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蜜晏南戈小说_闪婚甜妻晏先生轻点抱苏蜜晏南戈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068 ℃
苏蜜晏南戈小说_闪婚甜妻晏先生轻点抱苏蜜晏南戈

闪婚甜妻晏先生轻点抱

苏蜜晏南戈 著

连载中免费

晏先生情谋已久苏蜜,晏先生情谋已久目录,免费阅读强宠一夜苏蜜,苏蜜晏南戈大结局在哪看?《闪婚甜妻晏先生轻点抱》是一本还在连载中的都市言情佳作,主角是苏蜜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可在她23岁那年家庭突遭变故,苏蜜不得不扛起内忧外患的苏氏,为生存她不惜厚着脸皮去求权势滔天的霸总晏南戈,苏蜜怎料这一求便将自己这辈子都搭了进去.....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晏先生情谋已久苏蜜,晏先生情谋已久目录,免费阅读强宠一夜苏蜜,苏蜜晏南戈大结局在哪看?《闪婚甜妻晏先生轻点抱》是一本还在连载中的都市言情佳作,主角是苏蜜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可在她23岁那年家庭突遭变故,苏蜜不得不扛起内忧外患的苏氏,为生存她不惜厚着脸皮去求权势滔天的霸总晏南戈,苏蜜怎料这一求便将自己这辈子都搭了进去.....

免费阅读

  “晏总,我刚才只是开了个玩笑,你不会当真了吧?”

  好不容易控制住扭曲的脸色,苏蜜唇角微扯,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来,她上前一步,双手撑在面前的桌子上,俯低身,声音娇软。

  “或者说,我能理解成这是晏总对我的夸奖?”

  这脸皮厚的,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别人损她,她硬生生能听成夸赞,也是没谁了。

  晏南戈心里感叹,对苏蜜的嫌弃又多了一分,“苏小姐就是凭借这份功力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混成交际花的吧?”

  苏蜜神色一滞,随即灿然笑了起来,“多谢夸奖。”

  话落,她动作极快的在男人唇上落下了一个吻,一触即离。

  晏南戈难得一愣,唇上残留的触感滑腻温软,带着水果味的香甜,像是最美味的食物般诱人采摘品尝。

  女人笑意明艳,一双美眸流转间顾盼生辉,笑意盈盈的脸蛋上既带着些女孩的娇俏,更多的却是一种让男人无法抗拒的诱人魅力。

  恃美行凶。

  晏南戈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词。

  “所以……你这是缠上我了?”他问。

  “对。”苏蜜重重点头。

  没人是傻子,更何况是作为晏氏总裁,掌握着江城乃至华国顶级集团的晏南戈,百年豪门培养出来的最优秀的掌权人。

  苏蜜明白,在这种人面前耍心眼她还是太嫩,所以答得毫不迟疑。

  听到这话,晏南戈反而笑了,“我很像是冤大头吗?”说着,他站起身。

  男人很高,目测一米八往上,站起来后将苏蜜完全笼罩在了自己的阴影下,然后伸出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扭住她的下巴,让她一动也不能动。

  强大的压迫感无声无息间笼罩开来。

  “接近我,诱/惑我,想和我,然后利用我去收拾你苏家那副烂摊子?”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就凭这张脸吗?还别说,别的我没看出来,倒是这厚度……”拇指在她脸颊上轻轻滑动,目光嘲弄极了。

  “无人能及。”

  苏蜜拧起眉,面色有瞬间的凝滞,旋即笑了起来,“我这不是在努力吗?不试试又怎么知道结果呢?”

  良久的沉默。

  晏南戈垂眼,看着眼前脸上带着点倔强的女人,神色微动。

  这一刻,似乎外人嘴里那个明艳无比,狡黠放荡的苏蜜终于被他撕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内里的冰山一角来。

  可惜他对挖掘这种女人的内里不感兴趣。

  晏南戈松开手,不再多说,拿起一旁的外套大步朝外走,远远的,有男人凉薄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下不为例,我希望苏小姐是个聪明的人。”

  失败了吗?

  苏蜜眉眼黯然一瞬,却突然抬起头,朝离开的人追了出去。

  苏蜜很聪明,聪明到能从男人凉薄无情的话里听出那么一点点可能存在的玄机。

  换做别人,这会儿应该不单单只是警告这么简单吧,所以……哪怕有一点希望,她也不能放弃。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咖啡厅。

  “晏总,你是不是需要车呀?我可以让人送你。”

  不识趣的女人,这是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吗?他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

  晏南戈皱着眉,径直往路边那辆黑色的路虎走去,用行动充分表达着自己对她的嫌弃。

  苏蜜又追了两步,还想说什么,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苏小姐,你哥哥的情况突然恶化,现在人已经送进了抢救室,希望你能来一趟……”

  哥哥出事了?

  苏蜜的脸色瞬间惨白起来,她现在必须立马赶去医院,然而抬头环视了一圈,却并没有找到送自己过来后原本应该等在外面的言轩。

  顾不得多想,她立马上前几步,拦住了晏南戈。

  “晏总,送我一程好吗?”

  男人看都没看她,回应她的是毫不留情关上车门的动作和车子启动的轰鸣声。

  如此无情。

  苏蜜恨恨咬牙,正准备想别的办法,却突然听到男人淡淡的声音,“还不上来,愣着干什么?”

  ……

  一路上,苏蜜都处在哥哥病情恶化的恐慌中。

  到了医院,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抢救室门口的,抓着一个护士便不停的问:“我哥哥她怎么样了?”

  “是苏蜜小姐吧?请不要着急,病人现在正在抢救中,具体情况要等出来后才知道。”

  凌晨三点。

  抢救室的门终于打开。

  苏沐泽被推了出来,一身白大褂的霍城也紧随其后走了出来。

  一动不动盯着抢救室门的苏蜜眨了眨酸涩的眼,想要起身,却发现双腿因为坐的太久已经僵硬,没能成功。

  “霍医生,我哥他怎么样了?”她连忙扯住霍城的衣摆,问。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

  闻言,苏蜜松了口气,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紧随而来的是不知不觉间通红的眼眶。

  听到哥哥被送进抢救室的那一刻她没有哭,漫长的等待中她也没有哭,心里紧绷的那根弦松下来后,她却哭了。

  良久,她抹了把脸,“抱歉,我失态了。”

  “我明白。”作为医生,霍城十分能理解苏蜜此时的情绪,他安慰道:“我这里正好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虽然你哥他重新进了一趟抢救室,但因祸得福的是,与之前的情况比,他的脑皮层出现了较为强烈的精神波动。”

  “换句话说,他可能很快就会醒了。”

  “真的吗?”

  这确实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但是……

  苏蜜狂喜之后突然正了正神色,“能告诉我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吗?我哥他为什么会突然情况恶化?”

  “事发突然,我也不是太清楚。”霍城皱了皱眉,“据说是一个新来的小护士拿错了点滴瓶,把原本的葡萄糖拿成了一种精神刺激类药物。”

  巧合还是……苏蜜眸色冷了冷,“她人呢?”

  “人已经被带走调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沉默一瞬后,苏蜜没再多说,去病房看了眼哥哥后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沉睡中的她便被楼下传来的嘈杂声音吵醒了,收拾好后出了门,就见楼下大厅已经被人给堵满了。

  是要债的人。

  苏蜜连忙泡了杯咖啡,让自己打起精神。

  为首的是两个中年男人,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如果忽略掉那锃光瓦亮的脑袋和怀胎十月似的啤酒肚的话还真算得上是一成功人士。

  一见苏蜜下来,两双眼睛便黏在了她身上。

  “王叔,李叔,早。”

  极力忽略掉那种黏腻目光的不适感,苏蜜微微一笑,礼貌而客气的打了个招呼。

  “小蜜啊,一段时间不见,你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那位王叔眼神色眯眯的,自以为慈爱的道:“我们这么早来,打扰你了吧?”

  “没有,王叔什么时候来,我都欢迎之至。”说着,苏蜜瞥了眼旁边的人一眼,“孙嫂,还不赶紧给两位客人泡茶。”

  孙嫂是苏宅的佣人,也是苏家的老人了,看着苏蜜长大的,几乎将她当成女儿一样疼,刚才没能揽住这些人进家门,这会儿神色也忿忿的,“小姐……”

  “赶紧去吧,这儿有我应付。”

  “泡茶就不必了,我们今天来只有一件事。”另一位李叔开口了:“公司欠我们的债,你准备什么时候还?”

  苏蜜皱眉,“之前不是商量好了吗?三个月,我一定将欠各位的债还清,现在才刚过去……”

  “此一时彼一时。”

  李叔打断了她的话,“最近手头紧,公司运转也吃力,需要钱,所以你家的欠债还是早点还上比较好,不然就别怪我采取特殊手段了。”

  “特殊手段?”苏蜜眉眼一动,笑意玩味起来,“什么特殊手段?”

  “我想小蜜你是不希望看到的。”那位王叔又发话了,眼神还不忘色眯眯的在她身上打转,“其实还有另一种方法,你也是能还上那笔钱的……”

  话没说完,但那意思是个男人都懂。

  苏蜜忽然冷了脸色,“孙嫂,送客。”

  “怎么,恼羞成怒了?不至于吧?”王叔神色越发猥琐起来,“反正最近你估计也没少陪男人,陪一陪我们还能还债,不吃亏吧?”

  话落,周围男人的哄然大笑声骤然响彻整个大厅。

  苏蜜俏脸上的神色却越来越冰冷,这段时间,她不是没被人上门追债过,被人嘲笑过奚落过甚至调戏过,她都忍了。

  谁让她欠人家的钱呢。

  可是,她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手里咖啡刚喝了一半,她带杯子连咖啡一起朝那人脸上砸了过去。

  “嘭!”瓷质杯子落在地上应声而碎。

  身上被泼满咖啡的那位王叔先是一愣,随后瞬间沉了脸色,“给脸不要脸是吧?敢和我动手?”

  说完,撸起袖子就往前冲。

  气势很唬人,然而那肥猪一样走一步都喘的体重让他速度大大下降,被苏蜜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

  她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警察局吗?西桐路113号,有人私闯民宅……”

  挂断电话,苏蜜扬起下巴笑的张扬,“各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不想今天江城各大报刊的头版头条上出现各位被警察带走的场面的话,请尽快离开。”

  “你!好,好得很!”

  那两人被气的跳脚,但到底不愿惹出多余的事端,阴沉着脸道:“我们可以走,但是欠我们的债,三天,三天之内你必须还清!”

  “到时候你要是还不上,咱们再一起算总账!”

  撂下狠话之后,一群人气呼呼的走了。

  “小姐。”孙嫂喊了一声,站在旁边急得团团转,“三天?三天怎么可能还的上?”

  “这些不要脸的东西,当初没出事的时候一个比一个会奉承,现在却都跟大爷似的,变脸变的简直比翻书还快……”

  没什么奇怪的,锦上添花难,落井下石易,永远都别想着试探人性。

  因为它经不起考验。

  苏蜜沉默片刻后,扯出了一抹明媚笑容,“会有办法的。”

  比起爸爸和哥哥对她十年如一日的娇宠疼爱,这点刁难算什么呢?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困境,她都要笑着走出一条路来。

  绝不认输。

  几分钟后,言轩急匆匆走了进来,俊秀面容上满是担心,”蜜姐,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苏蜜瞧了他一眼,在旁边沙发上坐下来,直截了当的问:“昨天你去哪儿了?”

  “蜜姐,对不起。”言轩低下头,面色红红的,十分羞愧的模样,他也是事后才知道,自己擅自离开差点误了事。

  “是苏二爷,他说有一份文件要你看,而且事关公司的存亡,让我赶紧回来取,我给你发了短信的,结果回来之后什么事都没有,苏二爷只问我……”

  他顿了下,有些犹豫。

  “问你什么?”

  “他问我这段时间你的行程,而且让我每隔一段时间向他汇报一次。”

  好啊,这是要策反她身边的人啊。

  苏蜜玩味笑了。

  言轩口中的苏二爷是她二叔苏建峰,苏玥的父亲,一个几十年来致力于和她爸爸抢夺苏氏控制权的人,之前有爸爸和哥哥在,他没机会,现在倒是又不安分了起来。

  “那你就告诉他好了,反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言轩微愣,随即目光一亮,“我明白了。”

  见他这反应,苏蜜满意的点了点头,说:“正好我有件事也要你帮我查查……出结果后立马告诉我。”

  事实上,当初之所以选择言轩做她的助理,长得好是其一,另一点是因为这家伙背景干净是个孤儿,而且心思细善于学习,电脑也玩儿的挺溜。

  通俗点说——是个黑客。

  又聊了几句,苏蜜上楼打扮一番后出了门。

  “蜜姐,你去哪儿?”言轩连忙跟在她身后。

  “撩汉子啊,昨天左脸被打肿了,今儿个我就把右脸也送上去……”苏蜜撩了撩头发,自嘲的勾唇。

  “你说我都这么主动了,晏南戈那家伙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他还是不是男人?”

  言轩纠结好久,“也许晏总是个坐怀不乱的真君子?”说完没等苏蜜反应,自己脸倒是先红了。

  “噗嗤!”苏蜜笑了。

  这么可爱的吗?

  她没忍住伸出手,踮起脚尖摸了摸言轩的头,脸上露出怪阿姨般的笑容,“小朋友,你可真是够单纯的。”

  坐怀不乱真君子?

  她更相信那是个假模假样口是心非的大闷骚,表面清冷禁欲,说不定心里汹涌澎湃着呢。

  她就不信了,撩不出那男人的真性情!

  *

  晏氏集团,坐落在江城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两栋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并排而立,彰显着它在江城首屈一指不可撼动的地位。

  苏蜜径直走了进去。

  “你好,我要见晏南戈,麻烦……”话没说完,就见电梯口走出了一行人。

  为首那人身材欣长挺拔,面容俊美如俦,上身白色衬衫,笔挺西装裤,配上一头零碎的深棕色短发,幽深冷凝的眸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清冷薄凉的气势,不是晏南戈是谁?

  “晏总好啊。”唇角牵起一抹明媚弧度,她笑着打招呼,对方却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她。

  苏蜜:“……”

  “哎哟,肚子好疼。”眼见人都要走远了,她猛地捂住自己肚子,哀声连连。

  “宝宝啊,你瞧见没?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就是你爸爸,可惜他不要我们母子俩了,怎么办?”

  “亏的他长了那么好看的一张脸,当初妈妈我就是被那张脸给骗了,还说自己是什么晏氏集团的大总裁,结果呢?我来找他竟然装作看不见,这么渣的男人……”

  “我的命好苦啊。”

  说着还抬起头,眼里水光晶莹,似乎不想让泪水掉下来似的。

  美人垂泪本是美景,更何况是如此美艳漂亮的一个女人,有人心软了,闪烁目光不时偷瞄着前面的人。

  至于有些认出苏蜜身份的人,视线在两人身上打转,脸上的表情更是一言难尽。

  晏总竟然和这位苏家小姐有了这么深的纠缠,甚至连孩子都有了,什么时候的事?可现在连人都不认,未免太无情了些……

  一时间,各种意味不明的目光纷纷汇聚了过来。

  旁观一场戏精表演的晏南戈:“……”

  不得不说,有些人简直就是得寸进尺的典范。

  你稍微退一步,或者站在原地不动,她就能蹬鼻子上脸,这还不够,她还会趁你不注意的时候狠狠在你脸上踩上几脚。

  晏南戈很是后悔昨天没有好好教训这女人一顿,至少,要让她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不过现在也不晚。

  他冷冷勾起唇,“白术,帮我把苏小姐请上车。”

  感觉到自家老板身周冷凝般的寒气,白术不敢耽搁,立马应了声,作为总裁特助,这还是他第一次见总裁生这么大的气。

  苏小姐,你自求多福吧。

  被人恭恭敬敬又强硬的送上车的过程中,苏蜜一直乖乖的。

  没办法,身边坐了个人工制冷机,她怕稍一乱动,就会被凝成实质的寒意戳出几个大窟窿。

  “那个……晏总,宴先生,刚才我也是迫不得已,您消消气……”

  良久,她眨了眨眼,期期艾艾的开口。

  “迫不得已?”

  晏南戈冷笑一声,“苏蜜,我记得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想自荐枕席的女人这些年我见的多了,但像你这么不要脸的,我真是一次见。”

  说着,他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举过头顶,将人逼到角落里。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你哪儿来的自信,觉得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手上力道加重,他凉薄嘲弄的眼神撇过她,声音清冷掷地有声,“又一个词听过吗?叫适可而止。”

  “有些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苏蜜神色一滞。

  这话说的简直刺心,没人想当个被人厌恶的女人,以为她愿意吗?但是……抹不下脸来,怎么能把苏家从泥潭里拽出来呢?

  如今,她是什么都顾不上了。

  忆起自己现在的处境,苏蜜眼眶一红,低下头,明媚娇艳的脸蛋显出几分黯然来。

  “晏总,我这次来,是想和你好好谈谈的……”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晏南戈眉宇间的不耐显而易见,他打断了她的话,“想算计我?我劝你歇了这个心思吧。”

  “别这么轻易下结论……”

  话没说完,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苏蜜皱眉,看了眼来电显示后按下了通话键,“什么事?”

  “蜜姐。”电话那头言轩的声音有些激动,“有要债的来公司闹事了,还是上午的那伙人,场面越来越乱,苏二爷让你赶紧回来……”

  苏蜜神色一冷,“我现在有要紧事,让苏建峰把人都给赶出去,实在不行就动手,打不死就成。”

  她抿唇,明艳眉眼间多了几分狠色来。

  “告诉他们,我苏蜜说话算数,该还他们的一定会还,再闹事……把我给逼急了,小心我拖着他们一起完蛋。”说完,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晏南戈的眼底显出一丝异色来。

  这时候的苏蜜倒是真有点让他刮目相看了,从一开始声音就十分镇定,甚至骨子里还有几分狠辣与果断。

  原本以为只是个行为不检喜欢算计人的小狐狸,现在看来……

  “晏总,你听到了吧?我现在的处境就是这样。”

  她晃了晃手机,自嘲的说:“咱们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条件你随意,只要我有的,只要你想要的。”

  音色意味深长。

  顿了下,她勾勾唇,顾盼生辉的双眼迎上男人幽深莫测的视线,身子凑近,“不知道晏总你能不能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呀?”

  声音又娇又软,带着十二分的甜度,似乎能渗透到人的心底,甜到骨子里。


标 签闪婚甜妻晏先生轻点抱 苏蜜晏南戈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