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林舒浅祁明轩小说_总裁上司请自重林舒浅祁明轩

xiaoshiyi 4天前 笔趣阁 10042 ℃
林舒浅祁明轩小说_总裁上司请自重林舒浅祁明轩

总裁上司请自重

林舒浅祁明轩 著

连载中免费

闪婚总裁请自重,前夫请自重最新章节,总裁上司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林舒浅祁明轩小说大结局,以林舒浅祁明轩为主角的总裁言情小说《总裁上司请自重》讲的是林舒浅的心愿只是想过普通生活,可怎料事事不顺,本以为自己能再好好爱一次人,谁知豪门的水比她想象的更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闪婚总裁请自重,前夫请自重最新章节,总裁上司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林舒浅祁明轩小说大结局,以林舒浅祁明轩为主角的总裁言情小说《总裁上司请自重》讲的是林舒浅的心愿只是想过普通生活,可怎料事事不顺,本以为自己能再好好爱一次人,谁知豪门的水比她想象的更深.....

免费阅读

  “欲擒故纵这一招,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男人不再多和冷兮兰废话,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修长白皙的手指从里面夹了几张人民币,从车窗中朝着冷兮兰撒去,然后一言不发地重新摇上了窗户,态度十分令人不爽。

  透过窗户,男人看到冷兮兰愣了一下,但很快便去捡地上的钱。

  男人像是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一般,并不意外,眼底的暗讽明显。

  准备重新启动车子,车窗却被人敲响,抬眸,是冷兮兰站在窗口。

  车窗重新被摇下,男人刚想开口,冷兮兰就把捡起并且理好的钱扔了过去,“这位先生,钱的确是个好东西,所以请你收好它,等到你急需用钱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被你随意丢在地上的钱,它很珍贵。”

  她的神情有些恻隐,像是回忆起了什么。

  男人探究的目光落在冷兮兰脸上时,她已经恢复如常。

  冷兮兰看了眼手表,没有那么多时间再和这个喜欢用钱砸人的神经病耽误下去。

  男人望着冷兮兰离去的背影,眸色渐深。

  来到祁氏集团是时间已经到点,冷兮兰是强忍着崴脚的痛赶来,进门询问了一下前台小姐面试的地方。

  庆幸了一下幸亏在一楼,然后才一瘸一拐地朝面试地点走去。

  一楼即将合上的电梯处,方才的男人看着不远处这个十分钟前拿着钱仍自己并义正言辞对他说教的女人从他面前经过,想起今日是祁氏集团的招聘日,沉眸思考了片刻,拿出手机拨下一个号码。

  “赵亮,帮我招呼一下人事部……”

  ……

  面试的地点在祁氏集团一楼的会议室,会议室外面聚集了很多人,几乎占满了整个走廊,甚至还有人在外面等待。

  冷兮兰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拿纸巾擦拭了一下因为小跑而溢出的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

  “诶你说这么多人,总经理助理可就只有一个,也不知道谁能应聘上。”离冷兮兰不算很远的一个女人撞了撞身边人的肩膀,心虚地问道。

  另外的那个女人画着浓妆,笑的有些刻意,“跟你是好朋友才告诉你,其实这个位置早就内定好了。”

  “啊?薇儿,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不是说公平公正的面试吗,怎么会已经内定好了啊。”

  徐薇儿一脸高傲,“我表姐就是祁氏集团的总经理,请了里面那位面试主管吃饭,还送了一个五位数的包,早就打好招呼了要让我进祁氏集团的。”

  “这样啊……那我们都白来了。”另外的那个女人一脸羡慕嫉妒,却又讨好地说道,“薇儿你这么出色,家世好长得又漂亮,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就算不让你表姐帮忙,这个总经理助理的位置也一定是你的。”

  其实都心知肚明,徐薇儿家世一般,也靠她表姐家撑着点,长得漂亮也都是人造的,至于名牌大学,钱砸出来的而已。

  可是阿谀奉承的话听起来即便是虚伪,也让人身心愉快,徐薇儿脸上的表情就是如此。

  徐薇儿的话声音不大不小,身边好些面试的人都听见了,有垂头丧气准备放弃的,也有咬牙搏一把的。

  冷兮兰自然也是听见了,整了整衣领,礼貌地微笑道,“祁氏集团是国际大公司,以祁总严格且优良的作风闻名,我相信公司不会存在包庇和走后门这回事,这里这么多人听见,不知道如果传到祁总耳里,这位小姐还能不能坐稳总经理助理这个位置呢?恐怕到时候这位小姐的表姐总经理的位置也会岌岌可危吧?”

  身边的人听冷兮兰这么一说,都觉有理,开始对着徐薇儿窃窃私语起来。

  徐薇儿怎么可能忍受这种屈辱,立即起身指着冷兮兰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说话?信不信只要我表姐一句话,你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

  冷兮兰根本懒得搭理这种人,徐薇儿见她爱理不理的样子更是生气,刚要发作,会议室的门就被打开,里面传来声音,“下一个面试人,冷兮兰。”

  冷兮兰无视身后徐薇儿的低声的叫骂,给自己鼓了鼓劲,深吸一口气,走近了会议室。

  整个面试下来还算顺利,因为这个面试是当天会给出答案,所以所有面试过的人都在等待区等候结果,冷兮兰有些忐忑不安。

  虽然她刚才的话说得义正言辞的,其实她只不过是看不惯徐薇儿那嚣张跋扈的劲儿而已。

  说到底,现在这个社会,关系绝对比学历重要,如果不出意外,这个位置恐怕真的是那个徐薇儿的了。

  总裁办公室。

  “祁总,已经按照您的吩咐顺利让冷小姐通过了面试。”面试主管简单地汇报了一下面试的情况,笑道,“冷小姐不愧是祁总点名要的人,面试的时候不论口才逻辑还是工作经历都是很符合咱们这次招人的条件。”

  祁明轩微不可闻地点点头,挥手示意让面试主管出去,面试主管心领神会,暗自为自己高兴,这个月的奖金该是有着落了。

  面试主管来到等候区,当着众人的面宣布结果,“此次通过面试的人员,冷兮兰小姐,恭喜。”

  当‘冷兮兰’三个字从面试官口中响起,嚣张跋扈的徐薇儿瞬间变了脸,而冷兮兰也是一脸不敢置信。

  身边的朋友有些惊讶地问道,“薇儿,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表姐已经打过招呼了吗,难道是面试官看错名字了?”

  徐薇儿也是不太能接受,上前问了句,口气不是很好,“你是不是弄错名字了?确定是冷兮兰还是徐薇儿?”

  徐薇儿又特意凑近轻声提醒道,“我表姐可是景茉,你们部门的总经理。”

  面试官往后退了一步,用公式化的口吻说道,“就是大家听到的那样,本次面试的结果就是,冷兮兰通过此次面试,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冷兮兰连忙笑道,“谢谢面试官,我明天会准时报道的。”

  徐薇儿还想说什么,伸手去拉面试官的衣服,却被对方不留痕迹地朵掉,然后转身离开。

  徐薇儿转头对冷兮兰恶狠狠道,“肯定是他们弄错了,这个位置绝对不可能是别人的!”

  “这位小姐。”冷兮兰礼貌微笑,“我早就说过,祁氏集团的作风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被败坏,在场的各位也都听得清清楚楚,面试通过的是我冷兮兰,而不是小姐您,人要学会有自知之明。”

  徐薇儿说又说不过冷兮兰,只能气急败坏地瞪着她,“你别走,给我等着,我这就给我表姐打电话!”

  冷兮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您请便。”

  她没有立刻走人是因为,她也挺想知道到底是不是因为上面出了什么差错,这个位置才到她手里,求证一下她才能安心,好过于空欢喜一场。

  徐薇儿立马从包里拿出手机,电话那头很快便响起一个女声,带了些笑意,“怎么样,薇儿,是不是打电话来和表姐分享你的喜悦?晚上一起去上次提过的那家西餐厅吃个饭庆祝一下怎么样?”

  “吃什么饭啊表姐!”徐薇儿委屈地说道,“你是怎么回事啊,明明说好总经理助理这个位置万无一失的,却被一个来历不明名叫冷兮兰的臭丫头给抢走了!”

  那头的景茉听了也是一惊,诧异道,“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打好招呼让面试官关照你,去面试只是走一个流程而已。”

  “会不会是那个面试官收了表姐你的东西却又不给你面子啊?”徐薇儿低声猜测道。

  “你先别急。”景茉安抚道,“等我打个电话问问。”

  挂了电话,徐薇儿才又重新对冷兮兰道,“你等着吧,我表姐已经打电话去问了,很快就有结果了。”

  此时等结果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留下来的几个也都是看戏的,冷兮兰无所谓地点点头,“等你的好消息。”

  电话那头的景茉拨通了面试官的电话,对方一接通就是劈头盖脸地一顿责备,“你是怎么做事的?我让你关照一下我表妹,甚至还请你吃饭送你名牌包,我表妹的面试却没通过,反而让一个叫什么冷兮兰的臭丫头通过,赵主管,你这是不肯给我面子?”

  “不好意思景总,包我可以还给你,饭我也可以请回来,但是总经理助理的这个位置,非冷小姐不可。”赵主管抱歉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景茉也有些生气了,在祁氏集团工作这么久,真还没什么人不给她面子的,“到底是什么原因?”

  赵主管斟酌了一下用词后,才对景茉说道,“景总,不是我不给面子,而是祁总方才亲自打电话下来关照,让我们录用冷小姐。”

  “祁总?!”景茉被赵主管的话惊到,“你确定你没弄错吗?真的是祁总亲自打电话下来关照的吗?可别被有心人利用了。”

  “景总,电话是内线,是从总裁办公室拨出的。”

  言尽于此,赵主管已经挂了电话,景茉有些恍惚。

  祁明轩……竟然是祁明轩亲自打电话下来关照那个什么冷兮兰。

  祁明轩向来对待工作向来是律己严明,对人也是冷漠无情,对身边的莺莺燕燕更加是深恶痛绝,就连平时自己在他面前,他也是一副冷淡的模样,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冷兮兰……

  景茉握紧了拳头。

  徐薇儿接完景茉的电话,愤恨地瞪了冷兮兰一眼,却也无可奈何,刚才表姐的口气有些差,恐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到徐薇儿这反应,冷兮兰也猜了个大概,不管因为什么这个职位落在了自己身上,这都已经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了。

  “这位小姐,因为心情好所以我提醒你,这个世界上不到最后一秒,真的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

  冷兮兰微笑着说完后,不顾徐薇儿是什么表情什么心情,径直离开了这里。

  刚出祁氏集团大门,冷兮兰就看到了一辆让她颇为眼熟的车子,牌照888,很是嚣张。

  想起上午的事情,冷兮兰当机立断便上前拉开车门,坐到了后面的座位上,一抬眸便对上一双深邃的双眸,冷兮兰这是才看清楚上午的男人的面貌。

  面前的男人虽然坐在车上,但还是比她高了将近一个脑袋,轮廓分明的俊脸透着冷意,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蕴藏着精明与锐利,一身阿玛尼的黑色西装衬得他矜贵无比,气质显得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前方的司机显然也是愣了一下,“这位小姐,这里不是出租车。”

  男人合上正在看的合同,对着前面的司机做了个手势,司机心领神会,开门下车。

  和一两个小时前一般冷的话语响起,“同样的招式用两次,是你蠢还是你觉得我好骗?”

  冷兮兰被唤回思绪,看着面前的男人莫名其妙道,“我说,刚才遇见的时候我还只是怀疑而已,现在我是真的觉得你脑子可能有点问题,真的不需要去医院挂一下神经科吗?”

  男人的眼神冰冷,嘴角却上扬了几分弧度,略带讽刺,“这里是祁氏集团的大门口,你却上了我的车,别告诉我你是当成出租车了。”

  对方的话虽然不直白,意思却非常明显。

  冷兮兰也猜面前的男人既然开得起宾利这种豪车,并且还配专门的司机,肯定非富即贵,或许在祁氏集团担任什么重要的职位。

  但是,这个男人也太好笑了,觉得自己有几个臭钱,所有人都要往他身上黏,真是有钱人的臭毛病。

  “这位先生,我上来只是想让您为刚才在路口发生的事情道歉而已。”冷兮兰说道,还故意用了敬称,“您虽然有钱,但却没教养,难道您的父母没有教您怎样做人吗?”

  车里的温度瞬间好像下降了几度,冷兮兰不知道自己哪个词踩到了男人的雷点,要是说刚才她上车时男人的态度是冷漠,现在却是冰冷且带有愤怒的。

  “下车。”男人的双眸都透着寒意,“不然我就叫保安来‘请’你下去了。”

  冷兮兰也不愿意多纠缠,“下车就下车,搞得谁稀罕呆着似的。”

  冷兮兰一下车,那位在外面等着的司机就上了车,车子缓缓启动,驶离了冷兮兰的视线。

  态度这么差,真是太惹人讨厌了!冷兮兰暗自诽腹,下次别让她再看到这辆车,不然她就戳破它的轮胎!

  冷兮兰在祁氏集团门口徘徊了一会儿,因为接下去的时间冷兮兰都没什么事,所以一个邪恶的念头就冲上脑海。

  冷兮兰打了个响指,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她找了一下附近的五金店,专门买了一盒小图钉,然后往祁氏集团的地下停车场走去。

  叫那个王八蛋男人态度这么差得罪自己,既然是祁氏集团的人,那么车子肯定也停在地下停车场,等什么下次见到,她现在就去戳破那个男人车子的轮胎!

  祁氏集团不愧是H市最有名的金融公司,地下停车场的那些车子几乎都是七八位数的豪车,好在冷兮兰不仅记住了那辆车是宾利,并且记下了车子的车牌号,888,也是嚣张得没谁了,在H市恐怕能横着走。

  因为地下停车场的车子不少,冷兮兰找了一会儿才找到那个男人的车,她张望了一下四周,这个时间点,地下停车场根本不可能有人,冷兮兰才松了一口气。

  干坏事,总是心虚的。

  冷兮兰将在外面五金店买的图钉拿了出来,捏了一个就往车子后轮胎戳。

  第一下没戳进去,轮胎太硬,钉子又太小,不太好控制,只好多试几次。

  结果虽然钉子戳了进去,但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用处,轮胎没少一点点气,照样还是圆滚滚的一个。

  冷兮兰又戳了四五个钉子进去,可顽固的轮胎还是和最开始一样,并没有丝毫区别,冷兮兰气的站起来往轮胎上用力地踹了一脚,结果踹得不当,自己的脚倒是踢得吃痛。

  站在车前盯了几分钟,冷兮兰忽然脑子灵光乍现,笑眯眯地重新振作起来,把后轮胎的气给放了,不过几秒,轮胎瞬间就变得瘪瘪的,如同泄了气的气球。

  冷兮兰找到了窍门,依次把四个轮胎的气都放了。

  与此同时,总裁办公室中。

  停车场的保安不安地看向这位冷面总裁,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祁总,您看是不是找人下去阻止这位女士?”

  就在几分钟前,保安在监控室发现有个东张西望的女人进了地下停车场,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的样子。

  看她停在了祁总的宾利前,接下去的动作都让他目瞪口呆,保安赶紧上来报告了一下。

  哪知道祁总让把监控连到他电脑上后看完了全程,却一言都不发,只是目光微凝地看着那个女人,甚为恐怖。

  祁明轩看着监视器里的女人巧笑倩兮地将自己的车,四个轮胎都放了气,最后还不满足,竟然从包里拿出了一只口红,准备往他的前窗涂画。

  他拿起话筒,语气微冷,“停车场的那位小姐,你所做的一切都已经被监控所录,请你站在原地不要离开,我们会将监控送往警局,让警察处理这件事。”

  在停车场的冷兮兰吓得手抖了一下,这个停车场居然这么高级,还配备话筒扩音,这个声音这么耳熟,好像就是这辆车的车主……

  她居然这么粗心大意,忘记了还有监控这回事!

  冷兮兰赶紧掸了掸手,捂住自己的脸,也不管身后的这辆车,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是先逃跑再说。

  监控器前的男人看刚才还手舞足蹈的女人落荒而逃的模样,忍不住有些好笑,看起来如此大胆的女人,竟然也这么不经吓不经逗。

  保安抖了抖身子,祁总居然盯着监控盯笑了,简直比平时冷酷无情的样子还可怕,祁总的恶趣味啊……

  一整天下来还是有些疲惫的,回到家后,冷兮兰瘫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出神,片刻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只芦苇编织的蚂蚱,陷入了回忆。

 

标 签总裁上司请自重 林舒浅祁明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