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少爷找到夫人了她在工地搬砖小说章节_林辛言宗景灏小说招财进宝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077 ℃
少爷找到夫人了她在工地搬砖小说章节_林辛言宗景灏小说招财进宝

林辛言宗景灏小说

招财进宝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林辛言宗景灏的小说名字叫《少爷找到夫人了她在工地搬砖》,又名《一纸婚书总裁别来无恙》,是由作者招财进宝精心创作的现代豪门总裁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林辛言宗景灏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林辛言宗景灏全文主要讲述了:林辛言和宗景灏结婚了,因为林辛言被人设计的失去了清白,还意外的怀孕,林辛言从来没有想过会和宗景灏发生什么感情上的纠缠,交易一结束两人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却没有想到被宗景灏宠上了天。本是一场各怀心思的婚姻,却没有想到两人在长时间的相处中都渐渐地爱上了对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林辛言宗景灏的小说名字叫《少爷找到夫人了她在工地搬砖》,又名《一纸婚书总裁别来无恙》,是由作者招财进宝精心创作的现代豪门总裁小说。这里为您提供林辛言宗景灏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林辛言宗景灏全文主要讲述了:林辛言和宗景灏结婚了,因为林辛言被人设计的失去了清白,还意外的怀孕,林辛言从来没有想过会和宗景灏发生什么感情上的纠缠,交易一结束两人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却没有想到被宗景灏宠上了天。本是一场各怀心思的婚姻,却没有想到两人在长时间的相处中都渐渐地爱上了对方。

免费阅读

  宗景灏皱着眉头,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客厅,于妈已经起来准备早餐,

  看见林辛言穿着睡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昨晚睡的还好吧?”

  她以为宗景灏昨晚陪白竹微不会回来,夜里听见动静,起来看了一眼,知道昨晚宗景灏回来了,还是在房间里睡的。

  这是夫人为少爷定下的妻子,自然是好,少爷终于结婚了一直照顾他的于妈也开心。

  她的语气脸色都太过于热情,莫名的旖旎。

  林辛言僵硬的撤出一抹笑,“挺,挺好的。”

  “那你赶紧,换衣服,我准备早餐,待会儿吃饭。”于妈走进了餐厅,开始做早餐。

  林辛言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她拿来的衣服还在房间里。

  这会儿里面的男人应该穿好衣服了吧?

  她站起来朝着卧室走去,站在门口,她抬起手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

  她又敲,依旧无人回应。

  无奈之下她试着推开房门,房门并未从里面反锁,她一推就开了。

  只是房门推开的那一刻,迎面扑来的是犹如12月的冬天,寒风凛凛,刮的人发颤。

  男人坐在床边,冷森森的目光盯着一张纸。

  那纸——

  很快林辛言看清楚他手里拿的是什么,随后目光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有种隐私被人窥探的羞辱感,她跑进去,一把夺过来,质问道,“你凭什么,不经过别人的同意,看别人的东西,隐私懂不懂?”

  呵呵。

  宗景灏冷笑了一声,“隐私?”

  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看着格外瘆人,“你肚子里揣着野种,嫁给我,现在来和我谈隐私?”

  “我——我——”林辛言想要解释,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说辞。

  宗景灏站起来,脚步迈的不紧不慢特别有节奏,每一步,都如大气压逼近两分,黑压压的乌云翻滚过他凌厉的眉目,“说,你有什么目的?”

  想让他当便宜爹,成为宗家第一个长孙?

  之前的交易,不过是她的权宜之计?

  越想他的脸色越沉。

  林辛言抿着唇,身子颤颤巍巍的,不断往后退,双手捂住腹部,生怕他伤害自己腹中的孩子,“我不是有意要瞒你,我们只是交易的婚姻,我才——我才没说,绝对没有任何目的。”

  宗景灏的腔调莫名一股阴森诡异的威慑,“是吗?”

  林辛言护着小腹,不动声色的往后撤着身子,强撑着镇定,“真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蒙混过关,如果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就不得好死,更何况,如果我真懒上宗先生,我想宗先生也有手段,弄死我吧?”

  虽然她的动作很小,很轻,宗景灏还是发现了,目光从她护住的腹部上一扫而过。

  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为什么前提不说明白?”

  宗景灏可没这么轻易相信她。

  她护着腹部的双手,慢慢握紧,这个孩子对她来说太过意外,却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她已经失去弟弟,所以她想生下这个孩子。

  以后可以和妈妈像以前一样,三个人相依为命。

  想到那晚,她忍不住颤抖,掌心的冷汗直冒,“我,我也是刚知道不久。”

  她甚至不敢和庄子衿说,去医院的做检查的单子,她没敢放在住处,就是怕庄子衿发现。

  没想到惹来这么大动静。

  让宗景灏猜疑她的动机不纯。

  她才十八岁而已,竟然——

  私生活是多不检点?

  宗景灏的脸色阴沉无比,警告道,“这一个月里,给我安分些,让我知道你搞事情——”

  “不会,绝对不会,我一定安分守己,若是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任凭宗先生处置。”林辛言连忙保证。

  就算不能得到他的信任,也不能让他怀疑自己的动机。

  她本就是在困境中,若是再多个敌人,对她夺回东西太不利。

  宗景灏盯着她,目光探究,似乎在判断她话的可信度。

  咚咚——这时陈妈走过来,“早餐好了。”

  宗景灏收了视线,敛了煞气,“地上收拾干净。”

  说完转身出去。

  宗景灏一离开,林辛言双腿都软了,她撑着身后的矮柜,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体力,她蹲下,将散落地上的衣服捡起来。

  再看到手中的B超单,眼泪落了下来,滴在纸上晕开。

  她擦了一把脸,她不能哭,不能哭,那是软弱的表现。

  她不能软弱,妈妈和肚子里的孩子都需要她。

  将纸叠起来放进包里,换上衣服出去。

  餐厅里已经没有人,餐桌上放着空的咖啡杯,和空的餐盘,他应该是吃好走了。

  林辛言莫名的轻松了一口气,和那个男相处实在是压抑。

  她走到餐桌前,吃饭。

  吃过早饭,她就出了门,说好要回去的,她怕装子衿担心自己。

  一进门就被庄子衿拉住,问,“宗家的那位大少爷——”

  “妈。”林辛言的语气咬的很重,这事她不想多说,“他人很好,别为我担心。”

  庄子衿叹了口气,女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也不爱听她多说了,心情不由的失落,“我只是关心你。”

  怕那个男人对她不好。

  林辛言抱住她,她不是有意的,只是和宗景灏对峙,说服他,她耗尽心力,感觉到了疲惫。

  “妈,我只是有点累,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妈没怪你。”庄子衿顺着她背,似乎感觉到她的疲惫,“如果累,就睡会儿。”

  林辛言点了点头,虽不想睡,她确实感觉到疲惫,回到房间,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中午,桩子衿做好饭,叫她起来吃饭。

  坐到餐桌上,庄子衿给女儿盛饭,“我做了你爱吃的鱼。”

  庄子衿心里对女儿感到愧疚,虽然生了她,却没能给她个美好的童年,让她跟着自己吃苦。

  林辛言瞅着桌子上妈妈做的糖醋鱼,淡淡的酸甜味,一前她最爱吃,可是此刻闻到这种味道,胃里翻滚的厉害。

  她没忍住,唔——

  “言言。”

  林辛言没空解释捂着唇,一股脑的钻进洗手间,趴在洗手池边干呕。

  庄子衿担心跟了过来,她是过来人,看着女儿的反应,脸色微微泛白,但是她又不大相信,女儿很保守,很老实,在学校也没交过男朋友,她很自爱。

  庄子衿的声音有些颤抖,“言言,你这是怎么了?”

  林辛言的身体猛地一僵,双手扣着洗脸池的边沿不断收紧,她决定要这个孩子,那么庄子衿迟早要知道。

  她转过身望着妈妈,鼓起勇气。

  “妈,我怀孕了。”

  庄子衿一时间没站稳,往后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置信,她才刚十八啊。

  “怎么回事?!”庄子衿质问,似乎在一瞬间又想明白了什么,“难道那些钱不是肇事者赔偿的?”

  她出车祸受伤,儿子的安葬费,花了不少钱,回国前她还给了自己一点钱,说是肇事者赔偿花剩下的钱。

  林辛言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太难以启齿。

  她的沉默分明就是默认,她一个女孩儿,怎么能筹到那些钱,庄子衿痛心,又不敢置信,“你,难道你出卖了自己——”

  她一把抓住林辛言的手腕,“这个孩子你不能生,现在就跟我去医院!”

  “为什么?”林辛言试图挣开她的手。

  “你生了,这辈子就毁了!”这个孩子她不能生,她已经嫁人了,让人知道,她就毁了。

  “妈,求你,让我生下来。”林辛言哭着哀求着。

  林辛言怎么哀求庄子衿都不松口,态度坚决。

  当天就把林辛言拉进了医院。

  林辛言不去,她就用死威胁。

  林辛言不得不去,人流是要做各项检查的,庄子衿去拿化验单时,她一个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双手捂着肚子。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心酸又无奈。

  “啊灏,我没事的,别那么紧张,就是一点点烫伤。”白竹微浅笑着,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裙,把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肩膀上披着一件西服外套,宗景灏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口的挽着,露出结实的手臂。

  神色担忧,“烫伤,处理不好会留下疤。”

  白竹微的身子往宗景灏的怀里依,“要是留下疤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尽胡说!”

  白竹微咯咯的笑了,知道宗景灏不是肤浅的人。

  这声音——

  林辛言慢慢的抬起头,便看见走廊里,白竹微依靠着宗景灏缓缓的而来。

  那般配的样子像是一对璧人。

  衬的她就像个小丑,年纪轻轻就失了清白,肚子里还弄了个父亲不明的孩子。

  她看的出神时,眸光里撞进一道惊讶之色。

  “下一位患者。”手术的门打开,护士站在门口,身后是一位年轻的女人,捂着腹部从里面走出来,嘴里还念叨着,“无痛人流,为什么还他妈的这么痛?”

  宗景灏的眉心褶皱丛生,目光定格在林辛言的脸上,在他面前时,还表现的多么在意肚子里的孩子,这转个脸,就来做人流?

  他心里冷笑!

  白竹微顺着宗景灏的目光看过来——

  看到林辛言的那一瞬间,有那么一丝的熟悉感,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看向宗景灏,“你认识她?”

  “不认识。”宗景灏冷冷的掀起唇角。

  对于林辛言,宗景灏在心里给她定了很多标签,她私生活混乱,才18肚子就被搞大,一面在他面前表现母爱,一面跑来堕胎。

  心机boy!

  “想清楚了吗?”护士再三确定。

  林辛言不想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即使心里是不愿意的,是心痛的,无奈的,还是点了点头,“我想清楚了。”

  “那跟我进来吧。”

  林辛言低着头,不去看任何人,跟着护士走进手术室,手术室里的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白竹微隐隐有些不安,她感觉到了宗景灏在生气,伸出手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啊灏。”

  宗景灏冷着脸,“走吧。”

  白竹微挽着他的手紧了一些,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关上门的手术室,再看宗景灏的反应,不像不认识,可是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他身边又从来没有出现过女人。

  这一点她很清楚,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他为何如此生气?!

  “啊灏,刚刚那个女孩……”

  宗景灏搂住她,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无关紧要的人,不用放在心上。”

  白竹微只能闭口,即使心里好奇也没在说话。

  手术室里,看到那些冰冷的仪器林辛言退缩了,不,她不能舍弃这个孩子,不能!

  “躺上来。”医生示意。

  “我不做了。”林辛言摇头,转身就跑。

  她跑的快,太过慌张没注意前面的路,和迎面而来被人拥簇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她捂着额头,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林辛言?”何瑞泽看着像她,也不敢确定,试着问了句。

标 签林辛言宗景灏小说 林辛言 宗景灏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