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乱世断情缘(何之洲沈廷众)小说_何之洲沈廷众小说乱世断情缘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164 ℃
乱世断情缘(何之洲沈廷众)小说_何之洲沈廷众小说乱世断情缘

何之洲沈廷众小说

乱世断情缘 著

完本免费

民国虐文推荐《乱世断情缘》又名《拟雪作胭脂》,小说男女主角是何之洲沈廷众,是一本高质量的民国虐心言情小说,为您带来男主叫何之洲的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何之洲沈廷众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何之洲s时常会想,如果时光倒流,自己一定不会愿意再遇到沈廷众,这样就不会爱上他,爱上他实在太痛苦了。何之洲为了他,她赔上了自己的一生,换来得却是沈廷众的转身离开,她终于要解脱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民国虐文推荐《乱世断情缘》又名《拟雪作胭脂》,小说男女主角是何之洲沈廷众,是一本高质量的民国虐心言情小说,为您带来男主叫何之洲的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何之洲沈廷众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何之洲s时常会想,如果时光倒流,自己一定不会愿意再遇到沈廷众,这样就不会爱上他,爱上他实在太痛苦了。何之洲为了他,她赔上了自己的一生,换来得却是沈廷众的转身离开,她终于要解脱了。

免费阅读

  我本以为,按照母亲的性子,在知晓我的胆大妄为之后,一定会使出比禁闭更为狠厉的惩处。

  然而什么都没有,她甚至许我自由出入,让人带我去中央商场购物,又请来了金门服装的老裁缝,为我量身定做了几身旗袍。

  上海师傅的手艺极好极快,旗袍送来的时候,又添了几身十里洋场的新颖时装。

  母亲的种种,像是在弥补,却又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四月十七,是沈云生的生辰。

  在沈公馆举办的庆生可谓浩大,各省权贵名流,竞相争媚,三省动荡,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报刊上的一隅新闻,很快便没了兴致。

  可那关乎我父亲的性命。

  我说:“姆妈,三省起了战火……”

  母亲稍愣住,目光坚决而又无情:“那和你什么关系?不要听人胡说。”

  夏士莲雪花膏、西蒙香粉蜜、Tangee口红……母亲在替我认真抉择着——她的女儿要像她一样夺目。

  水晶吊灯映照出的碎影摇曳,铺展出鬓影衣香,流光浮华。

  只是我终究是扶不起的阿斗,母亲游刃有余地周旋,而我却只能躲在角落里。

  棕黄晶亮的桌上,几朵红玫瑰散置着,点缀着一杯杯晶莹的四玫瑰威士忌。

  “何之洲,你生父尸骨未寒,而你和你的母亲,在干什么?”

  面对沈廷众的冷嘲热讽,我竟然无力反驳——这是事实。

  父亲下落不明,我连质问母亲的胆量也没有。

  一杯杯酒入肠腹,宴会如期而至。

  赵卿如夺过我手中的酒,有些恨铁不成钢:“何之洲,你不是吧,一个雅如就把你刺激成这样?”

  我喜欢沈廷众的事,赵卿如是知道的,而此刻在沈廷众身旁的女伴是赵雅如——赵卿如的妹妹。赵卿如以为我是在争风吃醋。

  我恶狠狠地又灌了一杯,怒瞪着对面不时向我投来挑衅目光的沈廷众:“你懂什么?”

  身体被酒烧得厉害,我借口回房,看着镜中身后骤然出现的沈廷众,不由冷笑道:“怎么?温香软玉,竟然舍得离开?”

  今日的宴会,是母亲要将沈廷众与赵雅如的婚约公之于众的蓄意安排。

  她要我死心——沈廷众并不爱我。

  沈廷众默了片刻,禁不住冷笑道:“何之洲,好戏还在后头,留着眼睛仔细看。”

  沈廷众走后许久,屋子里诡秘的寂静下来,直至有人敲响了门。

  是赵雅如!

  一双水眼睛,一口糯米牙,笑起来梨涡浅浅,很是讨人喜欢。

  她笑眯眯地打着招呼:“廷众哥哥说你不舒服,我来看看,你脸色怎地苍白成这样?”

  沈廷众叫她来的?来看我笑话罢?

  “多谢关心,我很好。”我倒了一杯味美思,又强咬了下唇,才逼得脸上出现了几分正常血色。

  这是我与沈廷众抗衡的资本。

  我才靠着栏杆站定,母亲便朝我招手。

  我正式以沈云生继女的身份融入这个圈子,而她们附以我客套的热络。

  “之洲与浅意像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周正得惹人爱怜。”说话的是赵太太,赵卿如的母亲,“不像雅如,一天天的,也没个正形。”

  赵雅如却做一个鬼脸,又把左眼一眨:“妈妈这是有了儿媳忘了女儿,我不管,不能偏心的。”

  我想开口问清楚话里意思,可母亲却率先截过话语:“雅如为什么要怕?我也是很疼儿媳的。”

  母亲神色依旧,攥着我的手,不让我动弹半分。

  这就是沈廷众说的好戏?

  逡巡一周,沈廷众朝我高举酒杯,嘴角讥诮扬起。

  我忽然觉得体内血液倒流,浑身止不住的冷。

  新时代的青年都提倡自由恋爱,可我们不行。

  我们是天之骄子,受着极高的尊荣,也要守着约定俗成的规矩——联姻。

  母亲与沈云生携手,以华夏最为尊贵的身份,宣告着与青城督军府的亲事。

  聚光灯打在我身上时,我下意识地想逃,却被身侧的沈廷众死死拉住:“急什么?敢进我沈家的门,就要认清自己的身份。”

  侍者送上美酒,赵家兄妹款步而来,我不得不学着母亲的模样,含笑举杯。

  “啪——”

  赵雅如手中酒杯应声而碎,她弓着身子,双手抚上胸口,脸上即刻扭曲起来。

  场面一度混乱起来,好事者挤破脑袋也要一观,沈廷众则打横抱起赵雅如,迅速踏上了楼梯。

  沈廷众是个有洁癖的人,上一次我闯入他的房间,他让仆人将里面的东西悉数换了个遍。

  这一次,他却熟稔抱着赵雅如进去。

  家庭医生赶来,说了句:“赵小姐有心悸之症,喝不得太过浓烈的酒,何况酒里还加了乐百龄。”

  一语未落,沈廷众已然起身,目光灼灼地逼视着我:“何之洲,你真是好歹毒的心肠!”

  屋子里只有沈赵两家人,一时间视线唰唰地落在我身上。

  我尚在混沌当中,沈廷众复又开口解释:“今晚雅如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决计没有可能让她饮酒的,就连刚才,她的杯子里也是果汁,只有中途,雅如担心你,进了你的房间。”

  我房间里备有味美思,整个沈公馆仅我有这个习惯,何况,我与沈廷众的事,在这个圈子里,早已不是秘密。

  他们一定觉得我是嫉妒而做出的疯狂之举。

  我百口莫辩,而赵雅如已经恢复过来:“是我自己管不住嘴,和之洲小姐没有关系的。”

  沈廷众从来不肯放过我。

  他冷笑一声:“你贪嘴可以,可是乐百龄又是怎么样呢?难不成,她平时也有这样的饮酒习惯?”

  身体越来越冷,我忍不住战栗,连一句辩驳的话语也说不出来。

  母亲也终于从凝固的氛围中清醒:“之洲是我的女儿,她不能有害人之心,但是雅如出了事,云生,你下去安抚,我留在这里。”

  “不必了。”沈廷众不留情面,朗声道,“沈太太没有害人之心,教出来的女儿也没有害人之心。雅如,我送你回去。”

  我听懂了沈廷众的弦外之音。

  我与母亲所谓的没有害人之心,却逼疯了何南柳,让赵雅如虚弱地躺在床上。

  闹剧终于结束之时,我站在楼梯口,看着母亲一脸歉意地送着赵家人离开。

  “我对之洲,心里是喜欢非常,但是沈太太,雅如是我的掌上明珠,我是一万分也舍不得她受苦。”赵太太如是说着,没有温度的眼神注视着我,认定了我是伤害她女儿的罪魁祸首。

  二楼忽然传来玻璃破碎声响,我转身抬脚跑上了楼,却在拐角处被人抵在了墙上。

  “嫁进赵家的愿望落空了?何之洲,看看你现在苍白的脸,还有你母亲伪装的笑意,很快,你们的面具都要戴不下去了。”

  我终于坚持不下去,眼眶忽然一热:“沈廷众,你就是个畜生,连自己的未婚妻也下得去手。”

  赵雅如进我房间之前,唯有沈廷众来过,而毫无疑问,沈廷众对我和赵雅如都了如指掌。

  他要我和母亲体验从得到至失去的失落。

  “何之洲,我说过,好戏还在后头,你得仔细看。”

  沈廷众甩开了我,笔直身影从灯下延伸至黑暗,最终将我笼罩,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标 签何之洲沈廷众小说 何之洲 沈廷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