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月千澜君墨渊_独宠太子妃月千澜小说月千澜君墨渊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106 ℃
月千澜君墨渊_独宠太子妃月千澜小说月千澜君墨渊

独宠太子妃月千澜小说

月千澜君墨渊 著

连载中免费

月千澜君墨渊小说,重生到强行洞房的军魂,月千澜君墨渊都重生了吧,君墨渊是怎样喜欢上月千澜的,月千澜君墨渊梦回前世,主角是月千澜和君墨渊的古言佳作《独宠太子妃》由漫步云端所写,小说讲的是月千澜前世错把真心付渣男以至落得惨死下场,还顺带害死了深爱她的君墨渊,再次睁眼的月千澜回到十五岁那年,重活一世的她会如何逆天改命?她和君墨渊的前世今生又能否被改变.....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月千澜君墨渊小说,重生到强行洞房的军魂,月千澜君墨渊都重生了吧,君墨渊是怎样喜欢上月千澜的,月千澜君墨渊梦回前世,主角是月千澜和君墨渊的古言佳作《独宠太子妃》由漫步云端所写,小说讲的是月千澜前世错把真心付渣男以至落得惨死下场,还顺带害死了深爱她的君墨渊,再次睁眼的月千澜回到十五岁那年,重活一世的她会如何逆天改命?她和君墨渊的前世今生又能否被改变.....

免费阅读

  是她害了君墨渊,是她。

  是她的愚蠢与无知,害死了那个对她以命抵的太子。

  她何德何能,能够得到那人的倾心相付,她不配。

  君冷颜微微眯着狭长的凤眸,见她痛不欲生,眸底兴味浓厚,又狠狠的捅下了最后一把刀。

  “你所生的孽种,已经被我处死了。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君冷颜挑眉。

  “他是被活活晒死的,整整三天,我让人将他放在太阳下,不给他吃喝,不让他休息,不给他衣服穿……”君冷颜微微挑着凤眸,得意狂笑。

  君冷颜彻底压倒了她心底的最后一颗稻草,这一刻,世界崩塌,心如死灰,她的眼前只剩下黑白。

  “孩子,我的孩子……”她匍匐在污泥中,攥着疼痛到麻木的心,嚎啕大哭。

  是她的愚蠢,害了所有人,都是她的错。

  满心的恨意,席卷而来,她恨君冷颜,更是恨自己。

  但是,如今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她发誓以后绝不会再掉一滴眼泪。

  她抬起衣袖狠狠的擦干了脸颊的泪水。

  她撑在泥土里的手指,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她眸光微眯,一抹冷光跃然而上。

  呵……呵呵……她咬着唇瓣,狠狠的,直到口腔里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她才抿唇凄然一笑。

  一笑过后,她抬头,动作快速的伸手一把攥住了君冷颜抵在她额间的剑尖。

  锋利的刀刃,割破了她手掌的肌肤,她不觉疼,她只是冷笑着看向君冷颜。

  “君冷颜,你好狠,好狠毒的心肠。我不用你杀,死在你手里,我怕脏了我轮回的路。”她话音落,食指用力一捏,蹦的一声,剑尖断裂。

  君冷颜脸色一变,低头看着断了尖儿的剑,他低吼一声:“你想干什么?”

  四周呼啦啦的围过来一群侍卫,严严实实的将君冷颜保护起来。

  隔着重重人墙,她挺起脊背,即使双腿已断,那么她也该保持她仅剩的一丝尊严。

  她的手指攥着刀尖,咬牙狠狠的插向自己的心窝:“第一刀,切断我对你的爱。”

  “第二刀,清除我对你的情。”

  “第三刀,偿还我母亲和我大哥的命。”

  “第四刀,弥补我那可怜孩子的命,是我害了他一出生就被害死。”

  “第五刀,为他赎罪,我负了他,更是害了他的命,他是我这一生最亏欠的人。”

  月千澜狠狠刺了自己五下,每一下都用足了全身的力气。

  她胸前鲜血淋漓,嘴角的血犹如泉涌,突突往外冒,她抿着唇冷笑,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冷冷的凝着君冷颜。

  恨啊,滔天的恨意汹涌而来,那恨搅得她痛不欲生。

  情爱,大概是这人世间,最冰冷残忍的双刃剑,懂得痛了,便能彻底的抛下了。

  她将冰冷锋利的刀尖,从心窝那里拔出,胸前顿时血肉模糊一片。冰冷的刀尖攥在手里,她眸底划过一丝杀气,迸向君冷颜。

  她微微抬手,刀尖从手中飞出,飞去的方向,正是君冷颜的所在。

  “第六刀……我要你为枉死的冤魂偿命……君冷颜,如果有来世,我要将你欠我的,统统都讨回来!”

  君冷颜眯眸望着向他飞来的刀尖,他撑起手指的折扇一挡,那刀尖反弹,最后一刀,狠狠的刺进了月千澜的心窝。

  月千澜瞪大眼睛,怔怔的望着他,模糊的视线中,她突然看见君冷颜的背后,慢慢的走出一个容貌倾城锦衣华服的女人。

  呼吸一霎那凝滞,她一口血再次喷出,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锦衣华服的美丽女子,慢慢的走近她蹲xiashen,轻声哀叹:“大姐啊,妹妹还是来得及送你最后一程呢。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么多年,冷颜他一直都认为,当年是我救了他,大姐,你……可是死不瞑目?”

  死……不瞑目,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原来,她都是为了别人做嫁衣。

  当年?

  模模糊糊的记忆里,五岁那年,她偷偷塞给了一个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小男孩一个馒头。

  夜凉如水,弯月悬空。

  月千澜的身体滚烫如火烧,喉咙里火辣辣的疼痛着,她难受的嘤咛一声,翻了一个身,猛然惊醒。

  屏风那边,渐渐的传来对话声。

  月樱压低声音:“二娘,这样做真的妥当吗?大姐现在昏迷不醒,我刚刚看她的额头都流血了,她不会死吧?”

  沈二夫人轻笑一声,安慰道:“别担心,月千澜不会有事。这件事,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人会怀疑你的。”

  “二娘,我还是有些怕……”

  “怕什么?整个月府还不是我说的算?况且,你这么做也是为了太子殿下,难道你不想嫁给他了?”

  屏风那里的声音,一字不落的落入了月千澜的耳中。

  月千澜脸色一变,什么嫁入太子府,太子君墨渊不是死了吗?月樱不是成了宸妃,当了君冷颜的妃子了吗?

  月千澜彻底懵了,一阵恍惚。

  对话还在继续。

  “好了,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一定帮你成功嫁入太子府的。顶罪的丫鬟准备好了吗?”

  “二娘,一切我都安排妥当了。”

  “好,等着月千澜醒来,我们母女,便陪她演一出大戏吧。”

  两个人说着话,渐渐的走出了门。

  整个房间里,只剩下月千澜一人,静悄悄的,她陷入自己的沉思。

  然后,似想到什么,她连忙掀开被子,低头触摸胸口处,她清楚的记得,她刺了自己心口五刀,最后那一刀,是君冷颜插得。

  她低头一瞧,胸前完好无损,丝毫没有伤痕与血迹。

  她再去触摸自己的双腿,当真实的触摸到那一双健全完好的双腿时,隐藏在眼眶里的泪水潸然而下。

  月千澜抬头扫了一眼四周的陈设,整个人彻底的呆住。

  这是她在月府住了十几年的闺房,这是她曾经最留恋往返的地方。

  恰巧,对面的梳妆台上有一扇铜镜正对着她的位置,她抬眼一瞥。

  皮肤白皙,眉眼潋滟,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她这是,睁眼醒来,回到了十五岁吗?

  她记得,十五岁那年,她被人推下河里,醒来后,月樱满脸泪痕,向她哭诉,承认是她身边的奴婢,推了她下水。”

  后来,严刑逼供后,那个丫鬟居然招出有人在背后指使她,一问之下,方才得知,害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当今太子殿下君墨渊。

  月樱和二夫人沈氏更是在她面前各种揣测,太子殿下倾心月倾华,碍于月千澜的嫡女身份,所以才派人暗中谋害。

  只要月千澜一死,太子便可迎娶荣升嫡女的月倾华。

  当时的月千澜,听完这个猜测,从此便对太子君墨渊怀恨在心。

  月千澜微微抿唇,眸底闪过一道锋利的冷芒。

  她要将他们欠她的,统统都还回来。

  她缓缓的起了身,试探了喊了一个丫鬟的名字。

  “翠湖,你在吗?”

  房门吱呀一声,一个身穿湖蓝色衣裙的小姑娘快速钻了进来。

  她跑到了月千澜的身旁,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小姐,你醒了?还好你没事,都是三小姐的错,我亲眼看见是她推你的。小姐,你待会千万别信她们的话,她们都是在骗你,在利用你。”

  月千澜掀开被褥,下了床,眸眼酸涩的将翠湖扶起来,一言不发的紧紧抱住了这个丫头。

  前世翠湖时常提醒她,让她不要轻信沈二夫人和月樱的话,让她远离她们,可惜,那时候的月千澜太蠢,根本听不进这些话。

  沈二夫人为了掩藏月樱推月千澜下水的真相,将翠湖驱赶出丞相府。

  五天后,翠湖便投湖自尽了。

  翠湖的死,现在想来,那就是杀人灭口。

  如今,她绝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

  “翠湖,你放心,你说的话,我记住了,我不会让她们再爬到我头上,肆意妄为。”

  翠湖眼睛红肿,不可置信的看着月千澜。

  月千澜替翠湖擦了眼泪,眸光微眯:翠湖,关于月樱推我下水的事情,你先不要告诉旁人,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我需要你替我送一封信出去。”

  翠湖有些怔愣,瞧着小姐眸底那一闪而过的冷光,她愣愣的看着月千澜:“小姐,你变了……”

  “脑子摔了一下,看清楚了很多事。翠湖时间紧急,你赶紧按我说的办,速速出府送信……”月千澜走到书桌前,摊开纸,提笔写了一封信。

  信封封好,她递给翠湖,从怀里掏出一个玉质上乘的玉佩。

  “这块玉佩还有这封信,一起送过去,速去速回……”

  翠湖连忙接了信和玉佩,非常激动的点头:“嗯,小姐放心,奴婢一定送到。”

  月千澜靠近翠湖耳畔,低声耳语了几句。

  月千澜坐在床榻,轻声一笑:“月樱,原来你喜欢太子殿下,怪不得你会恨我入骨。既如此,我又怎么好辜负你这一片深情厚谊呢。”

  咚咚,门外有人敲门。

  一个端着药碗的老嬷嬷推门而入。

  “大小姐,听翠湖说你已经醒了,这是二夫人让大夫为你熬制的汤药,既然醒了,赶紧把这药喝了吧?”

  月千澜凝眸看了眼老嬷嬷手中的汤碗,碗里黑漆漆的,散发着浓重的药味。

  这碗药,她前世记得很清楚,她喝了这碗药,结果这一天夜里,便高热不退,额头的那道不大的伤口,居然发炎流脓。

  后来,伤口是好了,可惜却留了一道疤。

  这碗药,不是救命而是索命的。

  “大胆奴才,我没让你进屋,你倒擅作主张?你到底还把我这个嫡小姐放在眼里没有?”月千澜抬手狠狠的甩了老嬷嬷一巴掌。

  老嬷嬷被扇倒在地,手上的药汤洒了她的手臂,她顿时疼的嚎叫起来:“哎呦,我的胳膊啊……”

  里面的动静,惊扰了外面的人,恰巧这时,沈二夫人和月樱再次过来看望月千澜。

  沈二夫人在大丫鬟岚裴的搀扶下,顶着一头的珠翠金凤簪风姿犹存的疾步而来。

  “哎呦,澜儿啊,你终于醒了?赵嬷嬷这是怎么了,我不是让你端给大小姐喝吗?你是怎么办事的?”

  沈二夫人关切完月千澜,一转眼对着赵嬷嬷冷斥道。

  赵嬷嬷跪在地上抹眼泪:“夫人啊,我好心给大小姐送汤药来,结果大小姐她不分青红皂白,便给老奴一耳光,老奴兢兢业业伺候老爷夫人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受此大辱,夫人你可一定要帮老奴讨回公道啊。”

  沈氏脸色沉了沉,带上了一丝严厉,看向月千澜:“澜儿这是怎么回事?赵嬷嬷是我的人,你打赵嬷嬷,可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我掏心掏肺的待你好,你就是这样回报给我的?”

  沈氏这一番指责,直接将月千澜往忘恩负义里贬低。

  月千澜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她抿唇淡淡一笑:“二娘,你可不能听这个老奴胡说,我刚刚醒来,眼前一片模糊,赵嬷嬷不请自入,端着一碗汤药便往我这边扑。

  她穿的黑漆漆的,身材又臃肿不堪,我视线模糊一时没看清,我以为是一个巨大的耗子溜了进来,我害怕的不得了,抬手便扇了她一巴掌。打完之后,我才发现她不是耗子,而是赵嬷嬷。”

  赵嬷嬷气得浑身发抖,耗子?大小姐这是明里暗里的骂她不是人吗?

  她脸色青白交加,颤抖着手指着月千澜。

  “大小姐你……骂我耗子?二夫人,大小姐她明明是故意的。”

  月千澜佯装晕眩,摇摇晃晃的跌坐在床榻:“哎呦,二娘我头晕,我认错了,如果赵嬷嬷还是不依不饶,我看,你干脆派人去喊父亲过来,我这好端端的落水,也得好好查一查……”


标 签独宠太子妃月千澜小说 月千澜君墨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