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林樱顾非煜小说_只求相见相知早林樱顾非煜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71 ℃
林樱顾非煜小说_只求相见相知早林樱顾非煜

只求相见相知早

林樱顾非煜 著

完本免费

只求相见相知早全文免费,林樱顾非煜小说免费阅读,男女主角分别叫顾非煜林樱的小说《只求相见相知早》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樱和顾非煜认识十六年,当了他十六年的眼睛,可三年前,哥哥的死亡让两人的关系彻底恶化,顾非煜推开林樱质问道:“为什么当年死的人不是你?”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只求相见相知早全文免费,林樱顾非煜小说免费阅读,男女主角分别叫顾非煜林樱的小说《只求相见相知早》是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林樱和顾非煜认识十六年,当了他十六年的眼睛,可三年前,哥哥的死亡让两人的关系彻底恶化,顾非煜推开林樱质问道:“为什么当年死的人不是你?”

免费阅读

  “不……我不会离开他……”

  这三年,林樱即使想过死,也没想过离开他,何况现在他已经开始关心她了,她又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呢?

  “别再犯傻了,小樱,他早就不是三年前你认识的那个顾非煜了!为了林染,他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

  “不会的,他已经知道林染的真面目了……”

  林樱还想辩解,夏之恒叹了口气,掏出手机,递到她面前,“我原本不想让你知道的……”

  视频是偷拍的,看不见人,但顾非煜和林染的声音清晰地从里面传了出来。

  “非煜哥哥,她推我下楼不成,宁愿同归于尽,也要拉我一起掉下去!

  她是不弄死我绝不罢休啊……这次,我命好,只是没了一只眼睛……下次,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你说,你想怎么样?”

  “血债就该血偿,我要她的眼睛,再送她去坐牢!”

  听到这里,林樱气得发抖,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却听顾非煜沉默了两秒,道,“如你所愿!”

  视频到此戛然而止,顾非煜的回答却宛若一记重锤狠狠敲在林樱的心头。

  他先前对她的紧张和关心,竟然都是假的?

  “怎么会这样?”林樱颤抖着身子,不敢相信。

  “林染掉下楼时眼睛被戳伤,顾非煜之所以突然对你示好,是因为他要挖你的眼睛给林染……”

  正说着,车外突然有脚步声响起,一瞥后视镜,先前的保镖正朝车子这边寻来。

  林樱也看到了保镖,更是多了份辩解的理由。

  “不,我不相信,他明明说过只要我活着就好……你瞧,他还派人24小时保护我……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不行,我得找他问个清楚!”

  林樱说着去拉车门,却被夏之恒一把拦住。

  “所谓的保护,又何尝不是一种监视,防止你逃跑,你清醒一点,小樱!”

  “不,我不走,我不信他真的会这么对我!”

  眼看保镖就要到跟前,林樱却坚持要下车,夏之恒无奈叹口气。

  “得罪了,小樱!”

  林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件衣服兜头盖住,手脚被安全带绑住。

  紧接着,耳边响起发动机的轰鸣声,车子如利箭般驶出了医院。

  ——

  顾非煜一接到医院来的电话,立即从开到一半的股东大会,半路离席了。

  “小九,林樱的定位,立即发到我的车载电脑里!”

  “不就是个手机定位的事嘛,瞧你搞得这阵仗,我还以为国家领导来视察了呢……”

  电话那头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键盘声,顾非煜丝毫不理会对方的调侃,“给你一刻钟!”

  隔着电话线都能感受他的威胁,小九叼着棒棒糖,一脸无奈道:

  “说实话,真心不想告诉你!光看人家小伙子对那傻子的紧张劲儿,绝对是真爱,再看看你,傻子跟着你十几年,你怎么对人家的?”

  “你还有十三分钟!!!!”

  小九手下键盘不停,嘴上也依旧不停。

  “别怪兄弟我没提醒你,好女人在你身边你不好好珍惜,别等到成了别人的,又后悔莫及!”

  “恭喜,你被解雇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小九听着,这话仿佛是顾非煜咬着后槽牙说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冰渣子。

  大魔王是真的怒了!

  小九立马从善如流。

  “定位已发!顺带赠送大礼包一份!”

  “一个星期前曝光你和林樱的记者,是杨茹的表侄;而林染割腕昏迷的主治医生是林家的御用大夫,据值班护士说,病人压根没有受伤,反倒是后来供血的林樱手腕上有明显割伤……”

  不知为何,听到这里,顾非煜心底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烦躁。

  她割腕?不可能!她那样一个人,怎么会舍得死?

  “这其中是非,你自行判断吧,友情提醒,你的小未婚妻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建议你最好亲自检查一下她的病情!”

  “你废话太多了!”

  顾非煜不耐烦地挂了电话,但在最后一刻,小九的话还是以极快的语速还是传了过来。

  “还有三年前的事情,果然有端倪,不过和你想象的有点差距……”

  顾非煜握着电话立在窗前,有片刻发愣,小九的情报不会出错,那到底是哪里错了?车子风驰电掣般行驶在路上,很快甩开了身后的保镖。

  等林樱甩掉罩在头上的衣服,扭头早就看不见医院的影子了,不由有些气愤。

  “之恒,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你不能打着爱的名义,绑架我!”

  林樱认识的夏之恒看似嬉皮笑脸,却比谁都绅士体贴,这么不尊重她还是第一次,林樱不由把话说得有点重。

  见她被逼到这种境地,都还是不愿意离开那个渣男,夏之恒忍不住怒火蹭蹭冒了上来。

  “他为了别人的女人,抽你的血,挖你的眼,你都还不走,你到底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

  这话太直接,很扎心。

  林樱拳头紧握,浑身颤抖着,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你就当我犯贱好了,为了他,我连死都不怕,我还怕什么!”

  夏之恒早就看到林樱手腕上的伤痕,心里又怜又气,更多是无奈,“小樱,原谅我,这次我其实是受林姨之托,带你去见她……”

  听他突然提及到她妈妈,林樱不由愣了愣,“我妈?她在哪里?”

  自从林染母女回到林家,林妈妈就彻底人间蒸发,林樱已经整整三年没见过她了。

  林樱的妈妈林灵,本是林家大小姐,从小帮着家里打点丝绸生意,美貌才华都是名媛里拔尖的。

  但谁也没想到,她偏偏爱上了只是个小商贩的林爸爸。

  为了爱情,她倾尽一切,将林爸爸扶上了丝绸大王的位置,但没想到,最后却被小三带着私生女登堂入室。

  林灵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在林染母女入住林家的第一天晚上,她就和林爸爸大打出手。

  最后,她失足掉下楼梯,但倔强地不肯让林爸爸送她去医院。

  那时,她说,“林青海,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让楼上的贱人带着女儿彻底滚去我们的视线,要么,我滚!”

  那是林樱最后一次见她妈妈,思念和酸楚齐齐涌上心头,林樱不由红了眼眶。

  “她想见我,为什么不直接来医院找我?”

  “她不是不想来,而是来不了……”

  夏之恒犹豫了两秒钟,终是开口道,“那次摔下楼梯,她半身瘫痪,再也无法康复……”

  林樱如遭重击,眼泪唰一下流了下来,她了解她妈妈。

  她那么高傲美丽的一个人,怎么会愿意让别人看到她这么不堪的一面。

  但为了挽救她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她连最后的尊严都放弃了,林樱终于忍不住了。

  “快带我去见她!”

  见她哭得伤心,夏之恒忙侧身解开缚住她的安全带,替她擦干眼泪。

  谁知,一辆车突然从斜后方冲过来,径直挡在他车子前面。

  夏之恒连忙急刹车,还是晚了一步,“嘭”地一声撞到前车车身。

  林樱因惯性整个人撞到玻璃里,额头顿时破了一个口子,血流如注。

  “小樱!”

  夏之恒刚拿纸巾替林樱按住伤口,就被人拉开车门,一把将两人拽了出去。

  只听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好好苟活着,不好吗?非来找死!”

  林樱扭头一看,只见顾非煜正拿着盲杖立在一辆紧随而至的宾利车前。

  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搭在林樱肩头上的手,分分钟射出千万把刀来。

  夏之恒面色不改,一边扶住林樱的肩头,一边按压住她额头上的伤口,呵呵一笑,“我乐意,你管得着么?”

  话音刚落,身后的保镖齐齐围了过来。

  林樱下意识地挡在夏之恒身前,侧身看向顾非煜,“你来得正好,我有话对你说!”

  她的声音似乎很绝望,顾非煜皱了皱眉,“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他一挥手,保镖瞬间上前控制住了夏之恒,而他一把扯过林樱的手腕,拉着她朝车走去。

  “你放开我,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回去的!”

  见他什么都不解释,一心只想把她带回医院,林樱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不停挣扎。

  顾非煜被她扯了个趔趄,差点摔倒,林樱趁机挣开他的手,跑到夏之恒身边。

  顾非煜脸色顿时铁青,“你要是不跟我回去,他就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听他竟然拿自己威胁林樱,夏之恒不由笑出了声,“顾非煜,我看你,不仅眼瞎,心更瞎!

  心如蛇蝎的女人,你当成宝,为你连性命都不顾的女人,你反倒当成草,你真是活该一辈子孤独到老!”

  夏之恒还要骂,却被死死捂住了嘴巴。

  林樱知顾非煜的手段,先前一肚子的话瞬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只剩无尽的愤怒和酸楚。

  “你发誓,绝不再为难他,我就跟你回去!”

  顾非煜皱了皱眉,不满道,“你敢和我谈条件?”

  林樱二话不说,随手捡起一块碎玻璃,比到眼前,“你要不答应,我就自毁双目!”


标 签只求相见相知早 林樱 顾非煜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