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经常请吃饭的理事大人漫画原著小说_经常请吃饭的理事大人闵裕谭雪冬柏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167 ℃
经常请吃饭的理事大人漫画原著小说_经常请吃饭的理事大人闵裕谭雪冬柏

经常请吃饭的理事大人

闵裕谭雪冬柏 著

连载中免费

请吃饭的理事大人漫画,我同学的取向第20话漫画,我同学的取向第13话漫画,超精彩的奇幻言情漫画新作《经常请吃饭的理事大人》主角是闵裕谭和雪冬柏,主要讲的是闵裕谭在几百年前因误给神的宠儿起名为雪冬柏而受到神的惩罚,闵裕谭没想到惩罚结果是要让自己爱上雪冬柏,可闵裕谭历经三世还没能得到雪冬柏真心,看第四世闵裕谭将会采取怎样特别的行动俘获雪冬柏的芳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请吃饭的理事大人漫画,我同学的取向第20话漫画,我同学的取向第13话漫画,超精彩的奇幻言情漫画新作《经常请吃饭的理事大人》主角是闵裕谭和雪冬柏,主要讲的是闵裕谭在几百年前因误给神的宠儿起名为雪冬柏而受到神的惩罚,闵裕谭没想到惩罚结果是要让自己爱上雪冬柏,可闵裕谭历经三世还没能得到雪冬柏真心,看第四世闵裕谭将会采取怎样特别的行动俘获雪冬柏的芳心......

免费阅读

  断然没有想到雪冬柏竟然让自己加入明星会,不是要和于露正面对抗了吗?

  就在明星会门口徘徊的时候遇到了海生。这是回到学校后第一次见到海生,竟然有了恍如隔世的错觉,经历真奇妙。

  “怎么,又害怕了?自己退了精英会,现在明星会又退缩?”

  如果是以前,千觅会认为海生又在找她的茬,现在却不这样想了,明明还是说着这种话的海生,明明还是听着这话的我。千觅笑着摇头,准备推门进去。

  “等等。千觅,明星会是你新的起点,有一天你回头,你会发现那些你曾经忽略掉的其实属于你的东西。但是啊,尽管你没有发现,它还是默默的在陪着你。”

  海生对自己说的这话让自己有一种信服感,仿佛经过他这么一说,任何事情都有它的意义了,每件事情都是那么的弥足珍贵。

  他的眼眸是千觅见过的最明亮的。

  “谢谢。”

  时光定格在此刻,千觅感激的望着海生,而海生看向千觅的眼神包含万千,往后的某一刻回忆起这个画面,只觉沧海桑田。

  整理了心情继续往前走,即使艰难而漫长也不退缩。这会是一个机会,回到过去我们从前模样的机会。

  音乐教室里面,原本融洽的氛围因为千觅的到来显得无比的怪异,大家都像是看电视剧突然播放广告一样。只差开口咒骂这突然插进来的,说不定心里已经在骂了。明星会本身就是学校因为于露新开的一个社团,一切事情基本也是于露在管,而因为有雪之南国的背后支持,还特意请了专业的老师来培训。千觅不喜欢这样,不是因为自己与他们格格不入,而是不喜欢用自己喜欢的音乐来与别人竞争,还是跟自己的好朋友。

  “大家欢迎我们社的新成员,千觅,大家都知道吧!”

  相对于于露的热情介绍,大家的反应可显得平淡多了,不情不愿的掌声,看来也只不过是给于露面子罢了。千觅尴尬的笑笑,便低下了头。看到了晨乐,他还是不肯正眼瞧自己一眼。

  “好了,今天我们会来一个专业老师,大家一定要好好学习,争取每个人都拿到雪之南国的出道合同书。”

  果然,大家的反应可比刚才的热烈多了。还真是一群诚实的人。

  回到家雪冬柏询问着千觅在明星会的情况。千觅想把她和于露之间的事情说给他听,只是在纠结该怎样开口。困扰中的千觅也没有注意到雪冬柏接到电话时煞白的脸。

  “你们新来的培训老师叫什么名字?”

  “空音。”

  那是在雪司大概是12岁那年,他拿着雪冬柏的五线谱,一个字一个字的填好,那是雪冬柏第一次看到属于他的才华,至今还记得他那双闪着光的眼睛,他高兴的对自己说:“以后我的艺名叫空音,天空中的音符。”

  “终于是等到了。”千觅听的一头雾水。

  他等到了。即使是以另外一个身份回到了大家的视野当中,即使没有一个人认出他来。

  千觅没有注意到雪冬柏悲伤的情绪,说起那个空音,真的太厉害了。他坐在钢琴前面随便一弹,指间带过之处,满是繁华盛开。但是他有着与音乐及其不符的外貌,邋遢的打扮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流浪画家,但是听说他是刚从美国回来,可能国外的大师就流行这样,还有不是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吗?艺术是共通的!

  让千觅开心的还有一件事。空音指定让于露唱的那首含羞草他很是喜欢,甚至都能看见他感动的泪花。千里之外也有空音想要觅得的人吗?爸爸的歌能被这么优秀的音乐人喜欢,那爸爸是不是更厉害?千觅想着就高兴的不得了。

  “花如人,人同花。含羞草和向日葵,写的很棒!于露。”千觅觉得空音在叫于露的时候声音加重了许多,就像是承载了很深很深的感情。不像只有音乐单纯的魅力。

  “对了,你们这里有一个叫千觅的吗?”

  被突然点到名的千觅瞬间从状况外转回频道,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下意识的回答。

  “好名字。”

  还从来没有人夸过自己的名字好,国外学习过的大师到底学到的是些什么东西啊,还是太久没回国,这一切的新鲜劲太足?

  “我妈说是我爸取的。”千觅说完大家竟然都笑了,难道他们以为自己在说笑话?

  ……

  千觅没有住宿舍了,盆栽还是留在了那里,王一夏在照顾。介于南风末对千觅的态度,王一夏将温暖和默默抱住直接跑到南风末的宿舍。你不喜欢千觅,我就偏偏要将关于千觅的东西往你眼前送,得让你心里闹腾闹腾才够解气!

  “这是温暖和默默,给你,给我照顾一段时间。小末末……”

  南风末看着王一夏远去的背影以及手上多出来的两个盆栽,怎么都觉得自己被当作一个孩子了。还有王一夏什么时候有这个心思来养些这样的东西。现在如果自己拿回宿舍是不是会更奇怪?可是如果不拿回宿舍那还能怎样呢!这不刚走进宿舍大家就围过来了,现在的南风末实在是太打破他们对他的认知了,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本该在天上看着的仙人现在有点人的气息了。

  “我们来赌一下,这是于露送给我们小六的呢,还是小六打算送给于露的呢!”每次这种事情都免不了王纯一来一番大肆发酵。

  “都不是。”海生知道这是千觅的。只是他实在不知道此刻怎么到了南风末的手上。

  “对,这是王一夏的。我妹妹的。”

  “什么!王一夏是你妹妹!”

  看着大家惊讶的模样,正中南风末的下怀,他们可算是可以转移这个话题了。

  “是千觅的!”海生一字一句的说着,没有一丝能否认的意思。南风末知道海生不可能说谎。那么,王一夏是故意的。

  “小六,我们马上要去实习了,你的打算是什么?”

  “去公司。”

  南风末毫不犹豫的回答,现在最想做的是帮助于露!帮她完成了音乐梦想,也弥补曾经自己犯下的错。我们曾经都以为自己手上紧紧握着的会是自己人生中最珍贵的东西,可是有时候事实却恰恰相反,握着的却是人生中最脆弱的东西。

  雪冬柏正式开始千觅的训练,每天让千觅听歌,听各种各样的歌。然后没有再提任何要求。千觅很喜欢他给的卡带,看上去就觉得莫名的有怀旧感,手触摸着像是能触摸到岁月带来的仪式感。这些不管对于谁来说都是一种财富,弥足珍贵。回首过往,那种简单的旋律却是最击中人心的。人也一样吧!活的简单最好。

  千觅带着王一夏趁着周末回家了一趟。一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就觉得瞬间满血复活,这是一种莫名的信仰,莫名的依赖。千觅带王一夏最先来到的地方是璇姐的茶楼。这里的生意好像比之前的更加好了,也对,有璇姐这么一个大美人的老板娘,生意不好才怪呢!

  她们坐在一个角落里,阳光正好能够打在她们的脸上,千觅一直沉浸的讲述着自己跟璇姐之间的故事,然后千觅指着那二楼隔间。就是那里,承载着千觅一路走过来的印记。

  “为什么钢琴要放在阁楼里?那样别人根本就看不到弹钢琴的人。”

  千觅忍不住的笑了,第一次千觅也曾这样问过璇姐。璇姐也总是能够带来惊喜,每说一句话都能够让千觅觉得刮目相看。那个时候璇姐淡雅的像是那不识人间的仙女一样,只是淡淡的说着:“好的音乐不需要眼睛看到来证明,真正吸引人的音乐是通过听到而在心里感受到那个美丽的故事。”

  直到现在,千觅依旧喜欢闭着眼睛听歌,也很神奇的,那些歌词讲述的故事总是一段段的在心里漂浮,仿佛那些故事就围绕着自己,刻在心上。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咯。”璇姐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到千觅她们了,端着两杯茶朝这边走来。“你别忘记了,这间阁楼啊还让你躲过了你妈妈的法眼!”

  确实,因为阁楼的隐蔽,千觅才能躲在这里面安安心心的弹着钢琴,别人也只是单纯的欣赏着你的音乐,而不知晓你这个人,这是对音乐最公正的判断!

  “璇姐,我带朋友过来了。”

  王一夏看到璇姐的第一眼也被惊到,她曾经也看到过这么云淡风轻却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不,不对,是再次见到她。

  “小姨。”王一夏记得妈妈几乎每晚都会提到小姨的名字,提到小姨这个人。小时候也基本上是听着小姨的故事睡着的,大概是4岁那年,王一夏最后一次见到小姨,她和妈妈在房间里悄悄的说着什么,王一夏已经记不得了,只是深深的记住了那个几乎每天都会看着照片睡的小姨的模样。

  “一夏?”黎璇不敢确定的眼前这个十多年没有见过的外甥女,甚至都不敢面对这些家人。自己既然决定做逃兵,那么就没有权利回去。可是在这里能够见到家人却是黎璇不曾想过的。

  千觅在一旁默默的整理着她们的关系,这个可比王一夏的妈妈和自己的妈妈是好朋友来的更加吃惊,到底是地球太小了,还是所有需要缘分的事情都让千觅给碰上了?璇姐竟然是王一夏的小姨!那么南风末和璇姐是什么关系?想到这里的千觅吃惊的叫了出来。

  王一夏和璇姐都好奇的看着千觅,而千觅左打量着璇姐,右打量着璇姐,怎么看南风末和璇姐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除了颜值都高之外。

  “那个,璇姐……哦,不是,我现在是该叫璇姐还是叫璇姨呢!”叫姨,千觅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但是现在还叫姐是不是也有点奇怪,而且不礼貌。

  “好了,千觅,你就别讲究这些了,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今天啊,我们要好好的聚一聚,还要谢谢你让我见到了一夏。”

  千觅这才想到这些年来从来没有听到璇姐提过家里和家人的事情,一直以为璇姐是孤身一人,原来她是有家人的。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璇姐远离家呢!

  “小姨,我这次陪千觅回来是想要问问千觅爸爸的事情。你知道吗?”

  黎璇的神情恍惚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勾起了她内心的恐惧。可瞬间恢复平静。但是那眸子里有着深不见底的黑洞,不能靠近。

  “千觅的爸爸,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一定会是个出色的人,你看,千觅现在多优秀啊!”

  千觅紧张期待的心瞬间放下来,略带些失望,即使明明就知道事情本就会如此。

  趁着黎璇不在的时候,千觅悄悄的问南风末和黎璇的关系。心里在祈祷千万不要是心里想的那样。可是,偏偏事情永远不会按照心里所想去发展。


标 签经常请吃饭的理事大人 闵裕谭雪冬柏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