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红豆思南国柳碧玉柳皓令小说_柳碧玉柳皓令红豆思南国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77 ℃
红豆思南国柳碧玉柳皓令小说_柳碧玉柳皓令红豆思南国

柳碧玉柳皓令

红豆思南国 著

完本免费

主角是柳碧玉柳皓令的小说名字叫《碧玉生香》,又名《红豆思南国》。是由作者染行舞原创所著的一部经典古言虐心催泪小说,小说对于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让人欲罢不能!红豆思南国柳碧玉柳皓令小说描述了:柳碧玉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柳皓令的媳妇,可是命运就是这样安排了,她从一开始就抗拒,又如何会安心接受这样的安排,只能不停止的反抗。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柳碧玉柳皓令的小说名字叫《碧玉生香》,又名《红豆思南国》。是由作者染行舞原创所著的一部经典古言虐心催泪小说,小说对于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让人欲罢不能!红豆思南国柳碧玉柳皓令小说描述了:柳碧玉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柳皓令的媳妇,可是命运就是这样安排了,她从一开始就抗拒,又如何会安心接受这样的安排,只能不停止的反抗。

免费阅读

  曲华把柳家的绸缎庄丢给柳碧玉打理,绸缎庄的收入在柳家的总体比重很低,柳家也并没有将之看的太重。这次曲华不过是给柳碧玉一个试练。

  这一年,玉城的两大绸缎庄都有所变动。尉迟家的17岁次子尉迟端完全接手家族最大的经济支柱。尉迟绸缎是整个玉朝最大的绸缎庄,皇城所需的锦缎大多都是由尉迟家提供,正因如此,尉迟家的锦缎质量极好,绣娘绣工更是巧夺天工,上到高官富商,下到春满楼的姑娘都对此趋之若鹜。

  玉城的另一个绸缎庄是宋家绸缎庄,说是绸缎卖的多半是由村妇纺织再由管事挨家挨户去取,宋家赚其中差价,质量较之柳家和尉迟家相差甚远,但是价格低廉倒是普通老百姓的心头好。柳家就夹在这两大家族之间,上不得巧之秀娘,下不得民心所向,锦缎虽好价格也是贵的令人咋舌,自然无人问津,如今柳家绸缎也就是当作送作礼物或是柳家自用并无盈利。

  柳碧玉接手柳家绸缎并未引起多大的注意,所有人知道只要一年之内柳家绸缎一如往常,柳碧玉的这次测试就算是过了。

  胭脂巷从进来就是欢笑声盈耳不绝,走到尽头便是春满楼,听说春满楼背后的靠山是武官杜家,姑娘个个娇俏可人,花名远播的十大艺伎更是美艳不似凡人,而今夜是春满楼最出名的艺伎妙熙姑娘满15岁“出阁”日子。

  说是“出阁”无非是卖姑娘第一次,买个清倌在春满楼已是贵极,更何况是这艺伎花魁的第一次,这夜春满楼人声鼎沸,为的仅是一人。

  春满楼室内金碧辉煌,大堂之上,一高台四周围着彩帐,一层二层均放置红木雅座,此时宾客满堂或坐或站挤满整个春满楼,玉盘珍羞,美人在怀,男人的梦想不就是如此。

  彩帐之内琴音流转,错杂相弹如珠玉落盘。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一书生装束年轻男子折扇落座于一楼雅座,这一看竟是新科状元荣延城,都说这才子多风流倒是真的。

  荣延城身长八尺相貌堂堂,儒雅潇洒,浑身流淌的书卷气倒也勾得几个俏姐凭栏娇笑。

  一曲方罢,京城最有名的老板鸳鸯,拧动着自己丰满的身子,身着华丽大红袍,手持绒扇,一颦一笑尽显昔日风采。

  “客官们,小女儿今日出阁,各位老爷来捧场,鸳鸯感激不尽,这妙熙可是我最得意的闺女,今日还望哪位得了她的爷,轻点儿折腾。”一句话就引得满堂喝彩欢呼,在场的男人皆跃跃欲试。

  这女子初次,哪个男人不可求,何况是年方十五,绝代芳华的京城第一花魁妙熙。其实也有好些富商欲买之做妾,只是老板儿鸳鸯何其精明,怎能把她的摇钱树这么卖了,养女十五等的可不就是今日。

  “老规矩,今晚哪位爷给的高,我家女儿就嫁谁。”

  一日之嫁,却要比普通人家的真嫁个女儿的聘礼要贵上百倍。

  “一百两!”

  “两百两!”

  “三百两!”

  不断的叫价,喧哗如市集。等价格叫到一万两后,叫价的人就越来越少。

  最后争来争去的两人便是一袭青衫的荣延城和深蓝长袍的尉迟端。

  妙熙虽好,但要是拼了家产就为一晚欢愉却也不值得,可何况春满楼美人何其多,为了一个妙熙和新科状元争或是尉迟少爷争就显得蠢笨。

  直到尉迟端叫到“一百万两。”

  荣延城收扇对尉迟端笑道:“既然尉迟公子如此执着于妙熙,小生也就不夺人之美,把她让给您便是了。”

  尉迟端哈哈大笑,刚要上台牵出妙熙,就听二楼传来一清脆声音道:“十万两,我们少爷出十万两。”

  众人回头望向二楼声音出,只见一小童凭栏而立,将身子探出栏杆笑的骄傲,又重复道:“我家少爷出十万两。”

  “上头那位爷,我们尉迟公子出的可是一百万两。您这十万两可是少了些?”众人哄笑。

  “十万两,黄金。”声音沙哑沧桑。

  所有人均想知道这个出手大方的“少爷”是何许人也。

  令众人惊讶的是这沧桑的声音竟来自二楼雅座中站起少年,看着也不过十五六,一身白色长衫,头戴冠玉,腰间配有红玉玉佩,面容清俊,肤若凝脂却不阴柔,身长也就六尺有余,手持玉折扇,薄唇轻抿,目光沉毅不像他的年纪,像待放白莲从污泥中挺立格外惹人注意。

  老板儿也惊得倒吸一口气,又看了看身边的踌躇不前的尉迟少爷,缓过神来道“还有比上边的少爷出的更多的?”声音尖细兴奋,十万两黄金可是她卖过最贵的姑娘了。

  看台内外皆鸦鹊无声。

  “这位少爷,今日妙熙就是您的人。”老板儿笑盈盈说道。

  “带到房里。”少年对小童说完就进了妙熙的厢房。

  等到妙熙进门时,少年才真正看清这京城第一艺伎的样貌,身材娇小,肤若凝脂,樱桃小口,杨柳蛮腰,一代佳人,果真绝色。

  “少爷。”声音甜腻悦耳,这样的女子就该是被人疼被人宠的,怎么就偏偏沦落至这等污秽之地。

  见少年不说话只是淡淡看着她,妙熙有不知所措又道:“那妙熙给您弹首曲子吧。”

  琴声婉转,透着哀伤缠绵。鸳鸯果真是将所有的资产都压在这姑娘身上了,细指纤纤如游鱼摆尾,琴技就算送到皇宫也会是被敬重的琴师。

  一曲方罢,余音绕梁不绝于耳,妙熙娇羞的抬起头,目光有些颤抖,单纯青涩的样子,竟带着些许诱惑,衬得一室旖旎。

  “倒茶。”少年声音低沉老成,看妙熙的目光却漠然,与妙熙常见到的男人望她的眼神不同,妙熙不免有些拘谨,动作也跟着战战兢兢。

  妙熙落座在少年身旁为其斟茶,偏偏手抖了一下,茶水就洒到拿杯子的少爷的手上,这少爷皮肤苍白遇了微烫的水立刻就变红。

  妙熙赶紧拿着手绢擦拭,嘴里捣鼓着:“少爷恕罪,少爷恕罪。”

  “你是第一次伺候人?”少年并未因为她的过失而恼怒。

  “不是的、、、妙熙只是、、、”妙熙眉眼低垂声音微弱。

  “妙熙,我可是花了十万两黄金。”少年声音并未有何变化。

  “是,妙熙知道。”说着竟站起身来要将薄纱衣衫褪去。

  “妙熙,你可是完璧之身?你与荣延城如此情投意合,他当真未吃了你?”少年毫不避讳直视妙熙裸露,语气中多了些讽刺和调笑。

  “延郎是正人君子,怎会做贼做的龌蹉之事!”妙熙急切地想为情郎辩白,有些口不择言。

  少年看着妙熙却不再说话,嘴角勾着笑,眼中透着看笑话的意味,像是故意将她至于如此不堪境地。

  “妙熙不是说您是花采贼,妙熙是......”她攥紧身侧的裙摆,小脑袋里想着如何将此事解释清楚,还未等她说完少年已经吻上她娇嫩的唇,仅蜻蜓点水少爷又坐回椅子。

  妙熙瞠目,满眼惊吓,然后又立刻红了脸。

  “看来他倒算是个正人君子。”少年看她娇态大概也猜出些两人的关系,不免感叹,娇花在怀,竟把持得住,看来这荣延城也算是个君子。

  君子,这个肮脏世界最虚伪的动物。

  “妙熙,他是新科状元,你如何配得上他,这般为他的名节,今夜他不是也弃了你,他哪怕真为你赎身,你不过是个妾罢了。”少年像没发生事情一样继续向妙熙的心口插刀子。

  “妙熙知道配不上荣公子,妙熙只求,他能时不时的来看看妙熙就够了。”妙熙微微睁大剔透双眼,努力吸气,生怕一个不小心,泪水就溢出眼眶。

  “妙熙,你认了?他今夜未争到你,他未得你的初次,这世上最迂腐的不过书生,你以为他还会待你如初?你真信‘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等鬼话?”少年说着嗤笑,负手走到窗边。

  “你猜他现在在哪个姑娘的房间。”少年声音微凉,带着沙哑,就像古老的咒语让妙熙痛苦不已。

  妙熙不再说话,低头坐在椅子上,并未跟过去。

  “妙熙,我能让他娶你做正室,你可愿意?”少年仍旧背对妙熙看向窗外,今夜十五,元月当空正适合楼下对月独酌的青衫男人。

  周身喧闹的浪客,荣延城就坐在妙熙窗口下方闷头喝酒,像是与身边的吵杂不在同一空间,好一个诗人。

  像是发现自己被盯视,荣延城以为是妙熙,惊喜地抬头,却看见少年带着不明的笑,像是嘲笑又像是轻蔑。

  将近一刻钟,少年终于听到身后发出声响,那是双膝跪地的声音。

  “妙熙愿意为少爷做任何情。”声音中仍是娇滴滴的,却带着少女的决心。

  少年回头看着跪在身后的妙熙,微笑道:“果真聪明,怎么办,都不想把你让给别人了。”

  说着当着荣延城的面关上雕花窗子,走到妙熙身前抬起她精致的下巴,“任何事?让你死呢?”

  妙熙浑身发抖,却仍颤颤巍巍的对着少年说了句:“愿意。”起身就要撞向身后的柱子。

  “妙熙。”少年叫住她。“蠢丫头,你死了,怎么做他夫人!我怎么舍得你就此香消玉殒,过来斟茶。”

  这一夜,春满楼的鸳鸯收到了几个大箱子,里面满满的装着十万两黄金。

  这一夜,一个不知名的富家少爷出现在京城,倒是没有名号,因其头戴白色冠玉,人称“白玉少爷”,为美人一掷千金,一夜之后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未出现。

  这一夜之后,妙熙成了卖艺也卖身的女子。


标 签柳碧玉柳皓令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