  陈豪手中的酒杯转眼间举了三五秒钟,众人都看出宋喜不大对劲儿,副院长也偷着给她挤眉弄眼,有时候人在做出决定的时候,真的就是一念之间,宋喜在这一刻,脑子里就一个念头,现在没人可以帮她了,除了她自己,在谁面前低头不是低?

  所以在陈豪差点儿要撂脸子之际,宋喜伸手拿起酒杯,侧身转向陈豪,努力微笑,“说好了一杯酒,一个百分点。”

  陈豪乐了,“我说到做到。”

  说话间,他主动伸出手臂,作势要绕过宋喜的胳膊,跟她喝交杯酒。宋喜别说胳膊了,浑身都是僵硬的,耳边短暂出现嗡鸣声,她仿佛听见尊严落地,被摔得稀碎的声响。

  副院长不管他这话里带不带刺儿,他只觉得天上掉了个大馅儿饼,忙站起身,拿起酒杯,满脸毫不掩饰的激动和开心,“乔先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才好,我敬您一杯,感谢您为医疗事业做出的贡献。”

  乔治笙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举止慵懒,眼神清冷,不紧不慢的抽烟,目不斜视。

  副院长站着,手中的举杯也举了老半天,桌上没有人敢接话,他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老脸涨的通红。

  乔治笙是真的不在乎,他也不觉得有任何尴尬,自顾自抽了几口烟,他薄唇开启,忽然出声说:“怎么到我这儿就是这待遇了?我是钱拿得比别人少,还是长得比别人差,不配女人敬酒?“

  话说到这份儿上,众人终于恍然大悟,感情乔治笙是看上宋喜了。

  副院长尴尬的站在原地,随后慢慢把头转向宋喜,陈豪也是脸色一变,几秒后不着痕迹的把手臂从宋喜肩膀上拿下来。

  副院长算是看明白了,让宋喜陪陈豪喝酒,不过是减几个百分点而已,但乔治笙可是一张口就是一千万,孰轻孰重,他心底立见分晓。

  “宋医生,别愣神了,乔先生说的是真的,快点儿敬乔先生一杯。”

  宋喜眼神略显空洞,她觉得这一刻,桌上所有人看她的神情,一定像是在看一个陪酒女,可她不是女公关,是医生。

  副院长也知道她的脾气,怕她绷不住坏事儿,所以压低声音说道:“多出来的钱我们还能办一个救助基金,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打蛇打七寸,宋喜的七寸就是为医者,希望更多的人能不受病痛之苦。

  喉头微动,她站起身,拿着刚才要敬陈豪的那杯酒,看向对面的乔治笙,粉唇开启,轻声道:“谢谢乔先生。”

  乔治笙眼皮一掀,抬眼看着面色发红的女人,似笑非笑的道:“宋医生本科不是学医,是学社交的吧?能屈能伸,是不是现在有人喊个一千万以上的价,你马上就能把酒杯转到别人面前?”

  一桌子人大气都不敢喘,谁知道乔治笙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他处处针对宋喜,但又肯出钱资助她所在的医院,别说他花一千万,就是为了爽快一下嘴。

  就连陈豪都是后知后觉,纳闷乔治到底是什么时候看上宋喜的。

  宋喜拿着酒杯,脸色忽红忽白,还隐隐针刺一样的疼,乔治笙没动她一根手指头,却仿佛扇了她无数个大巴掌。

  心底难过到极处,她只想这一切都是噩梦一场,只要她努力睁开眼,一切都能回归正轨,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也永远不会遇见对面那个惹不起的男人,乔治笙。

  乔治笙一刻不发话,宋喜跟副院长就都得举着酒杯站在原地,副院长余光瞥见宋喜微垂着视线,仿佛灵魂都出窍了一般,端得惹人愧疚,如果不是他执意让她过来,也不会有这一系列的事情。

  到底是个男人,也被人尊称了几十年的老师,他暗自一咬牙一跺脚,对着乔治笙笑说:“乔先生,您别开玩笑了,小宋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医……”

  他话还没说完,乔治笙就冷眼瞧向他,沉声打断:“我跟你很熟吗,需要跟你开玩笑?”

  副院长对上乔治笙那双冰冷的双眼,差点儿没吓得把酒杯扔掉。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乔治笙本人,但乔治笙三个字在夜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坊间都盛传一句话,宁可得罪阎王爷,也别去惹乔治笙。

  如今乔治笙一不高兴,屋内温度骤降十度不止,人人自危。

  今儿这局是陈豪做东,别人可以不说话,他不能。

  朝着乔治笙咧嘴一笑,他出声道:“笙哥别跟他们这帮人一般见识,他们天天在医院里面待着,脑袋都待傻了。”

  话罢,他侧头低沉着声音对宋喜说:“去敬乔先生一杯,愣着干嘛?”

  宋喜一动不动,乔治笙刚才说了那样的话,她要怎么忍辱喝下这杯酒?而且她凭什么听陈豪的?

  陈豪见状,顿时火大,他猛地伸手推了宋喜一把,大声道:“我说话你没听见?”

  宋喜猝不及防,被他推了个踉跄,杯中酒尽数晃出去。

  陈豪紧蹙着眉头,满眼给脸不要的神情,嘴里面骂着:“还拿自己当副shizhang千金呢?我给你脸才让你坐在这儿,不给你脸,你连个公关都不如!“

  此话一出,众人面色各异,唯独乔治笙表情淡淡,余光不着痕迹的瞥向宋喜所在的方向。

  宋喜背对陈豪,停顿三秒有余,忽然猛地回身,用力将手中酒杯砸向座位处的陈豪,谁也没想到她竟然敢这么做,惊诧之际,已是于事无补。

  陈豪‘啊’的闷喊一声,抬手捂着左边眉骨,宋喜站在距离他不到两米远的位置,眼中没有恐惧,唯有刻骨的鄙夷和愤怒。

  约莫五秒过后,陈豪拿开手,用睁着的右眼一看,掌心处见了红,他当即怒从心生,咬牙切齿的骂了声‘操’,随即起身就奔着宋喜去了。

  宋喜不闪也不躲,因为整个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的,在众人起身欲拦之际,唯见空中一抹亮光划过,有什么东西横空而落,正好击在陈豪脸上,陈豪只觉得针刺一样的疼,而且火烧火燎,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本能的倒吸冷气,待回神之后,低头去看,脚边是半根抽剩下的烟,烟头金红,还燃着。

  屋里面抽烟的人并不少,可是敢把烟扔在他脸上的人……

  陈豪不假思索的看向桌对面,那里乔治笙依旧老神在在的模样,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抚摸着水晶烟灰缸的边缘。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没人敢吱声。

  陈豪怒不可遏,一口恶气已经冲上脑门,可对上乔治笙淡漠的视线,他还是强忍着脾气,似笑非笑的说道:“笙哥,是不是喝多了?这扔的可真够远的。”

  乔治笙云淡风轻,面色不改的道:“你有意见?”

  陈豪神色一沉。他在夜城大小也是个人物,当众被乔治笙把烟头扔在脸上,他主动给台阶,对方还不下,这要是传出去,他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什么意思?”陈豪脸上笑意敛去,气氛陡然变得压抑锋利。

  乔治笙眼皮都没挑一下,径自道:“打女人别当着我的面儿打。”

  闻言,陈豪终于明白,却更加的不服气,所以阴阳怪气的说:“笙哥够怜香惜玉的,我打我自己的女人,你也跟着心疼?”

  乔治笙幽深的目光移向宋喜,定格在她那张苍白的面孔上,薄唇开启,“你是他的人?”

  宋喜喝了很多酒,可此刻脑子却分外清晰,一面是乔治笙,一面是陈豪,她哪边都不待见,可如果非让她选择一方……

  “不是。”粉唇上下一张一合,她声音不大却分外清晰。

  乔治笙几乎是意料之中的勾起唇角,陈豪却是面色阴沉,目光狠厉的瞪着宋喜。

  乔治笙起身,迈步走向宋喜,抬手抓着她的手腕,欲带她一同离开。

  陈豪面色变了几变,到底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沉声说:“你不缺女人吧?喜欢我帮你找,宋喜是我看上的,你就这么带走,不给我面子?”

  乔治笙闻言,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陈豪,问:“你想要面子?”

  陈豪不置可否,微扬着视线跟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乔治笙对视。

  今儿他也是被逼上梁山,一来宋喜他看上好久,不能就这么白白让出去;二来乔治笙当众挫他,这么多人都看见了,他要是一句话都不说,往后在夜城真是没立足之地了。

  室内的火药味十足,zhanzheng一触即发。

  众人都看到乔治笙慢条斯理的伸手摸向桌边的水晶烟灰缸,但却没人想到,下一秒,他忽然挥手就把烟灰缸砸在陈豪脑袋上,刹那间,烟灰缸整齐的碎开两半,其中一半掉在地上,另一半仍旧被乔治笙拿在手里。

  陈豪被砸懵了,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人还没等做出反应,已是被乔治笙拿着剩下的半个烟灰缸,抵在脖子处,逼到贴在墙壁上。

  烟灰缸的锋利切口将陈豪的脖子抵出血丝来,与此同时,他脑袋上被砸的那一下,这功夫才开始汩汩的往下流血。

  乔治笙俊美的面孔上波澜不惊,看着脸色煞白,瞳孔缩小的陈豪,他轻声问道:“你要面子?”

  脖子那里传来清晰无比的刺痛,他甚至不敢大喘气,因为每碰到切口一下,都是火辣辣的疼。

  疼痛让人清醒,他无比后悔为何要在乔治笙面前叫板,后背紧贴在冰凉的墙壁上,他不敢大动作的摇头,只能神色惶恐的回道:“笙,笙哥,我错了,我喝多了乱说话,您别往心里去。”

  偌大的包间,针落有声,乔治笙一字一句的说道:“她,我看上了,打狗也得看主人,知道吗?”

  “知道,知道。”陈豪连连应声。

  大家都以为乔治笙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可唯有宋喜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惨白惨白,比陈豪更甚。

  乔治笙把她比作狗,他养的一条狗。

  说完这句话,乔治笙过了几秒之后才收回手,将半个烟灰缸随意往桌上一扔,伴随着‘砰’的一声响,他拽着麻木的宋喜开门往外走,完全不顾身后一众人皆是脸色煞白,仿佛刚从鬼门关逃出来一般。


标 签宠妻总裁有点坏 宋喜乔治笙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