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席慕深慕清泠小说_攻妻不备前夫请克制席慕深慕清泠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141 ℃
席慕深慕清泠小说_攻妻不备前夫请克制席慕深慕清泠

攻妻不备前夫请克制

席慕深慕清泠 著

连载中免费

席慕深慕清泠小说在哪看,攻妻不备前夫请克制全文免费,作者淡浅淡狸是风靡网络的小说《攻妻不备前夫请克制》的作者,男女主人公是席慕深慕清泠,小说主要故事概述:席慕深因为爷爷的遗愿娶了慕清泠,却在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时候带了另一个女人回家,自此,慕清泠所有祈愿化为灰烬,唯有满心仇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席慕深慕清泠小说在哪看,攻妻不备前夫请克制全文免费,作者淡浅淡狸是风靡网络的小说《攻妻不备前夫请克制》的作者,男女主人公是席慕深慕清泠,小说主要故事概述:席慕深因为爷爷的遗愿娶了慕清泠,却在大年三十年夜饭的时候带了另一个女人回家,自此,慕清泠所有祈愿化为灰烬,唯有满心仇恨。

免费阅读

  到了车上之后,我瞬间就感到温暖许多,打了一个喷嚏,席木柏立刻将身上的外套让我盖上。

  我基本上没有和男人这么亲密过,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最终在席木柏的坚持下,我还是披上了他的外套。

  到了医院之后,医生给我处理了一下伤口,席木柏问我怎么了。

  我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席木柏,席木柏沉默了。

  我以为,席木柏也是认为我嫉妒方彤有了席慕深的孩子,才会故意将方彤推倒,不由得紧张的解释道:“木柏,我没有……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故意推方彤。”

  “我相信你。”席木柏抬起头,俊朗的脸上满是真诚。

  我呆呆的看着席木柏,泪水滑落下来。

  我的丈夫不相信我,席木柏这个外人却相信我,真的是非常讽刺的一件事情。

  “我先送你回去吧。”席木柏起身,对着我说道。

  我点点头,在席木柏要过来扶我的时候,我拒绝了。

  我毕竟是已婚,和席木柏这么亲密,会招人口舌,席木柏也很清楚,也没有强求我。

  他送了我到别墅门口,说送我进去,我没同意,要是婆婆看到我跟别的男人一起回来,又要惹事端。

  尽管这个人,还是席家的男人,但我不想惹这种麻烦。

  刚进门,婆婆就怒火冲冲的冲到我面前,抬手就打了我两耳光。

  一边打一边骂,“慕清泠,我真是对你们慕家的家教非常失望,这种下作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你的心怎么这么狠?”

  “方彤的孩子没有了,你是不是很开心,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方彤的孩子,果然没有了吗?

  我木然的看着王兰,承受着王兰的谩骂。

  “赶紧跟慕深离婚,我以后不想再别墅里看见你!”王兰骂累了,才怒火冲冲的上楼去了。

  我站在别墅中央,神色萎靡,管家在一旁讥诮的看着我。

  这就是我豪门贵太太的生活。

  丈夫不疼,婆婆不爱。

  我回到房间,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她还不知道方彤的事情,只是一个劲的对我重复,要我一定要在明天中午之前,问席慕深拿一千万,不然哥哥的场子就要破产,那些员工会闹事。

  我绝望的放下手机,不知道要怎么办。

  方彤流产,席慕深肯定恨死我,怎么可能会给我一千万?

  第二天,还在下雪,我拎了一个水果篮,拖着一身伤去医院看方彤,也想跟席慕深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

  我不想他埋怨我一辈子。

  过去的时候,席慕深没在,方彤正在喝汤,气色苍白。

  她看到我之后,目光柔和道:“慕深打了你,也是因为紧张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已经和慕深解释,不是你推我的,孩子流产,不怨你。”

  我没有想到方彤会这么说。

  因为我一直以为,是方彤故意撞我,故意把自己搞流产。

  可她突然否认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一个意外吗?

  我舔着嘴唇,将手中的水果篮放下,“那你好好休息。”

  “身体倒还好,只是,孩子没有了,我很难过,慕深更难过,昨晚抱着我,像孩子似的哭了。”方彤眼神悲伤的摸着肚子。

  席慕深……哭了?

  我的心被方彤的话震撼到了,在我的认知里,席慕深是一个非常强势的男人,我没有办法想象,席慕深会哭?

  “谁让你过来的。”我和方彤正聊着,席慕深来了。

  他穿着一身黑色立领大衣,发丝有些湿气,走进看到我之后,俊美的脸上顿时一冷,眼眸犀利的盯着我。

  我被席慕深用这种深冷的目光看着,手脚都不知道要放在哪里,最终,还是方彤帮我们解围。

  似乎一刻也不想我在方彤的病房里多待,席慕深将我带离了病房,在走廊里,他目光冰冷的对着我说道,“你去方彤的别墅做什么?”

  审视的目光,让我感觉自己是个罪犯。

  “哥哥的厂子出了问题,我想向你借一千万,所以我才去那里找你。”我觉得还是把事情说明白,不然的话,没办法解释我为什么去找方彤。

  “只要一千万?”席慕深盯着我,从口袋拿出一根烟和打火机,点燃后,似有些疑惑。

  “一千万够了,我哥哥的厂子一千万就能周转得过来。”我赶忙点头。

  原本我以为他会羞辱我,会说赖在席家不走,就是为了钱,可是没有,这让我松了口气。

  想来,一千万,对他的资产来说,九流一毛而已,他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可以。”席慕深吐了口烟气,目光忽然变得极其平淡的看着我,“我说过,你乖乖离婚,我什么条件都答应。”

  他的话,如同一记重拳打在我的胸口。

  我怎么没想到,他会将这一千万,理解为了我向他提的离婚条件。

  所以,他才不会在乎我嫁给他是不是为了席家的钱,因为在他眼中,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不是,这不是我提的条件,我只是向你借……”我觉得自己真的够愚蠢。

  为什么我没想到席慕深会更加误会我。

  这一下,在他眼中,我已经彻彻底底的,不能翻身。

  “怎么,觉得钱好拿,又反悔拿少了?”席慕深的瞳孔,倏然一冷,他危险的逼近我,身上骇人的气息,朝着我不断翻滚着。

  我被席慕深那股恐怖的气息包裹着,连呼吸都停滞不前。

  “是我哥哥有困难,我没有人可以找,这个钱我会想办法还给你……”我还想解释,不想他对我误解越来越深。

  “如果你说的这个理由,能让你心安,那我姑且信了。我给你五千万,还会给你置办一套别墅和车子,别说我席家亏待你!”席慕深直起身体,眼眸闪过些许厌恶,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支票夹,签了一张扔到我的脸上。

  席慕深眼底的讥诮和嘲讽,让我无地之容。

  我只觉得一阵眩晕。

  “别在我面前装可怜,这些年,席家欠你家的,早已经还清了。”席慕深又补充了一句,随后转身而走。

  他说得对。

  结婚后,只要是我家出什么事情,都是席慕深出面解决,我们慕家,仗着爸爸给席家的那条命,像吸血藤一般,缠在席家这棵耸入云际的大树上。

  “我不要这些钱,我不要!”我将支票撕碎,就仿佛要捍卫我最后的一丝尊严。

  “行,那就一千万。”席慕深又写了一张支票递给我,在转身回病房去的时候,又扭头冲我冷笑,“慕清泠,我倒要看看,你还要从我这里贪求什么!”

  我拿着那一张一千万的支票,如同烫手的山芋,满脸苦涩。

  虽然我没有想要贪求任何东西,可是,我的所作所为却向席慕深出卖了我。

  在他眼中,我拿了这一千万,只是一个开始。

  看着席慕深高大的背影渐渐消失之后,我才发现,泪眼有些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知道问题所在,可我没办法去改变,人和人之间,真的有鸿沟,无法跨越!

  拿了钱后,我直接来到了娘家,看着翘首期盼的妈妈,将一千万的支票递给她,不想多说什么,我扭头便走。

  “怎么不多拿一点?说一千万,他还真给一千万啊,我最近闲着没事,想要做一个小生意。”妈妈看到支票很开心,随后又不满道。

  我听了妈妈的话,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妈,席家不是银行,也不是我们的提款机!”

  一千万已经很过分了,而且透支的是我在席慕深心目中的形象。

  可妈妈她不会理解。

  “你是席家的人,我们拿一点钱怎么了?”妈妈挺胸,理直气壮道。

  我听了之后,突然无比悲哀,“妈,如果你嫌不够,就把这钱还给我,你自己去找席家吧,我不管了。”

  说完,我迈步就走,妈妈却抓住我的手,讪笑着道歉,说吃午饭再走,我没什么胃口,不想吃,直接拒绝。

  可妈妈还是不撒手,舔着脸说道,“钱嘛,一千万也够了,你不高兴就不拿了……不过,你能不能去找席慕深签一个服装进驻他们家商场的协议?这是两方面的好事,他会同意的。”

  我听得直跺脚。

  她想让大哥厂里生产的服装,入驻席氏集团旗下的各大商场!

  我很清楚,这些商场都是高档品牌进驻的,而且是高质高量,把关很严格,以我哥那种厂子生产的产品,根本进不去。

  我真是烦透了,妈妈就是这德行,总是不考虑别的,明明占别人便宜,还给自己脸上贴金!

  如果真是两方面的好事,还用的跟我说?

  “这件事,你让大哥自己和席氏集团的人谈,我没权力掺和席慕深的工作。”我皱眉说道。

  “席慕深是你老公,你和慕深说一下,不就完了,非要弄得这么麻烦?”妈妈不耐烦的说。

  我一字一顿道:“别说席家的生意我从来都不掺和,也掺和不上,恕我直言,大哥厂上的服装,根本就不达标,想要进驻席氏集团旗下的服装店,简直就是做梦。”

  “怎么做梦了?席氏集团的总裁是我的女婿,我让自家厂里的衣服进驻他们的商场怎么了?双赢的事,不行?”妈妈一副难以理解的表情。

  我知道她胡搅蛮缠起来,根本说不通,敷衍的说自己回去找席慕深商量一下,妈妈才满意的松开我,让我离开。

  我走在马路上,也不想回席家,情绪低落到茫然无措,良久后,我打电话给林曼,让林曼出来陪我。

  林曼是我小学同学,我们两个关系比较亲密,很多事情,我都会告诉林曼。

  接到电话,她就过来接我,看到我的样子,估计她也猜得到我心里有事,但她没多问,说带我去放松一下。

  随后,她带我去天堂酒吧喝酒。

  喝到微醺,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倾述的念头,将这几天的事情,告诉了林曼。

  林曼气的就想要去找席慕深算账。

  我拉住了林曼,对着林曼苦笑道:“林曼,他的心,不在我这里。”

  林曼感觉不可思议,“一直以来冷落你,现在和方彤还有了孩子,连离婚还要你提?他席慕深怎么能这样,有钱就了不起了?”

  我现在很累,我从来都知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只是我一直坚信,只要我等待就会有收获,却不想……”我喝了一口酒,醉眼朦胧道。

  以前林曼就和我说过,不要傻傻的一颗心都扑到席慕深的身上,可是,心放出来,就收不回来了。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乖乖的,在别墅等着席慕深,当一个贤妻良母,席慕深一定会看到我的好,会回头看我一眼。

  可是,我错了,大错特错。

  席慕深路过了很多风景,但是唯有这一道风景,哪怕他曾经停留,却不会看一眼。

  “你真的要离婚?”林曼撑着脑袋,目光悲悯的看着我说道。

  “能不离吗?”我反问道,林曼不说话了。

  一直喝到半夜,我和林曼就在酒吧旁边的酒店,开了一个房间睡觉。

  第二天,酒醒之后,我就和林曼说我想要找工作,看能不能去她公司。

  林曼是在时光集团上班,这家公司我通过林曼,也有过一些了解,跟我以前所学专业以及自己的兴趣比较对口,是专业做设计的。

  “以你的能力,肯定没问题。”林曼点头道,“不过需要人事部那边面试,你回头,把你工作室做的那些设计图一并放简历里。”

  “好。”我点点头,心下有了期盼。

  我大学毕业就和席慕深结婚了,结婚后,我就没有工作过,毕竟我作为席慕深的妻子,在外面工作,影响不好,这是我婆婆说的。

  她说我既然嫁到了席家,就要遵守席家的规矩,我也很天真,就答应了。

  所幸,虽然待在席家常年不出门,但为了排遣寂寞和无聊,也免得自己所学全部忘了,我偷偷的在网上做了个设计类的工作室。

  做这个工作室很简单,去专业的网站找客户,我按照他们的要求做设计稿,然后投标,顾客看中了就会购买。

  不过我接单不多,钱赚得也不多,因为家务活繁重,又还有些必要的应酬,担心被婆婆发现,我总是在深夜才做事。

  好在席慕深不常回家,晚上留给我的自由时间还算充足。

  现在,我要是和席慕深离婚,就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所以,我必须要做好准备,挣钱养活自己,以及还掉欠席慕深的债。

  ……

  “什么?设计图客户不满意?难道你不知道,集团要争夺巴黎那边商场的上架权?”

  “不管用什么方法,让设计部的人拿出一份让顾客满意的设计图,否则,全部滚蛋。”

  中午,我回到席家,就听到席慕深在书房里打电话向下属们发火。

标 签攻妻不备前夫请克制 席慕深慕清泠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