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陆丁宁宗继泽小说_总裁蜜宠小萌妻陆丁宁宗继泽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216 ℃
陆丁宁宗继泽小说_总裁蜜宠小萌妻陆丁宁宗继泽

总裁蜜宠小萌妻

陆丁宁宗继泽 著

连载中免费

陆丁宁宗继泽小说免费,陆丁宁宗继泽全文免费阅读,陆丁宁宗继泽漫画免费,陆丁宁宗继泽大结局,陆丁宁女扮男装在哪看?以陆丁宁和宗继泽为主角的总裁甜宠文《总裁蜜宠小萌妻》虽已完结但仍受到不少好评,小说讲的是陆丁宁刚回国后便成了音讯全无的龙凤胎哥哥替身,男扮女装的陆丁宁将如何应对各路男女扑面而来的魅惑?权势滔天的霸总宗继泽一直拿陆丁宁当兄弟,可后来兽 性大发的宗继泽竟把陆丁宁撂上了床.....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陆丁宁宗继泽小说免费,陆丁宁宗继泽全文免费阅读,陆丁宁宗继泽漫画免费,陆丁宁宗继泽大结局,陆丁宁女扮男装在哪看?以陆丁宁和宗继泽为主角的总裁甜宠文《总裁蜜宠小萌妻》虽已完结但仍受到不少好评,小说讲的是陆丁宁刚回国后便成了音讯全无的龙凤胎哥哥替身,男扮女装的陆丁宁将如何应对各路男女扑面而来的魅惑?权势滔天的霸总宗继泽一直拿陆丁宁当兄弟,可后来兽 性大发的宗继泽竟把陆丁宁撂上了床.....

免费阅读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女孩陆丁宁成了男孩陆一宁。这是陆丁宁进入哥哥陆一宁这个角色的第二天。

  这一天,陆国华只让安排陆丁宁晚上去参加一个订婚宴。早上和下午的时间,让她在家里休息。

  只是陆丁宁一早就醒来了。

  一睁眼,陆丁宁就打量着这个房间。

  据说,这是她哥陆一宁之前住的。

  其实,陆国华之前还给她准备了另一个房间。只是一进那个房间,连床都布满了蕾丝花边,墙还是充满梦幻色彩的粉色……

  那画面太美,陆丁宁实在不敢回想。

  因为实在接受不了,所以陆丁宁还是决定住进了哥哥陆一宁的房间。

  相比较那个充满梦幻色彩的房间,陆一宁这房间看起来简单多了。

  墙面是白色的,床褥是男孩子喜欢的蓝色,也没有那些可怕的蕾丝花边。

  大概是男孩子当久了,有时候她会连自己的属性都忘记了,以至于也渐渐喜欢上所有的男孩子喜欢的款式,连带着起床洗漱的动作,她也是男孩子式的简单利落。

  洗漱完毕之后,陆丁宁随意的翻看了一下陆一宁书架上的书籍。除了一些是陆丁宁比较感兴趣的编程内容外,还有一些是让她看了头疼的古言诗词。

  随后,陆丁宁又翻了翻陆一宁的抽屉。其实,她就是想看看哥哥离开之前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没想到这个东西,哥还留着……”从抽屉里,陆丁宁翻出了一个小发卡。

  那发卡,装在一个小小的密封袋里。所以即便年代久远了一些,这小发卡看上去还崭新。

  犹记得父母离婚是在冬天,母亲带着她坐出租车走的,哥哥追着车子在后面跑了好久好久。

  最后母亲不忍心,叫车子停下了。陆丁宁飞奔下车的时候,哥哥将最喜欢的汽车模型给了她。而她也将最喜欢的小发卡给了哥哥……

  如今,十三年过去了,哥哥依旧把她当时给他的小发卡保存完好,就像她将汽车模型带到了F国,至今还保留完好,放于她的书桌上一样。

  分开十三年,他们兄妹的感情似乎一点都没有变。

  “哥,我们兄妹会团聚的,对吗?”将装着小发卡密封袋掐在掌心中,陆丁宁扭头看向书桌上摆着的那个相框。相框里头的男子,和陆丁宁拥有着一样的面容,腆笑中斯文尔雅……

  早饭后,陆丁宁找了阮锡元,让他带她去附近的商场买了几套舒适衬衣和长裤。

  却不想,刚从商场出来,两人还没有走到停车场,陆丁宁忽然感觉一阵不对劲儿。

  风驰电掣之际,她直接将阮锡元推向一边。

  一辆疾驰的丰田车,从他们的身侧疾驰而过……

  就差一点,他们两人刚才的性命就交代在这了。

  “这车子是怎么回事?这还在商场范围里,就把车子开得这么快!”阮锡元抱怨了几句,平复了一下快速的心跳后,这才来到陆一宁的跟前:“你没事吧。”

  “没事。这车子,感觉像是冲着我们而来……”陆丁宁盯着那快速消失在车流中的丰田车,好看的眉头蹙在一块。

  之前为了拿下史密斯家族的继承权,她手段尽出的时候遭受过的暗中阻击也不少。

  所以,她的感觉不会错。

  可目前的Z国,应该没什么人知道她的身份才对!

  莫非,这车子是冲着她哥来的?

  “好像是,之前我和一宁在一起的时候,也遇到过两三次这样的情况!你不说,我还不觉得……”

  阮锡元看似喃喃自语的话,却让陆丁宁感觉到不安。

  倘若阮锡元所说的属实的话,那这些暗杀行动是针对她哥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哥的失踪极有可能是被人绑架或是暗杀。

  可是到底是谁,会对她记忆中憨厚老实的哥哥动了杀念呢?

  此刻,陆丁宁望着那车子消失的方向,眼眸暗藏波澜……

  从商场回来后,陆丁宁开始准备前往陆国华安排的那场订婚宴。

  据说,这订婚宴的男主角,还是目前RM公司的死对头靳氏的大公子靳尚。

  至于女主角柯佳灵,更了不得。

  据说,几天前还是陆丁宁她哥陆一宁的女朋友。

  也就是说,刚一进入她哥陆一宁这个角色,陆丁宁就不得不面对“女友要结婚,新郎不是我”这样的窘境。

  “今天这个订婚宴非去不可吗?”

  陆丁宁的声音很好听,有着天生的磁性,引得人不自觉沉沦。

  “还是参加一下比较好。毕竟靳家已经将邀请函送到,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还不出现的话,到时候媒体又要大肆渲染陆少因为情变轻生的事儿。而且,陆总和我都觉得陆少的消失,可能和靳家有关。”回应陆丁宁的,是阮锡元。

  隔着银框眼镜,阮锡元的视线又一次在陆丁宁那俊俏的脸孔上打量着。

  老实说,到这一刻他还是不怎么相信陆丁宁和陆一宁是不同的人。因为他们的脸孔,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当然,细节这一方面还是略有不同的。例如,陆丁宁的皮肤比陆一宁的更白皙光滑,连毛孔都看不到。也例如陆丁宁的笑容比陆一宁多了些许的潋滟风情,就连自认为和陆丁宁是同性的阮锡元,都觉得陆丁宁真的很有魅力。

  陆丁宁其实也明白陆国华为什么要安排她来参加这次的订婚宴。

  近段时间,陆一宁迟迟没有出现,让知道他和柯佳灵有过一段的人,都猜测着他是不是为情所伤。

  而靳氏旗下的新媒体娱乐公司,更是添油加醋的说陆一宁是情变轻生,导致RM公司的股市险些跌停。

  如果今天陆一宁不出现在订婚宴上的话,那到时候更是让陆一宁坐实为情轻生这一点。

  而陆丁宁一旦按照陆国华所安排的出现在订婚宴上的话,就能击溃靳氏的计谋。

  再者,也能顺利摸清楚这靳家和她哥的失踪,到底有没有关联。

  只是简单击溃靳氏的计谋,显然不是陆丁宁的风格。

  “这柯佳灵和我哥发展到什么程度了?”陆丁宁低垂的眼眸下,暗藏着一抹邪肆笑意。

  “之前陆少不管什么场合都喜欢将她带在身边。至于程度,我就不清楚了。”阮锡元道。

  阮锡元的话,让陆丁宁忽然想起今天她在她哥抽屉里随同小发卡发现的那几个TT……

  在F国相对开放的环境下,陆丁宁也没有因为发现这几个TT而大惊小怪。不过按照他哥那单纯耿直的性格,和他一起使用这TT的除了柯佳灵,应该没有其他人。

  去参加婚礼也好,可以看下她哥有没有在那里,也顺便可以给她哥讨回一点公道。

  想到这,陆丁宁的唇角似笑非笑的轻勾:“我是不是得送点什么东西,好好膈应一下他们?”

  陆丁宁的主意,阮锡元是赞成的。

  这柯佳灵和她身后的整个柯家,都是一群“向钱看”的货色。

  之前RM没有危机之前,柯家成天往陆家送东西,柯佳灵也一个劲儿的黏着陆一宁。

  这风头一不对劲儿,一整家子就往最近风头正盛的靳氏挤。连本来和陆一宁好得如胶似漆的柯佳灵也立马成了别人的未婚妻。

  在这一点上,阮锡元也一直都替陆一宁不值,也一直琢磨着要找什么法子给陆一宁出一口恶气。

  现在,陆丁宁一提出来,和阮锡元简直是一拍即合。

  于是,阮锡元开始出谋划策:“要不,送上两斤的钢镚?”

  “拿上两斤钢镚当贺礼砸场子的事情,我实在是做不出来!”陆丁宁听到阮锡元的话之后,忽然扬唇一笑。

  她哥这特助阮锡元看上去挺职场精英的一个人,没想到竟也会想出拿钢镚砸场子的粗鲁活儿。

  而陆丁宁并不知道,她的笑让她那对微勾的凤眼深邃如同旋窝,让阮锡元的心如同被耗子挠了一下。

  “那你有什么好建议?”轻咳掩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后,阮锡元连忙出声问道。

  其实他也不明白,这陆丁宁和之前的陆一宁分明是同一张脸。为何会让他的心脏莫名的加速。

  “一把伞!”

  陆丁宁的话,让阮锡元蹙眉:“伞?那能做什么?”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先去准备。我去换一身衣服!”

  陆丁宁卖了关子。

  阮锡元虽然搞不懂陆丁宁为何要送一把伞,但推了推镜框后的他,还是秉着特助的本分打电话安排人送一把伞过来。

  趁着阮锡元准备伞之际,陆丁宁在休息间里更换了一身白色手工西服后,又从原来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类似于鸡蛋的小水球。

  这水球是母亲专门找人定做的。为的,就是让她能装得更像男孩。

  取出这小水球后,陆丁宁将其塞进自己的裤裆里。

  晚宴么,总有那么些稀奇古怪的状况,还是小心点微妙。

  再度确定了一下自己的“男性象征”位置准确无误后,陆丁宁便跟已经拿到伞的阮锡元一起前往订婚宴。

  举办订婚宴的地点位于凯蒂酒店的三层巨厅。

  “陆一宁”一出现,就引起了不少衣着华丽的男男女女观望着。

  除了因为陆一宁和这订婚的一双人的恩恩怨怨,更因为这人今天似乎比往日更加迷人。

  一身白色西服的她,将“绝代风华”四字彰显的淋漓尽致。

  紧跟在陆丁宁身后的阮锡元,其实还挺担心陆丁宁不能适应这种环境。

  不料,在众人的注视下,陆丁宁非但没有任何怯场的表现,反而傲然仰首,神色淡然,却不可侵犯。

  这一点,让阮锡元松了一口气。环顾四周的他,又随即凑到陆丁宁的耳际,压低声音道:“左手边45度角,朝你走来的人就是靳尚。”

  “挽着靳尚手的,就是柯佳灵!”

  阮锡元的提醒声,让陆丁宁意识到“奸夫”登场了!

  “陆少,你来参加我和佳灵的订婚宴,我真的很开心。”

  转眼间,将墨发全部往后梳理,露出一张国字脸,身穿黑色燕尾服、看似意气风发的靳尚已经来到了陆丁宁的跟前。

  如果他说这话的时候,不是还看了一下怀中做小鸟依人状的柯佳灵一眼得意勾唇的话,陆丁宁会觉得他刚才那番话的可信度更高一些。

  此刻,陆丁宁依旧在笑。她的笑,属于会让人晃眼的那种,亦能让人感觉他骨子里迸射出来的那种高贵。

  恍惚间,某些趾高气昂的人莫名的自惭形秽了起来。只是出于自尊心作祟,某些人还自认为是“陆一宁”在强颜欢笑。

  而带着那份骤现笑容的陆丁宁,唇角轻扬道:“今天我也替你们高兴,biao子终于配了狗……”

  最后的那一句,让那一双男女维持的幸福表情瞬间龟裂。

  而边上的阮锡元,在听到这话之际明显的抽搐了几下:怎么办,好想笑!

  未等靳尚开口,陆丁宁添油加火着:“靳少,佳灵的床上总是人来人往的,你可看着点。”

  没错,陆丁宁今天来祝福是假,来打脸才是真的。

  再者,其实陆丁宁刚才从出现到这一刻,视线都没有离开过靳尚这张国字脸。

  其实,她就是想要看看,她的出现……

  不,应该是“陆一宁”的出现,有没有让靳尚感觉到不对劲。

  没错,自从察觉到她哥的失踪很可能是遭到暗杀或是绑架后,陆丁宁就一直在排查那些可能会对她哥动手的人。

  而在这些人中,陆丁宁觉得可能性最大的,便是眼前这人——靳尚。

  靳家,目前也在做聊天软件,并且迅速抢占属于RM的市场份额。

  再者,从阮锡元的口中陆丁宁得知之前她哥和靳尚为了柯佳灵的事儿,还打过一架。

  最后还有靳家新媒体娱乐报上一直在炒作她哥为情所伤这件事情……

  这一系列,都将矛头指向靳家。

  这,也是她陆丁宁不得不来这次订婚宴的另一个原因!

  她就想看看,她哥是不是在靳家人的手上。

  只是眼前靳尚的表现,似乎对她的出现并不怎么惊讶。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她哥目前不在这人的手上?

  既然她哥不在这些人的手上,那她就得认认真真打脸,为她那好脾气的哥哥讨回公道才行!

  而结果,靳尚那边没动静,倒是柯佳灵那边脸红脖子粗的叫唤了起来:“一宁,你别血口喷人。”

  可相比较柯佳灵的激动,陆丁宁这边倒是云淡风轻。毕竟,从一开始和柯佳灵风花雪月的人,也不是她:“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对得起我们用过的TT么?”


标 签总裁蜜宠小萌妻 陆丁宁宗继泽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