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南珺琦席承骁小说_萌宝上门拐个爹地送妈咪南珺琦席承骁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113 ℃
南珺琦席承骁小说_萌宝上门拐个爹地送妈咪南珺琦席承骁

萌宝上门拐个爹地送妈咪

南珺琦席承骁 著

连载中免费

萌宝上门拐个爹地送妈咪免费阅读,南珺琦席承骁最新章节,作者小十九用共情的文字创作了小说《萌宝上门拐个爹地送妈咪》,故事饱含真情实感,南珺琦席承骁是小说的主人公,小说内容介绍:南珺琦被男友和姐妹联手背叛,五年后带着萌宝归来,靠上了席承骁这座大山,开始了复仇之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萌宝上门拐个爹地送妈咪免费阅读,南珺琦席承骁最新章节,作者小十九用共情的文字创作了小说《萌宝上门拐个爹地送妈咪》,故事饱含真情实感,南珺琦席承骁是小说的主人公,小说内容介绍:南珺琦被男友和姐妹联手背叛,五年后带着萌宝归来,靠上了席承骁这座大山,开始了复仇之路。

免费阅读

  苏黎昕得意地瞟了眼南珺琦,嘴角尽是揶揄。

  成为季亿执行官那又怎么样?

  还不是被她踩在脚下,狠狠碾碎!

  可是就这一眼,她分明看到南珺琦眸光凌厉,刹那间,犹如置身冰天雪地般,令她心底生起一丝胆寒。

  胆寒?

  怎么可能!

  苏黎昕打消了这个荒谬的念头,就见沉默多时的南珺琦缓缓开了口,“没错,我是南珺琦。不过这次会回来跟SS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很荣幸得到季亿的offer,感谢季亿选任我做为亚太区的执行官!”

  她掷地有声的话语传遍会场每个角落,苏黎昕突然捧腹大笑,“就你?也能得到重用?我看啊,八成是又爬上哪个男人的床,靠睡得来的职位吧!”

  南珺琦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既然如此,那就请苏小姐睁大眼睛看看吧。”

  她没有和苏黎昕费口舌打嘴仗,让人闭嘴的最好方式,就是能力碾压!

  裴瑾舒立刻会意,LED屏幕上切换到一张履历表。

  全场一阵惊叹!

  南珺琦,毕业于麻省理工经济学系,上学时就曾与导师出席全球性经济研讨会,大学四年来荣获各类奖金,论文更是登上知名杂志《Fortune》!

  众人刚才还鄙视与不屑的眼神,顿时变成了嫉妒与艳羡。

  南珺琦像是女王,冷傲地扫视全场,最后定格在面色惨白的苏黎昕脸上,“想必苏小姐已经看清楚了,我南珺琦站在这里,凭的是实力,是才学!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满,或者对我有任何的意见,欢迎随时去总部投诉。”

  苏黎昕听了她这话,脸色更加难看了。

  本来想让南珺琦出丑,没想到一份简历,反而让她大放异彩!

  一口恶气憋在心头,苏黎昕佯装镇定,“不就是麻省理工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拿工资的搬砖狗!什么实力,别让人笑掉大牙!”

  苏黎昕一语,不知道踩了多少人逆鳞。

  “尚太太,麻省理工毕业丢人吗?我们从不觉得学历会成为污点!”

  “不知道尚太太哪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口气这么大?SS确实实力不错,但那也是尚安和扛起来的,跟您有什么关系?”

  “就是,不过是一个附属品,哪来的自信!”

  苏黎昕笑意僵硬在脸上,敌众我寡,一时语塞。

  见她成了众矢之的,南珺琦一鼓作气,“苏小姐,若是想谈合作,我们敞开大门欢迎,但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保安,请苏小姐出去!她要是还死赖着不走,那就报警!”

  保安立刻拨开人群走到她身边,表情冰冷,“苏小姐,请吧!”

  苏黎昕面色阴沉得厉害,“南珺琦你能耐了!当上首席执行官飘飘然?我告诉你,我能拉下前一任,就能拉下你,拭目以待!”

  南珺琦却只是不屑地一笑,根本没拿她当回事。

  苏黎昕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转头就走,走了两步,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扭头一抹得意,“差点忘了,既然你回来了,别忘了参加我和安和的三周年结婚纪念日。”

  三周年?看来他们是为避人耳目,刻意在她离开后的两年才结了婚。

  可惜,她才不会去那种地方给自己找膈应。

  南珺琦一瞬失神,被苏黎昕捕捉,终于又找到了底气,“你现在结婚了吧?也不知道你家里那位知不知道你是个二手货,啧啧,这个世道破鞋还有人稀罕呢?”

  不过就是想逞逞口舌,南珺琦避重就轻,大大方方一笑付之,“谢谢苏小姐邀约。”

  她的大度,正好影射出苏黎昕的小肚鸡肠,一时间,仿佛一拳砸在棉花上,毫无成就感,甚至还有些窘迫。

  苏黎昕冷哼一声,踩着高跟鞋,摇曳曼妙身姿,负气离去。

  耳边终于清静了,这场欢迎会让人意兴阑珊。

  南珺琦只当相安无事,平静的介绍自己,平静的讲解自己对公司未来规划,从容淡定,教人不得不服气。

  结束演讲,一片雷鸣掌声。

  南珺琦不禁抿了抿唇,忽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

  SS集团,总裁办公室。

  尚安和坐在落地窗前,双腿交叠,眺望窗外。

  五年前,为了得到南氏集团,他如履薄冰,步步为营。

  如今南氏集团早已落在他口袋里,南珺琦那个傻货也失踪多年,他放肆的享受大权在握的感觉,眉宇间彰显着倨傲自信。

  “滚!别挡路!”

  办公室外,女人怒喝,伴随着脚步声逐渐清晰。

  尚安和眸光微凝,抿了口咖啡,起身捋了捋西装,“黎昕,回来得这么早?”

  他没有回头,不看也知道,苏黎昕被气得不轻。

  话刚落下不久,走到沙发旁的苏黎昕夺过了他手里的咖啡,喝了大半杯,还是没能浇灭心里的怒火,“气死人了!季亿那一群走狗,敢给我脸色看!还有南……”

  南珺琦那个死贱人,真想掐死她!

  后半句话到了嘴边,又被她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南什么?”尚安和拧眉看她。

  “没……没什么。”

  想起归来的南珺琦,褪去了五年前的青涩,第一眼就足够惊艳。

  苏黎昕的心里竟然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当即挽住尚安和的胳膊,娇嗔音色酥到骨子里,“安和,我饿,咱们用晚餐好不好?”

  尚安和虽心里有些疑惑,但表面上依旧千依百顺,两人手挽手离开了公司。

  ……

  次日一早,晨光微熹。

  南珺琦一袭黑白条纹的职业西装走进季亿,左手拎着包,右手牵着南嘉赐。

  不过九点,所有人按部就班,各司其职,忙忙碌碌。

  她很喜欢这种工作氛围,简约的办公室里,刚坐下没多会儿,裴瑾舒抱着一沓文件走了进来,放在了桌面上,“南姐,要不,我带嘉赐出去走走?”

  “好。”

  正好她带着小嘉赐也不怎么方便,就答应下来,顺便叮嘱道,“注意安全,有事及时给我打电话。”

  南嘉赐穿着小西装双手负在身后,像是来视察的老板。

  南珺琦忍不住发笑,“小宝,不要给瑾舒姐姐惹麻烦知道吗?”

  “Yes,Madam!”

  他立马站定,肉乎乎的爪子抬起来敬礼,有模有样。

  唉!

  怎么就生下个人精?

  “出去吧!”捏了下她滑嫩的脸,南珺琦摆了摆手,目送着裴瑾舒带他离去。

  刚出了办公室的门,裴瑾舒就迫不及待牵起了南嘉赐的小手,这两天,她一直羡慕南珺琦能牵着这么个小正太。

  南嘉赐没有躲,黑溜溜眼,眨呀眨,根缕分明的长睫犹如一把小蒲扇,“阿姨,我们去楼下好不好?”

  “好!”

  裴瑾舒的视线在他脸上挪移不开,粉雕玉琢的样子分明是诱惑人,恨不得亲上两口。

  她想,自己要生下这么一个小萌娃,无论他提出什么条件,肯定不忍心拒绝。

  季亿的楼下,商业铺五花八门,清晨的肯德基里人很少,小家伙站在门口盯着儿童套餐好几秒,虽然什么也没说,却不难看穿心思。

  “走吧!我们去吃点东西。”

  裴瑾舒推开门,小家伙的眼睛霎时光芒熠熠,“谢谢小姐姐!”

  一声“小姐姐”,比起阿姨的称谓来,更令人心花怒放。

  坐在靠窗的位置,点了全家桶又要了份儿童套餐,裴瑾舒悉心的为他准备好番茄酱,又放了两张纸巾在他手边。

  “小姐姐,昨天那位阿姨,跟我麻麻有什么仇吗?”他啃了一口华夫饼,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一问,裴瑾舒愣住了。

  小孩子,能看出什么仇不仇的?知道仇恨是什么意思吗?

  她心里嘀咕,南嘉赐轻轻擦拭过嘴角,薯条沾着番茄酱接着道:“我问过麻麻好多次,但麻麻就是不愿意说,我想……一定是特别特别难过的事,麻麻不愿意回想。”

  裴瑾舒眼皮狠狠跳了跳。

  这小子也就四五岁的样子,但是却口齿清晰,逻辑紧密,哪里像个小孩子!

  她怔怔说不出话来,南嘉赐抬起头,双目里噙着忧心,“小姐姐,你就告诉小宝嘛!”

  裴瑾舒突然觉得胸口中了一箭!

  可爱太犯规!

  “这个……”

  她犹豫不决,南嘉赐拽着她手左右摇晃,撅起小嘴,奶声奶气撒娇:“小姐姐,求求你告诉小宝吧!小宝是绝对不会告诉麻麻的!”

  “唉!”裴瑾舒心一横,告诉他或许会死,可是不告诉他,她现在就会心疼死!

  “这样吧,你认识字吗?自己看看……”

  拿出手机,搜索到五年前的事,递给南嘉赐,眼里浮过狡黠。

  反正小孩子认不了几个字,到时候问她,她就胡诌两句圆回来得了。

  可没成想,南嘉赐竟然认真地捧着手机看了老半天。

  半晌,懵懵懂懂抬起头问,“小姐姐,为什么这些人都说麻麻的前夫尚安和是第二男神鸭?麻麻不应该嫁给第一男神吗?第一男神是谁鸭?”

  “噗——”

  裴瑾舒刚喝下的可乐全喷出来,忙抽出纸巾擦拭,难堪又震惊:“你……这你也知道!”

  南嘉赐点了点小脑袋瓜,裴瑾舒终于明白什么是基因强大,自己四五岁的时候,正和稀泥呢!

  “这样说吧!算身价,算颜值,不管从哪一方面来看,席少都比尚安和好太多,名副其实的第一男神!”

  说起席承骁来,裴瑾舒滔滔不绝。

  正好手边的杂志封面正是他,便交到南嘉赐手上,“这就是席少,A市杰出的青年才俊!”

  封面上,男人暗蓝色西装,侧身坐着,手肘撑着膝盖,修长的手指擎着一杯红酒,硬朗的五官,剑眉斜飞,凤眼凌厉。

  “席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A市的,反正为人严谨,雷厉风行,手段很厉害,最最重要的是,异性绝缘体啊!从来没有桃色新闻,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当然谁都想嫁给他呀!”

  越说越多,二十多岁的人了,沉浸在幻想里,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从肯德基走出门,推门的瞬间,冷风拂面,裴瑾舒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说那么多,脸色一红,支支吾吾道,“你还是个小朋友,这些事等你长大了,自然就懂啦!”

  “嗯嗯,小宝已经长大了!”

  南嘉赐若有所思颔首,手里拿着杂志,又看一眼,这才放在了门口。

  两人走走停停,阳光越来越暖,晒在身上,格外舒畅。

  站在路口,裴瑾舒抻了下胳膊,“我们过马路回去吧!”

  就在这时,只见小小的身影突然往前跑去。

  裴瑾舒猛地睁大眼,惊恐喊起来:“嘉赐!回来!别乱跑!”

  南嘉赐好像没听到似的,跑到一辆劳斯莱斯面前停下,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车里的人。

  车内。

  司机陈叔一脚踩下了刹车,抹了把汗,“现在的家长都怎么管的?居然敢在马路上乱跑,多危险啊!”

  刚说完,红灯已经过了,车流开始前进,前面的小孩子却执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席少……这?”陈叔有些为难,只好询问后座人的意见。

  此时裴瑾舒也终于过来了,她拉起南嘉赐的手,“宝宝,我们走吧在这里很危险的。”

  南嘉赐一动不动,固执地盯着车内的人,小唇紧抿。

  后面催促的喇叭声不断,裴瑾舒有些尴尬,抱歉地冲着车内的人笑笑,强行抱起南嘉赐往旁边一让,给车让路。

  劳斯莱斯从身旁过去时,速度减慢,后座的车窗降下来,男人狭长且形状漂亮的丹凤眼轻轻扫了路旁的两人一眼,骨节分明的手指从车窗探出,几张钞票夹在中间,毫不在意地一掷,随后绝尘而去。

  一切都发生在几秒钟之间,裴瑾舒痴迷地看着都快消失在街道上的车影,激动得大喊了一声:“那个人好帅啊!”

  原地的南嘉赐这才皱皱眉,拉着裴瑾舒:“姐姐,那个人就是你说的第一男神啊。”

  “什么?!”裴瑾舒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紧跟着尖叫,“你……你是说他就是席承骁?!”

  南嘉赐捂着耳朵,撇撇嘴看向裴瑾舒,傲娇地一仰头,“是啊,这就是刚刚电视里司机接他的车,车牌号也一样呢,是AA0001。”

  “宝宝你真是个小天才!这都能记下来。”裴瑾舒兴奋得甚至想要把他抱起来转圈圈。

  “哼。”南嘉赐昂了一下小脑袋,非常不屑一顾,“这有什么。”

  虽然南嘉赐这么说,但是裴瑾舒还是忍不住再次对他投了个赞许的目光,然后才将视线移到刚才被席承骁扔下的几张钞票,面露为难,这是该捡还是不该捡啊?

  南嘉赐何其机灵,一眼就瞧见了裴瑾舒的神色。

  只见他狡黠一笑,迅速弯下小小的身子将地上的几张钞票一一拾起,裴瑾舒这才回过神来,不由想制止,“宝宝……这……”

  裴瑾舒觉得这钱扔得有一些……侮辱性。

  “姐姐,这事你先别告诉我妈咪。”将钞票揣进了自己的裤兜里,南嘉赐一双葡萄似的大眼闪着微妙的光,嘴角含笑的对裴瑾舒说。

  还没等她做出其他反应,南嘉赐就开始往前走了,她也只能抬步追上去。

  很快,一大一小的身影,就没入了人群之中。

  ……

  傍晚,办公室的灯忽然暗了下来,正在工作的南珺琦不禁一愣。

  熄灯了?已经到下班时间了?

  突然,灯光又再亮起,南珺琦不太适应的眨了眨眼,抬眼望去,才发现裴瑾舒站在办公室门口,手还摁在大灯开关上,正神情复杂的看着自己。

  “抱歉,我忘记时间了。”南珺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宝宝呢?”

  “在休息室里睡着了,宝宝很懂事,刚才我带他回来的时候本来想进来喊你,他不让我打扰你,在外面自己玩了一会就睡着了。”裴瑾舒走进办公室,回答。

  “今天麻烦你了,一直让你陪着宝宝。”南珺琦真心觉得不好意思,这本来就不是裴瑾舒的分内之事,自己竟然忙得忘记把孩子叫回身边了。

  裴瑾舒连连道不:“宝宝很乖很聪明,跟他在一起很开心。”

  南珺琦只是莞尔一笑,儿子的魅力她自然是知道的。

  望见南珺琦浅露微笑,裴瑾舒一时竟然看呆了,南姐……真的好美,她不想八卦什么,但是当初那个尚安和竟然抛弃她选择了那个嚣张跋扈的苏黎昕,实在令人费解。

  “在想什么?”见裴瑾舒发起呆来,南珺琦又笑着问,她的这个助理倒是挺可爱的。

  “没什么。”裴瑾舒脸一红,连忙摇头转移话题,“对了南姐,你今天忙得怎么样了?有找到什么突破点吗?”

  说到工作,南珺琦的表情变得有些晦涩难明,“我暂时还没有发现很明显的证据,但直觉告诉我,这个案子有问题。”

  裴瑾舒点了点头,“的确是有些蹊跷,不过你都累了一天了,还是赶紧回家休息吧。”

  南珺琦觉得她说得也对,毕竟她不累,也不能让小宝在这里陪着呀!

  她低下头,准备收拾资料,一双纤手却将资料接了过去。

  “南姐,你先带宝宝回去休息,这些资料我来收拾,你放心吧。”

  说完,她就强行把南珺琦推了出去,南珺琦自然也没办法拒绝,就笑着道谢,“那就多谢你了,我先带宝宝回去了。”

  南珺琦放轻脚步走进了专用休息室,一进门就看见柔光之下安然睡着的南嘉赐。

  她来到他的身边蹲下,轻轻在他额上印下了一个吻。

  “妈咪?”感觉到额间的温度,小包子醒了过来,迷糊的样子更是可爱。、

  南珺琦心下一软,坐上沙发,将小包子也抱在了腿上,“抱歉宝贝,今天妈咪忽略你了。”

  “才没有!”南嘉赐一清醒立即否认了南珺琦的话,甚至笃定的说,“妈咪工作时的样子最美了!”

  为了让南珺琦放心,他兴致冲冲的告诉南珺琦自己今天都看到了什么玩了什么。

  当然,对于“碰瓷”席承骁一事,聪明的他只字未提,毕竟,他还有自己的打算。

  母子俩就这样有说有笑地回到了雪之园。

  这里是A市最豪华的公寓住所,每一层都是单门独户的豪华公寓,造价亦是不菲。

  这是总部对她的器重,所以案子出错一事她尽心尽力,至于SS,尚安和、苏黎昕……

  南珺琦流光一般的眸子闪过一丝黯然。

  坐在她身边的南嘉赐立即察觉,小心翼翼道,“妈咪,怎么了?”

  孩子清脆的声音唤回南珺琦的神志,她赶紧敛下心中的不快,扬起笑容对南嘉赐说:“没事,去洗澡休息吧,妈咪待会可能还要忙一会。”

  帮南嘉赐洗好澡送上了床,给了他一个吻后南珺琦便独自一人去了书房。

  南珺琦刚刚离开房间,南嘉赐就利索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过放在床头的ipad,联系上了自己在米国的小伙伴Alice。

  Alice是南珺琦母子俩在米国住处的邻居,十二岁的她已经是世界排名第三的黑客。

  联系上Alice以后,来不及寒暄几句,南嘉赐就发消息问她,“Alice,我让你查的事情查好了吗?”

  “早就查好了,嘉赐,你要那个人的资料做什么呀?”Alice很快回复了消息。

  “我要让他假扮我妈咪的男朋友!”南嘉赐对自己的好伙伴没有一丝隐瞒。

  Alice顿时震惊了,“什么?给珺琦阿姨找男朋友?!”

  “只是假扮!”南嘉赐冷哼了一声,“任何人都配不上我妈咪!”

  配不上吗?

  Alice看着发过去的资料,默默地撇了撇嘴。

  席承骁,麻省理工大学叱咤风云的天才少年,在校期间与导师一起攻破了不少的科研难题,毕业后又回到了A市,帮助其父亲席然打理景天集团A市集团分部,为人狠戾,雷厉风行,仅仅用了三年时间,就将其打造成了A市一流的金融公司并且稳步上市。

  这样的男人,可不一般啊。

  Alice砸了咂嘴,“哎,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已经弄到了自己想要的资料,南嘉赐高兴的翘着嘴角,给Alice发过去两个字:“你猜!”

标 签萌宝上门拐个爹地送妈咪 南珺琦席承骁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