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沈行一池沐小说_他来时好甜沈行一池沐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020 ℃
沈行一池沐小说_他来时好甜沈行一池沐

他来时好甜

沈行一池沐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沈行一池沐的小说,他来时好甜最新章节,主角是沈行一池沐的小说叫做《他来时好甜》,作者朱颜文采飞扬,这里为您提供《他来时好甜》精彩全文免费阅读:沈行一曾是池沐生命里唯一的光,池沐从小就被人抛弃,她没有来路,也没有归途,唯有沈行一是她心中的安慰,可后来也是池沐,亲手将男孩送进了监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沈行一池沐的小说,他来时好甜最新章节,主角是沈行一池沐的小说叫做《他来时好甜》,作者朱颜文采飞扬,这里为您提供《他来时好甜》精彩全文免费阅读:沈行一曾是池沐生命里唯一的光,池沐从小就被人抛弃,她没有来路,也没有归途,唯有沈行一是她心中的安慰,可后来也是池沐,亲手将男孩送进了监狱…

免费阅读

  沈行一简略给怀里的女孩儿包扎了下伤口,他一步步迈着沉重的步子,每一步都异常艰难,好像双腿灌满了铅,让男人死命的痛,心在滴血!!

  身为医师,沈行一的公寓自是少不了齐全的医药箱,而且,这种时候,池沐再受不了一丁点儿刺激了,她需要安静,需要安全区。

  一路上,车内没人言语,有的只是低低的抽噎声,池沐在强忍着,真的好累啊,她又是那样,紧紧挨着车窗,双臂紧紧抱在一起,蜷缩着,双眼无神,眼睛红肿了一大片,脸上苍白极了,虚弱的吓人,现在只有在这样狭小的空间,也许才能带给她一点安全感。

  沈行一开着车,小心翼翼瞄着前视镜,尽量不让女人发现自己看偷看她,沈行一是医生啊,可是也是第一次,他异常无助,此刻他有多希望,这女孩儿能靠在他怀里,放肆的大哭一次,一次就好,可是,池沐终究是没有下一步动作。

  到了公寓,沈行一一路公主抱,轻轻地把女孩儿放在床上,无言。

  沈行一盯着池沐,他知道,池沐又失神了,“沐沐,把手伸过来,好不好?你的伤口需要重新包扎一下。”沈行一拿出医药箱放在床边,连说话都是悄悄地,他很怕。

  池沐依旧保持沉默,很明显,她完全没有听进去,沈行一见她还是不说话,只好主动坐近一些,陆陆续续拿出碘酒,棉签,纱布,男人开始轻柔的开始在她的手腕和脚腕上药,涂一下,吹口气,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还有那根红绳,绳上的残血已经凝固了,看的沈行一一阵阵的痛,实在不忍下手,蹙眉,满眼都是心疼,可是池沐呢,脸上毫无波澜,表情从进门到这时毫无变化,一动不动,好像这伤口不是她身上的一部分似的。

  半个小时过去,总算处理好池沐的伤口,沈行一低头不经意间自己手上的破皮,渗出血丝,他却不以为然,他想出去出去做些吃的,池沐需要一些私人空间,再者,男人已经看不下去女孩儿那般模样,每看一秒,心就痛一分,这不是对池沐的折磨,是对沈行一的惩罚!!

  沈行一在厨房忙活了许久,有皮蛋瘦肉粥,几个水煮蛋,又买了一些熟食,男人再次踏入那扇门,果然,依旧是那副模样,失了魂儿似的,沈行一不动声色地俯身横抱起池沐,把她放在软和的垫子上。

  还没等男人开口说话,池沐终究还是吃了少许,可是桌上还是沉默,静的吓人,她吃了几口,就没了胃口,沈行一见状也不想勉强,起身又准备抱起池沐。

  “不要碰我,好不好?”这是池沐回来之后第一次开口,冷淡,透着疏离,有些清醒。

  沈行一心沉了一下,“好。”没人能看清男人眼底下隐藏的痛心和苦涩。

  到了晚上,池沐借口说自己累了,没有吃晚饭,就早早睡去了。

  小小的一只蜷缩在被窝里,房间的落地窗迎着月光,散落着头发在外,有些唯美。

  沈行一见她没吃饭,想早点陪她,从浴室里出来,顺势上了池沐的床,见池沐侧躺着,微微闭着眼,男人挨着她,伸手半环住女孩儿腰身。

  “放开我,放开我!!”池沐挣扎着,有些闹腾,像是陷入了梦魇。

  “别怕,是我。”沈行一也不恼,温柔似水。

  “不要,放开我!!”

  男人见她没什么反应,一下掰过池沐的脸,迫使池沐和他四目相对,接着是低迷暗哑的声线,“池沐,你看清楚,我是你老公。”

  就像镇定剂,池沐慌乱的眼神逐渐恢复平静,看清面前的这个男人,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是啊,哭出来挺好的,池沐从来没有经历那样的场景,着实把她吓着了,就像一个噩梦,一闭上眼池沐满脑子都是那个丑恶的嘴脸,还有绝望的自己,我想,这对任何一个女生来说,都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沈行一就这样静静地听着她放肆的哭,两人紧紧相拥,尽管衣服上满满都是鼻涕和泪,但沈行一觉得此刻极为心安,还能这样抱着她,真好。

  “池沐,我发誓,这辈子,我一定不会让你受第二次伤害,一定不会。”

  “我信你。”

  他们就这样哭着哭着,不知过了多久,纷纷沉沉睡去,大家,都累了。

  “小懒猪,起来吃饭啦。”天蒙蒙亮,沈行一有些腰酸背痛,昨晚抱太久了,看着还依偎在他怀里的小媳妇儿,笑得很甜。

  听到声响,池沐皱了皱眉头,眯了眯眼,极不情愿,嘟着小嘴,撒娇似的,“要,睡觉觉”

  沈行一自然的在池沐的嘴唇上浅啄了一下,“好,你再睡会儿,我去做饭,媳妇儿,想吃什么?”没办法,自己宠着呗。

  “唔,随便。”饭桌上,两个人你侬我侬,腻腻歪歪,“媳妇儿,今天想做什么呀?要不我们出去逛街,怎么样?”

  “不用了,我等会吃完饭就准备去上班了,你也不能老陪着我,早点去医院吧,病人还等着你呢,不用担心我,嗯,工作室的事儿,怎么样了?”池沐振作起来,想着工作室,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作为老板,池沐要负责任。

  “唐文已经被警方控制住了,判了几年,你们工作室侵权的事也是他一手捏造的,现在已经没事儿了,这么看来,他是冲你来的,你今天就去上班,我不放心,嗯?”看自己的媳妇儿这么抢手,沈行一不由得担心,他答应要护着她的。

  “真想把你藏起来。”

  “好好好,听老公的。”池沐咽下最后一口白粥,听到工作室没事,刹时松了口气,再者,池沐还是心有余悸的。

  沈行一难得看见池沐这么乖巧,眉眼全是藏不住的笑意,咧开嘴,“媳妇儿,我想喝粥。”

  “好,张嘴,我喂你,啊~~”池沐第一次见男人如此可爱,舀起一勺白粥,刚送到嘴边。

  沈行一可不买账,挑挑眉盯着池沐,目光炽热。

  “真好吃,你,好甜。”

  池沐:……

  “妞儿,给爷亲一个。”

  “你滚,我看你是皮实了。”

  “啊!!媳妇儿,你又做梦了。”沈行一脸色看起来有些痛苦,这不,半夜被他旁边的女人一拳打倒了鼻骨上,痛楚自是可以想象,但他看着小猪这不安分的样儿,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老公!不好意思,又打到你了,要不,你还是去你那边睡吧。”池沐也是十分抱歉,前天,池沐晚上梦到被人追杀,狠狠地一脚踹到了沈行一大腿,疼得他第二天只能狼狈地一瘸一拐去上班;昨天,池沐梦到自己半路遇见鬼了,又打雷又下雨,猛地蹿进了沈行一的怀里,撞得他上身生疼;而今天,哎,真是一言难尽,女孩儿实在不忍心,自己力度确实是有点重。

  “不要,我想抱着你睡。”男人嗓音透着沙哑,眼神里却是透着红色的欲念。

  池沐在黑夜里,看不清男人的神色,既然苦劝无用,她就拼命造作,女孩儿娇小的身躯在沈行一怀里蹭来蹭去,实在不安分,“池沐!你要是再闹腾,我可就要吃你了。”接下来,男人的大手也开始不安分的游走。

  池沐一瞬间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忙开口求饶, “不要不要不要,我错了!我错了!老公,我不敢了。”一脸装着小白兔样儿。

  “知道错了,那就乖乖睡觉。”沈行一随即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沉沉的闭上了眼。

  叮叮叮,叮叮叮

  “老公,唔·····起床,去开门,老公,嗯?”池沐迷迷糊糊中伸手往旁边探了探,嗯?怎么软软的?不对诶,池沐又顶着一头蓬松凌乱的长发,眼睛困得睁不开,大概是昨晚没睡好的,池沐用了用力,揉开黏在一起的眼皮,旁边没人,池沐慢慢的下床,开始寻找沈行一的踪影,而门口的那位按门铃的人捏?哪有自己老公重要!

  池沐找了半天,这才用力拍了一下自己小脑袋瓜,原来沈行一把字条贴在女孩儿的脑门儿上,真是调皮,池沐一把拽下便利贴,定睛一看,男人的手写字很干净,工整,大致写着:媳妇儿,老公医院有急诊,抱歉不能看着小可爱起床了,等我下班,一起出去浪漫一下,爱你。

  咦~~腻乎乎的,池沐看了两三遍,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字条,猛地想起来还有一个人在门口呢,池沐飞快的奔去门口,一开门,就被吓到了,“不是,零之,你干嘛呀,躺在地上干嘛?地上脏,快起来!”

  阮零之鼓起眼睛,气鼓鼓地,像个皮球,“我的大小姐啊!你知不知道我在门口等了你多久?!你说,你在房间干什么苟且之事!?"她一副审犯人的模样,搞得池沐不自在。

  池沐当然是行得正,坐得端,“你这丫头,一天到晚想些什么呢?啊?你老师都不在,我能做什么?你说。”这下倒把阮零之问住了,她有些尴尬地笑笑,甩甩手。

  “诶,老师家的装修还不错哦,嗯,越看越好看,你觉得呢?师娘?”果然,这丫头一失言就喜欢转换话题,可是最后这两个字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呢?

  “我······”得,阮零之就是故意惹池沐的,毕竟她呀,压根儿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池沐已经习惯了,难怪她现在泪点越来越低了,提前做了妈妈呗。

  池沐还是软着声音,“行,你说吧,要吃什么,尽管点。”今天早晨被老公哄高兴了,心情好,不和一个小孩儿计较,池沐背着她,默默叹了口气。

  “那我得好好想想,我要吃麻辣小龙虾,烤冷面。鸭脖,鸡腿········”当阮零之带着自信又傲娇的语气一气呵成的把这一系列念完的时候,真是惊掉了另一位女生的双下巴!不是吧,你这是饿了多少天?

  “哦!可怜的孩子!”

  “行了,外卖,点起来!红酒,开起来!"阮零之八成是玩嗨了,给她一个扫帚,她能上天,还能和太阳肩并肩!

  当池沐忍痛点完这些的时候,一千块!一千块!一千块飞走了诶!这是什么缘什么孽啊!

  外卖大概用了三个小时,才把这将近一百份吃的运过来了,倒还真是声势浩大。

  还没等池沐先开口说话,阮零之倒是一马当先,她清秀的小脸开始染上一程厚厚的红晕,肯定是外卖到之前一个人偷偷喝了,“沐沐,来,我们干杯。”声音飘飘忽忽的。

  这样的零之,池沐是头一回见,她感觉出现问题了,立刻冷声道,“庆祝什么?"

  “庆祝什么?”阮零之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话说到一半,就扑通一声重重的砸在餐桌上。

  “阮零之,你是真醉了,还是故意的?”

  池沐久久望着眼前倒下的女孩儿,没有得到回应,一时语塞,又转头看向那一堆琳琅满目的吃食,心想:居然连吃的都没碰,你有事儿瞒着我········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阮零之是上午来的,等到她醒来时,已是下午四五点钟了,她觉得头很沉,使不上力气,也说不出来话,眉头紧皱,还是嘟着小嘴,“沐沐!沐沐!这人去哪儿了?”

  阮零之有些艰难的从地毯上爬起来,摇摇晃晃,桌上有一杯醒酒汤,杯口上覆盖着一张薄荷绿的便利贴:傻瓜,我去上班啦,醒酒药在桌子上,醒来记得喝,还有那些你一口没动的吃的,我给你留着,回家的话记得去厨房把它全部带走,你要是不是,它们可会不开心的!“

  阮零之几乎是把字条紧紧拽在手掌心,一下子,泪喷涌而出,她是笑着哭的,落泪梨花,是好看的,但是也是很让人心疼的。

标 签他来时好甜 沈行一池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