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夏七夕厉少爵小说_总裁的替身甜妻夏七夕厉少爵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057 ℃
夏七夕厉少爵小说_总裁的替身甜妻夏七夕厉少爵

总裁的替身甜妻

夏七夕厉少爵 著

连载中免费

夏七夕厉少爵小说名字,夏七夕厉少爵小说免费,一笙有喜,豪门替嫁新娘全文免费阅读,总裁爹地宠上天,以夏七夕和厉少爵为主角的总裁甜宠文《总裁的替身甜妻》是由作家明月西所写,小说讲的是夏七夕本是一名音乐学院大三学生,因一场意外让其与厉少爵的老婆调换了灵魂,之后夏七夕便被纯情霸总厉少爵痴缠不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夏七夕厉少爵小说名字,夏七夕厉少爵小说免费,一笙有喜,豪门替嫁新娘全文免费阅读,总裁爹地宠上天,以夏七夕和厉少爵为主角的总裁甜宠文《总裁的替身甜妻》是由作家明月西所写,小说讲的是夏七夕本是一名音乐学院大三学生,因一场意外让其与厉少爵的老婆调换了灵魂,之后夏七夕便被纯情霸总厉少爵痴缠不休.....

免费阅读

  厉少爵沉默不语,因为他深邃的眸光看向了对面舞台。

  那个女人的背影……

  “太阳升起降落一眨眼,看着暗潮汹涌的平静的水面,我翻开了那本寓言……”夏七夕欢唱转身,沉浸在音乐里的她,情不自禁地挥手,抬脚……

  岂料,一个不慎,用力过猛,高跟鞋飞了出去。

  前往的方向,正好对准严以枫。

  严以枫像是感觉到了那般,转而看去,在看到飞来的不明物时,整个人愣住了。

  什么玩意儿?

  眼看高跟鞋要砸到严以枫脸上时,站在他身边的厉少爵伸手接住了高跟鞋。

  严以枫瞪大了双眼,心有余悸。

  靠,就差那么一点点。

  厉少爵拿着高跟鞋,锐利的眸光盯着台上丝毫不在意自己鞋子的女人。

  这时,灯光正照着她精致的五官,玲珑的曲线。

  厉少爵在看清楚后,眼神骤然变暗,浑身散发出浓浓的怒火:“夏、七、夕!”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真的来了夜店。

  还有,她在上面干什么?

  “夏七夕?”严以枫听到厉少爵的话,连忙随着他的目光看去。

  当看到台上甩掉另外一只鞋,蹦蹦跳跳的人时,表情也格外惊讶:“这……可不就是夏七夕,她果真来了魅夜,看来秦漠查的没有错。”

  厉少爵没有搭理他,已经带着满腔怒火,犹如一阵狂卷风撞开人群,冲到了台上。

  最先被撞开的聂欢,简直措手不及,整个人向后倒去。

  说来也巧,撞到了身后的严以枫。

  严以枫条件反射地搂住了她的腰,两人同时一惊,四目相对。

  周围的人见状,忍不住到吸了一口凉气。

  现在是什么情况?

  而这一刻,冲上台的厉少爵,一把抓住了夏七夕的手。

  “谁?”夏七夕搭在帅哥肩上的手被人拽下,她不由一惊,目光从帅哥的脸上移向了抓她的人。

  很意外,居然看到另外一张盛世美颜。

  而且,十分熟悉的美颜,不久前见过的美颜。

  “厉少爵,你怎么会在这里?”夏七夕简直无语了,太巧了吧?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厉少爵说话的样子,像是要把她给咬死:“夏七夕,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谁让你来这里卖、弄?”

  “卖、弄?”夏七夕简直像是吃了一只苍蝇,她什么时候卖弄了?

  简直过分!

  “厉少爵,你别乱说,先放开我,我可以解释,我……”

  “你觉得我会放开你,让你继续胡闹?”

  “我才没有……”

  “夏七夕,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厉少爵一声怒吼!

  音乐停了,所有人怔住了,一脸懵的样子望着台上。

  严以枫与聂欢猛地回神,聂欢红着脸推开了严以枫。

  “你、你走开。”

  严以枫眉头微挑,盯着聂欢:“小丫头,你成年了吗,居然跑来这样的地方!”

  聂欢抿唇不搭理他,心虚地转过身,朝台上的夏七夕看去。

  当看到厉少爵抓住夏七夕时,她惊讶地瞪大了双眼:“糟了,完蛋了。”

  “厉少爵,你听不懂我的话是不是,我让你松手!”夏七夕简直快无语了:“我其实跟你没关系,我……”

  “你以为我想与你有关系?”厉少爵一把将夏七夕拽到面前,用两人可听见的声音,咬牙切齿地说道:“若不是为了你姐姐,你觉得自己可以站在我面前?”

  “姐姐?”夏七夕愣住。

  厉少爵口中的姐姐,正是她身体主人的姐姐,一个既能干又美丽善良的女人。

  即便是对女人不屑一顾的厉少爵, 也对她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所以,在对方临死前,厉少爵义无反顾答应了她的请求,照顾她最爱的妹妹,保住她辛苦守着的夏氏集团。

  “跟我走。”厉少爵在夏七夕走神之际,强行拽着她走下舞台,朝外走去。

  夏七夕猛然回神,却毫无招架之力:“你放开我……”

  “七夕!”聂欢在他们走过来时,想伸手帮夏七夕。

  却不想,严以枫挡住了她。

  无奈,只能眼睁睁看着厉少爵把夏七夕带走。

  聂欢皱眉,瞪向严以枫:“你干嘛拦我?”

  严以枫不以为然:“人家夫妻的事情,我劝你最好别管。”

  “夫妻!”聂欢被这个词噎得不轻,十八岁的她们接受无力。

  “你是夏七夕的朋友?”严以枫不觉地打量着聂欢:“你们的年龄看上去差得挺远,怎么会成为朋友?”

  聂欢闻言,心里咯噔一声,接着硬着头皮斜睨严以枫一眼:“大叔,你又不是女人,所以女人的友谊,你也少管!”

  说完,她快速地溜走了。

  严以枫却气得瞪大了双眼:“大叔?”

  他很老吗?

  噗嗤……众人笑了。

  严以枫怒:“今天你们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在离开前最好统统忘记,否则后果自负。”

  众人默……

  聂欢跑出魅夜,却已经寻找不到夏七夕的影子。

  她站在十字路口,一脸无助。

  厉少爵把七夕带去哪里了?

  豪华车上,司机认真开着车,时而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

  气氛相当紧张呀!

  夏七夕此时正用力挣扎着:“喂,你到底想怎么样?”

  厉少爵沉着俊脸,没有回答,而是扯下夏七夕脖子上的丝巾,强行将她的双手绑了起来。

  然后,像是非常嫌弃那般,将她扔开。

  夏七夕一个不稳,脑袋撞在了车窗上,痛得她头冒金星。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一天承受的所有,压抑的一切,顷刻间爆发。

  “厉少爵,你太过分了。”夏七夕咬牙,湿漉漉的双眼瞪向厉少爵,随即抬脚就朝不客气地朝他踢去,一脚接着一脚:“你这个可恶的混蛋,你凭什么绑我,凭什么推我,你以为你是谁,我可告诉你,我才不是你以前那个没出息的老婆,我是夏七夕,我……”

  “夏七夕,我看你是疯了。”厉少爵也被激怒,还没有人敢踢他。

  于是,他生气地抓住夏七夕不安分的双脚,扯下自己的领带,顺带把她的脚也给绑了。

  这阵势把夏七夕震住了,她怎么说也只是十八岁小女孩,不曾面临过这样的事情:“喂,你……你想把我怎么样?”

  当初他父亲害死了她父亲,现在他该不是要害死她吧?

  “若是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从车上丢下去。”厉少爵目光凌厉,一点也不像开玩笑。

  夏七夕被厉少爵如此一吓,还真是咬住了唇角,不敢再说。

  此刻的厉少爵,的确很吓人。

  不过,夏七夕心里是不服气的,甚至不甘心,还有太多委屈。

  无法反抗的她,只能朝厉少爵冷哼一声,接着小脸一甩,看向了车窗外。

  心拔凉拔凉的!

  救命啊!

  谁来救救她?

  车子行驶了大概半个小时,才终于停了下来。

  司机打开车门,厉少爵率先走下车。

  夏七夕看了他一眼,又望着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漆黑一片的外面,腿脚都忍不住发凉:“这是什么地方呀?”

  “下车!”厉少爵冷冷地命令,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

  夏七夕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因此拒绝地摇了摇头:“我……我不要,我要回去!”

  厉少爵眸光微眯,盯着她:“把你刚才嚣张的劲拿出来,别认怂!”

  说着,他直接将夏七夕拖下了车。

  “啊!”夏七夕顿时吓得尖叫:“厉少爵,你不能这样对我。有本事你放开我,我……我们单挑!”

  “不自量力!”厉少爵对她不屑一顾,拖着她朝前走。

  夏七夕被绑着双脚,只能用跳的方式跟上,心中简直有万匹马呼啸而过:“厉少爵,我告诉你,我不是你老婆,你老婆已经死了……”

  “正好。”厉少爵冷冷打断她的话,手指向不远处:“前面就是墓地,既然你说自己死了,我顺便把你埋了。”

  “什么?”夏七夕惊讶无比,抬眸朝前看去。

  这一看,她简直要泪崩了。

  可不是,这正是东城郊区的墓地。

  等等……

  厉少爵为什么在大晚上带她来墓地?

  莫非,因为她老婆跟人私奔,所以气得要把她灭口?

  夏七夕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不轻,潜意识地用身体撞开厉少爵,然后转身跳着想逃走。

  岂料,刚跳出不到两步,就被厉少爵抓住了领子,拖着继续朝墓地而去。

  夏七夕欲哭无泪:“厉少爵,你放开我,我我我……我还不想死!”

  厉少爵黑线,懒得搭理她,坚决将她带到了墓地。

  直到来到目的地,他才松开她。

  夏七夕也跳累了,失去了厉少爵的支撑,整个人瘫软地坐在了地上。

  待反应过来后,她身体卷缩在一起,惊慌的目光打量着周围。

  黑暗的一片,无数的墓碑,奇怪的虫鸟声……

  “啊啊啊!”夏七夕当即扑过去抓住厉少爵的裤脚:“你你你……你快带我离开这里,我不要待在这里!”

  这里太恐怖了!

  “夏七夕,你在害怕什么?”厉少爵甩开她的手,缓缓蹲下,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朝向面前的墓碑:“还是说你心虚,不敢面对自己的姐姐!”

  “姐姐?”夏七夕怔住,仔细看清楚了眼前墓碑上刻着的名字。

  这正是之前身体主人姐姐的墓碑。

  厉少爵这个变、态,居然带她来见死人。

  夏七夕撇开目光,咬着牙想站起来。

  不想,厉少爵用力按住了她的肩膀,不让她反抗,冰冷的语气质问她:“你难道不应该给自己的姐姐道歉?”

  “厉少爵,你滚开,你少自以为是,我跟她没关系,我……”

  “她为了救你而死,在临死之前也不放心你,你居然说跟她没关系?”厉少爵震怒,恨不得掐死她:“夏七夕,你的良心喂狗了?”

  “我的良心被你吃了。”夏七夕气得随口反驳,目光瞪向厉少爵:“我已经说了,我不是你的老婆,也不是这个女人的妹妹,我跟你们没关系,你搞错了……”

  “是,你的确不是!”厉少爵一声怒吼:“你姐姐告诉我,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其实你根本就不是,你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完全不值得你姐姐为你付出一切,你也没有资格当她的妹妹!若不是你姐姐临死时的请求,你也不会是我厉少爵的妻子!”

  “够了,厉少爵。”夏七夕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我是夏七夕,不是你的老婆,我也不稀罕成为你老婆!还有,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按照她妈妈的说法,厉少爵就是她的仇人。

  她还没有找他算账。

  他凭什么反过来凶她!

  “夏七夕,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自己的错?”厉少爵此时也完全被气得失去了理智,抓着夏七夕肩膀的手更加用力:“你不顾夏家和厉家的颜面,做出跟男人私奔的事情。不仅如此,还跑到酒吧去gouyin男人,还敢说自己没错?你姐姐要是在天有灵,也会因为你而感到羞愧,你对得起她吗?”

  “我!”夏七夕觉得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

  她跟男人私奔?

  明明是他的老婆忍受不了他的冷漠,才决定离开他!

  他怨得了谁呀?

  她gouyin男人?

  她……她就gouyin男人了怎么滴,关他什么事?

  夏七夕原本还想努力解释,可现在被厉少爵气得无力解释。

  此刻,她非常理解为什么他老婆要跟别的男人离开。

  因为,像他这样自以为是,又凶又可恶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女人喜欢。

  他老婆的决定简直太明智了。

  想到此,夏七夕不满地瞪向厉少爵:“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你已经被甩了,以后你走你的独木桥,你老婆……不是,我走我的阳关道,永不相见!”

  原本还打算听妈妈的话回厉家,现在看来根本不能回去。

  夏七夕咬牙,再次试着站起身。

  厉少爵冷眸一沉,盯着她。

  前几天还哭着说很爱他的女人,现在居然如此干脆地说要甩了他。

  女人果真善变?

  只是,他厉少爵是她想甩就能甩的人?

  “夏七夕,你以为你说离婚就可以离婚?”

  “不然呢?”

  “就算是离婚,也是我说了算!”厉少爵说着,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地看着夏七夕,眼神非常的不屑:“我本想给你一次机会,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

  “切!”夏七夕不以为然,她才不稀罕:“拜托,你千万别给我机会!”

  厉少爵眼神一冷:“既然如此,我会召开记者会,宣布我们离婚的事情,从此我与你再无任何关系。”

  “行行行,我谢谢你了。”她求之不得。

  “你好自为之。”厉少爵双手紧握,冷声丢下最后一句警告,随即不带一丝留恋地转身离开。

  夏七夕一震,接着慌了:“厉少爵,你就这么走了?你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标 签总裁的替身甜妻 夏七夕厉少爵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