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果子居泽木小说_只想做你的小狐狸矢厘小说果子居泽木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134 ℃
果子居泽木小说_只想做你的小狐狸矢厘小说果子居泽木

只想做你的小狐狸矢厘小说

果子居泽木 著

连载中免费

只想做你的小狐狸最新章节,只想做你的小狐狸全文免费阅读,矢厘作品免费在哪看?果子居泽木最新更新,果子居泽木最后在一起了吗?主角是果子和居泽木的仙侠奇幻佳作《只想做你的小狐狸》是由作家矢厘所写,小说讲的是果子是有着七巧玲珑心的小狐狸,某天偷偷跑出去玩时意外撞到在居泽木怀里,这一撞直接将两人心门打开,这段三生三世的这段虐 恋最终能否修得正果?看报恩小狐狸和病娇嫡公子将共同谱写怎样的爱情壮歌......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只想做你的小狐狸最新章节,只想做你的小狐狸全文免费阅读,矢厘作品免费在哪看?果子居泽木最新更新,果子居泽木最后在一起了吗?主角是果子和居泽木的仙侠奇幻佳作《只想做你的小狐狸》是由作家矢厘所写,小说讲的是果子是有着七巧玲珑心的小狐狸,某天偷偷跑出去玩时意外撞到在居泽木怀里,这一撞直接将两人心门打开,这段三生三世的这段虐 恋最终能否修得正果?看报恩小狐狸和病娇嫡公子将共同谱写怎样的爱情壮歌......

免费阅读

  居泽木护住狐狸旋身躲过,心中也知阿陈行事再莽撞也不会伤及他:“你再大声嚷嚷,怕是府宅上下都惊动了。”

  闻言,阿陈吓得双手紧紧捂住嘴巴,含混不清道:“我这都是为公子好!”

  “真为我好,就替我找些干净布条来。”居泽木低头瞧着怀中昏睡的狐狸,腿伤得这么重,竟还睡得如此沉。

  是心太大了还是无防备之心?

  阿陈偷瞧着在榻上已然包扎好还睡得香甜的狐狸,心中愤愤:这可是公子歇脚的床榻!竟让这畜生霸占了!

  公子自小便没服侍过何人,竟让这小畜生捡了便宜,得公子亲手处理腿伤仔细包扎,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阿陈又气又妒,却也只能黯然离开,眼不见为净!

  厢房外,夕阳洒至青灰的砖石路。

  搪瓷瓦罐里飘出的浓浓药香弥漫了整间厢房,熏得果子鼻间犯痒,呛得猛咳一声,醒了。

  果子脑袋发蒙,身子猛一翻转,扯到了小腿胫骨的伤,龇牙咧嘴,痛呼一声。

  在桌案前提笔练字的居泽木闻声一惊,笔尖一重,墨点在白纸上晕染成一朵墨花。

  搁笔提衫,匆匆踱至榻前,居泽木便瞧见那只小狐狸蜷在榻角,前腿轻环着受伤的后腿,那模样,又滑稽又可怜。

  惊惶不已的果子瞧见居泽木偷笑,那男子的笑容温文舒适,她不由得愣愣地盘在那儿一动不动。待瞧着居泽木伸手靠近,果子心中一惊脑袋一热,猛地朝他一扑咬了他手一口,顾不上其他跳下床夺门而出。

  在院中煎药的阿陈瞧见一只狐狸从公子房内仓皇而逃,心下一紧,立刻冲进厢房。

  “公子,你无妨吧!”

  居泽木松了眉头,将被果子咬了一口的手不动声色地藏在身后:“无碍。”

  为免阿陈小题大做,惹有心之人的怀疑,他话锋一转:“药煎好了吗?”

  被公子成功转移注意的阿陈一拍脑袋:“对,药!”

  公子体弱,一日三顿都要按时服用汤药,阿陈一直盯着亲力亲为。

  见阿陈脚下踩风冲出厢房,居泽木立在原地,伸出手,盯着手上的咬痕反复瞧。想到咬人时小狐狸那黑漆漆的甚至带着怒气的眼睛,他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扬:这小狐狸,还挺凶。

  狐狸长老的爱女阿阮为爱甘愿剥下一身雪白狐皮,只求与心上人居于凡间,做一对平凡夫妻。

  奈何狐狸长老对凡人向来嫌恶,费尽心思将阿阮捉回稜丘,逼阿阮与其心上人生离死别。

  狐狸长老下了狠心要斩断阿阮与那凡人的孽缘,将其囚在稜丘藤牢里,并下令任何人不许靠近。

  禄娘轻手轻脚靠近,吓得果子一个激灵。

  “长老下令任何人不得靠近藤牢……”

  见禄娘拧起了眉,果子立刻服软:“好阿娘,果子知错了。”

  禄娘最招架不住她这股撒娇劲,牵住她的手,细细交代:“果子,我们既苟居在稜丘,自当要听长老的话,万不可忤逆他的命令。”

  果子不知阿娘为何如此卑微、小心行事,她只知她自小生在稜丘,长在稜丘,与族人无异,可不知族人为何似避瘟疫般,对她们避而远之。

  她从小无玩伴,只身攀山、钻林、嬉水。

  唯有阿阮从不对她另眼相待,虽谈不上熟络,可她心里是喜欢阿阮的,阿阮与旁人不同。

  如今阿阮遭难被关于藤牢,她着实担心,于是想躲着来看看阿阮。

  禄娘轻抚着果子细软的青丝,眉眼里都是宠溺。旁人如何她没那个心力管,她只求果子平安顺遂一辈子。

  “阿娘,阿阮究竟犯了什么错,才惹得长老发这么大怒火?”

  禄娘手一顿,眼神闪躲。

  果子才金钗之年,世俗情爱为何,她不知也罢。禄娘轻弯唇畔,掐断这话头:“你腿还伤着,别再乱跑落下伤残。”

  果子撒娇地挽上禄娘的胳膊:“阿娘,我的腿伤早好了。”

  “你这回算是遇着了贵人,要不然你这小命就丢了。”禄娘伸手轻掐着果子的脸。

  “他是果子的恩人,果子牢记心中!”果子作势掏掏耳朵,“阿娘,你念叨得果子耳朵都要起茧了。”

  “你这丫头,”禄娘宠溺地轻点她的脑袋,“你要是听话,阿娘也就省心了。”

  世道险恶,人心不古,她这副病弱身躯也不知能拖到几时,她活着,定力所能及地护着果子。

  月白风清,寒风吹得人身子打战。

  别院门可罗雀,一入夜,便如荒山野岭似的。

  阿陈手握外衫急匆匆奔至居泽木身侧,叨叨道:“公子,你站这甬路风口,要是着了凉,祖老夫人定会心疼,你不爱惜自个儿的身子,也得为祖老夫人考虑啊。”

  居泽木轻咳一声,将外衫披得紧了紧。

  阿陈一瞥眼就瞧见公子手上的咬痕,气得直跺脚,要是让他逮住那只不知感恩的小狐狸,他定狠狠鞭打一番,为公子出出气!

  “公子,早些歇下吧。”阿陈担心公子的身子。公子自小身子羸弱,娘胎里带来的病症,无法根治。

  “阿陈,丽院那边礼送到了吧。”

  “我亲自去的,公子你放心。”

  “嗯,二娘的宝贝其哥儿生辰,我拖着这副病弱之躯不便去沾喜气。”

  “公子。”

  “我心里都清楚,虽说我是正室所生,居府嫡子,但我身子羸弱不得父亲重视是事实,若非父亲看在我生母与祖母的面上,怎会允我未及弱冠,开院另居。”

  “公子,老爷这是……让你安静休养身子。”

  “是吗?”居泽木迎风踱步回屋,屋内的烛火隐约,“明面是为我着想,实则是为了他的面儿,怕他的至交笑话,笑话他得了个病弱嫡子。”

  他心里都清楚的,所以每日除了请安,他不踏入主府半步,远离宅院那些不干不净的争宠,也落得个清静。

  “阿陈,明日祖母去北府郊外的寺庙上香,你多安排些人手,路上有个照应。”

  “是,公子。”

  居泽木微抬脚上台阶,便听见屋顶上有动静。

  阿陈心大,也没深想:“公子,怎么了?”

  “没什么。”居泽木敛回目光,可又忍不住朝屋脊上瞧了瞧。

  自他救了那只小狐狸后,他这院里夜夜都闹出些小动静,隔三岔五,阿陈早起去院里煎药,都会瞧见炉前搁着三两野果子。

  阿陈贪嘴,替公子尝了一个,酸涩得很。

  居泽木倒觉得,野果子很甜,甜到了心坎里。

  见自家公子出了神,阿陈忍不住抬手在公子眼前挥了挥:“公子,你在瞧什么呢?”

  阿陈顺着公子的目光瞧去,光瞧见黑暗无垠的夜空了。

  居泽木敛起微扬的嘴角:“回屋。”

  阿陈摸不着头脑,循例一问:“公子,院里还留灯吗?”

  “留。”

  “阿陈这就去点灯!”阿陈搓了搓手,虽不明白公子近日为何夜夜院里留灯,但只要公子说的,他定照做!

  夜深人静,果子从屋脊上一跃而下,抖了抖她身上沾染的雪屑。

  她躲在屋脊上,待屋内熄了烛火再出现,她都快等睡着了。

  他救了她,她却反咬他一口,她心中过意不去,只得时不时送些野果子赔罪,望恩人大人不记小人过。

  稜丘小妖皆知,这冰天雪地,寻些野果子可不容易了,她可是将她最馋的宝贝奉上了。

  可果子却不知,她的一举一动皆落入居泽木的眼里。

  居泽木披着外氅,侧躲在窗棂旁,透过窗棂缝隙瞧着果子围着炉火打转,腿脚利索,看来……腿好全了。


标 签只想做你的小狐狸矢厘小说 果子居泽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