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季微霍礼霆小说_天价宠婚季微霍礼霆

xiaoshiyi 7天前 笔趣阁 10116 ℃
季微霍礼霆小说_天价宠婚季微霍礼霆

天价宠婚

季微霍礼霆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季微霍礼霆的小说,天价宠婚小说完整版,作者红火火才华横溢,主角叫季微霍礼霆的小说是由他最新编写的,《天价宠婚》主要讲的是:季微为了报复渣男,敲开了霍礼霆的门,本以为是一场你情我愿的合同婚姻,没想到一年后,霍大少抱着儿子上门,季微你儿子都不要了?跟我回家!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季微霍礼霆的小说,天价宠婚小说完整版,作者红火火才华横溢,主角叫季微霍礼霆的小说是由他最新编写的,《天价宠婚》主要讲的是:季微为了报复渣男,敲开了霍礼霆的门,本以为是一场你情我愿的合同婚姻,没想到一年后,霍大少抱着儿子上门,季微你儿子都不要了?跟我回家!

免费阅读

  霍韬身形高大,季微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轻易就被她钳制住。

  但她仍用尽全力在挣扎,坚决不向他妥协。

  慌乱之中,霍韬一连被她踢了好几脚。

  霍韬吃痛,耐心也几乎快要用尽,一把就将季微按在了墙上。

  紧跟着,他整个人也贴了上去。

  他压低了声音,语气凶狠的在季微耳边说:“我劝你乖乖签字,别逼我动手。”

  季微呸了霍韬一口:“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霍韬冷笑了一声:“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说起来,你都和别的男人睡了,但我却还不知道你尝起来是什么滋味。”

  季微觉得这个狗男人的语气已经变味了,并且还不等她反应,男人的手就准确无误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霍韬你这个畜生,你放开我!放开我!!!你这样欺负人算什么本事!”

  季微气的浑身发抖,她是真的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她红着眼、用尽全力的挣扎躲避,但实在是螳臂当车。

  不仅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激起了霍韬那牲口的欲念。

  “季微,你听好了,”霍韬戏谑而又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为达目的我可以不择手段,别说这样,就是现在立刻办了你,我也能做的出来。”

  “滚开,你这卑鄙无耻的畜生,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然而这一次回应季微的,却是衣服被撕裂的‘嗤啦’一声响,以及霍韬贴在她耳边魔鬼一般的声音。

  “怎么?都到这地步了,你还是不肯签字吗?”他说着,又不屑的哂笑了一声。

  “我忽然想起来了,你应该一直挺期待和我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吧,那我今天就发发善心,满足你的愿望吧。过去让你守了一年多的活寡,真是抱歉。”

  “不!不要!你不能这样对我霍韬!”

  季微也不想妥协的,可她实在不愿就这样被霍韬这个牲口羞辱,而且还是在季老夫人的面前。

  季老夫人听季微绝望的语气中似乎已经有了松口的迹象,嫌恶的的皱起了眉头:

  “够了!别脏了我的眼,赶紧过来把这份承诺书签了。”

  霍韬这才放开手,粗鲁的推着季微走了过去。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季微揉着被霍韬捏的发红的手腕,浑身都在颤抖。

  季老夫人斜了季微一眼:“你还在等什么?是要我给你们腾地方吗?”

  “…………!”听到这样的话,季微感到不可思议,愤怒的瞪了过去。

  “从前我还叫你一声奶奶,因为你是我爸爸的生身母亲,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敬重你了,因为你根本就不值得!”

  季老夫人冷笑出声:“你算哪根葱?我压根就没把你放在眼里过。别再拖延时间了,赶紧签字。”

  季老夫人嫌季微碍眼,又朝霍韬使了一个眼色。

  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霍韬已经驾轻就熟,他的动作几乎与季老夫人的眼神同步。

  他直接抓着季微的手,强行逼她在承诺书上按下了手印,动作快到令人反应不及。

  “好!你们可真是厉害。”季微觉得可笑至极,“在你们这里,恐怕就没有暴力解决不了的事情。”

  她狠狠的擦着手上的印泥,讥讽的看向霍韬:“我现在已经不是季家的人了,这下你应该巴不得离婚了吧。”

  “当然,”霍韬冷漠的勾起嘴角,“你以为没了季家大小姐的身份,你还能凭什么做我霍韬的妻子?”

  “呵…………”季微冷笑,转身又看向了季老夫人,“你和这种人联手,一定给了他不少好处吧。

  今天他能这样对我,总有一天也会这样对你,我就等着看你们狗咬狗的那一天,一定会很精彩!”

  “住口!”季老夫人被骂,扬手就是一个巴掌,毫不留情的甩在了季微的脸上。

  季微下意识的要还手,却被一旁的霍韬捏住了手腕:“够了,你给我适可而止!签上你的名字,然后立马滚开。”

  季微握紧拳头,几乎咬碎了牙齿,她草草的在承诺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甩在了季老夫人的脸上。

  “拿去吧,当初然后立马滚开我,我根本就不屑进你们这个家门!

  什么季家,我根本就不稀罕。总有一天,你们会为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

  季微捂着肩头破碎的衣衫走出了季家大门。

  她的头发乱了。

  半边脸也是肿的。

  从书房出来的这一路,季家的佣人们一直都在偷偷打量她。

  用或是鄙夷,或是看笑话的眼神看着她,窃窃私语着。

  这里没有人同情她,更加没有人会帮助她,哪怕她曾经在这个地方生活过六年。

  想到这里,季微不禁苦笑了起来。

  同时她又感到庆幸,幸好她在市区还有一套公寓。

  现在她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小窝。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当她回到公寓时,竟然在门口看见了先她一步到达的周管家。

  周管家是季老夫人的人,看到他,季微没好气:“你来干什么?”

  周管家面无表情:“抱歉季小姐,你现在已经不是季家的人了,这间公寓为季老先生所有,你现在无权居住,请你立刻收拾行李搬出去。”

  季微狠狠皱起眉头,这间房确实不是她买的,而是爷爷送给她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爷爷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把她当做亲人的人,只可惜他现在卧病在床,已经没了自主意识。

  想到这里,她二话没说,直接把钥匙甩在了周管家的脸上,说话的语气不卑不亢:

  “那麻烦你把门打开,我需要整理一下我的私人物品。”

  周管家对季微的吩咐有些不满,因为在他的眼中,季微不过一条丧家之犬,根本就没有资格对他指手画脚。

  但周管家不想节外生枝,还是打开了门,侧身将季微让了进去。

  季微昂首挺胸进了门,看也没看周管家一眼。

  就算是走,她也要走的有尊严!

  踏进公寓后,季微径直去了主卧。

  她‘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并且反锁了起来。

  现在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浴室洗澡。

  她要把霍韬那畜生碰过的每一寸肌肤都洗干净。

  只要一想到几个小时前他对自己的做的那些事,她就恶心的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浴室的水声哗啦啦的响着,隔绝了外界的声音。

  周管家在外头等的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一直在敲卧室的门,但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等季微吹干头发出来的时候,周管家还在敲门。

  季微听了心烦,一脚踹在了门上:“怎么?连几个小时都等不了了吗?”

  “季小姐,麻烦你快一点,请不要浪费我的时间。”门外的周管家脸色铁青。

  这要是放在以前,她怎么敢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没想到被赶出家门以后,这女人反而肆无忌惮了起来。

  季微才不管门外的人做何感想,反正她现在已经不是季家的人了,根本不需要给他们面子。

  精心在衣橱挑选了一套衣服后,季微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给自己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

  从妆容打底到最后的完成,季微花了将近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

  加上她又收拾出来一个行李箱,再开门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门外的周管家在见到季微的时候,明显一愣。

  因为此刻眼前的季微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本以为她躲在房间里,是为了逃避现实、不肯搬离这套公寓。

  可没想到她不仅没有躲在房间哭,反而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落,丝毫不见之前的狼狈之色。

  季微没有错过周管家眼里的惊愕,她觉得好笑,难道这些人以为她离了季家就活不成了吗?

  抬手戴上墨镜,季微拉着行李箱,高傲的从周管家眼前走了过去。

  “等一下季小姐。”周管家却在这个时候叫住了她。

  季微停下了脚步,但没有回头:“说。”

  周管家很不喜欢季微这种强势的语气,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了她:

  “请季小姐将车钥匙留下来,你平常驾驶的车辆也归季家所有,你无权使用。”

  季微二话不说就从包里掏出车钥匙,随手就丢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拿回去吧,我也不稀罕。”

  她说完,头也不回的拉着行李箱走出了房门。

  直到进入电梯,她绷直的脊背这才放松了下来。

  原来在人面前扮高傲是这么的辛苦,她的后背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其实她心里也有数,没了房子她就无家可归了。

  大学毕业后她就嫁给了霍韬,一直没有出去工作,身上的两张银行卡一张是季家的,一张是霍家的。

  现在她和季家、霍家都闹掰了,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停了她的信用卡。

  只怕现在想出去住酒店,卡里也刷不出来钱。

  但是这些难堪与狼狈,她丝毫也没在周管家面前表现出来。

  因为她知道,自己越惨,他们那些人就会笑的越开心。

  所以,她绝不会在那些人面前示弱!

  …………

  “对不起这位女士,您的两张卡都显示被冻结了,请问您还有别的卡吗?或者手机支付也可以。”

  酒店前台。

  季微接过了前台递还过来的信用卡,笑了回应了一句:“不用了,谢谢你。”

  信用卡果然第一时间被冻结,她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经过电梯口的垃圾桶时,季微果断将两张报废了的信用卡折断,统统扔进了垃圾桶。

  出了酒店,季微拨通了好友顾清清的电话。

  顾清清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最好的朋友。

  本来季微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了,可是电话被接通的那一刻,听到好友声音的那一刻……

  她彻底伪装不下去了,她感到好委屈,一下子就哭出了声。

  “清清…………霍韬那个狗男人不是人,他连狗都不如,他就是个畜生,他联合季家的老太太,他们一起把我扫地出门了。

  我现在一个人,房子和卡都被收了,我无家可归了,你能来接我吗?我需要你。”

  此刻的顾清清刚做完指甲,她原本对这次美甲的效果不太满意,正生着闷气。

  可是忽然接到季微的电话,听说她现在被人扫地出门,像条丧家之犬一样在街上乱逛,她的心情忽然就大好了起来。

  不过她还是收敛了她愉悦的心情,先是装模作样的把霍韬和季老夫人骂了一顿,然后才撒起了谎。

  “微微,我也想立刻就来接你,但是我今天下午接待了一个非常重要外宾,他们现在还在会议室呢,我实在是抽不开身,要不然你先找个咖啡馆点杯咖啡等着我?”

  季微虽然难过,但她知道顾清清谈一单大生意不容易,她不愿成为好朋友事业上绊脚石。

  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对顾清清说:“嗯,好的,正好我有些口渴了,等你那边结束了就给我发个消息吧,我再把定位发给你。”

  “好,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顾清清说着,故意压低了声音,“我必须得进去了,不能让老外等急了,晚上到我家再说。”

  “好。”季微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在地图上搜索起最近的咖啡馆。

  而顾清清则是直接给霍韬去了个电话:“我说霍公子,听说你现在已经恢复单身了,离婚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呵…………看来是真的离了。真有你的,没想到你竟然连季家的老太太都能搞定。

  好吧,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对啊,她直接找我来了……哈哈哈,我怎么可能真的收留她?我恨不得她永远无家可归流落街头。”

  顾清清收了电话,眼中滑过一丝狠辣。

  季微这个女人,从小到大,抢尽了她的风头。

  只要有季微这个女人在,她顾清清就算是再怎么努力,也永远只能做第二。

  第二漂亮,第二聪明,第二受欢迎。

  就连她喜欢了五年的男生,也轻易就被季微勾去了魂。

  她用尽心思去讨好的男生,却巴巴的去做季微的舔狗。

  最后却连季微的手都没牵到,借酒消愁的时候甚至还拿自己当季微的替代品!

  这叫她如何能忍!

  更可气的是,季微后来直接摇身一变成了富三代,年纪轻轻就得到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家产。

  她顾清清想要找个好工作还要和几千个应聘者争的头破血流,而那个时候,季微那个女人却已经成了豪门阔太太。

  呵,顾清清冷冷的笑了。

  季微,风水轮流转,现在也叫你尝尝被人肆意践踏和碾压的滋味吧。

标 签天价宠婚 季微霍礼霆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