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超神奶爸吴徒周思晴小说_超神奶爸小说吴徒周思晴

xiaoshiyi 1周前 (02-22) 笔趣阁 10062 ℃
超神奶爸吴徒周思晴小说_超神奶爸小说吴徒周思晴

超神奶爸小说

吴徒周思晴 著

连载中免费

主宰奶爸,超神学院之开局无敌,全能奶爸,吴徒周思晴小说大结局,主角是吴徒周思晴的男频文《超神奶爸》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五年前吴徒是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周思晴是唯一能陪在他身边的人,如今五年后吴徒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战神,看王者归来的他会在都市掀起怎样的风云....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宰奶爸,超神学院之开局无敌,全能奶爸,吴徒周思晴小说大结局,主角是吴徒周思晴的男频文《超神奶爸》正火爆更新中,小说讲的是五年前吴徒是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周思晴是唯一能陪在他身边的人,如今五年后吴徒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战神,看王者归来的他会在都市掀起怎样的风云....

免费阅读

  “要不要我去解决?”老白话里带上冷意。

  五年前将吴徒带走才让周思晴过得如此艰难,老白对周思晴心里也有着愧疚。

  “不用。”吴徒将手背负于身后,刚才一瞬展露出来的锋芒收敛下来,脸上一片平静。

  “这事情该由我亲手解决。”

  他说了,他会守护在她们身边。

  “那就让我和你一起去。”老白说道。

  吴徒缓缓颔首,不再多言。

  凌舟不知道自己正准备得罪南州里最不能得罪的两人。

  吴徒和老白离开医院。

  周思晴躲在角落里哭久了,眼睛哭得肿肿的。

  她起身看着躺在床上的小糯米,眼神软下来。

  郁结的心情都因为看到小糯米的那一刻被释放下来。

  女子本弱,为母则强。

  为了小糯米,她也得坚强。

  就在这时,周思晴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看手机眉头皱起:“妈打来的电话。”

  “喂?哪家医院?”王瑶急冲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妈?”周思晴不太明白王瑶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糯米住院的医院是哪里?”

  “南州中心医院。”周思晴下意识回复。

  听到回复王瑶直接将电话挂断。

  周思晴疑惑地眨眨眼,很快心里涌现出浓郁的不安,双手不安分地交织在一起。

  问糯米在哪里,不会是要对糯米做什么事吧?

  如果她妈妈真的想要对做什么,她拼了命也会保护好糯米!

  周思晴担心地在病房里等待,过了好一会,护士带着王瑶走进病房。

  护士示意了一下:“就是这里。”

  周思晴看到王瑶,整颗心悬了起来,她将糯米护到身后。

  “妈,你想做什么?”

  王瑶愣了愣,对周思晴翻起白眼:“你不是说要医药费吗?我问护士,她说医药费已经给了,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来给糯米付医药费?你不是说……”

  王瑶叉起腰:“你都生下来了,我还真能把她当成垃圾丢掉?”

  “那时候训了一顿你就离家出走!连个消息都没有,让我和你爸担心得不行!不是给不起医药费,也不给我们打电话。”

  周思晴愣住了,她妈妈过来是给医药费。

  嘴上说得不好听,实际上心里还是记着糯米。

  她妈妈一直都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五年前未婚先孕生下糯米,她也在那时离家出走,和家里不再有联系。

  家里一直惦记着她。

  王瑶生气地说道:“真不知道当初我怎么会生下你这个女孩,生个男孩多好!就不会像你这么不听话,随随便便就跟别人跑了!”

  “还那么傻帮他把孩子都生下来!真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想的!就那个穷小子能给你什么?”

  周思晴低下头,咬着嘴唇没有回话。

  “你说那个吴徒又不是什么财团的少爷,跟他只会受苦,现在连医药费都给不起!你不会到现在还在等那个负心汉吧?”

  这话说到周思晴心里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

  一开始她相信吴徒,想着吴徒一年后回来,满怀期待地等着他,想想让他看看自己和他的女儿糯米。

  可是一年没有,两年没有,一过就是五年!

  要说周思晴介不介意,怎么可能不介意!

  “他回来了,糯米的医药费就是他给的。”周思晴没什么底气的回应。

  “回来了?在哪里?”王瑶听到这火气上来:“看我把不把他皮给撕了?这种恶心的家伙不配活在这世上!”

  周思晴连忙拉住王瑶,生怕自己妈妈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他……他已经走了。”

  “走了?”王瑶胸口剧烈起伏咬牙切齿:“自己女儿都不要,以为付付医药费就可以走了?他还说了什么,我拼了命也要他付出代价。”

  “不是,是我让他走的。”

  周思晴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他打了凌氏集团的少爷,留下来肯定会遭到对方的报复。”周思晴声音很小:“所以他现在还是离开南州城比较好。”

  凌氏集团,王瑶对这也有点了解,脸色一变再变。

  也就是说吴徒直接对南州这边非常了不得的公子哥动手。

  那个废物动手前也不知道动脑子想一想,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这下惹下大麻烦。

  凌家里没一个是能惹的。

  “能为你出手也不算差劲得无可救药。”王瑶沉吟起来。

  “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为他着想?你就这点出息,他走了,那你怎么办?”

  周思晴没说话,凌舟不会轻易放过她,但对待她和糯米这样的孤儿寡母,怎么也不会下太狠的手。

  王瑶想了想说道:“凌氏集团我也有点了解,你姑妈对那边比较熟,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这时也只有拜托一下家里的亲戚。

  “跟我回家。”

  王瑶紧握住周思晴的手臂:“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家里都会帮你扛下来。”

  周思晴犹豫了一会,感觉到手臂传来的力度,点了点头:“嗯。”

  家,是该回去了。

  王瑶心里想着。

  “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吴徒,要是再见到他,我绝不让他好过!”

  ……

  灯红酒绿的街道里面霓虹交替。

  在鸿兴茶行里面,红木所制的桌子边坐了几道身影。

  “哗啦啦!”

  起杯,倒水,泡茶。

  动作行云流水。

  “凌少,请。”周贺说道。

  凌舟揉了揉还在疼的手臂,接过茶杯小口喝了一小口。

  “调查清楚了,对凌少你动手的家伙叫做吴徒。没什么背景,只不过五年前去当过兵。”

  周贺举手拿起茶杯,杯里茶只剩半盏,他也不喝只抬手把弄。

  “帮我找点人手整死他。”凌舟将杯里的茶一饮而尽:“在我面前那么装,我还以为是什么人物,也就是个垃圾。”

  “自然可以。”周贺回应。

  “希望他别给我跑了,只要在南州城,他就等死吧!”凌舟冷笑。

  周贺点头。

  其实吴徒的资料有古怪的地方,除了五年前当兵的消息,后面四年时间一片空白,什么都查不到。

  就像有人特意将后面的所有情报封锁了一样。

  不过他太在意,只当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所以才会一片空白。

  也在这时,茶行的门口出现了两道身影。

  踏步轻行,不紧不慢。

  凌舟抬眼看去,看到领头走来的那位脸上渐渐带上吓人的笑容。

  什么时候南州城变得这么小?

  还能自己送上门?

  “吴徒!”

  凌舟急不可耐地站起身,狞笑出声:“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我正要找你,你就过来这里送死!”

  “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你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吴徒站在鸿兴茶行的门口,看着上面的门匾,思绪万千。

  在他身后还有个魁梧的身影,正是老白。

  “这地方我有点印象,以前不是茶行。”

  老白点头:“毕竟过了五年,物是人非,很多东西都变了。”

  凌舟嘴角一抽,心里憋着火气。

  “喂!跟你说话呢!我已经知道你是谁,查过你是什么玩意!”

  吴徒对他说的话充耳不闻,凌舟肺都要气炸。

  他怎么说都是南州的富家大少。

  有凌家这个名号为他撑腰,在南州城就没有敢对他不敬的人,更别说是无视他说的话。

  “他就是那个吴徒?”周贺把玩茶杯的动作停下来。

  他从吴徒身上感觉莫名的气质。

  非常淡然,仿佛掌控着一切。

  没有绝对自信的人不会露出这副模样。

  “就是他,就是这家伙差点把我手臂折断。”凌舟恨恨地说道:“要是我手真的断了,我会把他手筋脚筋都挑断!”

  吴徒对说出的恐怖话语的凌舟依旧置若罔闻。

  “以前这里是一家CD店,我来这里买过CD。”

  吴徒轻笑摇头:“五年过去了,以往的那个卖CD的老板也不知道去了哪。”

  老白知道吴徒是在感怀。

  一个地方,时间过去一年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更别说是五年。

  吴徒这么说,肯定是心里自责于周思晴等了他五年而他不知。

  “对啊,五年过去了。”

  凌舟脸上满是黑线。

  一而再,还要再而三?

  就真的没把他们当一回事?

  现在别说凌舟脾气上来,他的那帮富家朋友也是一脸不爽,咋咋呼呼嘲笑吴徒。

  “嗒!”

  凌舟将手上的茶杯砸在桌上喊起来:“就呆在门口不敢进来?别跟我扯别的装模作样!今天我不让你跪下道歉,我名字倒过来写。”

  吴徒无视他?他就不信听到他接下来说的话吴徒还能保持镇定。

  凌舟舔了舔嘴唇:“你就是糯米的父亲对吧?我还在好奇她是周思晴跟谁生下的野种,原来是你这个废物。”

  “知道刚才你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凌舟呼出口白气露出陶醉的神色:“周思晴为了让我给医药费,出卖自己的自尊让我摸她。”

  “那时候的触感是那么地细滑,那种感觉我可以回味一个晚上。”凌舟带着病态的笑容:“真想让她为你生下的那个野种都睁开眼睛看看!”

  老白捏紧拳头,忍耐不住想要朝凌舟冲过去。

  他一直都不是个好脾气的人。

  没等他上前,吴徒已经在他之前起步踏进茶行。

  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感情变化。

  凌舟示意侯在他身边的那些人,比了个眼神,然后就不再看吴徒,满是玩味地拿起茶杯,倒茶喝了一小口。

  能在鸿兴茶行在他身边候着的这些人一个个都是非常能打的家伙。

  就吴徒被逼急过来,没到他身边就会被撂倒。

  周围安派的人手也不会放吴徒靠近,他们靠近阻止。

  只是……

  呼!

  吴徒抬手一挥,众人当即倒下。

  凌舟听到声响看向吴徒:“你……”

  凌舟握着茶杯的手打颤,茶杯因为他抓不稳摔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你想干嘛?”

  轰!

  根本来不及凌舟反应,吴徒近到凌舟身前,就这么简单地抓着他脖子将他摁倒在地。

  头响亮磕在地上的声音随着刚才茶杯摔砸声传出。

  众人脸色大变!

  这么简单冲进他们中间,抓起凌舟!

  一种难言的窒息感弥漫在众人之间。

  周贺早已不在凌舟近座,拉开距离,一脸恐惧。

  “你想我过来,那我便过来。”

  吴徒居高临下地看着被他摁倒在地的凌舟:“你还有什么想说?”

  凌舟动了动嘴唇,想要开口,只是喉咙发涩,四肢打颤,恐惧已印在心里。

  脸上几经酝酿,带上一分狠意。

  这次话没说出口,吴徒一脚踩在凌舟的手臂上,爆发出炒豆子一样的炸响声。

  “啪啦啦!”

  断了!

  在场每个人都能从骨裂声听到这脚踩下的严重程度。

  但吴徒没有停手,另一只脚又是踩在凌舟另一条的手臂上,炸响声再起。

  周贺恐惧得心脏都要骤停,倒吸口气又退了一段距离。

  面前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看似淡然、平静,实际上却是一只凶猛的野兽。

  真要动起手来,不会留有任何情面,出手就会将他们踩在脚下!

  凌舟痛得近乎昏厥,在众人的视野里面,吴徒就地而坐,坐在这个红木桌边。

  轻车熟路地拿起还带着温水的茶壶,往空杯子上倒上一杯。

  “滴滴滴……”

  茶水流转进茶杯,这种以往这些大少听起来觉得美妙无比的声音,现在入耳感受到的只有恐惧。

  吴徒端起茶杯小口抿了一口,细细品味了一下:“茶是好茶。”

  然后才扫了扫周围的众人,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你们聚在这里是在想怎么处置我?”

  一语如最为恐怖的梦魇,刺激刚才还咋呼不停的富家大少们。

  没一个人回话,没一个人承认,他们没有了刚才的风光,拼命摇头。

  “既然与他认识,那么一定知道怎么联系他爸。”

  吴徒示意了一下凌舟看向周贺:“把他爸给我喊过来。”

  “什么?”

  周贺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折断凌舟双臂还要将凌厉喊来!

  这是真的不怕死?

  见到自己儿子这等惨状不知道凌厉会不会发疯,凌厉出了名的护短!

  只是周贺在吴徒脸上看不到任何慌张也不像是看玩笑的样子,平静得令人害怕。

  “如果他有事情不来,那他就准备好给他儿子收尸吧。”吴徒补充了一句。

  周贺狠咽一大口唾沫,颤抖着拿出手机,他的确有凌厉的联系方式。

  周贺和凌舟交好,和凌厉也有一定联系。

  凌厉怎么都是南州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真的这么一个电话随随便便地把他喊过来?

  周贺怀着复杂的心情拿下手机里的拨号键,偷偷打量吴徒脸色。

  只看到吴徒又小口抿了口茶,轻轻点头,似是在细品茶的滋味。

  “别太久,我不想等到茶凉了。”

  “你这么对我,我爸他不会放过你的!”凌舟发出仿佛随时都会被掐灭一般的声音。

  吴徒轻轻一笑:“我不是正在找他?”


标 签超神奶爸小说 吴徒周思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